加载中…
个人资料
潘元超
潘元超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551,080
  • 关注人气:60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高洋为何让懦弱的太子当众杀人

(2015-02-27 10:06:48)
标签:

读书

历史

《北齐》

高洋

分类: 我的读史笔记

高洋为何让懦弱的太子当众杀人

 

历史上的北齐王朝时间不长,只有二十七年,历五帝。这几位北齐皇帝值得称道的事情不多,荒唐的事情却不少,尤其是北齐文宣皇帝高洋,嗜杀成性,但是,高洋却有一个喜欢读书的儿子,太子高殷。这个孩子与其他鲜卑贵族尚武不同,喜欢读书,性格文雅,还特别尊重一个叫许散愁的知识分子。据《北齐书卷五  帝记第五(废帝)》:

“九年,文宣(高洋)在晋阳,太子(高殷)监国,集诸儒讲《孝经》,令杨愔传旨,谓国子助教许散愁曰:‘先生在世何以自资?’对曰:‘散愁自少以来,不登娈童之床,不入季女之室,服膺简策,不知老之将至。平生素怀,若斯而已。’太子曰:‘颜子缩屋称贞,柳下妪而不乱,未若此翁白首不娶者也。’乃赍ji绢百疋。”

就是说,就是说,北齐天保九年,文宣皇帝高洋回晋阳,由太子高殷留守邺城监国。太子召集各位大儒讲解《孝经》,问一位叫许散愁的 国学教授,说您老先生活在世上精神依托是什么呢?(这位许散愁是位奇人,偌大年龄也不结婚,自守童身,虽然没有出家,但与僧人无异。)许散愁回答说,我自少以来,不登少年之床,不入少女之室,生活简单严谨,不知老之将至。平生素怀,仅此而已。太子感慨说,颜回居陋屋称贞,柳下惠坐怀不乱,都不如老先生白首不娶啊。赐绢百匹。

但是高洋不喜欢这个孩子,甚至一度想废掉他的太子地位。据《北齐书卷五  帝记第五(废帝)》:

“文宣(高洋)每言太子得汉家性质,不似我,欲废之,立太原王。”

就是说,高洋常常说这个孩子是汉家人的气质,不像我,想废掉高殷,立二儿子太原王高绍德。

高洋的这个孩子有学问,在当时很有名气。据《北齐书卷五  帝记第五(废帝)》:

“太子虽富于春秋,而温裕开朗,有人君之度,贯综经业,省览时政,甚有美名。”

就是说,太子虽然年轻,然而温厚开朗,有人君的器度,富有学问,处理时政,很有美名。

本来这个太子不错,聪明早慧,文质彬彬,颇有器度。《北齐书》对这个太子高殷有九个字的评价:“聪慧夙成,宽厚仁智,雅有令名。”但是高洋不喜欢,在高洋那里,这样一个文弱书生怎么能做国君呢?为改变这个孩子的性格,高洋让太子当众杀人,不料却事与愿违。据《北齐书卷五  帝记第五(废帝高殷)》:

“文宣登金凤台,召太子使手刃囚。太子恻然有难色,再三不断其首。文宣怒,亲以马鞭撞太子三下,由是气悸语吃,精神时复昏扰。”

就是说,一次,高洋与一班文臣武将登上高台,召令太子,要他当众拿刀斩杀死囚,太子心生怜悯,面有难色,不忍下手。由于高殷再三不能将死囚斩首,搞得高洋大怒,亲自用马鞭捅了太子三下,太子由此受到惊吓,变得气悸口吃,精神恍惚,时有错乱。

这位太子也是投错了胎,入错了行,但这一切都不是他能够做主的。最后,高殷还是继承了北齐皇位,但是高洋知道这个孩子镇不住他那些如狼似虎的鲜卑兄弟,也很清楚谁更有能力够夺取皇位,这个人就是他的六弟高演。一次,高洋对弟弟高演说:“夺但夺,慎勿杀也。”就是说,皇帝这个位置你要夺就夺,但是,不要杀人啊。(《北齐书卷五  帝记第五(废帝)》)

高洋死了以后,正像他担心的那样,弟弟高演不仅将侄子高殷的皇位夺了,而且人也杀了。据《北齐书卷五  帝记第五(废帝)》:

(太子)及承大位,杨愔、燕子献、宋钦道等同辅。以常山王(高演)地亲望重,内外畏服,加以文宣初崩之日,太后本欲立之,故愔等并怀猜忌。常山王忧怅,乃白太后诛其党,时平秦王归彦(高归彦)亦预谋焉。”

就是说,太子高殷继位,由杨愔为首的一班大臣辅佐。由于当时常山王高演声望很高,而且娄太后本来也是打算让这个儿子继承皇位的,(娄太后是高洋、高演的母亲,高殷的祖母,在北齐很强势。)因此杨愔这些辅政大臣与常山王高演之间不免猜忌、倾轧。高演在禀告母亲娄太后之后,派军队将杨愔这帮人杀了,并就势夺了侄子高殷的皇位。公元560年秋八月,太皇太后(楼昭君)下诏废帝高殷为济南王,遣回晋阳。

实事求是的讲,一个精神不太正常的高殷也没办法再做皇帝了,但是这里在我们注意到,在整个皇位废立的过程中,娄氏实际上是整个事件的谋画者和主导者,高演只是个执行者。

按道理讲,高演的这个侄子根本不能构成对自己的威胁,那么高演为什么要杀这个懦弱的废太子呢?而且侄子高殷现在还常常精神昏乱,几乎是个废人了。原因竟然是天象有变。据《北齐书卷五  帝记第五(废帝)》:

“皇建二年秋(即公元561年),天文高变,归彦虑有后害,仍白孝昭(高演),以王(高殷)当咎。乃遣归彦驰驿至晋阳宫杀之。”

就是说,孝昭帝高演即位一年,天象有变,有个叫高归彦的人推测有灾祸,他对高演说,灾祸的根源就在你那个侄子高殷身上。于是高演派遣高归彦回晋阳将高殷杀害。时年仅十七岁。

这当然不是什么天象的问题,还是高演的心理作祟,做了亏心事,心里不安。人是杀掉了,但是高演的心理问题还是无法解决,而且还更重了。据《北齐书卷六  帝记第六(孝昭)》:

“帝(高演)恐济南(高殷)复兴,乃密行鸩毒,济南不从,乃扼而杀之。后颇愧悔。初苦内热,颇进汤散。”

就是说,高演怕被废的太子高殷东山再起,先是令其自杀,不从,结果硬将其杀掉。之后,内心颇后悔。身体内热,吃什么药要都不管用。

北齐孝昭帝高演的心病越来越严重,几近病危,既然吃药没有用,就采取巫术。据《北齐书卷六  帝记第六(孝昭)》:

(高演)遂渐危笃。备禳厌之事,或煮油四洒,或持炬烧逐。诸厉方出殿梁,骑栋上,歌呼自若,了无惧容。时有天狗下,乃于其所讲武以厌之。有兔惊马,帝坠而绝肋。”

就是说,高演的病越来越重,采取巫术驱鬼,或将煮热的油四处泼洒,或手持火把烧驱之。这些厉鬼方才出来,它们骑在房梁上又唱又叫,根本不怕。又正好逢月食,俗称天狗吃月亮,于是又在高演的住处讲武来厌压邪气。乌烟瘴气,简直就是一场闹剧。一次,有一只兔子惊到了高演的坐骑,高演从马上摔下来,伤的很重。

高演病了,娄太后去看儿子。据《北齐书卷六  帝记第六(孝昭)》:

“太后视疾,问济南(高殷)所在者三,帝(高演)不对。太后怒曰:‘杀去耶,不用吾语,死其宜矣。’”

就是说,娄太后去看高演,一再追问孙子高殷的下落,高演不回答。娄氏就明白了,大怒说,你还是把他杀了,不听我的话,你就是该死。

娄太后可以允许儿子夺孙子的皇位,但是,不能容忍儿子杀掉自己的孙子。不久高演病死,时年二十七岁。据《北齐书卷五  帝记第五(废帝)》:

“王(高殷)薨后,孝昭(高演)不豫,见文宣为祟。孝昭深恶之,厌胜术备而无益也。薨三旬而孝昭崩。”

就是说,高演杀掉侄子高殷以后,感到身体不适,常常梦到哥哥高洋怨恨的形象,非常厌恶,各种驱鬼的法术都用了,不起作用,终于在侄子高殷死后三十天,也死了。

娄太后在一个月之内连丧孙子和儿子,心里是个什么滋味可想而知。娄太后名叫娄昭君,是北齐开国皇帝高欢的老婆,是历史上一位了不起的女性,可以说,没有这个女人,就没有高欢,也没有北齐王朝。她慈爱诸子,勤俭持家。据《北齐书卷九  列传第一(神武娄后)》:

(娄氏)慈爱诸子,不异己出,躬自纺绩,人赐一袍一裤。”

就是说,娄氏爱护子女,亲自纺线织布,缝制衣服,每个孩子一袍一裤。以前的衣服和现在不同,缝制一件袍子很不容易,费时费工。

这里我们看到,娄氏与天底下所有的母亲一样,慈爱自己的子孙。但是她也阻止不了皇室成员之间的诛杀,这大概是这些家庭的宿命。

北齐孝昭帝高演临死的时候,良心发现,悔恨不已。据《北齐书卷六  帝记第六(孝昭)》:

(高演)临终之际,唯扶服床枕,叩头求哀。遣使诏追长广王(弟弟高湛)入纂大统,手书云:‘宜将吾妻子置一好处,勿学前人也。’”

就是说,高演临死,在床上扶枕叩头忏悔。召他的弟弟高湛即皇帝位,并手书弟弟,希望将他的妻子、儿子安置在一个妥善的地方。

高演临死,再三对他弟弟高湛说,希望不要杀他的儿子、太子高百年。那语气几乎是在哀求了。据《北齐书卷十二  列传第四(孝昭六王)》,高演对弟弟高湛说:“百年无罪,汝可以乐处置之,勿学前人。”就是说,我儿子高百年没有罪,你要好好待他,不要学我啊。

高演的话让人感慨,要知今日,何必当初。但是后来继位的弟弟北齐武成皇帝高湛并没有遵照哥哥的遗言,甚至还更过分,不仅杀其子,而且辱其妻。

一、北齐武成帝高湛羞辱哥哥孝昭帝高演的妻子皇后元氏。据《北齐书卷九  列传第一(孝昭元后)》:

“帝(高演)崩,梓宫之邺。武成(高湛)闻后(元氏)有奇药,追索之不得,使阉人就车顿辱。”

就是说,孝昭帝高演死,棺材到达邺城。高湛听说孝昭皇后有一种奇特的药,强行索要,不给,高湛便命阉人就在孝昭皇帝的灵车上羞辱皇后元氏。

二、残杀哥哥高演的儿子高百年,其理由竟也是天有“异象”。高演的儿子乐陵王高百年死的很惨,高演这个儿子本来是太子,要继承皇位的,是高演主动放弃将皇位传给儿子,而让给了弟弟高湛。

北齐清河三年,即公元564年,五月,天有异象,高湛便杀侄子高百年用以厌压所谓的“凶相”。高百年被杀的场面相当凄惨,让人为之落泪。据《北齐书卷十二  列传第四(孝昭六王)》:

“(高湛)遣左右乱捶击之,又令人曳百年且走且打,所过处血皆遍地。气息将尽,曰:‘乞命,愿与阿叔作奴。’(看到这里,泪都要出来了。)遂斩之,弃诸池,池水尽赤,于后园亲看埋之。”

就是说,北齐武成帝命左右乱击高百年,又令人拖扯,边拖便打,所过之处血流遍地。高百年气息将尽,向叔叔乞求饶命,说愿意给叔叔做奴。高湛将高百年斩杀,将尸首丢在池子里,池水都被染红,高湛又在后园亲自看着将高百年埋了。

这里还有一段凄婉的爱情故事。当时,乐陵王高百年被叔叔高湛所召,知道自己此去必死无疑,便将身上佩戴的一块玉留给自己的王妃斛律氏。斛律氏是北齐宰相、开府仪同三司斛律光的长女。斛律氏得知自己的丈夫被害,悲痛欲绝。据《北齐书卷十二  列传第四(孝昭六王)》:

“妃把玦哀号,不肯食,月余亦死,玦犹在手,拳不可开,时年十四,其父光(斛律光)自擘之,乃开。”

就是说,高百年死后,斛律氏手握着丈夫高百年的这块玉佩哀号哭泣,不肯进食,一个多月也死了,手里仍然紧紧握着这块玉佩,不松开,时年只有十四岁,她的父亲斛律光亲自过去,才将女儿的手掰开。

北齐文宣皇帝高洋死后,弟弟高演即皇帝位,杀掉了哥哥的儿子高殷;高演死,弟弟高湛即皇帝位,又将哥哥的儿子高百年杀掉。现在看,高洋培养儿子杀人也是有道理的,在当时那么一个政治环境里,你不杀别人,别人就会杀你。但是,一个政权怎么能靠杀来维持呢?杀人毕竟是凶事,凶事怎么会有好结果呢?北齐王朝就在这种相互杀戮当中匆匆走到了尽头。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