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潘元超
潘元超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551,249
  • 关注人气:60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北魏第一公卿世族为何惨遭灭门

(2014-12-19 09:31:54)
标签:

文化

历史

《魏书》

杨氏兄弟

分类: 我的读史笔记

北魏第一公卿世族为何惨遭灭门

 

《魏书卷五十八  列传第六十四》记载了一个叫杨播的人,此人与他的两位弟弟杨椿、杨津以及杨家一门自北魏孝文帝时就与北魏皇室有着割不断的关系,伴随着这个王朝的兴衰起伏,可谓一荣俱荣,一损俱损。杨家一门在北魏走出了七位郡太守,三十二位州刺史,杨椿、杨津两兄弟更是位列三公,贵盛无比,杨家可谓北魏第一公卿世族。据《魏书卷五十八  列传第六十四》:

“杨播兄弟,俱以忠毅谦谨,荷内外之任,公卿牧守,荣赫累朝,所谓门生故吏遍于天下。”

就是说,杨家世居显要,门生故吏遍天下,对北魏王朝的影响力是其他人无法相比的。杨家兄弟在北魏孝文帝、宣武帝、孝明帝、孝庄帝时影响力巨大,这个在历史上是少有的。但是,就是这么一个世族豪门,在北魏普泰元年,即公元531年七月,一夜之间被满门屠灭,这是怎么一回事儿呢?

我们先来了解一下杨家与北魏皇室的关系。杨家是“恒农华阴人”(本文末有注)。祖上世代为官,杨播的曾祖杨珍为北魏道武帝时上容太守;祖父杨真,北魏任“河内、清河二郡太守”;父亲杨懿,孝文帝时任安南将军、洛州刺史。杨家自杨懿始与北魏皇室关系密切,杨懿的夫人王氏,也就是杨播的母亲,是北魏“女皇”文明太后的外姑,就是说杨播与文明太后是外表兄妹。我们知道,文明太后自孝文帝的祖父起主持北魏朝政三十余年,对孝文帝的影响非常大,这位祖母对孝文帝可谓说一不二。由于杨家与文明太后有了这层表亲关系,文明太后和孝文帝对杨播格外优遇。据《魏书卷五十八  列传第六十四》:“(杨播)以外亲,优赐亟加,前后万计。”不仅对杨家赏赐优厚,而且杨家兄弟三人的名字也均为孝文帝所赐。

杨家老大杨播是一员武将,曾随孝文帝南伐,出生入死,屡有战功,并且与孝文帝有生死之情,事情是这样的。据《魏书卷五十八  列传第六十四》:

“(杨播)随车驾南讨,至锺离。师回,诏播领步卒三千、骑兵五百为众军殿。时春水初长,贼众大至,舟舰塞川。播以诸军渡淮未讫,严陈南岸,身自居后。诸军渡尽,贼众遂集,于是围播。乃为圆陈以御之,身自搏击,斩杀甚多。相拒再宿,军人食尽,贼围更急。高祖在北而望之,既无舟船,不得救援。水势稍减,播领精骑三百历其舟船,大呼曰:‘今我欲渡,能战者来。’贼莫敢动,遂拥众而济。”

就是说,杨播随孝文帝南伐,被困淮河南岸,杨播率军断后,以一当十,威风八面,护孝文帝北渡。我们看到这位杨播何等威武,一身是胆。后因事被御史弹劾,被削爵罢官。宣武帝(元恪)延昌二年,即公元513年,死于家中。

杨播有个儿子叫杨侃,十八年后,正是因为此人的行为,使杨家惨遭屠灭,这个后文详说。

杨播之弟老二杨椿也是孝文帝的近臣,此人做事谨慎小心,为孝文帝所信任,“专司医药”,这个职务非皇帝特别信任的人不能担任。据《魏书卷五十八  列传第六十四》:

“播弟椿,字延寿,本字仲考,太和中与播俱蒙高祖赐改。性宽谨,初拜中散,典御厩曹,以端慎小心,专司医药,迁内给事,与兄播并侍禁闱。”又“及文明太后崩,高祖五日不食。椿进谏曰:‘陛下至性,孝过有虞,居哀五朝,水浆不御,群下惶灼,莫知所言。陛下荷祖宗之业,临万国之重,岂可同匹夫之节,以取僵仆。且圣人之礼,毁不灭性,纵陛下欲自贤于万代,其若宗庙何!’高祖感其言,乃进一粥。”

就是说,杨椿作为孝文帝的贴身近臣,孝文帝对他的信任可谓超过其他人。文明太后崩逝,孝文帝五日不食,杨椿冒死谏言,孝文帝食粥一碗。后来,杨椿屡次出任州刺史,于朝多有功劳,又多次领兵出征,颇有战功。

杨椿仕途多难,屡次被人弹劾罢官。北魏肃宗孝明帝时,灵太后胡氏专权,朝纲不振,宫闱混乱,肃宗孝明皇帝被灵太后瞥在一边成为摆设。北魏肃宗孝明帝正光五年,即公元524年,屡遭罢官的杨椿再次被灵太后胡氏起用,任辅国将军、南秦州刺史,前去南秦州平叛。这以后,杨椿一路升官,不断被委以重任,最后任都督雍、南豳(bin 今陕西、旬邑一带)二州诸军事、大将军、雍州刺史,又进号车骑大将军、仪同三司。

灵太后胡氏治下的北魏政权风雨飘摇。据《魏书卷五十八  列传第六十四》:

“于时,泾岐及豳悉以陷贼,扶风以西,非为国有。”就是说,当时各地纷纷起义,关中地区基本已不受国家控制。杨椿再次被委以重任,并给与他巨大的权力。据《魏书卷五十八  列传第六十四》:

“诏椿以本官加侍中,兼尚书右仆射为行台,节度关西诸将,其统内五品以下、郡县须有补用者,任即拟授。”

这就等于将皇权交给了一个大臣,典型的末世之象。

也许是看到北魏气数将尽,就在杨椿声望如日中天,权力达到顶峰时,他却选择了急流勇退。据《魏书卷五十八  列传第六十四》:

“椿遇暴疾,频启乞解。”退身自保,后来灵太后又再次征召杨椿,“椿以老病,不行”。

就是说,杨椿患“病”,几次请求解除官职,退身自保。灵太后一再征召,杨椿说自己又老有病,竟不去。

果然,没过多久,灵太后毒杀孝明帝,天下汹汹,晋阳军阀尔朱荣趁机杀入洛阳,残杀北魏朝官二千余名,震惊天下。杨椿因不在洛阳而得以幸免。

尔朱荣入主洛阳,拥立元子攸为傀儡,即孝庄帝。建义元年,即公元528年,杨椿被孝庄帝任为司徒公,后杨椿随尔朱荣东讨军阀葛荣,擒获葛荣,杨椿再获升迁。据《魏书卷五十八  列传第六十四》:“永安初,进位太保、侍中,给后部鼓吹。”杨椿由此位居三公,达到其人生的巅峰。

杨椿虽然位居三公,并不高兴,他为求自保,“每辞逊”,就是每每提出辞呈,不被允许。后又以自己年老为由频频上书乞请还乡,孝庄帝虽然不舍,但是最终还是尊重杨椿的请求,允其回乡。据《魏书卷五十八  列传第六十四》:

“椿奉诏于华林园,帝下座执椿手流泪曰:‘公,先帝旧臣,实为元老,今四方未宁,理须谘访。但高尚其志,决意不留,既难相违,深用凄怆。’椿亦欷歔,欲拜,庄帝亲执不听。”

就是说,皇帝宴请杨椿,为其饯行,依依不舍。孝庄帝对杨椿非常倚重。实在讲,在尔朱荣的强权下,孝庄帝这个傀儡做的很难受,很憋屈。

杨家三兄弟当中的老三杨津。杨津字罗汉,本名延祚,这个人气魄很大。据《魏书卷五十八  列传第六十四》:“(杨津)少端谨,以器度见称。”杨津一直是文明太后和孝文帝的近臣,侍从在身边,有两件事情很能说明杨津与北魏皇室的亲密关系:

一件事,据《魏书卷五十八  列传第六十四》:“(杨津)年十一,除侍御中散。于时高祖(孝文帝)冲幼,文明太后临朝,津曾久侍左右,忽咳逆失声,遂吐数升,藏衣袖。太后闻声,阅而不见,问其故,具以实言。遂以敬谨见知,赐缣百匹。”

就是说,一次,文明太后临朝,少年杨津一直侍从左右。一次,杨津突然咳吐,连忙将秽物藏于衣袖。太后得知后,对这个少年的恭敬谨慎很是嘉许,赐绢百匹。

又一事,据《魏书卷五十八  列传第六十四》:“司徒冯诞与津少结交游,而津见其贵宠,每恒退避,及相招命,多辞疾不往。诞以为恨,而津逾远焉。人或谓之曰:‘司徒,君之少旧,宜蒙进达,何遽自外也?’津曰:‘为势家所厚,复何容易。但全吾今日,亦以足矣。’”

就是说,杨津与司徒冯诞少年时是彼此要好的伙伴,后来冯诞宠贵位居三公,杨津便躲开了。冯诞多次相邀,杨津每次都找理由推辞,冯诞为此很不高兴。有人不解地说,你有这样的朋友,正好可以借此进达,为何躲得远远的?杨津说,一个人为有权势的人所厚爱,不一定是件好事。我现在能够保全今天这个样子已经很满足了。听到这样的话,我们今天的人能不警醒。

冯诞是文明太后的哥哥冯熙之子,这个人仗着文明太后的势力风光一时,据《魏书卷八十三上 列传第七十一上》:

“诞与高祖同岁,幼侍书学,仍蒙亲待。”“高祖(孝文帝)宠诞,每与诞同舆而载,同案而食,同席而卧。”又“(太和)十六年,以诞为司徒。”

就是说,冯诞与孝文帝同岁,两人一起读书,一起食宿,后于孝文帝太和十六年官至司徒。但是很不幸,三年后,即孝文帝太和十九年,冯诞暴病而亡。

以上两件事至少能说明两点,一是杨津少年时即在文明太后身边,受到特别的关照;二是此人做事十分低调谨慎。

杨津屡任要职:

1、北魏孝文帝时,杨津任“振威将军,领监曹奏事令,又为直寝,迁太子步兵校尉”。

2 北魏宣武帝时,杨津“拜左中郎将”,不久又“迁骁骑将军,仍直閤”。“直寝”、“直閤”这种职位非近臣不能担任。后出朝任“征虏将军、歧州刺史”,后丁母忧去职,后又再次启用,“起为右将军、华州刺史,与兄播前后皆牧本州,当世荣之”。后又转任“北中郎将,带河内太守”

3、北魏孝明帝时,灵太后胡氏擅政,怀疑杨津对她有二心,杨津被调任。据《魏书卷八十三上 列传第七十一上》:

“太后疑津贰己,不欲使其处河山之要,转平北将军、肆州刺史,仍转并州刺史,将军如故。”

杨津历任多州刺史,安民剿贼,屡有奇功。

4、公元528年,尔朱荣入主洛阳,拥立元子攸为傀儡,即孝庄帝。孝庄帝任“津本将军、荆州刺史,加散骑常侍、当州都督”,没有到任。第二年,公元529年,孝庄帝任杨津“兼吏部尚书,又除车骑将军、左光禄大夫,仍除吏部。”后孝庄帝任杨津“为司空,加侍中”,由此达到其人生的顶峰。

公元530年,北魏发生一件大事。孝庄帝不堪当傀儡,刺杀了尔朱荣。杨家卷入此次事件当中,并招致灭顶之灾。

杨家遭屠灭,与杨家老大杨播之子杨侃公元528年帮助尔朱荣渡过黄河有很大关系。据《魏书卷八十三上 列传第七十一上》:

“侃,字士业,颇爱琴书,尤好计画。时播一门,贵满朝廷,儿侄早通,而侃独不交游,公卿罕有识者。亲朋劝其出仕,侃曰:‘苟有良田,何忧晚岁,但恨无才具耳。’”

意思是说,杨侃胸有大志,他说,家有良田,何愁晚年不饱,只怕自己没有才能啊。杨侃三十一岁才开始出来做事,先后随他的叔伯杨椿、尚书仆射长孙稚东征西讨,屡有战功。

公元528年,尔朱荣从晋阳杀奔洛阳,拥立元子攸为皇帝,即孝庄帝,讨伐毒杀孝明帝的灵太后。杨侃随驾南还,但是,一众人马被北魏逃亡贵族元颢阻拦在黄河以北。

当时角逐于京城洛阳内外、黄河两岸的有三股力量,一是灵太后胡氏的洛阳旧势力;二是拥立元子攸为皇帝(北魏孝庄帝)的晋阳军阀尔朱氏;三是受南梁王朝支持的北魏逃亡贵族元颢。

元颢在梁武帝的支持下伪称帝,这个时候陈兵黄河南岸。由于接应尔朱荣渡河的“夏州义士”被元颢发现而遭屠灭,渡河受阻尔朱荣极为沮丧,欲知难而退。据《魏书卷八十三上 列传第七十一上》:

“荣因怅然,将为还计,欲更图后举。侃曰:‘未审明大王发并州之日,已知有夏州义士指来接应,为欲广申经略,宁复帝基乎?夫兵散而更合,疮愈而更战,持此收功,自古不少,岂可以一图不全,而众虑顿废。今事不果,乃是两贼相杀,则大王之利矣。若今即还,民情失望,去就之心,何由可保?未若召发民材,惟多缚筏,间以舟楫,必立大功。’”

就是说,杨侃看到尔朱荣放弃过河,要返回晋阳,便极力劝阻,并提出打过黄河的建议。

正因为杨侃这一番说辞,挽回了尔朱荣的信心,率兵打过黄河,击败元颢。据《魏书卷八十三上 列传第七十一上》:

“尔朱兆与侃等与马渚诸杨南渡,破颢子领军将军冠受,擒之。颢便南走。”又据《魏书卷二十一上 献文六王列传第九上》:“(元颢)至临颍,颢部骑分散,为临颍县卒所斩。”

就是说,杨侃与尔朱荣的养子尔朱兆渡过黄河,击败元颢的儿子元冠的军队,抓获元冠。元颢败走临颍,被无名小卒抓获,最终死在那里。

可以说,杨侃在尔朱荣渡河攻取洛阳的过程中起了极为关键的作用,而且杨侃还与尔朱氏一道带兵打过黄河。但是杨侃及杨家兄弟与尔朱氏的最终目标并不一致,以尔朱荣为代表的尔朱氏过河是要专权,将孝庄帝当傀儡,最终取代北魏王朝;而以杨家老大杨播的儿子杨侃为代表的杨家过河是要帮助孝庄帝恢复北魏道统。

因为杨家与北魏王朝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的关系,所以公元530年,孝庄帝图谋刺杀尔朱荣,不仅杨侃参与其中,他的内弟李晞也参与其中,同时参与此事的城阳王元徽、李彧也都与杨家有姻亲。这些人杀掉尔朱荣以后,很快招致尔朱世隆、尔朱兆的疯狂报复,带兵杀奔洛阳。杨家的杨昱、杨津等人又帮助孝庄帝抵御尔朱氏。

杨昱是杨家老二杨椿的儿子,当年杨椿辞官还乡时,杨昱也请求辞官回乡奉养老父,不被允许,被留在朝中。孝庄帝刺杀尔朱荣,孝庄帝任命杨昱为东道行台,率兵抵御尔朱仲远。接着孝庄帝又任命杨家老三杨津为“讨胡经略”,抵御尔朱氏的军队。据《魏书卷八十三上 列传第七十一上》:

“津驰至邺,手下唯羽林五百,士马寡弱。”

就是说,孝庄帝命杨津抵御尔朱氏,但是孝庄帝能交给杨津的军队,只有五百御林军,人少马弱,根本不济事。很快杨津便败回京城,所谓“所图不遂,乃还京师”。尔朱兆随即攻入洛阳。

杨家一门在刺杀尔朱荣这件事上始终是站在尔朱氏的对立面,他们极力帮助孝庄帝恢复北魏皇家的道统,也要保护自己的家族利益。尔朱氏能不对杨家恨之入骨。

尔朱兆攻入洛阳,杨侃逃到华阴老家避祸。据《魏书卷八十三上 列传第七十一上》:

“尔朱兆之入也,侃时休沐,遂得潜窜,归于华阴。”

“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公元531年,注定是杨家的灾难之年,这一年的七月,尔朱氏终于下手,杨家在洛阳的住宅与在华阴老家的住宅同时被抄。

先是尔朱天光诱出已回到华阴老家的杨侃,囚禁在关中。据《魏书卷八十三上 列传第七十一上》:

“普泰初(即公元531年),天光在关西,遣侃子妇父韦义远招慰之,立盟许恕其罪。侃从兄昱恐为家祸,令侃出应,假其食言,不过一人身殁,冀全百口。侃往赴之。”

就是说,尔朱天光让人带话给杨家,许诺只要杨侃自首,便可免除其罪,杨侃的从兄杨昱令杨侃自首,希望以此能保全家族百口的性命。

这个本来就是尔朱氏的阴谋,杨侃自首后没过多久,尔朱世隆借口杨家谋逆,对杨家下手。据《魏书卷八十三上 列传第七十一上》:

“世隆等将害椿家,诬其为逆,奏请受治。前废帝(北魏节闵帝元恭)不许,世隆复苦执,不得已,下诏付有司检阅。世隆遂遣步骑夜围其宅,天光亦同日收椿于华阴。东西两家,无少长皆遇祸,籍其家。”

就是说,尔朱世隆诬称杨家兄弟谋反,以骑兵保卫杨宅,杨家老少百余口人同时遇害。

杨家在华阴的家与在京城洛阳的家同时被屠灭,一百多人被杀,场面相当惨烈:

一、杨椿与公元531年二月辞官回到老家华阴。大约半年后,被害。据《魏书卷五十八  列传第六十四》:“普泰元年(即公元531年)七月,为尔朱天光所害,年七十七,时人莫不冤痛之。”杨椿的儿子杨昱回归乡里,与父亲一道被尔朱天光所害。

杀戮场面相当血腥。书中有这么一个场面,杨椿的弟弟杨顺有一个孙子才九岁,叫杨玄就,一同被杀,场面凄惨,令人动容。据《魏书卷八十三上 列传第七十一上》:

“玄就,幼而俊拔。收捕时年九岁,牵挽兵人,谓曰:‘欲害诸尊,乞先就死。’兵人以刀斫(zhuo)断其臂,犹求死不止,遂先杀之。”

二、杨津抵御尔朱氏不果,回到京师,被害。据《魏书卷五十八  列传第六十四》:“普泰元年,亦遇害于洛,时年六十三。”也是这一年秋七月。

三、囚禁在关中的杨侃也为尔朱天光所害。

一个世代公卿的豪门,一个钟鸣鼎食的大家族,上下老少百余口人一夜之间被屠灭。

实际上,就是杨家不参与孝庄帝诛杀尔朱荣这件事,尔朱氏也会对杨家下手的。原因就是杨家此时在北魏的势力太大,所谓“门生故吏遍于天下”。尔朱氏想要取代北魏,杨家是他们必须要迈过去的槛。其实早在这次尔朱氏屠灭杨家之前,当时进入洛阳元颢出于同样的政治目的,也想对杨家下手。据《魏书卷八十三上 列传第七十一上》:

“元颢入洛,椿子征东将军昱出镇荥阳,为颢所擒。又椿弟顺为冀州刺史,顺子仲宣为正平太守,兄子侃、弟子遁并从驾河北,为颢嫌疑。以椿家世显重,恐失人望,未及加罪。时人助其忧怖,或有劝椿携家避祸。椿曰:‘吾内外百口,何处逃窜?正当坐任运耳。”

就是说,叛逃南梁的北魏逃亡贵族元颢进入洛阳,抓获杨家老二的儿子杨昱,差点将其杀掉。当时有人劝杨椿携家出去避祸,杨椿说,我全家内外百口,能躲到哪里去呢?

杨家到底没能逃脱被灭门的厄运。据《魏书卷八十三上 列传第七十一上》评论说:

“史臣曰:杨播兄弟,俱以忠毅谦谨,荷内外之任,公卿牧守,荣赫累朝,所谓门生故吏遍于天下。而言色恂恂,出于诚至,恭德慎行,为世师范……。诸子秀立,青紫盈庭,其积善之庆欤?及胡逆擅朝,淫刑肆毒,以斯族而遇斯祸,报施之理,何相及哉!”

就是说,杨家代有人才,世代公卿,是因为积善的结果吗?到了尔朱氏入主洛阳,暴虐肆行,杨氏这样一个显赫的家族却遭遇被屠灭的祸难,报与施的道理,不相称嘛!

    这个问题的确很尖锐。杨家极力维护北魏道统没有问题,但是,杨侃帮助尔朱荣这个恶人渡过黄河,客观上导致尔朱荣残杀北魏二千余名朝士的惨剧,杨侃难辞其咎,杨家怎么说也脱不了干系。

 

 

注:杨氏是杨姓郡里望族,从西汉丞相杨敞,到玄孙杨震官东汉太尉,杨震号称关西孔子,子秉、孙赐、重孙彪,四世三公。历史上著名的“四知”典故就发生在他身上,即“天知、地知、你知、我知”。杨震第五子杨奉后代也是世居高官。从西晋三杨到北魏杨播兄弟,无不显赫。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