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潘元超
潘元超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522,026
  • 关注人气:60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因私通王妃淫乱惹祸而被杀的亲王

(2014-02-22 09:22:14)
标签:

北魏

元详

文化

读书

杂谈

分类: 我的读史笔记

因私通王妃淫乱惹祸而被杀的亲王

 

北魏北海王元详是孝文帝的六弟,《魏书 献文六王列传第九上(元祥)》说元详“美姿容,善举止”就是说此人是个花样美男,但是,有时候人长得太漂亮也不是什么好事。

孝文帝南伐,迁都洛阳,令元详留守平城(今山西大同)。据《魏书 献文六王列传第九上(元祥)》,孝文帝“车驾南伐,祥行中领军,留守。给鼓吹一部,甲杖三百人,兼督营构之务”。虽然待遇很高,但无大权,只是兼管一些朝廷营建方面的事务,后来元详大肆拆迁百姓房屋为自己营建私邸大概与他的这个经历有关。公元499年,孝文帝死,世宗宣武帝元恪即位,元祥为辅政大臣之一,位列三公。据《魏书 献文六王列传第九上(元祥)》,“顾命祥为司空辅政。” 北魏世宗宣武帝临朝览政后,元详又为大将军,据《魏书 献文六王列传第九上(元祥)》,“世宗览政,迁侍中,大将军,录尚书事。”是朝中主要的执政大臣

这一时期,北魏朝廷并不太平,历史上每逢皇权更叠,往往都是多事之秋。当时,世宗宣武帝的六位叔叔当中,咸阳王元禧因谋反被杀;赵郡王元幹因罪被黜;广陵王元羽与大臣老婆偷情被杀;高阳王元雍虽贵为朝首,但此人敛财好色,朝政上毫无作为,唯唯而已。世宗的五叔彭城王司徒元勰,位居三公,资深德高,颇负众望,但其人深知官场险恶,有震主之忧,欲急流勇退,始终与朝廷保持距离。所以,北海王元详正好趁机填补这个空挡,但是,此人资望实不足以当大任,以至于元详受命拜官之日,天象大变,一时疾风暴雨,电闪雷鸣。据《魏书 献文六王列传第九上(元祥)》,“详之拜命其夜暴风震电,拔其庭中桐树大十围,倒立本处。”当时的人认为是不祥之兆。据《魏书 献文六王列传第九上(元祥)》说,“天威如此,识者知其不终。”

那么这位北海王到底是怎样的一个人?我们从《魏书 献文六王列传第九上(元祥)》中记载的几件事来看一看此人的所作所为。

1、据《魏书 献文六王列传第九上(元祥)》,“太和(孝文帝)末,详以少弟延爱,景明(世宗宣武帝)初,复以季父崇宠,位望兼极,百僚惮之。”元详贵为世宗皇帝的叔叔,地位特殊,又位列三公,却难以服众,与朝臣关系紧张,朝中大臣对他多有忌惮。

2、此人品格低下,狎小请托,贪婪无德。据《魏书 献文六王列传第九上(元雍)》说他“贪侈聚敛,朝野所闻”。又说他“贪冒无厌,多所取纳;公私营贩,侵剥远近;嬖狎群小,所在请托”。就是说,此人不仅自己营贩买卖,而且生意不分公私,盘剥不论远近。

3、宅第高丽,所费巨万;为建私邸,元详强拆民居,侵扰百姓。元详营建自己的宅第,极尽奢靡据《魏书 献文六王列传第九上(元祥)》说,“珍丽充盈,声色侈纵,建饰第宇,开起山池,所费巨万矣。”元详为建宅第,不仅强拆民居,令人限期搬离,而且有人家里死了人,请宽限几日都不行。以至于人家将棺材停于巷口,路人看到无不哀叹。据《魏书 献文六王列传第九上(元祥)》说,元详“又于东掖门外,大路之南,驱逼细人,规占第宅。至有丧柩在堂,请延至葬而不见许,乃令舆榇chen 棺材)巷次,行路哀嗟”。元详真不愧是搞营建出身的。值得一提的还有元详的母亲,在这场强拆事件当中,这位太妃夫人竟然亲自上阵。据《魏书 献文六王列传第九上(元祥)》,“详母高太妃,颇亦助为威虐,亲命欧击,怨响嗷嗷。”就是说,在强拆当中,高太妃亲自指挥,对百姓驱逼殴打,怨声嗷嗷,不绝于道。

4、不尊礼法,行为乖舛。据《魏书 献文六王列传第九上(元详)》,“妃,宋王刘昶女,不见答礼。宠妾范氏,爱等伉俪,及其死也,痛不自胜,乃至葬讫,犹毁隧视之。”就是说,元详的原配是具有皇家血统的南朝刘宋后裔。元详不喜欢自己的这个结发妻子,而与自己的宠妾爱同伉俪,如胶似漆,后来元详的这位爱妾死了,当时元详很难受,葬后不久,元详又毁坟视之。

5、私通王妃,惹祸上身。元祥贪色好淫,竟与安定王妃私通淫乱。据《魏书 献文六王列传第九上(元祥)》,“详又蒸于安定王燮妃高氏。”事情原来是这样的,元详有个朋友叫茹皓,茹皓的老婆是位高丽女子,这位高丽女子还有一个漂亮的妹妹。当时茹皓娶这位高丽女子时,这位女子的妹妹应该还未出阁。茹皓婚礼当天,元祥亲往贺喜,一时酩酊大醉。据《魏书 献文六王列传第九上(元祥)》,“皓之娶妻也,详亲至其家,忻xin饮极醉。”面对这对绝色的高丽姐妹花,不知元详是真醉还是假醉,一个美男,一个美女,酒不醉人人自醉。元祥在茹皓家绝不仅仅只是饮酒。后来茹皓老婆的这位妹妹嫁给安定王元燮做王妃,仍然与元祥往来淫乱。元祥因自己的这种淫好与茹皓私从甚密,据《魏书 献文六王列传第九上(元祥)》说,“详既素附于皓,又缘淫好,往来稠密。”所谓淫好就是已经超越了正常的欲望范畴,而茹皓在元详的这种淫好中充当了皮条客的角色。元详与高丽女私通非止一日,外人并不知晓,元祥更是“严禁左右,密闭始末”。正是这淫事为元祥后来的被杀埋下伏笔。

元祥身居高位,奢侈贪淫,最终为当时的权臣高太后的哥哥尚书令高肇抓住把柄,为除掉这个政治对手“提供”了罪证。据《北史卷八十 列传第六十八 外戚(高肇)》,高肇“以北海王详位居其上,构杀之”。同时《北史卷八十 列传第六十八 外戚(高肇)》又说“世宗防卫诸王,殆同囚禁”。这句话也可以这样理解,如果没有世宗的默许,高肇构陷元详是做不成的,世宗就本来时刻提防着这几位叔叔。同样在世宗的默许下,后来高肇还构杀了世宗的五叔彭城王元勰,据《北史卷八十 列传第六十八 外戚(高肇)》,“肇又谮(zen)杀彭城王勰。”这是另外的话题。

高肇构罪元详,陷称“详与皓等谋为逆乱”;又说元祥“贪害公私,淫乱典礼”;又说他“驱夺人业,崇侈私第”(《魏书 献文六王列传第九上(元详)》)。这些罪状,除谋逆是假的以外,其他都是真的。元详与茹皓勾结逆乱是假,淫乱是真,高肇以此借口将元祥收交廷尉治罪。不料元详入狱不久,他的几位死党竟企图劫狱,结果事情败露,元祥被毒杀在专门为他在“洛阳县东北隅”营建的监狱当中。据《魏书 献文六王列传第九上(元祥)》,是夜,“祥哭数声暴亡”

最后,再说一说元祥的母亲高太妃。当元祥被抓起来时,其母高太妃才知道元祥与安定王妃淫乱的事情,又怒又恨,气的大骂自己这个不争气的儿子。据《魏书 献文六王列传第九上(元祥)》,高太妃骂道:“汝自有妻妾侍婢,少盛如花,何忽共许高丽婢奸通,令至此罪。”高太妃怎么也想不明白,自己儿子的妻妾个个“少盛如花”,怎么还会跟他人的老婆奸通,难道真是“妻不如妾,妾不如偷”?高太妃又恨恨的说:“我得高丽,当啖其肉。”高太妃又将元祥的老婆刘氏杖打数十下,说:“新妇大家女,门户匹敌,何所畏也,而不检校夫婿。妇人皆妒,独不妒也。”刘氏笑而受罚,始终不说话。刘氏的笑大有深意,她是在笑这位老妇人的愚蠢与无知,笑元详的荒淫而有报。儿子不争气怎么能迁怒于这些女子。

当初,北魏世宗宣武帝元恪亲政之初,不满这几位皇叔专权,发誓要夺回失去的皇权,经过一番周密的准备,宣武帝将这几位皇叔并召入宫。这一天,几位皇叔共乘一辆牛车,并且以大批铁骑围车,防范甚严。高太妃大为惊惧惶恐,以为儿子元祥入宫必死,哭着跟着牛车来到皇宫大门,以作永诀。结果,这次事变当中只有咸阳王元禧被杀,元祥随后被放回。看到儿子平安回来,高太妃流着泪说:“自今而后,不愿富贵,但令母子相保,共汝扫市作活也。”(《魏书 献文六王列传第九上(元祥)》)就是说,们不愿富贵,只要能够相保平安,们母子宁愿在市肆以捡破烂为生。后来元祥母子富贵宠盛,这个话就不再提了。在元详富贵时,世宗宣武帝常常到元详的私邸宴饮。据《魏书 献文六王列传第九上(元祥)》,“详常别住华林园之西隅,与都亭、宫馆密迩相接,亦通后门。世宗每潜幸其所,肆饮终日,其宠如此。”宣武帝临出门,元详与其母高太妃每拜送至门外,高太妃举杯祝愿,说“愿官家千万岁寿,岁岁一至妾母子舍也”。 人真是很容易忘却过去的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