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秦时明月胡华强
秦时明月胡华强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82,477
  • 关注人气:40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外号背后的故事(51)杜猴子

(2012-12-20 19:43:55)
标签:

外号

系列

故事

胡华强

文化

分类: 晨昏偶拾——散文

杜猴子


 



  他本名杜廷侯,也不知道他那大字不识的爹妈怎么会给他取这样文雅的一个名字。可惜,这个文雅的名字还没有被叫开,就得了一个外号——杜猴子。由一个“位列朝廷的诸侯”一下变成了一只“猴子”,大概让他的爹妈始料未及。而渐渐长大了的杜猴子却越来越像一只猴子,一只精瘦的猴子。一米七几的个子,身体像根竹竿,那张脸儿只有二指宽,瘦得来仿佛下巴也给省略掉了,从喉咙一条斜线上去,就直接到鼻孔下面了。那次在生产队保管室,大家双手吊在杆秤上称体重,结果称出杜猴子竟然只有七十五斤。
  不过,他这外号的广为流传还跟他一种特殊的本事有关——爬树。说起来,一个乡下人,爬树大概算不得什么太困难的事,不过这个杜猴子却比绝大多数人会爬,一棵高高的树,他真的就像一只猴子一样,嗖嗖嗖,几买卖就到顶了,还要双手挂在树枝上晃荡几下。我想,那大概得益于他那像猴子的精瘦身材。只是爬树实在算不得一种什么真本领,充其量在小时候掏鸟窝时可以赢得孩子们的欣赏。长大后他学了一门手艺,倒也与爬树的本事靠得上边。他学的是盖匠。
  盖匠这门手艺,现在乡村基本绝迹。因为以前的旧房基本上都变成了不用盖瓦的平顶楼房。以前农村的房屋大多是木架篾墙瓦盖顶,屋顶的瓦片,经过一段时间的风吹雨打,就会碎裂或者移动位置,一下雨就会漏水,于是,盖匠便有了活干。不过,在我看来,在乡村的各种手艺人中,盖匠是最算不得什么手艺的一类,因为那实在不需要什么专门技术,人们只要自己有空闲就可以爬上房顶去弄。不过,一般人上了房顶,就会双腿发抖,而杜猴子上了房顶,就像一只猴子一样,身手敏捷,行动自如。即便如此,盖匠这门手艺,还是一门算不得什么手艺的手艺,因为请的人家并不多,而报酬也很低。
  杜猴子每年都会来我们家盖瓦,除了我的父亲有恐高症上不得房顶的原因外,还由于他是我们家一个远房的亲戚。在我小时候,杜猴子来我家盖瓦我总是很兴奋,因为家里有匠人,母亲就必定会将平时藏得很紧的好东西拿出来吃。我尤其感到兴奋的是,每当杜猴子搭着楼梯从屋檐边爬上去,顺着瓦沟一路揭开那些堆满了腐烂竹叶的瓦片的时候,我们家的那些暗黑潮湿的屋子便立即接纳了难得的明亮天光,这样的情景于我而言,无疑是一种无法言表的稀奇和快乐。当瓦片要揭到灶台的上方的时候,杜猴子就会在房顶上大喊:“表嫂,快点找个斗盆(斗笠)把锅盖上哈!”母亲也在灶房里大声地说:“我盖它做啥?等会儿就给你喝烟灰汤!”“你就这样待手艺人吗?”杜猴子在房顶上接着话,突然轰隆一声,踩断了一根檩条,从灶房顶上的亮光处掉下一条腿来,吓了我们一大跳。一会儿,他把腿抽回去了,又开始稀里哗啦地揭瓦片。我知道,杜猴子不怕摔,我就看到过他好几次从几米高的房顶上滚下来,居然平安无事。
  但是,那一次杜猴子从房顶上滚下来,却摔出了大问题,那是他在他舅子家盖瓦出的事。他滚到屋檐边的时候,其实已经抓住了滴水旁的檩条,谁知那是百年老屋,即使杜猴子轻如纸人也还是难以承受的。杜猴子摔下来,掉在了他舅母子经常洗衣服的一个石墩上,把腿折断了。由于杜猴子老婆不忍心自家兄长出钱,杜猴子只好慢慢在家中将息,结果断腿倒是治好了,却成了一只跛猴子。从此,杜猴子不仅不能再出门做手艺,连在生产队出工干农活也成了问题,本来就清贫的家境便迅速陷入了困顿。
  那时,农村流行着一种叫做“邀会”的活动,其实就是一种自助集资解困的方法。一般是邀约关系较好的几家人,每家拿出点钱(记得那时一般都出三块或者五块钱),集中在一起,大家轮流往一只粗斗碗中掷骰子,根据点数来决定享用集资款的顺序。如果有急需用钱的人家,就不必掷骰子。这样的活动结束后,一定会有一个简单的聚餐,也就是确定使用集资款的一家,为每家参与者煮一碗鸡蛋挂面,大家高高兴兴吃了,笑嘻嘻的回家。那时凡遇这样的聚会,母亲都会带上我一同去,并且最后让我狼吞虎咽地享用那一碗挂面的大半。
  那次邀会是我的母亲发起的,就是为了帮助处于困境中的杜猴子一家。杜猴子媳妇把几碗鸡蛋挂面端上桌子,大家正在互相谦让的时候,她那个八岁的女儿,想是很久没有吃到过好吃的东西的缘故,突然在桌子上抢了一碗面就往大门外跑。那时已经是晚上,外面一片漆黑。杜猴子一看,边大声呵斥那个叫霞妹儿的女子,边跛着腿去追,结果大家只听得外面院坝上接连两声响——“啪”,“咚”——霞妹儿的面碗摔碎在院坝边的石头上,杜猴子摔倒在长了青苔的院坝上。霞妹儿人没摔伤,杜猴子却再次摔断了那条已经跛掉了的腿。几家人哪还有心情吃面,各自劝了几句就回家了。路上,我分明听见母亲在轻轻的抽泣。
  再次治好了断腿的杜猴子,比原来跛得更厉害了,走路需要拄拐杖。后来我记得,他在队上唯一干的工作就是守保管室了。他整天坐在那张竹椅子上,愁眉苦脸,很少说话。半条命跟着徐五走过来,朝他叫道:“杜猴子,扯一圈长牌如何?”“没瘾!”杜猴子低声说。腌臜麦子远远地喊道:“杜猴子,下两盘六子棋,要得不?”“没瘾!”杜猴子还是兴味索然。“杜猴子,烧一卷吗?”宗祥话一说完就往杜猴子怀着扔了一匹叶子烟。杜猴子接住,放鼻子下使劲闻了闻,才勉强露出点笑容。
  所幸的是,杜猴子那个曾经抢面条吃的女儿霞妹儿,自开始读书便成绩出色。一路顺利的读上去,先考上了县中学,后来又考上了大学,毕业分在了重庆。多年来生活过得缺盐少味的杜猴子的脸上也慢慢多了些欣慰的神色。
  那时杜猴子已经五十多岁了。女儿将杜猴子两口子接到了城里去生活。然而,后来发生的事,也实在叫人匪夷所思。杜猴子竟然再次摔断了腿,而且连命都丢掉了。
  去到城里的杜猴子虽然行动不方便,却过不惯那种闲极无聊的生活。他认识了一个开汽修厂老乡,便去给汽修厂守门。汽修厂在厂区里临时搭建了一个工棚,要在屋顶上盖牛毛毡。也许是杜猴子觉得自己有盖匠的手艺,而且看到那个工棚也不过两三米高,便自告奋勇地接了这个并不另给报酬的活。哪知他刚从那个梯子攀上屋顶就摔了下来,又一次摔断了腿,并立即人事不省。老板把他送到医院去,几天后才恢复了点意识。但是,医院鉴定为严重脑震荡,可能会成为植物人。
  几天后,杜猴子真的成为了植物人。老板支付了一笔不多的费用后也撒手不管了。
  霞妹儿和母亲将杜猴子送回老家。他在床上莫声莫息地躺了十多天之后,便死去了!


                    2012-12-18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