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李晖
李晖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40,097
  • 关注人气:1,03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耐莉·萨克斯诗选  (及介绍)

(2017-12-28 22:57:28)
标签:

内莉·萨克斯

耐莉·萨克斯

分类: 我的翻译
耐莉·萨克斯诗选 <wbr> <wbr>(及介绍)

内莉•萨克斯(1891-1970,犹太裔德语)诗选
李晖  


以下选自《在死神的居所》:

1哦,烟囱

我这皮肉灭绝之后
我必在肉体之外得见神。
——《约伯记,19: 26》

哦,烟囱
在精心设计的死神的居所之上
当以色列人的身体化成烟
漂过天空——
受到一颗星星的迎接,一位烟囱清扫者,
是一只变黑的星星
还是一缕阳光?

哦,烟囱!
自由之途,为耶利米①和约伯②的灰烬——
是谁发明的你,将石头垒上石头,
烟的流亡者之路?

哦,被美其名曰的
死神的居所
为了那反客为主的人——
哦你们这些手指
像一把匕首
设定生与死之间的界限——
哦你们这些烟囱,
你们这些手指
和以色列人的身体——化成烟穿过天空!

注:
①《圣经》中犹大国灭国前,最黑暗时的一位先知,《旧约圣经》中《耶利米书》、《耶利米哀歌》、《列王纪上》及《列王纪下》的作者。
②约伯,圣经中的人物,上帝的忠实仆人,以虔诚和忍耐著称。《圣经•旧约》中有《约伯记》一卷,是诗歌也是智慧书。
P21


2你们 旁观者

你们的眼睛曾观看杀戮。
像一个人感觉有人盯着他的后背
你感到你身体上
死者的瞥视。

多少濒死的眼睛将看着你
当你扯一朵紫罗兰 自它的藏身之处?
多少祈求的手掌被举起
自古老的橡树 殉道者般
扭曲的树枝间?
多少回忆在傍晚太阳的
血色中生长?

哦,那未被唱出的摇篮曲
在斑鸠夜晚的哭声里——
多少人或许从天空摘过星星
现在,这口老井必为他们撷取!

你们 旁观者,
你们 没亲手参与谋杀,
但也没从你们的憧憬之上
抖落一粒灰尘,
你们 在那里举足不前,而灰尘被改变
成了光亮。
P57


3用火焰之词与天空交谈

用跳跃起伏的火焰之词与天空交谈
我为你点亮的蜡烛高高燃起,
泪水从我的眼睛滴落;墓中传来
你的灰烬对生命永恒的清晰的呼喊。

哦高处的相遇,在所需的空间。
只要我知道这些元素的意愿;
它们定义你,一切事物始终
都在定义你;我的泪水永无止境。
P63


4我发现一顶帽子

我发现一顶男人戴过的帽子——
看见在曾摆放火炉的地方——
什么样的泥沙,哦亲爱的,
知晓你的血肉?

门槛没有了门扇,在那里
等待被踩踏——
我挚爱的人,他的住所
被上帝用白雪封住。
P79


5在灰色的黎明

天色刚刚亮
一只鸟习惯地醒来——
开始了渴望死亡所抛下的
尘埃的时辰。

哦生命诞生的时辰,
疼痛煎熬中,一个新生的男人
形成他的第一根肋骨。

亲爱的,对你尘埃的渴求
咆哮着穿过我的心脏。
P81


6溺水的女孩

你一直寻找你看见光的那一天
  迷失的珍珠。
你寻求让你痴迷之物,你耳朵里
  夜的音乐。

灵魂被海水冲洗,你是潜水者,触摸着
深海的土地。
鱼类,深处的天使,因为你的伤痛
  而显现。
P97


7忘记了一切的女人

但在年老时一切漂浮于模糊的浩瀚。
琐碎之事蜜蜂一般飞走或蒸发。

你忘了所有的词语继而也忘记了对象;
在玫瑰和荨麻生长之处,你向你的敌人伸出了手。
P99


8影子的合唱

我们影子,哦我们是影子!
刽子手的影子
系在你们罪名的尘埃上——
牺牲者的影子
显现墙壁上你们鲜血的戏剧性轮廓。
哦,我们是无助的哀痛的飞蛾
被捉进一颗平静的继续燃烧的星星
当我们必须在地狱里跳舞。
我们的傀儡师除死亡之外一无所知。

金牌看护,我们的哺育者
为这般绝望,
哦太阳,转过去吧,将你的脸 
以便我们也继续下沉——
或让我们映出一个孩子
喜悦中举起的手指
及一口井沿上方
一只蜻蜓脆弱的运气。
P115


9云的合唱

我们充满了叹息,充满了瞥视,
我们充满了笑声,
而且有时我们戴着你们的面孔。
我们离你们并不远
谁知道有多少你们的血液升起
将我们染色?
谁知道你们流过多少泪水
因为我们的哭泣?有多少渴望
让我们成形?
我们玩濒死游戏,
让你们温和地习惯死亡。
你们,缺乏经验者,在夜里什么也学不到。
给你们多少天使
你们都没看见。
P131


10圣地的声音

哦我的孩子们,
死神已跑过你们的心脏
像跑过一座葡萄园
在全世界所有的墙上将以色列涂成红色。

何处将是仍住在我的沙砾中
小小圣洁的终点?
死人们的声音
通过隐蔽的芦苇管说话。

将复仇的武器放在田野上吧
让他们变得温和——
因为在大地的子宫里
铁和谷物是兄弟——

但何处将是仍住在我的沙砾中
小小圣洁的终点?

熟睡中被杀死的孩子
站起;他弯下时代之树,
将那颗白色的呼吸的星星
系到最高的树枝上——
曾经它被叫作以色列。
快回去吧,那孩子说,
到那泪水意味着永恒之地。
P143



以下选自《星之蚀》:

11当睡眠像烟一样进入身体

当睡眠像烟一样进入身体
人便一脚踏进了深渊
像一颗熄灭的星星在别处点亮,
然后所有的争吵停止,
劳累过度的驽马甩开它的骑手
恶梦般的牵制。
脚步自它们秘密的
节奏脱离
像井下千斤顶撞击大地的奥秘。
所有人为的死神重回到它们血腥的
  混乱的巢穴。

当睡眠像烟一样进入身体
安静下来的孩子用怀中的月亮喇叭
呼吸
眼泪睡过了要流出的渴望
但爱已历经所有的曲折
在它的起点处歇息。

现在是小牛在它母亲身体上
试验它新生的舌头的时刻,
错误的钥匙锁不了门
刀子的锈迹漫延到
黎明时苍白的石南
它们自遗忘中绽放
带着清晨可怖的红色。

当睡眠像烟一样离开身体
而人,满怀着秘密,
将役使过度的争吵的老马
驱赶出马厩,
喷火联盟又重新开始
死神在每一颗五月的蓓蕾中醒来
孩子在星星的消蚀中
亲吻一块石头。
P149



12老人们

那边
覆盖着夜的破布的
这颗星的褶皱里
他们站在那等候上帝。
一根荆棘让他们闭上了嘴,
他们只是以目示意,
他们像一口井一样说话——
一具尸体沉溺其中。
哦那些老人们
携带他们眼中烧焦的继承权
作为他们唯一的财产。
p237


13我们如此受打击

我们如此受打击
感觉心痛极了,当街道
向我们投掷恶毒的言词。
街道对此浑然不知
但它无法承受这般重量;
它不习惯看疼痛的维苏威火山
爆发。
它对原始时代的记忆已被抹去,
自从光变得做作
天使们只顾跟花鸟嬉戏
或在一个孩子的睡梦中微笑。
P243


14哦,那傍晚天空中无家可归的颜色!

哦,那傍晚天空中无家可归的颜色!
哦,那云中的死亡之花
像新生者濒死的苍白!

哦,那燕子们询问奥义
的谜题——
那海鸥非人性的啼叫
自创世之日——

凭何说我们是星星黯淡的幸存者?
凭何说我们的头顶上有光亮
它的阴影在我们身上粉刷死亡?

时间咆哮着要回家,带着我们的渴望
像海里的贝壳——

而大地深处的烈火
已经知晓我们的毁灭——
P247


15亚伯拉罕①抓住了风的根

现在,亚伯拉罕抓住了风的根
因为离散的以色列人要回家来。

他将创伤和苦难
聚集在世界的庭院,
用他的泪水清洗过所有锁着的门。

他的先辈们,几乎撑出他们尘世的衣服
像海生植物般伸展着四肢,

在绝望之盐中保持不朽
而夜晚他们怀中的哭墙——
就可以多睡一段时间——

但青春已展开它渴望的旗帜,
为一块渴求被热爱的田野
和一块被浇灌的沙漠
 
而房屋将被重建
以面朝太阳:上帝

而傍晚又有了紫罗兰羞怯的话语
只有在家乡它才长得这么蓝:
晚安!

注释:
①亚伯拉罕(Abraham)或易卜拉欣(Ibrahim),原名亚伯兰(Abram),是犹太教、基督教和伊斯兰教的先知,上帝从地上众生中所拣选并给予祝福的人。
P267


16当白昼渐渐流空

傍晚,当白昼渐渐
流空
当无形的时间开始,
孤独的声音混合——
动物成为仅存的猎手
  或猎物——
花朵只是香气——
当一切事物成为无名,如同
  最初——
你便陷于时间的墓穴之下
它为那些濒死者敞开——
那心灵获得起始之地——
下到黑暗的本质
你沉落——
已经过死亡
那只是一条有风的通道——
冰冻,有出口
你睁开眼睛
一颗新星已在其中
留下它的映象——
P289


*17傍晚时你的视野变得宽阔

傍晚时你的视野变宽阔
午夜后放眼望去——
双重的我站在你面前——
绿色蓓蕾从枯萎的花萼升起,
房间里的我们属两个世界。
你已远远超越那些死者,
那些在这里的人,
并知道什么东西从地里
钻出来,带着它神秘的吠叫。

如子宫里未出生的孩子
眉宇间带着原始的光
视野无边无际
从一颗星到另一颗星——
于是结束流向开始
像一声天鹅的啼叫。
我们身处一间病房里。
但黑夜属于天使。
P291


18像雾的生命体

像雾的生命体
我们走过一个又一个梦境
穿过一道又一道七色光的墙壁
下沉——

但终至无色,无声
死亡的元素
在不朽的水晶容器里
被剥去所有神秘的夜翼……
P305


19在以色列土地上

我不想对你们唱战争的赞歌,
兄弟姊妹们,站在世界之门前
的放逐者。
光之救赎主的子嗣,
从沙中取出
被埋葬的
永恒之光的人。
他们将闪烁的星座
当胜利的奖杯握在手中。

我不想
对你们唱战争的赞歌,
亲爱的,
我只想止住鲜血
融化那冻结在
死亡之室的泪水。

搜寻自泥土中
预言般散发的失落的记忆,
并在石头上睡眠,
梦的花圃在此中生根
而思乡的梯子
超越死亡。
P317


20初夏时

到初夏时,月亮发出隐秘的信号,
天堂里散发百合香味的圣餐杯;
有人在蟋蟀的叫声下
侧耳倾听地球转动
和被释放的灵魂之语。

然而在梦里,鱼儿飞上了天
森林在房间的地板上根深蒂固。

但恍惚间一个清晰而令人
  吃惊的声音说:
世界,你怎么能继续玩你的游戏
欺骗时间——
世界,小孩子像被扔出的蝴蝶
翅膀正拍进火焰——

而你的地球却没像一个腐烂的苹果
被扔进因恐惧唤醒的深渊——

太阳和月亮继续散步——
两个斜视的证人什么也没看见。
P325


21我们甚至今天就预演明天的死亡

我们甚至今天就预演明天的死亡
而垂死的老人还在我们当中枯萎——
哦人类的恐惧不可承受——

哦习惯于死亡深入到梦境
夜的脚手架迸裂成黑暗的碎片
而月亮像废墟上的骨头闪光——

哦人类的恐惧不可承受——

你们在哪,温和的卜矿者,
向时为我们触探从疲倦
流向死亡之隐秘源头的
宁静天使。
P329

作者简介:
       内莉•萨克斯(Nelly Sachs,1891-1970),犹太裔德语诗人、剧作家。萨克斯在柏林出生并长大,是一位富有的工业家的女儿。她早期的诗歌在1930年代中期出现于德国各种报纸;然而她的生活很快被卷入德国犹太人的悲剧事件,她曾目睹她的朋友和家人陷入厄运。1940年,在瑞典作家塞尔玛•拉格洛芙、瑞典皇家法院的欧根亲王、及一位德国朋友古德鲁•哈兰•达内特的帮助下,萨克斯和母亲逃亡到瑞典,从此定居直至1970年去世。
       在瑞典惊恐而焦虑的生活期间,萨克斯重新开始写作,她说“写作是我无声的呐喊;我写作是因为我必须释放自己”。她最著名的剧作是《伊莱》(1950),其他作品包括诗剧集《沙上的记号》(1962)、《魔力》(1970),诗集《在死神的居所》(1947)、《星之蚀》(1949)、《逃亡与变迁》(1959)、《驶入无尘之境》(1961)、《搜索幸存者》(1971)等。萨克斯写于1944-1945年间的诗集《在死神的居所》和之后的诗集《星之蚀》使她与塞缪尔•约瑟夫•阿格农一同获得1966年诺贝尔文学奖。
                                                                         李晖  编译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