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李晖
李晖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42,227
  • 关注人气:1,03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策兰十首(旧译整理)

(2013-12-17 18:24:30)
标签:

翻译

paulcelan

保罗·策兰

《花冠》

《死亡赋格》

分类: 我的翻译

保罗·策兰Paul Celan19201970

李晖    

 

《罐子》

——致克劳斯 · 戴莫斯

 

在时间的长桌上

神的罐子畅饮。

他们饮空那观者的眼和盲者的眼,

那掌管阴影的心,

那傍晚空虚的脸颊。

他们是最强大的狂饮者:

他们持有空和满如同持有自己的嘴

而且不像你我般溢出来。 

 

 

《山杨树……》

 

山杨树,你叶子的白光掠进黑暗。

我母亲的头发再也不会白。

 

蒲公英,乌克兰也是这般青绿。

我金发的母亲没有回来。

 

积雨云,你是在井上徘徊吗?

我安静的母亲为每个人流泪。

 

圆星星,你金环围绕。

我母亲的心被铅弹撕裂。

 

橡木门,是谁将你从铰链抬出。

我温柔的母亲不能回来。 

 

 

《花冠》

 

秋天从我手中吃它的叶子:我们是朋友。

我们从坚果剥出时间并教它行走:

时间返回到壳中。

 

镜中是星期天,

梦中得到睡眠,

嘴巴述说真言。

 

我的眼睛落到我爱人的性上:

我们彼此注视,

我们讲述黑暗,

我们相爱如罂粟和记忆,

我们睡眠如螺中的酒,

如月亮之血喷射中的海。

 

我们站在窗边拥抱,人们从街上观望:

是时候了,他们知道!

是石头终于要开花,

一颗心跳动不安的时候了。

是该是时候的时候了!

 

是时候了。 

 

 

《法兰西回忆》

 

跟我一起回想:巴黎的天空,那巨大的秋水仙……

我们去卖花姑娘的摊上买心:

它们是蓝色在水中绽放。

我们的房间开始下雨,

我们的邻居进来,是莱松先生①,一个瘦小的男人。

我们打牌,我输掉了我眼睛的虹彩:

你借我你的头发,我输掉了,他将我们击倒.

他走出门去,那雨跟着他。

我们死了,且能够呼吸。

 

[译注]:

    Monsieur Le Songe,法语,本意为梦想先生。 

 

《你的手充满时间》

 

你的手充满时间,你走向我——而我说:

你的头发不是褐色。

于是你将它轻轻举起,放在痛苦的天平上,它的重量超过我……

 

在船上他们来到你跟前,将它作为他们的货物,放在欲望的市场出售——

你在深处对着我微笑,我从天平轻的那头对着你流泪。

我哭泣:你的头发不是褐色,他们付你苦涩的海水而你给他们鬈发……

你低声说:现在他们正拿我填满这世界,而在你心里我仍是一条空虚的路!

你说:把岁月的叶子放在边上吧——该是你更加靠近并亲吻我的时候了!

 

岁月的叶子是褐色,而你的头发不是。 

 

 

 《骨灰瓮之沙》

 

那霉绿色的是遗忘之屋。

每一扇飘摇的门前你被砍头的歌者变蓝。

他为你击打他那苔藓和苦涩的阴毛做的鼓;

用溃烂的脚趾在沙里他描画你的眉毛。

他将它画得比以往更长了,还有你嘴唇的红色。

你在此填满骨灰瓮并喂养你的心。  

 

 

《那些年,从你到我》

 

当我哭泣,你的头发再次波动。你用你眼睛的蓝色

摆一张爱之席:一张夏与秋之间的床。

我们喝某人酿的酒,他非你非我也非

第三个;我们啜饮某种空虚和仅剩之物。

 

我们观看深海之镜中的自己,更快地递给彼此食物:

夜还是夜,它开始于早晨,

它使我在你身边躺下。 

 

 

《死亡赋格》

 

黎明之黑牛奶我们傍晚喝

我们中午喝早上喝我们将它在夜里喝

我们喝呀我们喝

我们在天空挖一个坟墓躺在那儿不拥挤

一个男人在房子里他玩那些蛇他写

他写当黑夜降临德国你的金色头发玛戛丽特

他写他走出屋外而群星闪烁他打口哨唤来他的狗

他打口哨唤出他的犹太人让他们在地里挖一座坟墓

他命令我们为跳舞演奏

 

黎明之黑牛奶我们夜里喝

我们早上喝中午喝我们将你在傍晚喝

我们喝呀我们喝

一个男人在房子里他玩他的蛇他写

他写当黑夜降临德国你的金色头发玛戛丽特

你的灰色头发舒拉密茨我们在天空挖一个坟墓躺在那儿不拥挤

 

他喊在地里捅深一些你们这群人你们其他人唱歌演奏

他抓取他皮带里的铁将它挥舞他的眼睛是蓝色

将你们的铁锹捅深一些你们这群人你们其他人继续为跳舞演奏

 

黎明之黑牛奶我们夜里喝

我们中午喝早上喝我们将你在傍晚喝

我们喝呀我们喝

一个男人在房子里你的金色头发玛戛丽特

你的灰色头发舒拉密茨他玩他的蛇

 

他喊将死亡演奏得甜美一些死亡是来自德国的主

他喊把弦刮得黑暗一些你们会像烟一样升到天上

你们将在云里有一个坟墓躺在那儿够宽敞

 

黎明之黑牛奶我们夜里喝

我们将你在中午喝死亡是来自德国的主

我们将你在傍晚喝早上喝我们喝呀我们喝

死亡是来自德国的主他的眼睛是蓝色

他用铅弹射击你准确无误地射击你

一个男人在房子里你的金色头发玛戛丽特

他放他的猎狗扑向我们给我们一个坟墓在天上

他玩他的蛇梦见死亡是来自德国的主

 

你的金色头发玛戛丽特

你的灰色头发舒拉密茨

 

 

《牛脂灯》

 

修道士用毛茸茸的手指翻开那本书:九月。

此刻,伊阿宋对新发芽的谷物投降大雪。

森林给你一条手做的项链。你死命走那条绳索。

你的头发被授予深蓝色;我说到爱。

我说贝壳和轻薄的云,及一条小船萌芽在雨中。

一匹小种马疾驰过迅速翻阅的手指——

黑暗那大门弹开,我唱歌;

我们是怎么住这里的? 

 

 

《水晶》

 

不要在我的唇上寻找你的嘴,

不要在大门口寻陌生人,

不要在眼睛里找泪水。

 

七个夜晚更高了,红色漂向红色,

七颗心更深了,手掌敲击大门,

七朵玫瑰更迟了,泉水开始喷涌。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