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毛晨雨
毛晨雨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82,043
  • 关注人气:13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现场的发问1:话语/位置

(2015-04-13 09:09:54)
标签:

文化

杂谈

分类: 第二文本实验室&上海[2008
现场的发问1:话语/位置
题图:鬼叔中拍摄春社木偶戏

我今年的计划是乡村建设地图的实地踏勘和田野作业。前段时间,我前往福建闽西客家文化区的宁化县、连城县开展了二十天的田野工作。在宁化县,我对电影作者鬼叔中、画家孔德林、设计师杨韬、回乡者张仁明,有近距离的接触和对话;与其他地方比较,我对当地丰富的地方性文化资源,有了切身的体念,对鬼叔中的电影工作,称谓之为“风土电影”不失其准确性。在连城县,暂住吴彬处,我考察了培田村的古村、新村空间,主要收获是邱建生引荐结识了中国人民大学周立教授,通过海峡两岸乡建论坛,基本呈现出这个群体的声音路径和发声形式。

稻电影一向推崇田野作业。社会学和人类学手段之后,近年我们增加了语言学,特别是社会语言学的技术范畴。2014年的“媒介三部曲”是社会语言学方面的尝试。

近些年,与农村问题一道进入传媒热区的“新农村建设”向度的知识场和实践场,出现了越来越多的民间力量参与和主导的实践和行动,也越来越清晰地暴露了问题——对象的问题和自身的问题。民间力量的工作随着传播展开而将自身置入公共文化平台的批判语境中。

我个人没有将稻电影的工作归入“新农村建设”或者乡村建设的范畴。稻电影农场的工作是社会语言学的实践和行动,以及媒介平台的实验任务。换言之,我们生产的水稻及其延伸产品,诸如白酒、亚文化的地方性知识生产等等,都是实体生产过程中无法脱离的具体产品。但是,稻电影农场的核心是生产当前语境下的批判话语,具体到生产一套现实语境下的农业语言系统。

我的个人身份虽然是一个农村户口和在地耕作者,但这不是我索求的“身份置换、话语合法性”的资源秉赋。在2014年稻电影工作总结中,我已经明确了话语生产的“话语/位置”的身份属性。这个位置的明确化,是对应着目前知识场的混乱状况的,这也是对我们现实语境下所谓“公共领域”的不信任和怀疑。如同福科所建构的“权力/话语”范式,在我国特定语境中延异出“话语/位置”的反现代文明的范式,“话语/位置”既强调了个体的独立性,又将社会的公共性话语资源所虚无化。我们其实置身于没有公共性的草莽丛林社会。这对努力地营造公共文化的人士而言,是大不敬的,但的确还没有清晰的语言系统来支撑他们/她们所发声的正义、公正、平等、民主等常识的谱系。这是大国家、小社会的体制禁锢的结果。这时的声音不会构造起可靠的公共知识的平台,为警惕各种参杂其中的声音投资,更需注明“话语/位置”。

毛晨雨,4.12上海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