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毛晨雨
毛晨雨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82,077
  • 关注人气:13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昨夜梦回洞庭

(2015-02-24 12:19:57)
标签:

文化

杂谈

分类: 第二文本实验室&上海[2008

昨夜梦回洞庭

昨夜梦回洞庭,顿然感觉回到十九岁,那时高考在即,一种必要的励志仪式就是中午与几位同学徒步半小时至东洞庭湖边,那时的洞庭感觉是海,博大又能容涵青春的期待。

高考于我这代农民子弟是离开乡土的主要路径。我们那时的确只想着如何挣脱体力劳动的重压,幻变成坐在办公桌前,手脚细嫩,脸不再黝黑泛油。只过了二十年,当然这二十年内离开了很多人,新生了很多人,只过了二十年,当我重回洞庭时,一切都莫名地变了。

这种变化,让我感到失落。

我努力挣脱体力劳动之后步入都市,选择的并非建筑工程师,甚至连最初梦想的乡村级别的包工头都不是,我在做一种神奇的“职业”,而且我处理这“职业”和现实空间以及这职业的有限资源内的腾挪能力都严重不足。如此产生了一个严厉的区隔:我既要也必须批判和解构目前的独立电影形态(它总是装模作样地要构筑起什么景观,但却要以完全主流的文化认同来寻求定位),但又缺乏足够的资源来重构一种全新的社会景观。

当然,持续二十年的理想主义的电影写作可以构造起一种生命景观,既然“电影”从一种梦幻“职业”转化为一种生命和生活的载具,一种内心欢愉的媒介,没有必要寻求我不信任的文化环境的认同。

的确,不寻求认同,是创造的开始。

电影在我们这个神奇的现实发生了严重的精神分裂:欢娱到死、政治到死、良心到死、道德到死、造作到死,死亡成为一种整合力量。这种死亡中缺乏自由与独立。如同我在大量的所谓独立电影中所看到的,它们多数缺乏独立和自由,多数出发点还是电影梦的那种追求的状态。于是,僵化的伦理框架和套路被视作成熟,千篇一律地不知所云地坠入这个社会中找不到方向,嫁接上良心、道德、正义、特别是我需要民主的空洞口号,从第六代开始的一味地无知和缺乏文化建设能力的糟糕现象被默认为一种行业操守。

对于这种“职业”,批判地展开,也许还能促发一点点兴趣。


正是一味地自我“精英主义”的虚妄假设,失去了文化基本的视野。特别是在纪录电影领域,“写作”的伦理已不忍直视。影展及其大众文化成功人士的光环,笼罩着这些“精英主义”的导演,但没有看到他们与文化工业和创意产业的不同。“现实”其实已经被遗忘了,“现实”一定活在写作的反面。稻电影对这种认同方式,包括令人觉得荒谬的语境不对称的西方的、港台的价值系统,这些只能让我们深刻地感受到文化殖民心理的本土性再造、和在地化自觉意识的缺失。当然,我们可以用全球化来抹平这中间的智识缺失。知识只是一个资源,但不是生产力。生产力只是一种判断标准,不是唯一的决定论。


但是“洞庭”,真的已经死亡了。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