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weichi360
weichi360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87
  • 关注人气: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写作,只为一颗自由的心

(2011-07-08 19:38:13)
标签:

杂谈

写作,只为一颗自由的心

●唐灿灿

(载《南丹文学》2009年秋季号)

 

当历史的指针尚停留于上世纪末,东西方艺术家们已纷纷迫不及待地高举起“后现代”大旗,杜尚将小便池搬进了展厅,安迪·沃霍尔印制出无数的丝网版面玛丽莲·梦露肖像……在这样一个多元化世界里,似乎不彰显个性已不足以称为艺术,于是“后现代艺术”成为一种个性化的标志,成为一种“反”的艺术,颠覆一切权威,成为一种追求自由的表征。青年作家韦驰先生的《无冕之王》犹如一颗闪亮的明星横空出世,以另类的风格霎时为我们照亮一片天空,以犀利的笔触撕掉现实美丽的面纱,小说自由恣肆的笔法无疑呈现出当代艺术的后现代特点。

总体上看,该小说以国家新闻报社记者小普利策为主人公,以他采访过程中的经历为主体,以主人公的成功——归隐——再赴新闻前线为情节线,串起了都市与乡村之间的一个个独特、陌生、荒诞的故事。所有情节都是开放式的,新颖奇特的叙述形式和结构方式,建构起一个宏大的艺术境界。本文试从三方面走进小说的后现代世界。

一、自由意识的彰显与传统理念的颠覆

后现代是一种“反”的艺术,“反解释、反严肃、反高雅、反主流文化、反整体性、反自我中心、反经验主义、反现代主义、反统一、反典型、反理性……。”①总之,反叛权威、颠覆传统,彰显自由。后现代之“后”,即带有一种叛逆、抗拒、颠覆的意味,对一切传统的思维模式进行挑战和扬弃。就《无冕之王》的写作手法而言,本身便具有一种颠覆与创新的味道,正如作者所说,“我从未停止过追求新的东西……我们必须去发现新的形式。”

该小说在整体构架上,首先突破了传统的叙述模式,即拆掉传统故事的开端、发展、高潮与结局。全书二十章,每章内容相对独立,一条淡淡的时间线索隐匿其中,即小普利策的成功——归隐——再赴新闻前线。各章如繁花绽放,整体却形散而神不散。

其次,在人物的安排上,颠覆传统的典型环境中的典型人物写法。掩卷而思,谁是无冕之王?小普利策?卢一兵?作者说,“无冕之王只是一种象征!”小说没有浓墨重彩来渲染主人公小普利策的神奇与敬业,而是借了小普利策这个人,借他的所见所闻所想及亲历等勾出了作者想表现的生活面。小普利策如同记者手里的摄像机,拍下了各具特点的所有人物,让我们体验到了真正无冕之王的精神。

再次,叙述的风格上,⑴作者有意采用不同文体穿插。常规手法叙事体,客观记载主人公经历;同时加进新闻体,直呈事件真相,如“记者绑架录”(第三章)、“7·17事故瞒报过程真相大白(2002年5月29日)”(第四章);辅以书信体,从另一视角达到情感与纪实的融合,如第十二章以杜丽梅视角,以她写给小普利策一封信的形式,披露了一社之长的另一面真实,同时流露出小人物的悲哀与无奈。依据情感的需要,将不同文体相穿插,体现出后现代的个性化创造。⑵标点符号的游戏化运用。小说中人物的大量对话,省略掉了传统的标志性双引号,而采用不同字体相区分,如第一章,“我一眼看到卢一兵独坐在记者俱乐部里:喂,兄弟。啊,小普利策……我坐了下来,叫擦鞋人也给自己擦擦。好了,先生,马上就好,管保您的鞋擦得跟镜子一样清亮。”而某些标点作者又夸张地用汉字予以显示,如电报文中,“留下来联系当地非法武装分子句号未收到你前次来稿句号每天确凿新闻最重要句号”,全句无一标点,而将标点用汉字显示,此处标点的汉字化恰有加强说话人语气及强调话语内容的作用。这种反严肃、游戏手法的大胆运用,看似不符合日常逻辑,而恰恰体现出后现代艺术的个性化与自由品格。

二、深度模式的削平与边缘文化的拼贴

传统艺术一个重要特点就是追求深度,传统艺术批评常用的词便是作品“有深度”或“有力度”,“后现代文论反对文学向深度开掘,打破深度模式;主张宁浅勿深,宁表勿里,宁外勿内,宁显勿隐,宁直勿晦”②;后现代主义主张将未经艺术处理的“生活”径直进入艺术文本,将生活中偶然、片断、破碎、琐碎的事件搬入作品中。艺术不再表现什么深沉的意义,完全用一种目击者的眼光去描述一些毫无联系的事件,无数块破布被不断重构拼贴缝合,以“微小叙事”取代“宏大叙事”。《无冕之王》正是以记者小普利策的眼光描述了他所历所见所闻所想的一些片段事件,而又以他的成功——归隐——再赴新闻前线为线索,将所有碎片拼成一幅画面,从而让我们一睹了社会中往往为我们所忽视的另一面。

如,首先,小普利策被派去调查一宗棘手的妓女死亡案。原因在于,作者用零度的风格记叙了“我发现他(指社长)有一次和杜丽梅在办公室的沙发上重叠,结果一位同事给我卖了,结果社长派我……”(P16)而这宗案件经过几番调查,发现涉及一些大人物,而最终“这起案件也就不了了之。”(P32)而后,“我”的试用期已到,总编主任说“你还得再试用三个月”(P41),“六个月没有领到一分钱工资,并被派遣到拉巴拉峡谷调查矿难” (P41),也是由于“我与杜丽梅的绯闻像被小偷窃走一样在报社里暴露无遗。” (P41)作者始终保持不介入的零度情感风格,让我们惊颤体验到了衣冠楚楚的知识分子表面掩盖下的另一种真实。

在临近拉巴拉峡谷时,“我”已感受到神秘与恐怖,“每个人的神色都是惊恐的,每一个目光都是戒备冷漠的”(P69),在这里,有官商的沆瀣一气,有凶杀后的随意嫁祸,有矿难死亡880人的瞒报,有无数记者的有来无回,有穷人被富人恐吓到麻木,有富人站在成堆的金钱上为所欲为。作者用冷漠的笔法为我们展示了小普利策眼中拉巴拉恐怖荒谬的现状。

同时,小普利策还带我们看到了矿难后人们不曾注意的精神悲剧——寡妇问题。作者用调侃的笔法,将严肃的问题戏谑化:几类不同的寡妇,在丈夫死后得到相当多的政府补助,继而成了“百万寡妇”,然而社会各方面制度、舆论、与人们的世俗眼光使她们很难走出这种精神的阴影。有了钱又能怎样?这个问题值得我们思考。矿难发生,留下了无数寡妇,作者未写她们的丧夫之痛,而变换角度,突破常规,写出为我们所忽视的弱势群体的精神悲剧,无疑为这幅后现代拼贴画增加了另一亮点。

此外,跟随小普利策,我们看到了社会上的房地产的诈骗、富商的权钱色交易、记者莫名失踪与被绑架、上层社会的污浊等等。小说没有贯穿始终的线索,通过主人公的眼、耳、身、心,记叙了一幅又一幅画面,随着主人公的步伐,展现在读者面前的是一幅边缘文化的拼贴画。正如作者在后记中所言“拼贴未来文学”。

三、不确定性的扩散与蔓延

不确定性是后现代主义的根本特征,是后现代主义者的心态与思维模式。后现代主义者认为世界本身是不确定的,万事万物都处于永恒变化中,世界是破碎、充满偶然和边缘的集合体。不确定性是后现代主义对世界万物本真状态的揭示,是万事万物的本质。因此后现代艺术是充满差异的,是不确定的,作品的意义也是不确定的。在《无冕之王》中也充分体现出后现代主义的价值观,不确定性在小说的众多人物身上扩散,在文本意义上蔓延开来。

如前所述,作者认为“无冕之王只是一种象征”,而非小说某个主人公,按作者之意,“无冕之王”象征着坚持真理、正义、不畏艰险、勇于追求、创新的一种精神。因此他把这种精神扩散到笔墨略多的小普利策、卢一兵、杜丽梅,及仅有姓名的其他报社记者身上,无冕之王在小说中无疑指的是所有勇于奔赴新闻一线,坚持正确舆论导向,肩负正义真理的一线工作者。也许读完小说,读者会对杜丽梅的行为作风嗤之以鼻,认为她是反面形象,然而不要忘记了在这样一个后现代社会,本身就是一个彰显个性的社会;在后现代文本中,允许每个人带着原生态的个性未经删减地进入,我们依然要看到刚刚大学毕业的杜丽梅,她同样有着记者的理想,有着想做出一番事业的追求,同样不愧于记者职业性的身份,而对她的风格我们另当别论罢了。作为一个后现代文本,正面人物、反面人物并非作者的描写重点,人物在小说中只是一种工具,人物的作用是为了表现一种生活,因此人物仅仅是一种类像。而具体的样貌、个性、习惯、背景、经历等仍有待读者去填补,不确定性在这部小说的人物身上扩散开来,作者只负责呈现一种生活,呈现容易为我们所忽略的真实世界。

因此,就文本的意义而言,不同的图景拼凑而成的世界,本身便具有了多元化的意义。意义的不确定性亦从小说的第一章便开始蔓延。对于后现代小说的解读,罗兰·巴尔特告诉我们“作者之死”,读者拥有了充分的权力。如前所述,小说削平了深度模式,为我们展现出一幅边缘文化的拼贴画,作者到底想表现什么?无冕之王的精神?上流社会的腐败?弱势群体的无奈?我们不去定夺,文本本身便是一种开放的形式。情节的隐藏信息与人物的不确定点共同构成了一幅简单而有意味的画面,作者的自由与读者的自由在文本中达到了最好的融合。

 

    参考文献:

       《西方二十世纪文论史》张首映著 北京大学出版社1999年11月版 第457页,第468页

 

     作者简介:唐灿灿,女,1980年生,文艺学硕士,北京师范大学珠海分校艺术与传播学院讲师。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