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体育也是一流大学的门槛

2017-03-30 07:39:15评论 杂谈
​​


       一位同事的儿子读小学五年级,品学兼优。前不久有一天放学回家之后说起校园生活却不禁嚎啕大哭,甚至发出了“生无可恋”的感叹,起因其实很简单,那天的体育课又因为某种众所周知的原因被语文老师“剥夺”了。让我吃惊的不是一个五年级的小男孩能说出“生无可恋”这四个字,而是几十年过去了,当初发生在我们这一代学生身上的故事依然在上演——一到期末,每周本就只有两节的体育课就会被老师自动换成“语数外”,并美其名曰:为了你们的学习。


  无论是当初还是现在,其实想想也完全可以理解,没有哪位老师不想自己的学生能学业有成,金榜题名成为名牌大学的一员。不过,长久以来名正言顺“剥夺”体育课的老师们若这两天看到这条新闻,或许多少会有些触动——清华大学宣布,从2017级本科新生开始,游泳将与毕业绑定。新生入学后将进行游泳测试,不会游泳的学生必修游泳课,通过者才能获得毕业证。


  作为国内大学中的翘楚,清华的一举一动对于整个教育体系的影响毋庸置疑,而这条“游泳必修课”新政也自然一石激起千层浪,甚至无形中成为教育价值取向的风向标。一个最直接的影响就是,对于每一个怀揣清华梦的学生而言,游泳,这个原本应该不值一提的“学科”将铁定成为梦想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其实,清华的“游泳必修课”并不新鲜,早在90多年前,清华大学就提出过不会游泳不能毕业、不能留洋,只是此后因学生规模扩大、学校场馆有限等因素而中止。而就在那个时代,清华大学迎来一位在中国体育教育史上举足轻重的人物、中国近代体育史上最著名的体育教育家——马约翰。


  马约翰在清华大学任教52年,将体育的精神融入到了清华的治学思想中,也让这所以学术著称的名校一直闪耀着体育的星光——清华大学不仅在上世纪50年代就成立全国高校中最大最完整的学校体育代表队,在上世纪90年代也一直雄霸全国高校田径赛场。在中国体育进入奥运之后,邓亚萍、伏明霞、王楠、王义夫等奥运冠军都先后进入清华就读,而清华也培养出了“眼镜飞人”胡凯这样的原创体育明星。


  如果不是这次“游泳课新政”,也许很多人不会注意到清华大学的体育成就,尤其是对于还在“书山”上跋涉的学子和他们身后的家长、老师而言,清华只是一座“智”的高峰,只有系统的科学文化知识才是叩开大门的必由之路,甚至是唯一之路。这么多年来“素质教育”的喊声虽然一直在学生耳边回响,但“应试教育”的思维习惯却也真实地影响着每一位教育的参与者——只有当试题和分数成为自下而上默认的教育路径时,才会有那么多人在听到新闻后齐身蹦出“游泳和清华有何干”的诘问。


  游泳真的和清华无关?体育真的和高校教育无关?


  先来看看被我们仰慕已久的世界一流大学是怎么做的——剑桥牛津两所历史悠久的大学,两校一年一度的赛艇对抗赛享誉世界,成为世界体坛和教育领域的两栖明星;而让中国留学生念念不忘的美国大学著名的常春藤联盟,或许很多人并不知道,常春藤其实不是一个学术联盟,而是一个体育联盟。


  再来谈游泳,游泳首先是一项生存技能,最终演进为一项体育运动,它既是人类征服大自然的技术手段,也是“文明其精神,野蛮其体魄”的体育之道。在人类的教育上,精神和身体从来都是并轨而行的双修,更是相互交融的互惠。也许对于大多数在中国教育环境中成长起来人而言,游泳成为一所大学的必修课显得有些“不近人情”,因为不管是清华北大,还是复旦交大,所谓大学,一个“学”字俨然已经成为一种固化的思维,早已被教育的现实狭义化,成为成绩、学历、应试的代名词,无论是“德智体美劳”的老生常谈,还是“素质教育”的多年疾呼,在铁板般的分数面前总是显得有心无力。事实上,在关于各个阶段的体育教育上乃至素质教育上,公共层面已经制定了一系列的规范和政策。但不得不承认,中国学校的教学理念长期以来都偏向知识教育,关注学业成绩,以至于中国大学的刻板化印象深入人心。


  清华大学这次以游泳为突破口的试水,既是大学自主办学的一次“自由泳”,更是一流高校对教育理念归位的切实表态,感谢清华,让体育成为大学的门槛,让体育重归教育之列。而这颗以“清华游泳”之名的石子所激起的浪花,不仅能让早已远离泳池的学生们感受到,也应该能让围观中国教育改革的观望者感受到。

​​​​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作者文章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