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THE上官川兰Threshold
THE上官川兰Threshold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8,182
  • 关注人气:2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烟笼长安——《九州.天空城》概念同人文

(2016-07-10 17:13:22)
标签:

杂谈

三千红尘路,寥寥九州土

长安于我意何如?

无关青云路,无关诗书

无你处,无江湖

——《烟笼长安》

“你要去见他吗?”羽还真看着面前的女子,这个他称为姐姐的女子,这个被众人称为南羽都的飞霜郡主的人,但是现在的她看上去有一些不同,这就是名为爱情的影响吗?

恐怕他是不能理解了,因为自己并没有体会过什么是爱情呢。

一早上她就换了一身大红色的拖地长裙,从来没有看到过姐姐这样的样子,不过姐姐高兴就可以了吧,身为弟弟也希望姐姐能够高兴,这比什么都重要。

“你要是个男人就应该知道,什么才是正确的选择。”雪飞霜把手缓缓的抚上风天逸的脸庞,然而等来的并不是风天逸的回答,而是一阵疾风和一声脆响,“你居然打我?”雪飞霜捂住侧脸,满含着不可置信,“我让你放聪明些,你应该明白的,飞霜郡主。”风天逸的声音和她的面容一样平稳,“你想做真正的羽皇,而我只想做一夜的皇后。”雪飞霜缓缓的说道,风天逸眉目一顿然后说道,“别再说了,你简直疯了。”

“是的,我是疯了,爱上你让我疯了……”雪飞霜看着面前的男子,自己是为什么会爱上这个人,这就是没有来由的一见钟情吗,不知道了,她只听见风天逸那一声:“来人,送郡主回去。”

爱我,你怕了吗?

然而雪飞霜不知道的是风天逸曾经说过一句话:“我不想和人过分亲近,因为有了感情,就会影响判断。”,这是他冷漠的原因,也是他即将身为羽皇的无奈

十天后

“你想要什么,年轻人?”一个有着满头白发的穿着黑衣的女子在夜色中对着另一个女子说道,“我只要易茯苓死。”雪飞霜的银灰色短袄在夜色中闪着仿若金属一般的光泽。

“可以。”女子的黑色指甲在水晶球的表面缓缓的移动,雪飞霜的身体周围腾起一阵黑色的烟雾。

但是说是这样说,杀死一个人并不是说上去的那么的简单,特别是风天逸还经常和易茯苓在一起,这就是更不可能进行了,只能静待情况的发展了。

“飞霜姐姐,我们去沐浴吧。”是了呢,每个月她都会邀请自己一起去沐浴,这似乎是从她们熟识之后开始,那天她还向她做了自我介绍呢,只是还以为两个人会一直这样相处下去的,但现在却因为喜欢同一个人而变成了这样,当然她并不知道。

“好的啊,让我去准备一下……”雪飞霜轻轻的回应道,看着面前的易茯苓,甜甜的微笑道。

然而就在易茯苓走后,“易茯苓,你今天就给我死在这里吧。”雪飞霜的眼神紧紧的一缩,嘴角微微的上扬。

“飞霜姐姐,你听说啊,风天逸这个笨蛋,说什么……”然而易茯苓说的话雪飞霜并没有听到,她完全只是在想她和风天逸的生活,没有易茯苓的生活。

“飞霜姐姐?”易茯苓的声音终于让雪飞霜听到了,“哎,不好意思,我刚刚在想事情。”雪飞霜轻轻地说道,一边把手靠上她的肩膀,“之前你想说什么?”雪飞霜假装不在意的样子,“没什么,只是些小事。”易茯苓把头发簪好,“飞霜姐姐,你答应今天要带我出去玩的。”易茯苓说道,“是吗,那么等一下就出去……”雪飞霜这样说着,一边缓缓的掌心滑出一瓶白色的像是瓷瓶的小瓶子,她知道只要将这瓶子里粉末倒入那个水池里,就算她易茯苓有几条命也死定了。

但是思维是这样的,自己的身体却没有做出反应,“嗯……为什么……”她愣了一下,自己的手并没有如自己所想的那样将药粉倒入水池中,而是就是这样的停在那里,“飞霜姐姐,你在做什么,我已经洗完了哦,接下来轮到你了哦。”易茯苓并没有注意到雪飞霜的表情的异样,而是擦干了身体重新穿好衣服就走了出去。

“果然是舍不得啊,这样的自己……”将水池里的水搅得水花四溅,有不满有愤恨,但更多的恐怕是心疼,对自己的心疼。

五天后

“姐我跟你说啊……姐?”羽还真推开门正准备把自己发现新东西说给雪飞霜听,但是他看到却是一个满头白发的背影,“姐……你……”羽还真声音一顿,“不要看,姐现在一定很难看,这样的我已经没有之前的样子了吧,也不重要了,现在南羽都这个样子,我这个郡主也没有什么意义了。”雪飞霜缓缓的说道,就好像每一个字都含着哀伤。

“姐,不要再爱下去了,那不值得。”羽还真说道,“可是,我……我还想试试啊。”雪飞霜缓缓的说道,羽还真想说些什么,但是停住了,他想起第一次见到这个姐姐的时候,她说的那句:“南羽都的飞霜郡主怎么能轻易认输呢。”让他印象深刻。

“姐,我带你去见他。”说着扶着雪飞霜走出了郡主府。

“南羽都的飞霜郡主,还不进去通报。”羽还真对门口的守卫说道,“现在羽皇正在处理政务,谁也不见,请回吧。”守卫的语气很是冰冷。

“你们……”羽还真还想说些什么,却听到雪飞霜细若游丝的声音,“没关系的,我们走吧,还真啊,今天雪真大啊……”随即雪飞霜的手就垂了下来,“姐……”,这时风天逸从宫廷内室走到了室外,“姐,我们回家……”如果那天天空城的居民有路过那条路的话,就会看到一位少年怀里抱着一位白发的女子,在大雪中缓缓地留下一个寂寞的背影。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青鱼面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青鱼面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