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经典美文
经典美文 新浪机构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747,984
  • 关注人气:4,22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忽而天涯

(2009-08-27 17:46:00)
标签:

经典美文

忽而天涯

郭丹

青春

第8期

内文

分类: 经典美文

    又是一年新生入学时,每天听着他们唱军歌,时间忽然恍惚到属于我的那个盛夏光年……                                       

                                          忽而天涯
                                    郭   丹 

    本以为可以逃过这一关的,班主任笑盈盈地对我说,你还没录像呢,要补上的。盛情难却,抑或不想留下趾高气扬的罪名,于是,端坐镜前,摆出职业微笑,自报家门,顺便赠言两句,遂仓皇起立,转身,离开。
  离开,提前离开,不愿在灼热的无望中等待。坐在京广线的列车上,想起数小时前的毕业录像留言。对于不感兴趣的事,一贯淡漠视之,包括集体出游,包括合影留念,能逃的,都逃了。可这一次,还是留下了永不磨灭的印记,不知是喜是悲。
  从未想过要在觥筹交错的热闹中延续一生,呼朋引伴只属于交际场上的强者甚或虚伪者。感情,从不需要甜言蜜语来验证。唯有时间可以。只有时间可以。
  是谁说过,挂在嘴角的最轻。
  这个班级,前前后后,来了又走,走了又来,最后剩下的都算经得起磨炼。
  这个夏天,栀子花开了,凤凰花开了,所有该开的花都开了,我们,也该离开了。
  一直喜欢地理,如此场合派上用场却是始料未及。从北往南,自西向东,张三李四,甲乙丙丁。
  东北黑山白水,彪男悍女却是传言。见识的几个此地学子,男的温文儒雅如一介书生,女的轻盈婀娜似江南闺秀。冰天雪地,寒天冻地,远方的天地里鸿雁可否企及?
  自古燕赵多壮志。白洋淀边的“水生嫂”外柔内刚,赵州桥旁的子民依稀可辨历史的凝重。华北平原再大,也大不过你浩瀚心田。
  太行以东,山高海阔,天就其人。枕两海的胶东,淳朴本真,谦逊谨慎。我终将踏荆棘穿沼泽,在黄河边放游一万一千只孔明灯,但求有一只能顺流而下抵达你的家园,上书五个字:落地为兄弟。
  重庆武汉,名不虚传。火热的城市火热的人,飒爽英姿,眼波传情。共饮一江水的,又岂止长江边陲重镇?
  洞庭以南,八千湘女上天山。悲天悯怀是你的气概,三湘四水是你的胸怀。芙蓉国里尽朝晖,哪一片朝晖里不刻下了你前世的箴言?
  三姐的山歌十万八千箩,南岭的沙田柚最解渴。异域风情,风情万种,“分梨”的传说撩动人心。漓江的水再清,也清不过你的笑容。
  ……
  诸如此类华夏山川,诸如此类同窗学友。
  歌,还是昨天的歌。人,已是明天的人。
  天涯若比邻,那是文人自欺欺人。隔了山,又隔了水,你听不到我的歌唱,我看不到你的面容,再怎么心有灵犀也只是有所感触时的抒情。所以,我多么希望重新和你在一起,吵架拌嘴,吃饭聊天。只因,平常才珍贵,逝去即永远。
  你说距离产生美,你说需要自由空间。我给了你距离,于是我们成了陌路;我给了你自由空间,却再也迈不进你的活动圈。你说,这是谁的错?
  该珍重的没有珍重,该放纵的没有放纵。待到三五九载后,你斟酌油盐柴米,我慨叹时日艰辛,老死不相往来,只好口口声声说:岁月不饶人。
  这一切,我多么先知先觉。现在,你可否明白了什么叫不自觉地疏远?明白了我一而再再而三地告诫?
  并不是所有的人都值得回忆,可还是有人让我无穷无尽地回忆。那条熟悉的巷道,那个黄昏的斑驳,你在天桥伸展双臂,笑容甜美若幼童,于是我就释怀了。
  并不是所有的人都值得铭记,可还是有人让我矢志不渝地铭记。路边摊、西瓜店、演出场、站牌前,我把你的身影刻进成长的轨道,于是三生石就开出了所有的轮回。
  并不是所有的人都值得眷恋,可还是有人让我夜以继日地眷恋。舍不得扔掉的四本笔记本,只因上面有你偶尔为之的字迹,歪歪斜斜、端端正正,都记载了青涩年华里的点点滴滴。
  并不是所有的人都值得哭泣,可还是有人让我忘乎所以地哭泣。顶多天涯,顶多海角,譬如今朝,譬如明朝,我即使走出地平线,也走不出天地间一不留神就想起的那双眼。
  从此以后,我最喜欢的电视节目是全国天气预报。我将在那么多城池里寻找你的消息。或许,这也是我唯一可以获知的关于你的消息。
  从此以后,我最喜欢做的事是书写昨天。我将在一篇篇文章一本本书里写我们的故事,把我们未来得及做完的梦一一实现。
  从此以后,我最喜欢的季节是春天。那个春天里,我们把排行榜上所有的歌曲学遍;那个春天,我知道有一种感觉叫枉费前生。
  从此以后,我最喜欢的名言是“我要我们在一起”。因为,隔阂如刀,光阴似箭。
  疯长了一季的蒿草,绿得发青,高得惊人。它藏得住我的躯体,却怎能藏住我正在疯长的思念?
  飞鸟叫破天,那是离声阵阵,宣告你的诀别,我的诀别。即将到来的盛夏里,我如何冬眠?
  想起我的录像赠言:若干年后,希望能应了那句古话——同学少年多不贱。
  同学少年多不贱,那只是一厢情愿。而最真实的情况将是,同学少年多不见。
  同学少年多不见,望三两星辰觅得一线清辉。
  你我,就这样相望于江湖,以致相忘吗?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萤火虫的季节
后一篇:一见倾城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萤火虫的季节
    后一篇 >一见倾城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