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安君康画家
安君康画家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33,931
  • 关注人气:25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转载]新读“年”味浓如醇(散文)

(2015-02-26 15:19:19)
标签:

转载

新读“年”味浓如醇

杨焕亭

[转载]新读“年”味浓如醇(散文)

过了农历腊月初八,“年”味便如浓浓的酒香在城乡街闾间弥漫开来,让我醉入辞旧迎新的感怀、接福纳祥的祈愿和游子归乡的急切中,直到过了正月十五才在春风荡漾中渐渐醒来。

大雪小雪又一年。过年,说到底就是品读一种文化感觉。也许,早年记忆中的诸多元素随着时光的流逝而渐次地淡了、褪了、远了,留下丝丝眷顾和惆怅。然而,“太平甲子非容易,新历颁来仔细看”,怀着一颗阳光的心走进日子的流转,那些风光不与旧时同的年景却如“开窗放入大江来”般地涌进我并不年轻的胸臆。腊月十五前后,随了送文化下乡的队伍到乡村义写对联,离村半里路外,盈眼盈耳的是一幅幅寒风中飘荡的鲜艳横幅,一声声节奏铿锵的锣鼓齐鸣。及至到了村头,男人们鼓槌舞动,铙钹翻飞;女人们一色的红毛衣,黑裙子,高腰皮靴,跳起婀娜多姿的广场舞。一街两行,摆满了写对联的书桌。我刚刚拿起手中的笔,父老乡亲就争先恐后地涌了上来。伴着递上来的宽幅红纸,那富足的自信,盈盈的喜悦都从舌尖上滚出来了,说如今住了楼房,门楣宽了,比不得早年的小家独院,对联也自然地大了、宽了。我问写什么内容?乡亲们,总要喜庆、温暖、给力才是。我又问是用墨汁还是用金粉,大家不约而同地选择了金粉,说金粉鲜亮,看着舒服。笔走龙蛇地几个小时过去,环顾周围,大红对联铺出一地嫣红,恰似迎春的彩霞,装点出乡村的风姿绰约。你说,这年味是浓了还是淡了?哦!这年味不在别处,就在人望幸福树望春的期盼中,在“正是今年风景好,千红万紫报春光”的念想中。人!不就活的一个念想么?

暮色苍茫中回到家,匆匆忙忙打开电视机,那一处处机场人头攒动,一个个车站笑语喧哗,一条条高速路车水马龙,令人目不暇接,怦然心动。新闻上说,从元旦过后,到正月初九以前,在九百六十万平方公里的国度上,将上演几亿人的大迁徙。往事越千年,何曾有过如此大江南北,长城内外的人潮涌动?何曾有过这磅礴、这壮观?当看到千万辆摩托载着游子绵绵的乡思,载着一年的期待,载着归乡的情怀,飞驰在万里关山间,交警们为他们护程开道时,我的眼睛模糊了。要说年味,这就是最浓郁的年味。它没有封建文人笔下“何事吟余忽惆怅?村桥原树似吾乡”的寂寥,也没有“近乡情更怯,不敢问来来人”的忐忑,它是时代赋予的“风景这边独好”,是“人意歌声欲度春。春容温暖胜於人”的“年气”,换一种视角,一切都呈现出“总把新桃换旧符”的明媚

“一夜腊寒随漏尽,十分春色破朝来。”除夕夜,女儿偕丈夫,带着小外孙女去了婆家过年,偌大的房间就只有我和妻子,吃了了年夜饭,就与“春晚”一起守岁,时钟敲响零点时,我在心里对自己说,又长了一岁。关了灯,却是毫无睡意,初一黎明,刚刚铺开宣纸,思谋着写几个庆岁的字,客厅里的电话响了,大哥在电话里说,侄子、侄女们要来拜年。我问多少人,电话那边说,也就十三四个。我说,这么多人挤长途汽车,多不方便,免了吧!大哥就在电话里笑了,笑我还是老眼光,说他们现今都买了车,乘两辆车来。我的心头顿时春水汩汩,春波湟漾,急忙奔上街头定了团圆饭。被侄子、孙辈们聚过来的酒杯围着,被那一双双亲情的目光暖着,被这醉人的年味熏陶着,我忘却了鬓上的华发,额头的沟壑,忘却了年轮的老去。忽然想起苏轼那句脍炙人口的诗句来:“万里归来年愈少,笑里犹带岭梅香”。

哦!青山在,人未老,只要心里装着阳光,这年味必是浓浓的纯,浓浓的香,浓浓的甘洌。

0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