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桑叶儿
桑叶儿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3,178
  • 关注人气:5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中国(安徽霍邱)首届淮河诗会《临淮岗》(组诗)

(2015-06-04 10:46:41)
标签:

杂谈

《临淮岗》《组诗》
    ……………
淮河再现,扑面而来的景致与乡音
在风里旋转升腾,像一只蝉匍伏树上
这近似病态的依恋、啃噬,周身蔓延的痛
随尾部的翘起扩张开来,我来不及呼吸
一头扎进你的身体里,用最原始的爱
与你厮守或交流。夜空下这潮湿的气息
在我满面皱纹和泪水里流窜
终于还是来了,挥之不去的至爱
今夜和淮河一起,在你怀里安然入睡
…………………
《这一夜,我感到从没有过的平静》
……………………
谁在这一弯故土守候,夏夜俊朗
潜藏蒹葭深处的野鸭睡了
乘一苇渡辽阔的水面,耳边风声平静
夜浸泡水里,还有上游等待过闸的船只
…………………
淮河进入汛期,翻来覆去的云雨
如同这闹哄哄的人流,想一出是一出
坝上吃草的牛似乎都惊呆了
花朵安逸开着,与浑浊的河水从容面对
…………………
在这并不遥远的地方和河流对话
落日在水面下沉,远处袅袅的炊烟
舞蹈于黄昏,想起曾在淮河行船的父母
这一夜,我感到从没有过的平静
…………………
《嘘,快别说话了》
………………
碧荷摇曳,想起深秋时节的芦花
在水岸张扬地怒放,关于水上那些
滞留的船只,时光充足且饱满
水流顺着船舷两边奔走,月光升起
祖父盘腿坐在船头,像一位高僧
沐浴在满河粼粼清辉中
…………………
嘘,快别说话了,暗藏苇丛的鸬鹚
打盹的蝉及岸边的花朵
孤独的月亮照亮祖父孤单的影子
和一条鱼儿在鸬鹚的嘴里
发出的忧郁回声
………………
《明日清晨》
………………
无论晴朗还是阴雨,明日清晨
我都会早起,陪坝上的花草一块遛弯
花瓣上的蓝蝴蝶
让翅膀划开的水雾笼罩着
一滴露珠滚落地上,像水晶落地一样
………………
头枕淮河入眠,身体和梦都是湿的
迷离灰蒙蒙的夜柔软的像绸缎
一朵夏花的身子在上面扭动、颤栗
尘世的炎凉与短暂的爱恋,不言而喻
一群人在夜色下指指点点
体内仅存的那点欲念,被一语道破
…………………
《夜晚的天空被雨水擦拭的透亮》
……………………
草色葱郁,窗外蛰伏的蛙鸣
带着阵阵潮湿的气息蹿至高处
夜晚的天空被雨水擦拭的透亮
这让我更加看清自己,荒芜的灵魂
又回归此处。灯火熄灭之后
我再一次尝试回到河流的源头
…………………
我已日渐苍老,如夕阳一般陨落
在河床破损的淤泥里,挣扎的鱼类
变得越来越稀少。蒲苇长势凶猛
盘根错节的纠结与隐忍之痛来源以久
从水中打捞起的年迈祖母
停尸船头,伴随涨潮的水位船向下行
夜晚的天空被雨水擦拭的透亮
……………………
《在霍邱,我和一朵花促膝长谈》
……………………
把霍邱挂在嘴边念叨已有些日子
从花蕊初放,我的灵魂就开始复活
雾未散尽,灰头土脸的城池病殃殃地
覆盖整座城市的绿被云压在身下
……………………
尘埃爬上五月眉梢,让渐浓的倦怠
在花朵的枝头蔓延开来
在霍邱,我不止一次尝试与花朵交流
雨后放晴,进入暮年的花卉
在黄昏中和我一样,正快速老去
………………
《多年以前》
………………
河堤两岸的大叶柳在梦里
饮风摇曳,蛙鸣和着水声四起
湿漉漉的夜色爬上船舷
爬上帆影无法抵达的高度
密集的星子在年幼的额头上唱歌
新月还羞,被淮河轻揽怀中
…………………
柳絮在飞,吃草的牛也在等候
第一锹黄土掘起,一拨一拨的人
来此推土,挖掘,长眠不起
扒开一条河流的肺腑,用手臂擎起
一道拦河坝的形状,闸下向远的水声
拍打着泥土下沉睡的灵魂
…………………
疯长的苇草如妹妹齐腰的秀发
似乎忘记岁月,脱离了季节约束
这个夏天,斑斓的光泽流泄
映衬着淮河不老的容颜k
过往的帆船及母亲的艳影
从我模糊的视线内,一闪而过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三月物语
后一篇:《情人》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三月物语
    后一篇 >《情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