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桑叶儿
桑叶儿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3,468
  • 关注人气:5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小说】晓风依依

(2013-04-28 10:42:54)
标签:

晓风

淠河

横排头

码头

小说

 

                             晓风依依

                               小说

  那天在亲戚家的喜宴上再次见到晓风。她就坐在我近旁,从她落坐我曾不止一次望向她。在我望她的同时,她安静地对我笑笑,她不记得我了,她根本没有认出我来。在酒席过半后,我试着和她说话:“你小时候是在横排头读书的吧?”

  “是啊,是啊,你怎么知道的?”她有些惊讶地望着我连声问道。

  我也笑了,“我不但知道你,还不止一次和你一起吃过饭,一起在码头上溜过弯呢?”

  她转过头来,开始仔细地打量我,这样过了一会,她还是没有想起我是谁或者说我之前的样子来。

  我和晓风是家门子亲戚,按照辈份上来说,我长她一辈,她该叫我姑姑,可是她不记得我了。

  记忆里堂伯父是很老的样子,至少比我父亲要年长了很多。他与伯母两人住在横排头码头的坝下,与一些其他单位的工作人员一样,有着自己单独的院落。

  那时候,远房堂伯父常年都在横排头码头上蹲点,他属船队单位里派出的人员。我们使船,与他不属于一个航运船队,虽然是本家,互相之前的走动与来往并不多,偶尔船来横排头装运货物,老伯父闲来无事也会在码头上转转,他抽着他那根从不离手的长烟袋,用来装烟丝的布袋子在烟袋杆上轻轻晃着,或站在码头或上船来与父亲聊上一会。堂伯父在我印象中,留着长长的胡须,说话的声音也是慢条斯理的。

  那个时候,有一班客轮从六安到横排头,每天两趟,坐客船的大多数是沿河村庄进城或赶集的农民。我们的船与客轮在途中相遇,便能见到客轮上那些大筐小筐时常摆满船头及船舱的各个角落。

  晓风的父母,也就是我的堂哥堂嫂,他们在船队的一个预制厂工作,因为家里孩子多,晓风当时是在爷爷家这边上的学。

  我第一次见到她时,她刚刚上小学三年级,在她爷爷家的堂屋里,在她放下书包的同时,堂伯父忙着告诉她,“这是你姑姑,叫大姑。”她望着我,硬是半晌没吭声。

  或许她看我比她大不了几岁,觉得姑姑与我相差甚远。她留着长长的马尾辫,脚上穿着一双白色的运动鞋,这鞋在当时是非常流行的。

  那年因为雨水比较少,下游的水位持续走低,所以,上游的运输量无形中加大了起来。

  这样几趟短途生意下来,一来二去,晓风与我混熟了起来。

  碰到横排头码头上货物短缺、紧张,船队就会在码头边上逗留几日。晓风晚上放学写完作业,就会爬上堤坝,站在河边柳树下喊我:“姑姑,你忙完了吗,你要是忙完了,快些上岸跟我玩。”晚风轻拂着垂柳,轻拂着她柔柔的声音。

  那时候夜色还显得尚远,她喜欢拉着我手,然后我们开始向客轮码头方向奔跑,那个码头离货船有些距离。我们沿着堤坝的石阶,踏上码头,这个码头修建落成的相对较晚,为了旅客的安全与方便,码头周围有栅栏,出口处要是没有客轮停靠时,那个通道的门也被渡口的人员锁上。我们依在护栏上,河水拍打着码头,拍打着河堤,也拍打着我们欢悦的心情。

  她离开横排头那年,正好上小学五年级。眼见着就快毕业了。那个晚上,堂伯母忙完家务睡下后,就再没有醒来。

  因为是七月盛夏,天气太过炎热了,堂哥一家人从六安赶过来,匆匆忙忙办理了伯母的后事。然后一家人商讨决定。晓风跟父母回去读书,把晓风的大姐留下来照顾爷爷,当然也能在码头找些事做,贴补家用。

  晓风当时是随父母一起坐客轮回六安的。我们家船当时在下游装运货物。从晓风离开,我至今才见到她。这么多年的光阴匆匆而过,她不认得我完全在情理之中,如果不是之前从亲戚那儿我早知道她,我又如何能认出她来呢?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