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桑叶儿
桑叶儿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3,537
  • 关注人气:5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原创消防文学大赛参赛作品】  火痕.水印

(2010-03-30 11:25:25)
标签:

参赛作品

文学

消防文学

原创

杂谈

中篇小说

                 【原创消防文学大赛参赛作品】

                火痕.水印

                 中篇小说

                               二十五

  一直等到女儿把大学录取通知书,放在丁灿的面前,他才知道考了高分的女儿放弃了名校,选择了中国公安大学。

  女儿的选择,让他感到欣慰,那种欣慰不是因为女儿圆了他当年的梦,而是父女之间这份爱,根本不需要过多的语言交流,便可气息相通、相融。

  高考的前几天,父女坐在客厅聊天。丁灿说:“高考期间,要不要老爹舍命相陪啊?”

  丁淼撇撇嘴,“拉倒吧,老爹。这么多年你都没有陪过我,我不一样考得好好的。”

  丁灿呵呵笑着:“说的也是啊。但是,对于你高考如此重大的事情,我总要有所表示吧?”丁灿说:“你就当我是做做样子嘛,省得到时候你怪我不关心你。哦,对了,万一真的考砸了,最好第一时间告诉老爹,可别躲在墙角自己哭鼻子……”

  女儿仍是一付满不在乎的样子,“我哭鼻子,哭鼻子能改变命运吗?”丁淼拿起个苹果肯了起来,“我就是知道你是装装样子的。我高考时,你该干嘛干嘛去。等我以后走了,不定谁哭鼻子呢?”

   ……  …… …… ……

  那年秋天,肖海宁离开了柳洲消防支队,去省城的警官学校读书。寒来暑往,只要学校一放假,他就会去何台子,帮着忌水母亲下地做些重活。忌水走了,除了上班,绿绣大部分的时间都在何台子,和他母亲住一起。她与海宁之间,日渐熟悉起来。

  三年后,肖海宁从警校毕业,留在了省消防总队。同年,他和绿绣结婚。

  肖海宁按照当地的风俗,把绿绣迎娶到何台子的家里。他们结婚那天,何台子上所有人都来闹新房,把他们新房围的水泄不通,一直闹到深夜才一个个离去。他们结婚那天,最高兴的要数忌水母亲。两个孩子能在一起,是她这三年一直盼望的。

  那夜,海宁拥绿绣入怀,绿绣说:“不是因为忌水才娶我的吧?”

  海宁伸手捏捏她的鼻子,“我从内心感谢他。因为他,我才有机会认识你。”海宁说:“知道吗,我第一次上何台子,在坝子上遇见你,绿裙白衫。那个时候我就想,我要用一生的时间来疼爱你。”

                 二十六

  小年过后,周边乡镇来市区里采购年货的人逐渐增多起来。随着日子临近,连空气里都飘忽着越来越浓的年味;市区烟花爆竹市场一天比一天热闹起来,各种个样的烟花摆满货架、橱窗,琳琅满目。消防支队在开完关于春节期间安全防火工作会议后,随即进入了二级战备状态。

  柳洲落下第二场雪的时候,正在值班的肖海宁接到绿绣的电话。“海宁,今年我们全家能一起过春节吗?”绿绣在另一端小声寻问道。

“绣,我正想跟你说这事呢。”肖海宁在电话里放低声音说:“我今年刚到柳洲支队,怎么好意思提出休假呢?再说,支队长都好几年没跟家人一起过春节了。所以,我让他今年回家过春节,我留在队里值班……”

“那你呢,你不也好几年都没跟我们一起过春节了吗?”绿绣小声提醒他道。

“我知道,我知道。绣,要不这样,你带晓风来柳洲行吗?海宁说:“来我们支队和我们战士一起过春节。”

“其实我和儿子,我们在哪儿过春节都一样,不就一个日子吗?”绿绣说,“我和儿子,我们早已经习惯了。”

  这样淡淡地说着,一丝丝的愧疚在海宁的心里慢慢荡来。“那就这么定了,你带儿子来柳洲。”

  绿绣在电话那一头,有些无奈地笑笑:“海宁,我说了半天你都没有听明白。我是想我们带上儿子回何台子和妈一起过年。妈年岁大了,她一个人很孤单,我也不放心。”

“我也想回去,我都五年没和你们一起吃过团圆饭了。”说这话的时候,海宁低低叹了口气:“我当初说要照顾你们一辈子,可是我连陪你们的时间都没有……”

“这怎么能怪你呢。”听着电话里传过来的那声低低叹息,绿绣有些心疼,反过来安慰着他说,“不就不能一起吃顿饭吗,没啥大不了的。你走不开,我自己带儿子回去。”

“绣,你跟妈好好说,春节过后,我就请假回去看她。”海宁说。

“嗯,我知道,你不用担心我们。”绿绣说完挂了电话。

                           二十七

  等到绿绣打理完自己手头边积压的活计,带着儿子晓风拎着大包小包的年货乘上回何台子的班车,已经是农历腊月29了。从下午开始天空就飘起了雪花,虽然和儿子坐在位子上,因年关将至,沿途每个停靠站都有人拦车上来,车还没行一半的路程,中间走道就挤满了人。

  雪在车窗外下着,这样一路走走停停,等他们到了小镇时,已是傍晚,他们下车后随同路的人一起往小镇的河边走去,乘轮渡过河。雪大了起来,匆匆赶路的行人身上都落上一层厚厚的雪花,因为手里手拎东西,谁也顾不上拍打。河堤渐渐白了,站在坝上,回望一河的水,灰蒙蒙的。

  当他们敲响房门,老人看着满身是雪的娘俩心疼的责怪着绿绣:“都下雪了,你们还赶回来做什么,把孩子冻坏了咋办?”

  老人拉过晓风,拍打着他满身的雪花。“奶奶,我可不是孩子,我已经是大人了。”晓风说。

  他们刚迈进门槛,老人就往门外看了看问:“海宁没跟你们一起回来?”

“他春节忙,走不开,他说春节后自己回来。”绿绣说。

“我知道他忙,你也忙。”老人拉着绿绣冻得冰冷的手:“你们俩娘不该把他一个人丢在家里,自己回来……”

  绿绣笑道:“妈心里就是向着他。不是我们把他丢下,是他跑到柳洲,不管我们娘俩。”

  然后,绿绣细细对老人说起他调任的事。绿绣一边说着,一边和老人一起张罗晚饭。

  吃饭的时候,老人说:“绣,这些年,你总是一心牵挂几处。以后,别再老惦着往我这儿跑,我挺好的,年货镇政府早就派人送过来了。我这啥也不缺,真的。”老人指给绿绣看柜子上堆放的东西。

 “我知道你啥也不缺,我就想来看看,和你说说话。”绿绣说:“过两年,等我和海宁买了房子,就把你接过来,和我们一起住。”

 “我都在何台子生活一辈子了,去城里住我还真不习惯呢。”老人摇头,“你不用担心我一个人孤单,你知道的,台子上本来都是同族,除了女人外,大人孩子全都姓何。每年种和收,他们都是先把我地里的活干完后,才忙他们自己的……”

                           二十八

  年三十的下午,丁灿和女儿两人一起下厨房,准备晚饭。手机响了好久之后,女儿指了指外面叫道:“老爹,你的手机响了,赶紧去接。”

  丁灿擦了擦手,拿起。里面传来肖海宁的声音,“干嘛呢,大过年的,打你电话半天不接?”

  丁灿在电话开心地笑着,“呵呵,和女儿一起在厨房做饭呢,没听见。等会,要不要过来,一起喝一杯,共度今宵?”

“瞧你开心的样子,就知道你没安好心。”海宁的心随着丁灿的心情也高兴起来,“你知道我值班不能喝酒,偏偏提喝酒,吊我胃口……”

  丁灿叫道:“有什么话,说吧?我的菜还在锅里呢。”

“你和女儿别弄了,带上她,来我们支队过春节,这么多年了,一起吃顿年夜饭。”海宁说,“带着女儿,赶紧过来,我等着你们。”

  十几年后,消防支队设施、条件都好过当年许多。丁灿带女儿过来时,海宁已站在门外雪地里等着他们。“看着女儿,想不老都不行啊!”海宁感叹道。

  丁淼嘻嘻笑道:“你看着一点都不老,我老爹也不老……”

  丁灿摇头,“你整天老爹老爹的叫,不老才怪。这孩子没大没小的,快叫肖叔叔。”

“肖叔叔,你带我转转,再过几年,说不定咱就同事了呢。”丁淼拽着肖海宁的胳膊,依旧嘻嘻哈哈的说着。

  看着海宁一脸茫然不解的样子,丁灿在旁边补充说:“她虽然没正经,但这话说的一点不假。之前对你说她读大学,没对你说是公安大学。”

“行啊,丫头。”海宁伸手捏了捏她的鼻子。“好样的!”

  转到三楼的那间荣誉室,她看到了父亲当年的那张奖状及奖杯。丁淼放开海宁,走过去很小心地拿起来,轻轻用手抚摸了一遍,然后很小心地再放回原处。

  因为海宁晚上要值班。和战士们一起吃过年夜饭后,他们没待太久,就告辞回家。海宁送他们出来,路上街灯亮着,除夕的烟花在半空起起落落绽放、坠落。雪仍然静静地下着,海宁站在大门口的路灯下,看着他们渐远的身影在雪地上移动,被灯光拉得长长的,很远、很暖。

 

    总算是搞定了。交差。呵呵。

【原创消防文学大赛参赛作品】 <wbr> <wbr>火痕.水印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