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桑叶儿
桑叶儿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3,572
  • 关注人气:5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原创消防文学大赛参赛作品】  火痕.水印

(2010-03-28 13:17:38)
标签:

参赛作品

消防文学

文学

原创

杂谈

中篇小说

                  【原创消防文学大赛参赛作品】

                          火痕.水印

                           中篇小说 

                            二十一

  何忌水被洪水冲走、牺牲的消息,很快传达到县里。县委、县政府都很重视。当天上午,县委领导、县人武部一班人马驱车赶往何忌水家乡的小镇。由镇书记等人陪同,乘轮渡上了何台子。

  破坝之后,何台子周围的水,迅速回落到原位。住在坝上棚子里的人看到一大群领导上来,纷纷围了过来。打听什么能够给他们重建家园。“快了,快了。”镇书记一边回应着,一边带着上面来的领导一个一个弯腰钻进了何忌水母亲的住处。

  何忌水的母亲胃病吃了绿绣买回的药后,仍没有太大的好转。所以,绿绣从上坝子那天起,就没有再离开过何台子。洪水退去后,棚子里面暂时可以烧火做饭了。当书记领着一拨人闯进来时,她正在用旧砖临时搭起的土灶前,火烧做午饭。看到那么多人进来,她的心莫明其妙地慌了起来,站起身来不停地搓着自己的双手,望着他们不知如何是好。

  何忌水的母亲躺在床上,她看见一下子来了这么多人,慌慌张张地想从床上坐起来。县委张副书记连忙上前扶起她说:“大妈,你病成这样,咋不叫村里的人送你去医院呢?”他二话没说,回头分咐同行的人:“什么话都不用说了,赶紧把老人送到县医院。”

  于是,一班人马急急忙忙打道回转,把此行的目的丢的一干二净。不是忘了,是面对一位正在生病的母亲,于心何忍?

  绿绣跟着他们一道,乘县里来的车子陪老人去了医院。一路上,她的心都提在嗓门眼上。她心里明白:没有什么重要的事情,不会有那么多的领导一起前往何台子,更不会特意进去看望何忌水的母亲。去县城的路上,这个困扰着她的问题一直在脑子里转悠,盘绕着她的心,她努力转移自己的思绪,尽量往别处想,往好的地方想。

  因为有这么多领导随同,挂号、看病、检查,一路通行无阻,直到把老人在医院安顿下来。张副书记才把绿绣叫到了病房外问:“你是何忌水的女朋友?”

  绿绣略显苍白的脸色,瞬间涌上了一层淡淡的红晕,“是同学,也是朋友。是不是忌水他出什么事?”她的脸色一下子又变得与之前一样的苍白。

  张副书记说:“你先要有心理准备,知道吗?”

  绿绣心里开始发冷,“嗯。”

  他们把何忌水牺牲的消息一五一十的告诉了她。

  然后,张副书记拉门想进去告诉老人时。一直都没吭声的绿绣开口:“等下,我先进去和她说。”

  她把老人的手握住,小声叫道:“妈,他们说忌水走了,他们说他正走在路上……”

                             二十二

  何忌水的遗体虽然没有被打捞上来。但是,他的追悼会却开得非常隆重。省消防总队的首长,柳洲市的各级领导,还有他家乡地方的各级政府都派人来消防部队参加了追悼会。为了能让他的母亲前来,柳洲市消防支队的支队长亲自驱车去了他的家乡何台子,接她和绿绣去柳洲。

  绿绣不肯去,“忌水说,他很快就回来看我。也许他此刻正走在路上,我要是跟你们去柳洲,他回来时,我们就错过了……”

  绿绣低着头,泪水在眼眶里打转。当着忌水部队首长的面,她硬是没让那滴泪落下来。

  随后,绿绣陪着支队长一起进了病房。

  老人还住在医院里。她的身体刚刚好些,坐在病床上,眼睛一直盯着墙角,白色的瓷盆里盛着半盆清水,可能是护工端过来用的,因去忙别的事,就放在那儿了。

  支队长说明来意,她死活都不愿意跟他们去柳洲。“忌水人已经不在柳洲了,你们让我去柳洲做什么呢?”

 “想让您去儿子生前的部队看看,也让我们的战士见见英雄的母亲。”支队长说。

 “他是我儿子,哪是什么英雄,我养大他,本该他回来看我……”母亲小声叽咕着。

  绿绣把支队长拽出门外,低声说:“妈妈不愿去柳洲,你们就别再坚持让她去了(去了更伤心”)。妈妈不愿意去柳洲,就是不愿意相信忌水不在了,她宁愿相信他还在那里……只是部队太忙,忌水,他没空回来看她。”

  支队长终于不再坚持,尊重了她们的选择。他再次走进病房,给母敬了个军礼:“感谢母亲为我们消防部队培养了一个好儿子!”

  母亲抬头,“他算什么英雄呢,他只是我的儿子。他既然当了消防兵,救人于水火,就是他的事,是他应该做的事情。”

                              二十三

  妻子提出和丁灿离婚那年,女儿丁淼刚读初中。丁灿在从事了许多种谋生之道后,自己弄了一家小小的配货公司,就是把一些新鲜的素菜,洗净配好,送给柳洲的几家超市。他只请了几个下岗女工,洗菜、切菜、配菜;每天供出的贷物,都是他自己亲自蹬着三轮车按时配送,做到现在,生意已经很不错了。

他与妻子十年婚姻,真的应了一句俗语:好聚好散。因为女儿归了丁灿,妻临离开时,给了丁灿十万块钱,那是她在深圳打工挣得的钱。妻说:“钱不是给你的,留给女儿以后做学费。”

  丁灿把钱重新塞回妻的包里,说:“还是你自己留着吧,南方挣得多,花得也多。我现在挣的钱,足够我和女儿用的。”

  晚上女儿放学,丁灿对女儿说起离婚的事,问她的想法时,丁淼说:“那时你们大人之间的事情,不会让我帮你们解决吧?”

  对于离婚,女儿什么都没有说。或许是因为与母亲分开的时间太久了,父母离不离婚,都差不多,因为现在他们根本没在一起。

  那晚女儿临睡前,特地跑出来抱了抱父亲说,“爸爸,你是世上最棒的男人!”

    ……  …… …… ……

  何忌水追悼会后的一个星期,肖海宁从中队过来,找支队长请假,“队长,何忌水人走了,他的东西还留在中队,我想请假,把他的东西送回去。”在海宁的心里,总有一种隐忍的疼痛挥之不去。忌水走后,他闭上眼睛就能清晰地看到忌水的样子,忌水倒下时,手上的血一直流着,他夜夜都看到他手上流淌着的那些血迹……他不停地在心里自责着,如果不是自己的锤子打偏,打在忌水手上,他怎么会轻易松手呢……

  他到何台子那天,正值八月盛夏,忌水母亲已经搬进了重新建好的房子里。那是台子上所有的人,在她生病住期间,主动地、自发地、把她家的房子先盖了起来。海宁看到,何台子大多数的人都还住在坝子上的棚子里,在洪水冲走房屋的原址上,村民都在忙着重建自己的家园。

  那天在何台子,他第一次见到绿绣,那是怎样一个清秀的女子。他见到她的时候,她正从河堤走上来,绿裙白衫,篮子里洗净的青菜滴着水,洒在她微微扬起的裙角上。

  他提着何忌水的大包,跟在她身后进了屋。看到了忌水的母亲,他忽然跪了下去:“妈,我回来啦,我把忌水也带回来啦……”

  老人赶忙扶他起来:“好,好,回来就好,回来就好……”

                           二十四

  堤坝上夕阳渐渐下沉,被晚来得风吹的满地,七零八落的光散尽后,天一下子暗了下去。

  那晚,肖海宁住在何台子,新落成的房屋里,散发出一种久违的、湿漉漉的泥土气息。绿绣为他腾出自己原来住的地方,把东西拿进了另一间房里,准备晚上与老人挤同一张床。

  外面夜深了,何台子上忙碌了一天的人们开始进入梦乡。屋里,三个人翻来覆去谁都无法入睡。老人索性坐起来,从床底下拖出一个包来,打开,海宁与绿绣看到里面的东西,显得有些惊讶。原来老人早就为儿子准备好了纸钱,“忌水走的匆忙,身边啥都没带,今夜,咱们一起给他烧点纸钱吧?”

  海宁把袋子拎起来,与绿绣一起搀扶着老人出门。外面草丛里熟睡的夏虫,忽然受到惊扰,发出一、两声低低的鸣叫,草叶上的露水打湿了鞋子,裤角,他们从坝子上下来。在河边,依旧是老人先开口说,“无论忌水去哪儿,他都应该路过这条水路。今夜,咱们都各自跟他做个了断,明天太阳升起的时候,你们该做什么,就去做什么,知道吗?”

  绿绣首先点燃了自己跟前的那堆纸。她依旧慢声细语地、低低地叫着:“忌水,你这个骗子,从十岁开始,你就对我说慌,临走,你也没有兑现你的承诺。你说让我等着你,你说你马上就回来找我……”她的泪滴落在燃烧的纸钱上,火苗晃动着,发出吱吱的声音,而她低低的啜泣在夜色里一点点弥漫开来……

  听着绿绣细细地哭啜,海宁的心渐渐被拧一个结。海宁说:“忌水你是够狠的,一甩手就那样走了,把她们留了下来,给交了我。我真的不知道怎么样做才能减轻她们的心疼,让她们从失去你的悲痛中走出来,开始另外一种生活。忌水,你告诉我,我到底该怎么做?”

  老人望着河面,“忌水他爹,从孩子五岁开始,我就让他远离这条河,远离你。可是,他还是丢下我,找你去了,希望你们能早一天遇见,彼此有个照应……”她最后一声叹息在夜风里传了很远,“我根本就不该把你们分开。人,本来就生活在水火之中,该来的迟早都会来,如何能躲得开呢?”

【原创消防文学大赛参赛作品】 <wbr> <wbr>火痕.水印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