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桑叶儿
桑叶儿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3,583
  • 关注人气:5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原创消防文学大赛参赛作品】 火痕.水印

(2010-03-27 10:38:29)
标签:

参赛作品

消防文学

文学

中篇小说

杂谈

原创

            【原创消防文学大赛参赛作品】

                     火痕.水印

                      中篇小说

                           十七

  天色微明,急促的警铃就在消防中队营区响起。铃声一响,所有的消防官兵一跃而起,有的通过快速通道,有的夺门而出,以最快的速度踏上救援车赶赴洪灾现场。

 “队长,前面的路已经被洪水淹没了,怎么办?”公路上是齐腰深的洪水,车辆被迫停在路中央。

  中队长迟蔚带领战士们一个个跳进混沌滔滔的水中,“大家赶紧拉在一起,当心被洪水冲散了。”队长的话音未落,一个浪头就扑面打来,差点把他掀倒在激流之中。路两旁水沟里的污泥被洪水搅动着,泛着难闻的气味,泥浆乱翻,打的他们满脸都是,有些乘虚钻进入了他们的眼里,嘴里和耳朵里。大家互相拉在一起,挽扶着,组成一道人墙,在汹涌的洪水中逆流前行,没有安全绳,他们只能把背包拴在一起,深一脚、浅一脚地趟着齐腰深的洪水,踉踉跄跄向缺口处摸索着走去。

 “大家快看,当兵的来了,我们有救了……”不知谁先喊了起来。

  当队长带着肖海宁何忌水等八个战士村口出现,村民们一下子欢叫了起来,悬于一线的生命忽然看到了光亮。

 “老乡们,大家不要慌,我们先去堵住缺口,那样水势就会减弱一些。”队长带领战士继续往前走,越靠近堤坝,水流就越急,而且他们也认不清路途,处处都有旋涡,稍不留神就会有被湍急的洪水冲走的可能。海宁在经过村民身边时,把自己的救身衣脱了下来,扔给了近处的一个老乡说:“快点带着老人和孩子往高处撤,会水的都互相帮忙,别愣在那儿。”听海宁这么一说,何忌水与其他的战士也纷纷脱下自己的救生衣,抛给了村民。

“你们没有了救生衣,自己千万要当心啊!”有个村民在他们身后叫道。

  他们终于摸索着爬上了河堤,从自己的背包里掏出工具,在水中打桩,填石,一些反应过来的村民也纷纷趟水过来了,和战士们一起,把河堤上准备好的沙包远远地运送过来,抛进缺口之中。

                             十八

  洪水暂退,绿绣上何台子看忌水的母亲,给她带来了忌水近日就要回家探亲的消息。

  母亲和台子上所有人一起,住在堤岸上,天天喝冷水,吃干面,她的胃病犯了,因为怕大家担心,给大伙儿添乱,所以她一直默默忍受着。绿绣踏进棚子的时候,她正蹲在地上,用手抵住胸口,不停地低低干呕着。

  “婶,你咋病成这样也不一吭声?”绿绣弯下腰扶她慢慢站起来,走到床前让她躺下,然后转身就要跑出去叫人。

  母亲拉住她,小声说着:“绣,大伙都忙着,咱就别给大家添乱了。我这是老毛病,没啥大不了的,过几天就好了。”

  绿绣说:“瞧你都疼成这样了,咋还说没啥事?”绿绣小声嘀咕着,坐立不安,“婶,这样吧,咱不用麻烦别人,我去县城给你买点药,下午就能赶回来。”

  绿绣没等老人说话,很快走了出去。

  中午还好好的天气,等绿绣买好药赶回何台子时,黑云开始在头顶上空翻滚,风一吹,暴雨卷着雷声同时响了起来。堤坝上十几里的泥埂路,被暴雨浇了一阵后,转眼就成了泥泞路;每走一步,都很吃力,脚只要一着地,半天都拽不出来,才走一会儿,鞋子就越来越重,绿绣无奈,只好把鞋子脱了,赤脚往前走。天擦黑时,绿绣才回到何台子。

  当绿绣从怀里取出药,倒水让忌水母亲把吃药时,她一眼就看见,绿绣脚背上有好些地方都渗出一个一个小小血珠来。母亲知道那是她只顾忙着赶路,让路边草叶割破的。

                             十九

  洪水冲破的缺口依旧被肆虐的洪水冲击着,一刻都没有减弱。一包一包的泥沙投进水中,转眼就被洪水卷去、冲走。怎么办?为了加深加大木桩的密度,队长说,“赶紧从高处的坝上砍些灌木,扎成篱笆,放在木桩前面阻截水流的冲击。”

  队长一声令下,战士们纷纷行动起来。有的拿起工具,找不到工具的就用手拽,等他们把成捆的树枝藤条弄到破堤跟前时,每个人的脸上,腰上、腿上都是道道的伤痕,殷红的血从伤口处慢慢渗出来,再被雨水和洪水冲洗的干干净净。

  放下树枝,他们连缓口气的时间都不敢耽搁,赶紧忙着把树枝与藤条绑扎成一个个与缺口大小差不多的篱笆,捆扎的过程中,战士们手上有的扎满了灌木上的棘刺,有的手上磨出了血泡,谁都没有在意,也没有感知到自己的伤痛。那天,疼痛一直都处一种静止的状态。

  为了防止再象头几次那样,让洪水把丢在缺口处的沙袋冲走。海宁与忌水再次跳进洪水中,在缺口中央补加木桩。

  下午的暴雨,在柳洲的上空持续着。他们已经有十多个小时滴水未进。在暴雨强烈敲打下,呼吸也变得越来越困难,浸泡在洪水中的两条腿,怎么也不再听从使唤。“啊——”忌水脚下一滑,海宁本来打在桩上的锤子打偏了,重重落到了忌水的手上。

  海宁看到忌水手上鲜血的一刹那,叫道:“忌水,小心!”然而,他的叫声还没落下。一个浪头打了过来,还没站稳的何忌水一下子栽倒在洪水中。

  在一片惊叫声中。队长向指挥心中报告,请求实施救援。

  这边,战友们流着泪,忙着把一包一包的泥沙丢进缺口。七个小时过去后,洪水撕开的缺口,终于被安全的堵住了。

  队长带着他们几个沿着加固后的堤坝,一边叫着忌水名字,一边向下游跑去。

                           二十

  暴雨骤停。黄昏沐浴在洁净的夕阳下,显得格外绚丽。

  水中,营救人员在波浪翻涌的河面上搜寻着,在距离岸边百米的河中心,随处可见从上游顺水而下漂过来的树枝,编织袋等其它物品。老淠河下游,水面变得更加宽阔起来,淠河两岸,地理位置复杂、险象环生,水底沟壑比比皆是,暗波潜藏,在表面看不见的深处涌动,河床内采砂之后形成的沙坑、空洞在水底更是深不可测。救生艇在湍急的水流中穿梭着、寻找着,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此时,天色渐渐暗了下去。随着时间一点一点的流逝,他们心里都明白,何忌水生还的希望越来越小,但是搜救小组所有的人员仍然不愿放弃。他们根据当时报告的情况,再次调整了营救方案,缩小一些搜寻范围,对何忌水落水区域再次进行了重点搜索。

  根据他战友们所说提供的情况分析,何忌水不会游泳,身上又没穿救生衣。因此他们觉得他被洪水冲走的可能性比较小,而沉下去的可能性相对更大一些。

  他们把这样的分析及想法向指挥部报告,得到指挥部允许后,他们几个人纷纷跳进水中,反复不断地潜入水底搜寻着,频繁的潜水与憋气造成的缺氧使他们消耗了大量的体力,每次露出水面,借着远处的微光都能看到他们略显苍白的脸孔泛起了紫色;他们对寂静的水底进行了细致的摸索,连河底石头的缝隙他们都会伸出手去触摸一番,才肯罢休。夜幕拉开,万般无奈之下,指挥部决定:搜救工作结束。

  当水中搜救队员,一个一个低垂着头,及不情愿地从水里爬上来时。船上、岸上,所有焦急等待着的人都哭起来。

【原创消防文学大赛参赛作品】 <wbr>火痕.水印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