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桑叶儿
桑叶儿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3,559
  • 关注人气:5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原创消防文学大赛参赛作品】  火痕.水印

(2010-03-26 12:50:30)
标签:

参赛作品

消防文学

文学

原创

杂谈

中篇小说

               【原创消防文学大赛参赛作品】

                      火痕.水印

                         中篇小说  

                           十三

  农村孩子一般上学都比较晚,何忌水上学就更晚了,他比同龄的孩子足足晚了两年。只因算命先生那一卦,母亲整日提心吊胆,为了能让他躲开笼罩在身上的灭顶水灾。母亲不惜舍近求远,对与自己家只有一水只隔的镇上小学视而不见,一趟趟东奔西走,把忌水的户口迁出村子,落户到外县的娘家。

  等到忌水母亲把一切都弄妥当后,与他同龄孩子都上了三年级。他每天早起,绕台子走上十多里地,去与庄台子接壤的外县邻镇读书。

  去那里读书的第一天早晨,他认识了绿绣。“你才上一年级呀?”看着他比别的孩子足足高出一个头来,绿绣有些好奇地、不相信地问道。

 “是啊,我不能上一年级吗?”何忌水看着她,乐了。

  他一笑,她显得有些不好意思地也跟着笑了起来,“你看上去,比我们大多了……”

 “那是因为我长得比你们高。”对于身高上的绝对优势,他显得有些得意。然后不知为什么却对她耍了个小心眼儿,“其实我年龄和你们一般大。”

 “我也想能长得跟你一般高。”说这话时,绿绣伸出小手在忌水头顶上比划了一下。

  小孩子之间很容易亲近,一天时间下来,他们俩就成了形影不离的朋友。以后的日子,穿过学校围墙外的土渣路,十岁的绿绣放学总会跟在他身后走上长长一大段路,才独自绕回镇子另一头的家里。而这个习惯,一直持续到他们初中毕业那年。

  当初中毕业的何忌水,把自己报名参军的消息告诉绿绣时,她才知道他原来比他们大了两岁。那天,何忌水在回家的路上对她说起当兵的事,她撇嘴浅笑,“兵是你想当就能当的吗?想当兵要等年满十八周岁才行,你当我是傻瓜啊?”

  他报以同样的坏笑:“你当然不是傻瓜。关键是:我今年刚好十八岁,不多不少。”

 “你说十八就十八啊,我凭什么相信你的鬼话?”绿绣生气了,瞪了他一眼。

 “要不要我明天把家里的户口簿带给你看看,让你确认一下?”何忌水不笑了,“绣,我说的是真的。”

  直到几天之后,何忌水换上崭新的军装出现在绿绣面前,绿绣才不得不相信。“原来你从我十岁那年就一直骗我到如今,你还有脸跑来见我……”绿绣轻声骂他。

                            十四

  两淮治理一开始,第一个面临整改的单位就是柳洲造纸厂。由于多种原因,从建厂初期到现在,造纸厂一直没有污水处理设备,制浆车间大量的污水就那样直接排入淠河,然后再流进淮河。省里下来的检查组到达柳洲第一天,就给他们厂下达了书面通知书,强制勒令其停产,没有一丝商量的余地,必须更新设备才能重新投入生产。当市里派出的检查组住进厂里展开工作时,才发现,积压多年的、各种个样问题接踵而来。安全问题,产品滞销问题,更主要的是高筑的债台,一下子摆在众人面前,使厂里领导百口莫辩,一筹莫展。

  丁灿下岗那年,女儿丁淼刚上小学。

  刚开始时,夫妻双双拿着单位按月发给的下岗工资,日子虽然过得紧巴点,还是能够应付,但这总不是长远之计。那段日子,丁灿做过各种工作,当过保安,运送过煤球。劳累对于丁灿来说不算什么,关键是原先习惯的生活规律一下子打突来的变化所打破后的茫然与失落。

  原来安谧的氛围随着生活的变动也一点点消失,妻开始对他抱怨命运。

  丁灿安慰她说,“现在下岗失业的人越来越多了,又不是只有你我。暂时不还有工资吗,就是以后没有了工资,咱有手有脚,再怎么样,我也不会让你和女儿受到委屈。你只管在家带女儿就行了,挣钱的事不用你操心,有我呢?”

 “那是不一样的。人不能仅仅只是为了温饱而活着吧?”妻不甘心过这样的生活,也不习惯这样的生活。

 “无论怎样美好的生活,都必须在温饱解决之后才得以实现。”丁灿说。

  在劳动局举办的各种岗位培训后的第三年。妻丢下丁灿和女儿,随劳务公司组织的一群人去了深圳。

                            十五

  1991年7月,两年部队生活之后,何忌水终于有了第一次的探亲假。获准探亲假的当天,何忌水给绿绣写了一封长长的信,把这个好消息告诉了她。

  好不容易熬到星期天,他才有机会去邮局给绿绣寄信。那天,柳洲下起了大雨。何忌水做梦都没有想到,那天雷声中落下的暴雨其实只是一个序曲,一个小小的开始而已。

  从那封信寄出起,柳洲连日大雨不断,上游史河水涨,淠河水涨,下游淮河的水更是一涨再涨。老淠河一改往日的平和与安谧,露出了她本来的、自然的面目,河沟漫溢出的水渐渐灌满老城临河街巷的拐拐角角,沿河许多的房屋都泡在混沌的水中。一周之后,放眼望去,河面上的水浪翻涌着,卷起混沌的泡沫拍打着河堤两岸。抗洪抢险临时挥指中心,告急电话接连不断,驻军上去了,武警也上去了。那些军用、民用救生艇在上涨的水流中起起落落,穿梭不停,在波涛翻腾的洪流中寻找着、打捞着上游冲下来的、可能还幸存的人。

  那年七月,每天上午都是艳阳高悬,午时一过,即刻间就是电闪雷鸣,暴雨倾盆。

  那年夏天,内涝就这样泛滥成灾。房屋被淹或是倒塌的人群,也越聚越多,空地到处都堆放着人们从家里抱出的衣物、被子,一堆一堆的,用雨布包裹着。广场临时搭起的帐篷里,住满了无家可归的市民。

河西水漫沙滩,将淠河两岸的距离越拉越宽。河东刘大园河堤再也无力支撑洪水的浸泡与蹂躏,终于在9日的凌晨,被汹涌的洪水撕开了一个长长的缺口。刹时,凶猛的洪水如一匹脱僵的野马,在村子角角落落奔跑着,顷刻之间整个村庄沦陷为汪洋中的一片沼泽。

  淠河破堤。人们不愿意看到,不愿意去想的事,终于还是发生了。

  大水涌进村庄,破门而入的时候,有的人还没有从睡梦里醒来。早起的人看到水从远处涌过来时,顺着小路奔跑着,叫喊着,“都赶快起来,洪水上来了,快跑啊!”

  有的人扒在窗台上、有的人爬上了屋顶、还有的人都爬到了在洪水中倾斜着的树上。远远传来的呼救声、哭喊声,在那个早晨,响成一片。

                           十六

  在何忌水的家乡何台子,水位线上的数字一天一天往上升着。省抗洪指挥部的领导亲自上了堤坝,坐镇指挥。县里各组领导都赶往抗洪第一线,夜夜都有战士和民兵值班巡逻,查看堤坝的安全及水位线有无什么变化。各级负责的领导挨家挨户动员,把村民全部转移到坝上。因为,除了保护河堤的安全,从大局着想,省指挥中心早就做出了决策:到了万不得已,为了下游城市的安全,水位只要超过了历年安全警戒线,就要随时准备炸堤蓄洪。

当淠河上第一道防线被肆虐洪水撕破后。指挥部下达了命令:引爆。一声巨大的响声在雨中响彻后,涛天的洪水从那个炸开的缺口蜂拥而下,一泻千里……

  破堤后,淮河水位急速地回落着。坝上的村民眼睁睁地望着洪水在一瞬间把他们快要收割的庄稼全部淹没,在他们的家园之上一下子形成了一个大大的湖泊。

  很多女人看着自己的家转眼间没有了,放声哭了起来。

  在一个哭声的带动下,更多的哭声响了起来。坝上,县里来的领导安慰她们:“放心吧,你们今天所作出的牺牲,人们永远会记住。等洪水退去,县里一定会调动所有力量,帮你们抢种农作物,尽快给你们重建家园!”

  坝下的洪水无声回落着,何台子久久泡在洪水深处。地势稍高的房屋,屋顶还隐隐从水中冒出头来,有些房屋已被洪水冲倒或是冲走了;那些住在低洼处的人们,都还没来得及看清是怎么回事,多年来辛辛苦苦建立起的家园,一下子就变得无影无踪。

  整个台子上的人全部暂住在堤坝临时搭盖的棚子里。上面规定,暂时不许生火,在简易的棚子里生火,怕水患以后再引起火灾。县卫生部门也在第一时间抽调了人员上坝,对他们住的棚子进行全面彻底的消毒,更怕水灾过后会引发起各种传染性急病。那些日子,他们吃着上面发放的方便面,喝着轮渡每天送过来的纯净水。在时而烈日,时而暴雨的七月,等待着洪水能早一天退去。

【原创消防文学大赛参赛作品】 <wbr> <wbr>火痕.水印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