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桑叶儿
桑叶儿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3,572
  • 关注人气:5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淠河轶事小说连载(十四)

(2007-11-06 16:04:11)
标签:

文学/原创

文化

文学

原创

小说

           淠河轶事 小说连载

            十四

  张亮在杂乱交错的墓地中间的甬道上走着,他无法弄清他的大舅舅和几位姥爷安睡在哪几座坟里。但他知道这么多的黄土堆里埋葬的肯定有他们;虽然荒凉倒也有几分的安静。好人、坏人姑且不去谈论,他们现在的生活是安宁的,无人祭拜,也无人打扰;好一派的苍凉、远离尘嚣……再没有人记起他们

昔日在淠河上的繁荣昌盛,也没有人再去议论他们的好与坏、是与非……

 又是一个深秋的季节,一簇簇金黄色的野菊花在秋风徐徐吹拂下随意在荒坡上摆动着,翻滚着耀眼的光泽。这里真的是好静谧、好美丽。但是没有闲暇的人们来光顾这里。因为这儿是坟场,坟里躺着的是各种个样的坏人……当他来到一座坟前时,他蓦地怔住了。

 这个坟上有新添的土,四周围修的很整齐、很好看;在这么多的荒坟中间格外显眼。“谁会常来这儿给这座坟墓整理、添土?”亮亮感到诧异极了。他抬头四处张望、寻找,在一簇野花丛中,一位瘦高的老人,满头的白发在风中微微颤动,他的手中拿着一大束金灿灿地野菊花,缓缓地朝他这边走来。

 老人走近,张亮就更加惊讶不已了。“您……怎么会来这儿?”因为张亮一眼就认出,这位老人是谁了——前几年他到他们学校做过关于法制方面的讲座——他是早已离休的行暑李专员。以前管政法的。

“来看这座坟里的这个人,他算起来还是我的侄子呢。”老人把那束野菊花安放在墓前,默默地站了一会儿。

“怎么叫算起来是您侄子呢?”张亮有些疑惑不解地问道。“我听不明白。”

“我怎么跟你说啊,年青人?”老人淡淡地笑了笑:“因为他的爷爷收养了我尔后又扔掉了我。”

“我知道了,这里面躺着的是一个大土匪。”张亮终于明白了:这种坟里躺着的人,就是他那一生充满了传奇色彩的大舅舅了。

 “当年,真的就是这样判了他的死罪。”老人仍旧用那种淡淡的、缓缓的语气说着:“后来有个名声不是很好的女人,一次次来找我们说,‘他不是土匪,他是好人。是他在土匪的窝里蹲了两年,拿出自己的钱供养那群准备潜逃的土匪吃喝,稳住他们,你们才把他们全部抓获的……’可她除了反复说着那

几句话,实在没有别的证据来证明他无罪。除了她以外,没有一个人能证明他的身份,而且那些土匪一口咬定他就是他们的头。我们只能认定他是匪首——就是我亲手在他的名字上划了道红杠杠……”

 

 张亮不再多问,他径直向近旁的野花丛中走去。稍顷,他采摘来一束野花和老人的那束野花放在一起,两束野花在渐渐西沉的夕阳下泛着神秘的光儿,就象大舅舅短暂的生命中那些传奇的光泽一样。

 张亮辞别老人走了。船上满了货物,在码头上等着他。

 

“俺大哥呢,淠河发大水啦。俺大嫂叫俺来喊他回去。”枝子在用力敲打着门,嘴里不停地喊着。吴永玲已经脱衣睡下了。

 “你大哥没来这儿。你回去告诉你大嫂,叫她管好自己的男人,别跑了到处乱找。”吴永玲没好气的嚷道,大哥有很长时间没来过她这儿了。

 枝子一听这话,“哇”地一声哭了。吴永玲听到她的哭声赶紧起来,见枝子这般模样,一下子慌了,“哎呀,枝子你咋冻成这样;连鞋子也没穿,赶紧进屋里暖和暖和再说……”

 棉裤角上的冰冻见了热气,开始慢慢融化,吴永玲把枝子的湿裤子脱掉,让她进自己温暖的被窝里坐着,“你先在被窝里捂一会,我用火把你的裤腿烘烤干。”

“俺要快些回去,俺大嫂还等着呢。”

“要回,也得等衣服烘烤干了再回。要不然会把你冻坏的。”

 大哥家的那条船在河中央飘荡着。淠河的水还在一个劲地猛涨,冰块的撕裂和碰撞发出的清脆响声在河上空回荡着;锚链断了,船随着涨潮的水在河面上旋转,向下游漂去。“长根,长根,你死到哪里去了,丢下俺们娘几个咋办啊?”大嫂哭嚎着,叫着大哥的名儿。顺儿和大哥的三个儿子也吓傻了,缩在

船舱里不敢出来。大嫂搂着最小的孩子哭着。失去控制的船儿在河面上没有任何目标的随流飘荡。最后,一头撞到下龙爪的暗礁上,碰撞得粉碎……

 破碎的船板,一块块地随着汹涌的潮水向下游漂去。

 

“妈妈,俺走不动了。”小妹哭着,不愿再走。跑鬼子反,穷的、富的,都吓得不敢呆在船上,呆在家里。野外到处都是夹着包袱的人群。吊划妇停靠在张家台子上,爸爸牵着顺儿和她们娘们走散了,奔跑的人们恨不能找个地缝儿钻进去;哪怕是停下歇歇脚步也行。可是没有人停下来,没有人敢停下来。

“妈妈,俺走不动了。”小妹望着母亲,一双大大的眼睛流露出凄然绝望的神情。

 “俺四婶子,俺们要是让鬼子捉住,也算是死在你这俩个闺女手里。”看着人流在身边不停地涌动,大嫂急了,“你拖着这两个妹妹咋办啊,她又不肯走了。”大嫂埋怨的目光盯着她们。

 倏地,四婶眼前闪过了那两团撕叫的火光,四婶耳边又听到了那些难听的责怪;四婶嘴里发出一声怪怪地冷笑:“谁跑不动了,俺就扔了谁。”四婶说完,抓起地上的小妹,拎着小妹向 十米开外的一个大水塘走去,那是个很深的蓄水塘。四婶拎着小妹向前走着,不顾大嫂的呼叫和枝子的哭喊;四婶眼前闪

着那两团永不熄灭的火光。四婶发出一阵子骇人的冷笑,小妹被四婶高高举过头顶……

 高高在上的小妹吓得哇哇大哭,大嫂呆立在原地,枝子呆立在原地。一声水响,哭声戛然而止。小妹不见了,水塘上荡起一圈圈颤微微的波纹……

“枝子,你还能不能走?”四婶转向枝子,枝子望着母亲那骇人的目光。

“俺妈你别扔了俺,俺能走得动;俺不用你背,俺能走得动……”枝子后退着,惊恐万状地躲着向她走来的母亲;四婶呆怔地往前走着,枝子吓得躲在大嫂的背后,小小的身躯抖瑟着,四婶瞪着眼儿,死死盯着躲在大嫂身后的闺女……

 大嫂赶紧拉着枝子跑开了,二嫂她们走过来,拉起瞪着眼的四婶,又加入了跑反的人流中……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