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桑叶儿
桑叶儿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3,583
  • 关注人气:5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淠河轶事小说连载(十、十一)

(2007-10-08 19:44:36)
标签:

文学/原创

文化

文学

小说

原创

          淠河轶事小说连载

           

 鞭炮声在河边响了起来。他看见那只熟悉的船上围满了看热闹的人。

“哦,看新娘子了,快去看新娘子哟……”一群半大的孩子在河边的码头上乱跑乱嚷着。

“怎么,枝子今天要出嫁了?”他扔了肩上的货物,赶忙骑上自行车往街上跑,“说什么也该送她一份礼物,那个他曾经深爱过又被他不得不舍弃的女子……”

 接亲的小划子把铁链拴在她家船头的柱子上;来接亲的两姑娘把贴着双喜礼品一件件递到她船上。“怎么一点都没有听说呢,这么快就结婚了?”他一边挑东西,一边想着,说不清心里是什么滋味;她终于有了一个归宿,那个一直压在他心底的石块终于可以搬开了,他忽然觉得心一下子轻松了许多……

对印有两条红色鱼儿跳跃图案的暖水瓶并排放在商店的货架上,鲜明的色彩他一眼就看中了它们。可是一看标价他傻了眼:十三块八角整。他翻遍了所有的口袋,还差一块五……

 隔壁,一个修钟表的老头正低着头摆弄着一块旧手表。“老师傅,我把手表押你这儿,你先借我一块五毛钱给我用用……”

“难得你用这份心意,枝子还不快点接着。”四婶欢喜的有些恐慌,颤抖着双手忙着给他递上烟。

 枝子从凹里钻了出来,低着头站在船杆上。“这会你胆子也变大了,还敢给俺这大船主的闺女送礼哩。”一声轻轻地低语在细风中飘着,伸出的手微微有些抖瑟,“就为了俺们曾经好过一回吗?这又何必呢?”

 他哑然地松手。她怔怔地站着,目光瞧着自己的脚尖没有接住。两条红色的小鱼儿在船杆上滚动了一下,滑落到了水里;水面晃了晃,波纹下,两条红色的小鱼儿随波摆动,游到河水深处去了。

 枝子抬头望了他一眼又重新垂下了头。就在她低头的一瞬,他看到有几滴泪珠儿从枝子面前落到船杆上。

“这要十好几块钱哩。枝子你咋这么冒冒失失的?”四婶埋怨着闺女。木然地望着水面,神情有了些恍惚,“你是个好人哩,俺闺女她不是有意把你送的东西扔掉的;你可别怪她啊?好不容易才结婚了……”

 该不是又要犯病?枝子心里一阵骇怕。“俺妈你这是咋了?”枝子轻声叫着。

“你答应俺你别怪她啊,你快点答应俺呀……”四婶怪怪地叫着。

“我答应你。又不怪枝子,是我自己没拿好,是我自己弄掉河里的。怎么会怪枝子呢?”他急忙安慰着她,他觉得自己真的不该来。

 

“我说船老板娘,有吃有喝的可别光喂了我们队长,还有我们呢。”方阿哥的汽车开走了。海子和那群扛大包的统统跑到她船的艄楼上,见了切好的西瓜和凉茶,便冲桂枝婶说笑道。

“吃吧,大伙都吃啊,还有呢。”桂枝婶一边把切好的西瓜往他们跟前送,一边说着。

 

“枝子,你也这么大岁数了,到了婆家那边要老老实实地做事,别由着自己的性子胡来……”四婶望着闺女,神情凄然。

 “嗯,俺听你的话,俺都记住了。”枝子小声说,“妈,俺走了。等过了三天俺接你过去一块住,把这条船交到里……”

  他愣愣地站在她家船头,看着披红持彩的小划子离开了船帮,慢慢地划开了。枝子身上的大红棉袄红得十耀眼;两个接她的小姑娘和她一样变得模糊了。他望着渐渐远去的小划子变成了一个小红点;划船的小伙子轻轻地划动着双桨,桨上拴着的红布条和枝子身上的红棉袄相映摆动,从淠河上消失了……

              十一

 淠河边上,一大片绿幽幽的草地,有的草上开了些白色的、淡紫色的花,两在草地上打转的火球发出一声声凄厉地惨叫,在空空的草地上打滚、旋转;呛人的煤油味在河边飘忽,吊划子四周寂静无声;火球在继续旋转,小女孩的声音继续惨叫着,草地被烧焦了,煤油味和焦糊味儿混和在一起在空气中飘

忽………

 一个披头散发的女人,嘴里迸发出撕声胆裂地叫喊:“孩子啊,俺的孩子!”火球倒下了,在草地上滚动着,淠河静静地张开它柔软的双臂,接纳了她们。

“孩子,俺的孩子!”女人从草地上爬起来奔跑着,烧焦的草地上散发着的焦糊味和煤油味在吞噬着她;女人尖叫着,扑向淠河……

 

“妈,你就让俺回船上算了,住在棚子里面真的是活受罪。”张亮很想在夏天里回到船上,“反正俺是考不上。”

 “你还好意思说呢。”桂枝婶叨唠着:“考不好,你咋不说是你自己不好好学,不好好考?你看搬运站开车的老方家的闺女,和你同过学呢,咋就能考得上?”桂枝婶想着上午在河边洗衣服的方家女孩,“不但书读的好,人也勤快;一放假就替她妈洗那么多衣服……”

“她能干是她的。”亮亮小声嘀咕道:“以前在班上她成绩一直就是最好的,俺能和她比吗?”

“咋就不能比?”桂枝婶说:“人家是人,难到你就不是人?”

  对妈妈骨子里的那种倔强,张亮无法理解。读了十几年的书,他也不能让母亲明白一个简单的不能再简单的道理:人是不相同的,所以根本没法相比。

 

 四婶没有被淹死。傍晚,一个打鱼人用小划子将她送了回来。四叔一言不发,领着她回到自己的船舱里。那一夜,两人抱在一起,用被子蒙住头,哭得死去活来;“俺杀了俺的孩子。”四婶两眼发直,沙哑着嗓子低低地叫着:“你知道吗?是俺亲手杀了俺们的孩子……”

 四吊划子上几十口人睡得沉沉的,没有一点响动。动荡的年代,每天发生的事太多了,多得让人心灵麻木。这一夜和所有动荡不安的夜一样,宛若什么事也没有发生过。

 

 那条大船有很长时间没回到淠河滩,在山里做大生意赚了很多钱,这次回来是准备再造几只船。大船回来时,万生媳妇又看到了那个被扔掉的孩子。穿着一身干净漂亮的衣服,肩上挎着书包,过渡船念书。从河东到河西,河西沙滩上,有一座漂亮和洋学堂。每趟生意,万生媳妇都能看见那孩子过渡船去上

学。只要见到她家的船,见到了她,那孩子的眼睛就瞪得大大的,象犯了痴病似的。“万生你瞧瞧,还真有新鲜的事哩。也不知哪家把俺船扔了的那个傻孩子捡回去当了宝贝,还花钱供他念书哩。”万生媳妇对万生说。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