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桑叶儿
桑叶儿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3,572
  • 关注人气:5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淠河轶事小说连载 (四、五)

(2007-09-19 21:33:14)
标签:

文学/原创

文化

小说

原创

            淠河轶事小说连载(四、五) 

               

  “要我说呀,你们家海子能给你老俩口找着这么个媳妇已经不错了。结婚好几年了,还和你们一块过日子。”队长的老婆只要一想到自己家那两房早早分开的另过的媳妇,心里头就不是个滋味。想想一家人在一起和和气气的多热闹啊。“现在的年青姑娘真叫厉害,还没有过门就先提出分家,你看你们家孙

子都五岁了吧?儿子媳妇还和你们一起生活,多有福气!”

  “还福气哩,就差没要了俺老俩口的命了。”方阿哥老婆的火气一下子全涌了上来:“一家三口,在我们这边白吃白住,一个子儿也不给,还得给他们洗衣带孩子。我们家老头子开的可是搬运站的车,工资还没你家老头子扛包拿的多呢。说来说去,还不如多生个闺女。”

 “生闺女?”那是你们家的闺女争气,你才会这么说。上个月,我们家老闺女出门,找我和她爸爸要嫁妆,光陪录音机、电视机不行;还得要月洗衣机、电冰箱啥的。”

  “要这么多东西,那得多少钱啊?”桂枝婶直起腰插嘴道:“她咋那么傻呢,干嘛问她婆家要?”

  “婆家,她敢要吗?”老太太愤愤地道:“她公爹啥子局的局长,红得很哩;就俺们这扛大包的搬运工的闺女能找上这么一门子象样的婆家。做娘老子的也只能硬着头皮充脸面,为了给女儿露露脸,只好豁出去了。”

  “那要多少钱啊?”

  “多少钱?说出来怕吓坏了你,整整一个数。”老太太一说起这档子事就心疼的要命,那些钱可是老头子扛大包挣了半辈子的血汗钱啊。“就这样还不算,闺女为了在婆家来的人面前显示我们家有钱,让喜糖满大院的撒,光糖果就扔了十几斤,几分钱一颗呢。”她越说心里越不是个滋味,“唉,总算把闺

女打发走了,我们关起门来吃这几分钱一斤的烂白菜,老头子还叫我别到处瞎嚷嚷……”

  “要说我们家海子还不是一样。”方阿哥的老婆插嘴说:“当初海子和媳妇恋爱那阵子,逢年过节去她们家,买礼物都要去省城,说啥省城的东西比俺们这儿的高级。香烟非买铁听装的,一瓶白酒要十好几块;每过一个节日,我们家都要吃上两个月的腌菜才能缓过劲来。”

   两个老太太说起孩子越说越有气,越有气越想说。

   她们的交谈把桂枝婶的思绪带到了很遥远的过去。“想想钱也不啥好东西。当初要不是祖上有那么多的田地,那么多的产业。俺们一家人咋会落到那么惨的结局……”桂枝婶在心里嘀咕着。

                   

   在正阳张家台子拥有着几百亩田地的张万生,有一日看着淠河滩停靠装运木材山贷的大小不一的破旧船只。忽然心血来潮,也瞧上了紧绕着他庄园整日流淌着的淠河。他立刻觉得拥有一艘象样的大船来装运贷物和拥有土地一样同等的重要,甚至比土地的收益更为可观。这一发现,让他寝食难安:“以前怎么没想到哩。”

   翌年春天,一条淠河上独一无二的大帆船在河西的下龙爪下水了。新船下水那天,挂在桅杆顶端的鞭炮足足响了一个时辰。张万生从此把张家台子的土地扔给了他的两个兄弟打理着。和媳妇一起上船经营水上运输的生意。媳妇嫁过来五年,生了三个崽,也不知是咋的了,一个也没有留得住。无后,成了张万生的一块心病。

   新船下水的第四趟生意,船到下游一个很远的县城运送大米,万生老板从集市上领回了一个四、五岁的孩子。男孩子生的白白净净的,看上去有些瘦弱,但也不象有病的样子。“没准是给饿的吧?”媳妇见了那孩子,喜欢的不得了,“你放心,用不了多久,俺准能给他养成个胖小子。”

  船到一个码头,万生都爱领着那孩子上集市上转转,买些好吃的给他,带着他去听戏;行船的时候,害怕孩子掉到河里,万生媳妇用红棉布为他缝了条笼筒带子套在孩子的身上,她是走一步牵一步,一刻不敢松手。来年,万生媳妇怀了孕,生下一个崽,说来也怪,生下的孩子跟着那个讨来的孩子一块长着,一点毛病也没有。等到自己生的孩子长到了四年,万生媳妇又生下了第二个孩子。渐渐地,万生媳妇不再喜欢那个讨来的孩子。

  “凹里炕床上都挤不下了,你把那个孩子领到前舱里吧,让他跟那些长工们睡。”有一日,万生媳妇对万生说。

 

  那些拉船的背纤的长工都很疼那个讨来的孩子。

  吃饭的时候,那孩子总是垂着个脑袋一个劲地吃着馍馍。两个黑黑的眼球在眼眶里来回乱转,一边瞧瞧馍筐,一边偷偷瞧着万生媳妇。

   那只胖胖的小手又犹犹豫豫地伸进馍筐。“你还要吃啊?”万生媳妇恼怒地瞪着他,“要吃就要把一个馍馍全都吃下,不许掰开。”

   在妈妈让他发怵的目光下,那孩子惶惶地拿起个大馍,慢慢地、小心地吃着;馍馍在舌尖上打滚,干嚼就是咽不下,“真是个没出息的孩子,吃着碗里的,看着筐里的。吃呀,吃不掉也得给俺吃下去。”万生媳妇在一旁瞪着他,愤愤地说道。

  那孩子的头垂的更低了,一个劲地把手中的大馍往嘴里塞;噎的他直翻白眼球儿,脖子伸得的老长,总算把手里的馍馍吃完了。

  “俺先前和你说,你还不信呢。这回瞧见了吧?这孩子是个傻子,俺们花钱养这么个傻子干啥?”冬天的时候万生媳妇躺在被窝里对万生说:“俺说你明儿赶紧把那孩子带到集市上,瞧个空儿扔了算了。”

   船在下龙爪码头上卸货。早晨,万生媳妇给那孩子挑了件旧衣服穿在身上。对他和和气气地说:“你爹爹说今儿带你到集市上听戏哩。”

   爹很久都没有带他去听过戏了。那孩子听了这话很高兴地跟着万生走了。万生领他听了戏,下了馆子,最后又带他到澡堂子里洗了个澡。

  万生躺在澡堂的睡椅子上闭着眼睛左思右想,最后终于睁开眼对一直站在旁边的孩子说道:“哎,爹出去买盒烟,你呆在这里等着,别乱跑啊?”

  那孩子就这样被万生扔在澡堂子里,从中午等到了晚上,再也不见万生转回来找他。该关门了,看门人才发现他,“这个小孩子,你咋还蹲在这儿了,俺爹回来找不到俺,他会打死俺的啊。”

  “买啥子鬼烟要这半天,小孩子,莫再傻等了,你爹八成是把你扔在这儿忘了。你自己回家吧,澡堂子要关门了。”看门人一边说着,一边把他领到门外。

   那孩子一看外面黑糊糊地一片。哇地一声哭了起来。他一边在街头走着,一边哭着。有几个好心肠的人围上来寻问他,把他领到河边的码头上。空旷旷地淠河上,哪儿还有那条大船的影子。

   数月后,有趟生意回来,万生媳妇大老远就瞧见了那个孩子。孩子脚上的鞋子没了,赤着双脚步,脏乱的头发遮住了半边脸,在码头上讨饭哩。“船不要停靠了,到下个集镇再停下买东西。”万生媳妇冲船头的长工喊道。

   大驳船挂满了帆,从码头边快速经过、走远。淠河静静地流淌着,大船经过卷起的水浪轻轻地拍打着岸边。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