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桑叶儿
桑叶儿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3,572
  • 关注人气:5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淠河轶事小说连载(二、三)

(2007-09-05 21:29:58)
标签:

文学/原创

文化

原创

文学

小说连载

       淠河轶事小说连载(二、三)

       (二)

 船上的货物卸完之后很快就走了,把张亮一个人扔在这河沿边的破棚子里。象这样的棚子沿河岸边很多,大多数都是船上人家为了孩子念书临时搭盖的。船上家有老人的,就下船带着孩子念书。张亮没有。他的奶奶在他考上高中那年就走了,带着对孙子的恋恋不舍去了另一个世界,要不然他不会这么孤

单。他自己既要洗衣做饭,还要忙着功课。只要一提到那些该死的功课,张亮的心里就觉得堵的慌。他就是不明白:船上明明忙不过来等着人用,可妈妈忙死累死就是不肯让他回到船上帮忙。他有时想,“妈准是疯了,就知道一门子心思让俺考大学。考啥考啊,都考了两年了,七门功课有五门不及格。”

 “吱——”自行车在棚子外面来了急刹,有人跳了下来。紧接着,就是一连串的吱吱声。

 天刚麻麻亮,老搬们就陆续来上班了。星期天想多睡一会儿都难,真他妈的烦。“咦,今个真是怪了呢,队长老头咋到现在没来?”海子跳下车,脚一落地就嚷开了,他的声音像打闷雷似的。从来没有想到过住在这棚子里的他。唉,还是他们的头儿好。他来的时候,自行车弄得很轻,生怕吵醒了他;他停

好车子,就坐在门槛边点燃根烟慢慢抽着,静静地等着他的人都到齐了开工。他在码头上干了三十多年了,船上装来的货物养活着他的妻儿老小。

 “真算是新鲜哩,队长您老人家也有来迟的时候啊?”海子看到头儿远远走来,直着嗓门,有些夸张地叫道。

 张亮在床上重重地翻了个身,心里那个难受啊,就甭提了。“扛大包的你小子心黑着哩,吭人不得好死啊你,挣到了钱回家买药吃。”他在心里狠狠地骂着,以泄怨气。

 他在码头上住了四、五年了。说起来真让人有些心寒。在这座城市,水上的运输一直都是创效益最高的单位。可是船民的地位在哪呢?一直以来,连个居住的地方都没有。他就是弄不明白:难到船民就该祖祖辈辈这样——永远在水上漂着,像浮萍。

 考上高中那年,学校还没有宿舍。无奈之中妈妈让爸爸在河边用油毡为他搭了这么间临时窝棚。望着棚子,张亮叫苦不迭:“我说俺的妈啊,这是人住的地方吗?三、四十年代讨荒人家住的窝棚也不过如此吧?”

 “哼,小子你就凑合着住吧,就这棚子俺还请了桌酒呢。”妈妈小声嘀咕着:“要不然这卸货的码头能让俺们搭棚子?”

 妈用两块旧船板,在这九平方米的棚子里为他支了张床。叫苦归叫苦,棚子还是要住的。比起船上很多同龄的孩子,张亮就幸运多了。常年在船上生活的孩子,想上学是很困难的。更别说上到高中了。最让张亮弄不明白的是妈妈。她就是不想让他最后还回到船上,做个船民。船上人咋得了?船上人也有

船上人可以引以为豪的地方。他们不拥有这座城市,可他们拥有一条河——一条养育了他们和他们祖先的淠河,浅浅地淠河滩上有他们祖先安歇的地方。

       三

 “奶奶,这河水咋没有头哩?”

   船往上游的山里去。河面由宽变窄,水流由缓转急。爸爸和妈妈两人都上岸背起了纤绳,船才能慢慢地向前爬行。奶奶用绳子把舵固定在中间,来船头撑篙。五岁的亮亮身上背着带子,被拴在船头的柱子上。

 “河水是从大山的肚子里流出来的。”奶奶一边撑篙一边对亮亮说着:“等船到了青山寨,让你爸爸扛着你到山上玩去。那绿幽幽的山上,开满了红艳艳的山花;还有那山下的溪水可清着哩,能瞧见水底下游着的鱼儿……”

 “奶奶,就你和俺爸疼我,俺妈好凶呢,俺不敢说让俺爸带俺去玩。俺妈会不高兴的,她总是瞪着俺……”五岁时的亮亮就对妈妈有些胆怯,奶奶的慈祥与爸爸的温和更让亮亮觉得妈妈有些心硬。妈妈话语很少,偶尔妈妈看他一下,他也会把说了一半的话儿打住,看看妈妈的脸色。

 “唉,要说你妈妈,就是不喜欢说话,她真的是很苦命的女人。”亮亮说这些的时候,奶奶总会对亮亮说些亮亮听不懂的事情。“你妈妈心里很疼你的,只是不喜欢说出来。”奶奶说:“你妈妈娘家解放前可是俺们这淠河上独一无二的大户人家。”

 船到了青山寨,装上了毛竹。入夜,船停靠在寨子下的河湾里。亮亮和奶奶一块睡在船头,看着满天的繁星。夏季的风从他们的脸颊轻轻拂过,凉凉的、柔柔的,像一只仙女的手。“在正阳的张家台子,你妈妈娘家祖上的坟地就有十多亩,好大一片。涨潮的时候,大大小小的坟茔被淠河的水紧紧围绕在

中间;船经过时,远远望去象一个岛屿,甚似壮观。潮水退去,坟地四周是一大片、一大片一眼望不到边的田地。据老辈人说:这大片的土地是你太祖姥姥陪嫁陪过来的,她过门子那天,光嫁妆就摆了整整五里地……”

 每回听奶奶说起妈妈祖上的风光,幼小的亮亮一知半解,“俺妈祖上有那么多的田地,有那么多的船只,你咋还说俺妈命苦哩?”

 “后来解放了,再后来闹土改。你妈妈受了很多的磨难,那些事情本不该是她经历的,可她都经历了……你妈妈就变成现在这样了。”奶奶叨唠起这些陈芝麻、烂谷子的往事,仿佛总也说不完似的,“你妈妈年轻那会儿,可俊着呢。就因为出生不好,一直嫁不出去。那时俺和爸爸娘俩穷的连饭都吃不饱,

用着社里分给的一条破船,你妈啥也不图,就冲俺家成份好,是贫苦船民,三十多岁时,才嫁给你爸爸……”

 船在河中轻轻荡漾,风在船边刮着,奶奶深邃的目光在夜色中闪烁,“刚解放那阵子,淠河上也镇压土匪、地主;在城南头子,老张家一门子就让枪毙了五个,你姥爷、大姥爷、二姥爷还有你大舅舅……”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