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过客hw
过客hw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092,623
  • 关注人气:4,54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一路狂奔

(2019-08-01 04:08:31)
标签:

多伦多

回国

北京

东北

杂谈

分类: 散文

一路狂奔

48天的北美之旅转瞬而逝。

北美时间728日中午迎来了与儿孙告别的时刻。狠狠的抱了一下未满七岁的小孙子莫莫,眼泪就很不争气的在眼眶中打转。

脑海瞬间涌现出一句:此去经年,应是良辰美景虚设。这一别,两岸遥遥,岂止是经年,也许会是几年,才会与儿孙有再次相见的机会。过了这一日,所有美好的经历都会变得淡然无味,再美丽的风景都形同虚设。唯有亲情撕心裂肺。

老妻的眼泪更是不听话扑簌簌流淌,惹得一家人瞬间感伤无语。

最后的画面定格在儿媳拉着莫莫站在门前台阶上红着眼圈和我们挥手告别。

儿子开车带着哞哞送我们去机场——哞哞顺路还要去上暑假临时安排的数学课。

此行多伦多,回程远没有来程顺当。

前一天,儿子本想早早在网上给我们定飞机上的座位,结果无论如何登录不上。从白天到晚上日以继夜,无数次登录均无功而返,弄得我们一头雾水。这是从未有过的情况。所以,儿子决定提前两小时去机场,以便能选择一个合适的座位,避免旅途上诸多不便。

路上堵车,但不算严重,无端消耗一定时间抵达机场后,在候机厅的电脑上还是无法登录。那个瞬间,我的心像个气球一下子飘起来了,担心机票是否出了问题?

机器上不能登录,只能选择去排队。面对长长的托运行李的队伍,儿子一脸的无奈。估计哞哞不会准时上课了。我只想:座位是否合适已经不重要了。只要机票没问题能顺利登机,已属万幸。

托运行李的窗口很多,但工作人员却不多,仅有的几位全然不顾乘客的焦虑,慢条斯理的说说笑笑,没一点急迫感。总算轮到我们了,可一个个却起身离开了。看墙上的电子钟显示,刚好是正午时分,猜想他们到了午饭时间。还好,总算留下一个人继续工作,使我们得以尽快弄清机票问题。

递上护照后,看到工作人员尚能操作,估计机票的信息是无误的。心里的石头终于落了地。

儿子想选择座位,但对方微笑的告诉他:已经没有选择的机会了。

我安慰儿子说:坐哪无所谓了,能上飞机回家就行了!

结果随机选出的机票竟然是56排。我知道这架飞机一共有65排,就是说,这样的座位已经相当靠后了。可我就是搞不懂,为什么同样的机票,我们的机票偏偏无法提前在网上登录选择座位呢,问题出在哪里呢?

在儿子的恳求下,工作人员还算是很给面子,最后给我们选定了40排的两个位子。但却不靠过道,两个人都坐在中间位置。

经常坐飞机的人知道,坐飞机就怕坐中间的位置,行动非常不便,想出去上厕所或活动腿脚要经常打扰靠过道边位置的乘客。十三个小时的长途飞行啊,这将是一次十分麻烦的行程。但事已至此,因为机票未能上网,只能委曲求全了。

托运完行李,距离哞哞上课的时间已经很接近了,我告诉儿子赶紧送哞哞去学校。但儿子执意要我们送到安检口,看到我们顺利通过安检再离开。

可安检口不知何时已改变了地点,寻找时又耽搁了几多时间。

和以往一样,我一张农民脸完全可以令安检人员无视,过安检门毫无障碍。但老妻再一次遭遇断喝,安检人员哇啦哇啦半天妻才搞懂,原来是让她脱掉鞋子。穿着袜子的她重新走过安检门,而鞋子则通过另一窗口的扫描仪才过了安检。

和儿孙挥手告别,哞哞眼中写满留恋。

快步赶去登机口。通过长长的有着滚动道的步行走廊,找到了我们要去的E74登机口。再找到投币电话,告诉儿子:已经到了登机口,你放心吧!

即将登机的前几分钟,老妻去厕所。我在等她的时候,忽然见到人潮涌动,原来大家都想早点登机,以便安置自己的随身行李,开始提前占队了。想到我们也有四件随身行李,岂能甘于人后,于是我肩背手提带着几件行李很快挤进队伍里。

此时登机口已经乱作一团,几个登机口同时准备检票,几百人汇聚成一片黑压压的人头。我虽然抢到了有利的位置,却忽然想到老妻一向缺少方向感,万一她回到我们原来坐着的位置找不到我时,会不会惊慌失措?于是,我请求身边一位看上去很面善的旅客帮我看着最大的一个包裹,背上其它三件行李穿过人群,找到原来的位置,却不见老妻身影。往返数次,还是找不到她。马上就要登机了,她会去哪里呢?她早该从厕所里出来了啊!想到她因为没有方向感,会不会出了厕所就走错方向,身上蓦的热汗如流,如芒刺在背。

我在人群中焦急的钻来钻去数个回合后,才看到她慢悠悠的从厕所方向走过来了。于是我不顾大庭广众的眼光,急忙对她呼喊起来。所幸,一向耳背的她迅速用目光捕捉到了我。

检票登机,安置行李,直到坐定系好安全带后,才有机会长吁一口气。再看看左右,我和妻就像汉堡里面的香肠,被他人紧紧的夹在中间。

这样尴尬的位置在十三小时的飞行中难处可想而知。好在我们早已年过花甲,心态平和,力争随遇而安。飞机起飞后不久,妻居然能在嘈杂的机舱内酣然入睡。

妻能入睡是好事,但也有隐忧——睡觉时经常说胡话。我猜想他的前世一定是位见义勇为的壮士,因为在睡梦中她经常与恶人搏斗,估计都是面临重大的生死抉择,因为她的呼喊极其悲壮,偶尔甚至不惜喊出guo骂,这和她平素里温文尔雅的高贵形象大相径庭。还有一点,我们梦里说胡话,经常如醉汉般团着舌头囫囵不清,而她说胡话,却如同播音员般口齿清晰,简直是字字珠玑。

妻貌似睡得很香,虽眉头紧锁,唇舌蠕动,但始终没有叫喊,或许她根本就没有睡实。

漫长而又艰辛的十三小时飞行在首都机场的蒙蒙细雨中结束。其间我有两次走出座位在空闲的过道处活动腿脚,每次约半小时。

29日的午后四点我们终于走出机舱。

过关时又遇到新情况。由原来的的人工检验盖章,改为电脑操作——刷护照,按指纹。我过得很顺利,妻则又被挡在门里。在工作人员帮助下,才得以走出关口。据她自己猜测,可能是因为终日劳作,指纹磨平,让电脑为难了。

取行李,又苦苦等待了一个多小时。这也是以前很少zao遇的。

终于可以走到接机口,见到了早已等待多时的亲家两口子。走出机场,来到地下车库,一股强劲的热浪扑面而来。

亲家驱车前往市区时,我看到车内仪表上显示,车外温度竟然达到了恐怖的40度。亲家母竟说:这不算高,昨天显示的温度是44度。

忽然就想起多伦多的凉爽。早上的温度只有13度左右,只有中午能达到30几度,而晚上又回归20几度。那种舒服,真是太幸福了。

当晚,亲家在清河的五彩城请我们吃了北京烤鸭。

晚上住在亲家的二层小楼上,热得有点喘不上气来,心里发闷,空调须臾不敢断开。但冷气一直吹,头皮又发紧脑袋眩晕。真是左右不得。这痛苦不堪的桑拿天,无论是精神和肉体都倍受煎熬。看来,环球同此凉热,只是一种美好的设想。

还有一事忧心。在多伦多期间,造口袋数次发现血痂。由于无法确定出血点,妻决定先不回东北,在北京的协和医院做一次复查。回国的第二天,我们就去了医院,找到经治医生。结果经治医生说:最好的办法就是做一个增强CT,看看输尿管有无异常。但想要做增强CT必需预约,最快也要小一周时间才能安排。

北京太热了,况且我们还要倒时差。和妻商量一下,决定还是先回东北。如果能在本地医院做增强CT更好,实在不行就去沈阳医大做。然后再请北京协和的医生看片子。

31日,亲家驱车送我们回东北。在辽宁与河北的交界处,与前来接我们的晚辈相遇。和亲家亲切话别,他们回北京,我们驶入辽宁。在炎炎烈日下,京沈高速上车轮涌动,事故频出。有四辆车连环相撞的,有两辆车追尾的,还有一辆轿车硬是把一辆救护车挤到护栏上的。

午后三点多,经过八个多小时高速路上的颠沛,已经昏昏欲睡的我们终于回到阔别五十多天的县城,迈进了自家的门槛。

 一路狂奔

多伦多皮尔逊国际机场。
一路狂奔
皮尔逊国际机场的候机厅。
一路狂奔
加航航班座位上的电脑显示屏。
一路狂奔
回到北京,来到北京协和医院。
一路狂奔
车过王府井。
一路狂奔
在北京清河五彩城吃烤鸭。
一路狂奔
从北京驱车回东北。
一路狂奔
高速路上的拥堵。
一路狂奔
高速路八个小时后,终于回到我的县城。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早茶时间
后一篇:画说多伦多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早茶时间
    后一篇 >画说多伦多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