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过客hw
过客hw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052,509
  • 关注人气:4,45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乡野之惬

(2018-11-26 04:47:39)
标签:

关东

乡野

童趣

分类: 散文

乡野之惬
                                       凌全强《关东娃》

写这篇文字纯粹是受大浪的启发。他总是喜欢写一些回忆文字,记述他在乡村生活的童年,妙趣横生,令我也想起一些儿时往事。

小时候曾听说过一句话,叫做:城里孩子农村狗。意思是说:城里的孩子被家长当成宝贝一样重视,活得很幸福。而乡下的孩子就不行了,家长平日无暇关心和教育,像小猫小狗一样不招人待见。当然这是指多年以前的状况,现在则不同了。由于信息畅通,城乡之间早已没了明确差别。

其实我倒是感觉无论什么时代,无论城里还是乡下,孩子们因为环境不同都有各自的生存方式以及游戏方式,难分优劣。而且广阔天地给予了乡下孩子更优厚的生存条件,更有机会亲近自然,乡下孩子一点都不比城里的孩子缺少乐趣。

我一直记得一位叫做贵林的孩子。

贵林有一颗大大的头,眼睛明亮,皮肤白皙,看人一脸的羞涩,乍看像个女孩子。他性格内向,不喜欢上街疯跑,只喜欢安静的呆在家里看书。这一点,和不喜欢和陌生人接触的我特别投缘。

那些年的暑假,只要是去乡下的祖父家,我都会黏在贵林家里。贵林一见我去,也会特别高兴,马上搬出家里的装小人书箱子,于是我们很快就会沉浸在书籍营造的世界里。可以说,小人书是我们那一代人认知外部世界最的唯一窗口。在小人书里,我们不仅认识了“一吕二赵三典韦,四关五马六张飞”,也知道了林则徐和邓世昌。同时,我还知道除了现实世界,还有个科幻世界。比如在一本小人书里,我看到有两个孩子服用了一种药,突然就变小了,像豆粒一样大,看见毛毛虫就像看见一条巨蟒。更有一些外国童话,故事天马行空,极富想象力,塑造出一个个美妙绝伦的未知世界,令人无比向往。

往往是非常投入的看过一本自己喜欢的小人书后,我会一连数日难以从故事情节中自拔,冥想自己能成为书中的人物,过上一种与乡村的茅屋、油灯和饥饿完全不同的生活。

我还会和贵林在一起讨论书中的情节,憧憬有一天我们也会和书中人物一样有着不同凡响的经历。我的想法一般是浪漫而异想天开的,贵林的想法比较现实而缺少创意。比如我提到未来我们如果离家出走,我会去森林里找一座可以栖身的木屋,而贵林则喜欢找一块能种粮食和蔬菜的土地;关于爱人吗,我想找一位像白雪公主一样的美女,而贵林则像找一位像李双双那样的过日子的。关于兵器,我想有一把驳壳枪,而贵林则希望有一根红缨枪。他甚至会辩解说:光有枪没用,你上哪去弄子弹啊?

贵林的父母都是老高中毕业生,当年在乡下那就是大文化人了,不然家里也不会储备那么多的小人书。而贵林性格极好,我们几乎没有拌过嘴。等待我回城之后,曾无数次梦见过贵林。

九十年代我回故乡时见过一次贵林。那是四十年后我们的第一次见面。他穿着公安服装,一问才知是个草帽警察(不在编的临时工),模样儿还能认得出来,依旧羞答答的像个女孩子。说起小时候在一起玩的事儿,他仍旧记得很清楚。那个瞬间,我们的思绪一下子又闪回到了童年,穿越了四十多年的阻隔。

印象深刻的还有姑姑家的一位邻居。那时放暑假我还喜欢去郊区公社的姑姑家串门,认识了一位叫高娃的男孩。高娃的出场令人耳目一新,他居然腿上绑一高跷来姑姑家串门。

辽南乡下的孩子一般都会踩高跷。而且因为高跷制作简单,孩子们常用来绑在腿上嬉戏。

高娃和我一见如故,没一丁点儿陌生感,没聊上几句,他就把高跷解开,帮在我的腿上让我学着玩。

他领着绑上高跷的我走到后园,结果我的一条腿一下子陷进了泥土松软的菜地里,整个身子都歪斜着,不能自己,样子极其狼狈。而高娃却在一旁哈哈大笑,他说:“你可真笨,你要记住,一定要挑硬点的地方走。”果然,走在人们经常走的硬路面上就会轻松很多。

其实踩高跷并不难,只要掌握好平衡很快就能健步行走。当然,要学会翻身,鲤鱼打挺等则要下一番苦功。

后来不知道高娃从哪里又弄来一副跷,然后他带着我一起踩着高跷走街串户,哪有热闹往哪里去。无非是村里某一户人家养了一头三百斤重的大肥猪(如今五百斤的猪都不足为奇了),他带我去看。还有他说某户人家的狗有四只眼睛,看到之后我则大失所望,不过是一只普通的笨狗,眼睛上面有两个白点。这里的人习惯叫它“四眼”。

高娃后来一直没再见过,也不知道他后来的命运如何。他曾说过想当兵,不知是否如愿。

其实那时乡下好玩的游戏还有很多,比如捉蜻蜓。每逢雨季,漫天的蜻蜓密密麻麻像笼罩在头上如天罗地网。孩子们会用秫秸制成一种叫做“蚂蛉(蜻蜓的俗称)罩子”的工具——在秫秸顶端绑上一个圆,然后四处寻找蜘蛛网,再把蜘蛛网缠绕在那个圆上,就变成一个非常随手的粘板,那简直是捕捉蜻蜓的神器,只要向蜻蜓聚堆的地方拼命挥舞,都能捕捉到无数只蜻蜓。大个头的有愣头青,小的有红娘子。等孩子把蜻蜓戏弄够了,最后就会送给家禽果腹。据说鸡吃蜻蜓也算改善伙食了,还可以多下蛋。

记得某一年村子里来了两位上海的小客人。他们迷恋上了土得掉渣的“蚂蛉罩子”,认定这是他们见过的最佳捕捉蜻蜓的工具。临别时,非要把“蚂蛉罩子”带到大上海,弄得村里人哭笑不得。

在故乡最好玩的事儿是去河汊捕鱼。当然,大人们为了确保我们的生命安全,是绝对不允许我们下河的,我们只能偷偷的躲过大人的监视跟着村里的大孩子去。孩子们常用的捕鱼方式是淘鱼,在一条小河沟里憋上一道水坝,孩子们用水筲轮流淘水,直到把水淘干净,就会见到很多活蹦乱跳的鲫鱼。即使淘不到鲫鱼,也会淘到穿钉、麦穗(小鱼的称谓)和一些河虾。有时水坝会突然被水冲开,我们这些孩子则会一跃而起,勇敢的趴在水坝上阻止水流,保卫我们的胜利果实。

经常干的事儿还有扎蛤蟆(青蛙)。找一根细铁棍把一段放在火里烧红,用铁锤打成一个签子,工具就有了。然后一群孩子拿着铁签子就去河边寻找猎物。那时的蛤蟆特多,所以每天都能收获很多。有一种叫做“青拐子”的小蛤蟆,大腿的味道极其鲜美,孩子们经常把青拐子的大腿扯下来烤熟了吃。但现在知道了,蛤蟆是益虫,扎蛤蟆是破坏生态环境的。所幸的是,现在乡下的孩子也都饱食终日,无所用心了,只顾得玩手机了,哪里还会舍得力气为一点蛤蟆腿肉呢!

好玩的还有掏家雀。一般是在冬天,大雪封门,家雀躲在屋檐下的窝里。夜晚找到家雀窝后,用手电一照,家雀就傻了。一掏一个准。有时还可以掏到鸟蛋。

当时的县城没有游泳池,人们想游泳只能去县城的南沙河。可惜,南沙河是条季节河,赶上枯水期白亮亮的河水只能没过脚踝,难以尽兴。乡村就不一样了,尤其是辽河一带的乡村,到处都是池塘河汊,乡下的孩子整个伏天都会泡在水里,那种幸福感是城里孩子所体会不到的。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后一篇:鱼之刺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后一篇 >鱼之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