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红楼梦》新解
《红楼梦》新解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75,975
  • 关注人气:1,41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待字闺中求善嫁:黛玉宝钗的愿景并非高大上

(2018-12-20 15:10:48)
本文刊发在潍坊科技学院学报2018年第4期
摘   要:《红楼梦》最初是以手抄本的形式流传的。脂砚斋在曹雪芹生前九年即开始抄写加评,传世有乾隆甲戌年抄阅重评本(现称甲戌本)。从正文、批注、留存状态等方面综合分析,此本系最古的直接抄本,可视为曹雪芹家藏本。此外还有己卯本、庚辰本、梦觉主人序本(晋本)、戚蓼生序本、蒙古王府本、列藏本等手抄本传世,这几个抄本正文都不同程度地呈现着既删又改的状态。程伟元刊印本的前八十回除全部删除脂砚斋、畸笏叟等人批注外,正文与己、庚、晋三本文字状态几乎完全一致,也是过录自一个改删的手抄底本。本文从各版本第一回贾雨村吟诗中“匱”与“匵”的字形差异、“匵”与“椟”、“價”与“价”的繁简书写差异中细致辨析,启发读者从曹雪芹的时代出发首先做好版本比对校勘,进而作出契合文本主题含义的解读。
关键词:《红楼梦》最古抄本 甲戌脂批本 黛玉宝钗 双美合咏
中图分类号:I206.2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G1030(2018)04-0091-03

近日校对《红楼梦》各版本,第一回姑苏甄士隐家隔壁葫芦庙内寄居攻读的穷书生贾雨村中秋之夜对月有怀,思及平生抱负,苦未逢时,搔首对天长叹,高吟一联:

玉在匱中求善價,钗於奩内待時飛(见甲戌本《石头记》,日本红学家松枝茂夫岩波文库译本同此)

此处有脂砚斋批注:表过黛玉,则紧接上宝钗。前用二玉合传,今用二宝合传,自是书中正眼。

《红楼梦》第一回脂砚斋提到了此书使用的创作手法:有隐有见、有正有闰,以至草蛇灰线、空谷传声、一击两鸣、明修栈道暗渡陈仓,等等。贾雨村所吟诗句,上句意谓美玉盛在柜子中希望卖得好价钱。此句典故出自《论语•子罕》:“子贡曰:‘有美玉于斯,韫匵(dú,即“椟”,木匣、木柜)而藏诸?求善贾而沽诸?’子曰:‘沽之哉!沽之哉!我待贾者也’。”这是成语“待价而沽”的来历。“匱guì”即柜子。下句意谓金钗放在镜盒中,等待时机而飞腾。典出郭宪《洞冥记》,传说汉武帝元鼎元年有神女留一玉钗,昭帝时有人偷开匣子,不见玉钗,只见一只白燕从中飞出,升天而去。这两句诗词明写贾雨村望月寄怀,自比玉钗,希望得到朝廷赏识,以求飞黄腾达。故甄士隐听后赞叹:“雨村兄真抱负不浅也!”

但是根据脂砚斋提示的《红楼梦》一击两鸣、一语双关的写作手法和贾雨村所吟诗句又关联林黛玉、薛宝钗,此诗“匱中”自然是谐音“闺中”,“善價”谐音“善嫁”;又因“價”字形读音关联“賈”,此句可以解释作:林黛玉待字闺中,祈愿将来有个好的出嫁结局就是嫁给贾宝玉。下句“奩内”即谐音“恋内”,意谓薛宝钗爱恋着内弟贾宝玉等待时机以求飞腾而起。

封建时代豪门女儿待字闺中,她们的爱情和婚恋不能自我掌控,往往靠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或者随时代社会、家族命运之风浪起伏,飞蓬弱草一般俯仰人世之间。作为《红楼梦》所写客寄贾府的两个出身于诗礼簪缨之族的清秀女儿,“一个是阆苑仙葩,一个是美玉无瑕”,林黛玉和薛宝钗的祈愿是非常人性化的,符合当时的世俗礼法和她们的境遇条件,并非是高大上的不切实际的愿景追求。不像今天的女明星女歌星,一旦成名就想一步登天,千方百计嫁入豪门势家,谓之“干得好不如嫁得好”。但置身于“孽海情天”之中,钗黛的命运终究不能自我把控,从第五回枯木悬玉带的画册判词:“可叹停机德,堪怜咏絮才。玉带林中挂,金簪雪里埋。”——不管是具有高尚美德、贤淑温婉的薛宝钗,还是作为情痴情爱、才情绝伦的林黛玉,作者合咏双叹,呈现出有违她们祈愿美景的悲剧结局。故有贾宝玉之〔终身误〕:“都道是金玉良姻,俺只念木石前盟。空对着山中高士晶莹雪,终不忘世外仙姝寂寞林。叹人间,美中不足今方信。”书中二美比较,不相上下。钗黛德才,各臻其美。如此贤淑高士、仙姝美眉,最终却与贾宝玉无缘恩爱一生。这不能不令人悲切心摧于“迷陷于情,情误众生”的时代之悲剧。悲剧正在于美的毁灭!相比于《西厢记》、《牡丹亭》的儿女情长和小情调,《红楼梦》“儿女之真情”处在“孽海情天”之境的沦落覆灭,更具悲剧意义和时代意义。此书以“情”关“清”,借助谐音双关,“大旨谈情”中的怨世骂时之旨,一旦结合满清子民当年因缘际会投身入清、“脱却草胎木质、得换人形”、得富得贵又遭满清倾覆败亡的身世感悟,就有了一种大情调大格局,就有了“此书救世之溺”(脂批)的启蒙意义。“更有情痴抱恨长”的反思审问意义就更为强烈!即便是遭到雍正抄家,曹家全家返归北京,从曹雪芹后来尚能一度在右翼宗学任职并与满清宗室一些权贵文人交往的经历看,他仍然是一个旗人,他在《红楼梦》中写入了许多的满礼满俗和八旗生活印记。《红楼梦》可以说是京旗文学的典范,是满清所谓“康乾盛世”出现的伤痕文学巨著。

我的手头除了有上海人民出版社《脂砚斋重评石头记》(即十六回残本甲戌本,1975.5),还有人民文学出版社(1982.3)中国艺术研究院红楼梦研究所依据庚辰本校勘的版本,有俞平伯先生依据上海有正书局石印戚蓼生序本作底本汇校各脂本的校勘本(陕西师范大学出版社2010.6),有岳麓书社李全华(1987)、岳仁依据程高甲乙本校点的两种版本。甲戌本之外,其他各本此处贾雨村的两句吟诗是:

玉在椟中求善价,钗于奁内待时飞(红学所本为“匵”)

各本均用简化字,如果单是贾雨村的即兴抒怀,“玉在匵dú中(椟中)”还是“匱guì中(柜中)”,都是木匣木柜之意,无甚大的区别。“善价”与否,都是表达待价而沽之意。“吟安一个字,拈断数茎须”,曹雪芹于悼红轩中批阅十载、增删五次,“十年辛苦不寻常”的文字可谓“字字看来皆是血”。他“滴泪为墨,研血成字”,甚至此书尚未写完就“泪尽而逝”,他当然不会想到自己的心血之作会在同时代被雇佣的抄手笔下被抄误删改,更想不到会在二百五六十年后因辨析不当以及使用简化字而遭到扭转变形,大失己意。因为一旦关联林黛玉、薛宝钗待字闺中的祈愿,此处就只能是“匱guì”而不可能是“匵dú”。“價”字读音与字形关联宝玉之“贾”,这是古汉语训诂之法的谐音双关和因形索义,是不能用简化字“价”的。甲戌本之外己卯本、庚辰本、戚序本、程高本等使用“匵(椟)”字,无疑是“匱”与“匵”两字字形极为相近,抄手没有依据脂砚斋批注来判断双关之义、辨析不当之下的妄改误校。

甲戌本虽然只有残存的不连续的十六回,但它保存了开篇其他手抄本不具有的《红楼梦的旨义》等正文文字和署名脂砚斋、畸笏叟等曹雪芹亲友的批注,而且在脂砚斋、畸笏叟等人手中保存并予以评注长达三十余年时间,可以说它是曹雪芹家藏本。虽然它也是一个过录本,有少量错字漏字和重抄字句,也有不规范用字情况存在,但相比较于其他手抄本,现存十六回的正文文字更准确精当,较少删除和改动的痕迹(胡适先生有《考证红楼梦的新材料》一文为证)。批注中的讹乱误注和随意加批较少存在。所以1927年夏天胡适先生重价购入这个手抄本之后,经与石印戚序本比对,即得出了甲戌本“系海内最古抄本”、“是直接抄本”的结论,而戚序本则是一个“间接抄本”。后来他又将甲戌本与程甲本比对,得出了“程甲本是个改本”的结论(当时胡适先生尚未见到己卯本、庚辰本、蒙府本等)。

经过近年来我的详细比对校勘,我注意到甲戌本之外现今面世的多个手抄本有一个很奇怪的现象是:戚序本(系八十回本)跟蒙府本(前八十回)是一致的,这两本的前十一回正文与己卯、庚辰本、梦觉主人序本(晋本)、程甲本几乎完全一致,呈现着删除和改作的痕迹,但这两本的十二回后正文文字是基本符合曹雪芹原作情形的。两本大都有回前批和回后批,正文中批注较少(蒙府本后四十回系抄自程高本后四十回)。己卯本、庚辰本、梦觉主人序本(晋本)、程甲本(前八十回)正文几乎完全一致,呈现着相同的删改痕迹。程本前八十回又因为刊印的缘故全部删除了回前批、回后批和正文中的批注。虽然己卯本上标有“己卯冬月定本”、庚辰本上标有“庚辰秋月定本”,但经过冯其庸等人的考证,这两个手抄本出现在怡亲王府书目中,并且抄写时刻意避讳老怡亲王允祥之“祥”、小怡亲王弘晓之“晓”,两抄本上加盖着怡府图章,显然是出自怡亲王府雇佣抄手。笔者曾有《军事管制下〈红楼梦〉何以横空出世》一文,对曹雪芹去世后何以在较短时间里出现了这五六个比较完整的八十回本手抄本,这显然不是一般平民抄手势力、财力、能力之所能为。这是否是曹雪芹生前就与怡亲王府达成了一项著作权让渡的默契,怡亲王府采用“分身法”以及“斩首挖心术”对曹雪芹此书动了手术之后使之流传于世?而曹雪芹和脂砚斋早已明见这种情形的出现,故此保存了甲戌本以图后世汇校以真本全璧?否则,这种有组织有策划的删除改动、对于批注的变动加注,较集中的时间内出现的几个完整抄本,以及在大清京城步军统领衙门严格的军管与文化稽查下陆续面世,如果没有讷山人所讲的“有大人先生许其流传也”,当时满清宗室人物就已觉察“第《红楼梦》非传世小说,其中有碍语也”,更有满清宗室文人读后切身感叹“传神文笔足千秋,不是情人不泪流”的“大旨谈情”之作,是很难躲过禁毁罗网流传保存下来的。

当然,曹雪芹生前即有与怡亲王府关于著作权的让渡、怡亲王府采用“分身法”与删改术使《红楼梦》得以保存传世这个结论的判断,是需要有详备的比对文字作分析支撑的。当年俞平伯先生已经做出了初步的排列汇校,可惜在错误批斗之下,他囿于文化权霸的话语权垄断,只是希望借助版本校勘理清曲解,而没有做出自己清晰的表述。我们今天完全有条件把这项“本中求本”、恢复曹雪芹文字本来面貌的工作做好。

要恢复曹雪芹创作文字原貌,一个重要方面是需要审慎分析曹雪芹时代用语和书写状态,顾及当年文字狱屡屡发生的时代背景与特征。新中国成立后大陆推广简化字,又切断了曹雪芹创作的时代信息,抹去了书中的时代密码。使用简化字,在罔顾双关之义的同时,迷失了这其中因声求义、以形索义的训诂之法。这无异于抹去了曹雪芹时代汉字书写中表情达意的时代密码,导致了《红楼梦》的误解误读。建国后汉字规范化自有它的进步意义,但康雍乾时代文字狱状态下汉字的书写和汉语的使用,是有着它独特的社会意义和时代意义的。这正是《红楼梦》“书中有碍语也”的书写及用语所在。我们今天的读者要读懂《红楼梦》,要理解这部“大旨谈情”之作,我以为最重要的是“从曹雪芹的时代出发、从曹雪芹的爱恨情仇出发、从曹雪芹的人生观价值观出发”来阅读接受《红楼梦》,才能正确解读这部伟大的古典文学巨著。如果“时位之移人”,今天的人们按照今天的社会价值观、礼俗观点,甚至拿从苏联时代移植而来的“阶级与阶级斗争”、“人民性”等近现代解读观点去认知曹雪芹解读《红楼梦》,无异于以今镜测古月,时空毕竟难穿越!单从“匱”与“匵(椟)”、“價”与“价”这几处简繁体书写的辨析中,我们更真切地感受了曹雪芹练字用语的精炼恰当和准确。林黛玉、薛宝钗待字闺中的这个并非高大上、将来能够有善嫁的良好祈愿,竟被己卯本、庚辰本、程高等本的抄误和粗糙辨析更有新中国的简化字给抹掉了。我为曹雪芹也为林黛玉、薛宝钗一叹!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