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红楼梦》新解
《红楼梦》新解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75,584
  • 关注人气:1,41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待字闺中求善嫁:黛玉宝钗的愿景并非高大上

(2016-06-09 13:20:42)
标签:

《红楼梦》

迷陷于情情误众生

仙姝美眉

待字闺中求善嫁:黛玉宝钗的愿景并非高大上待字闺中求善嫁:黛玉宝钗的愿景并非高大上近日校对《红楼梦》各本,第一回甄士隐家隔壁葫芦庙内寄居攻读的穷书生贾雨村中秋之夜对月有怀,思及平生抱负,苦未逢时,搔首对天长叹,高吟一联:

玉在匱中求善價,钗於奩内待時飛(见甲戌本《石头记》,日本红学家松枝茂夫岩波文库译本同此)

此处有脂砚斋批注:表过黛玉,则紧接上宝钗。前用二玉合传,今用二宝合传,自是书中正眼。

《红楼梦》第一回脂砚斋关于此书创作手法:有隐有见、有正有闰,以至草蛇灰线、空谷传声、一击两鸣、明修栈道暗渡陈仓等等。贾雨村吟诗,上句意谓美玉盛在柜子中希望卖得好价钱。这个用典出自《论语·子罕》:“子贡曰:‘有美玉于斯,韫匵(dú,即“椟”,木匣、木柜)而藏诸?求善贾而沽诸?’子曰:‘沽之哉!沽之哉!我待贾者也’。”这是成语“待价而沽”的来历。“匱guì”即柜子。下句意谓金钗放在镜盒中,等待时机而飞腾。典出郭宪《洞冥记》,传说汉武帝元鼎元年有神女留一玉钗,昭帝时有人偷开匣子,不见玉钗,只见一只白燕从中飞出,升天而去。此处明写贾雨村望月寄怀,自比玉钗,希望得到朝廷赏识,以求飞黄腾达。故甄士隐听后赞叹:“雨村兄真抱负不浅也!”

但是根据脂砚斋提示的《红楼梦》一语双关的写作手法和关联描写林黛玉、薛宝钗,此诗“匱中”自然是谐音“闺中”,“善價”谐音“善嫁”,又因“價”字形关联“贾”,此句可以解释作:林黛玉待字闺中,祈愿将来有个好的出嫁结局就是嫁给贾宝玉。下句“奩内”谐音“恋内”,意谓薛宝钗爱恋着贾宝玉等待时机以求飞腾而起。

封建时代女儿待字闺中,自己的命运不能掌控,往往靠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或者随时代社会、家族命运之风浪冲击,飞蓬弱草一般俯仰人世之间。作为《红楼梦》所写客寄贾府的两个出身于诗礼簪缨之族的清秀女儿,“一个是阆苑仙葩,一个是美玉无瑕”,林黛玉和薛宝钗的祈愿是非常人性化的,符合当时的社会世俗礼法和她们的境遇条件,并非是高大上的不切实际的愿景追求。不像今天的女明星女歌星女名模,一旦成名就想一步登天,就千方百计嫁入豪门权贵,谓之“干得好不如嫁得好”。但是“孽海情天”之中,钗黛的命运终究不能自我把控,从第五回枯木悬玉带的画册判词:“可叹停机德,堪怜咏絮才。玉带林中挂,金簪雪里埋。”又有贾宝玉之〔终身误〕“都道是金玉良姻,俺只念木石前盟。空对着山中高士晶莹雪,终不忘世外仙姝寂寞林。叹人间,美中不足今方信。”书中二美比较,不相上下。钗黛德才,各臻其美。如此贤淑高士、仙姝美眉,最终却与贾宝玉无缘恩爱一生。这不能不令人悲切心摧于“迷陷于情,情误众生”的时代之悲剧。悲剧正在于“美的毁灭”!相比于《西厢记》、《牡丹亭》的儿女情长和小情调,《红楼梦》“儿女之真情”处在“孽海情天”之境的沦落覆灭,更具悲剧意义和时代意义。“大旨谈情”中怨世骂时之旨,一旦结合满清子民得富得贵又遭清之倾覆败亡的身世感悟,就有了一种大情调大格局,就有了“救世之溺”的启蒙意义。

我的手头有人民文学出版社(1982.3)中国艺术研究院红楼梦研究所依据庚辰本校勘的版本,有俞平伯先生依据戚蓼生序本校勘本(陕西师范大学出版社2010.6),有岳麓书社李全华(1987)、岳仁依据程高本校点的两种版本。此处贾雨村的两句吟诗是:

玉在椟中求善价,钗于奁内待时飞(红学所本为“匵”)

各本均用简化字,如果单是贾雨村的即兴抒怀,“玉在匵dú中(椟中)”还是“匱guì中(柜中)”,都是木匣木柜之意,无甚大的区别。“善价”与否,都是表达待价而沽之意。“吟安一个字,拈断数茎须”,曹雪芹于悼红轩中批阅十载、增删五次,“十年辛苦不寻常”的文字可谓“字字看来皆是血”。他不会想到心血之作会在抄手笔下和二百多年后因辨析不当和使用简化字而得到扭转变形。因为一旦关联林黛玉、薛宝钗待字闺中的祈愿,此处就只能是“匱guì”而不能是“匵dú”,“價”字关联宝玉之“贾”,更不能用简化字。甲戌本之外庚辰本、戚序本、程高本使用“匵(椟)”字,无疑是“匱”与“匵”字形极为相近,抄手没有依据脂砚斋批注来判断双关之义、辨析不当之下的妄改误校。建国后大陆推广简化字,又切断了曹雪芹创作的时代信息,抹去了书中的时代密码。使用简化字,在罔顾双关之义的同时,切断了这个因声求义、以形索义的训诂之法。这无异于自断文化脐带,导致了《红楼梦》的误解误读。林黛玉、薛宝钗待字闺中的这个并非高大上、将来能够有善嫁的良好祈愿,竟被庚辰本、戚序本的抄手粗糙辨析和新中国的简化字给抹掉了。我为曹雪芹亦为林黛玉、薛宝钗一叹!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