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北京大学常务副校长吴志攀教授在“光华新年论坛”的发言

(2013-01-06 11:23:18)
标签:

杂谈

光华新年论坛发言

北京大学常务副校长 吴志攀教授

2013年1月6日上午

 

尊敬的厉老师,

尊敬的黄主席、李主席、易行长:

 

首先,请允许我代表北京大学,向2013年光华新年论坛的召开表示热烈的祝贺!向参加论坛的各位嘉宾、朋友、老师、同学表示欢迎,感谢大家长期以来对北大和对北大光华的支持!

在这里,我要特别向厉老师表达敬意。从我在北大当本科生开始,就以听厉老师的讲座为最大的精神享受。等一会儿,我还将和大家一起,再次聆听老师的主题演讲。这确实已经成为北京大学的一道风景,真诚祝愿老师学术青春永驻,永远指引我们前进。

同时,我也要向北大光华管理学院的同仁们表示感谢。光华新年论坛已经连续举办了十四届,越办越好,已经成为汇聚智慧、表达思想、凝聚共识的一个重要平台,成为我们北大为社会、为企业界、为国家经济发展贡献力量的一个重要窗口。这些年来,光华管理学院在科学研究、人才培养、文化传承创新和社会服务方面,不断取得新的成就,在教育实践中特别重视价值观的塑造,特别是培养造就了一大批有理想、有担当、有责任感的优秀企业家,这是对中国的巨大贡献!

今年论坛的主题与“社会责任”有关,借此机会,我想讲两点自己的思考。需要提前说明的是,这只是我个人的观点,不代表我所服务的机构。

第一,什么是我们这代中国人的责任?

责任这个词,本来的含义是“分内之事”,我们每个人在社会上立足,享有那么多的资源,处在不同的位置上,就应该有自己的责任。比如说,我当教授,就应该全心全意教书育人,要爱惜每一个人才,帮助他们成长,我不能把教书这个事情当作副业,把心思都用到别的上面去了。

我有一个感觉,这个感觉不一定对,但确实是我自己的感觉:当代中国人的责任意识相对是比较淡薄的,具体表现就是,很少有人对现状特别满意,大家都不安其位,都有着更多的欲望,都想着要向上走,获得更多的资源,却很少意识到,自己不管在什么样的位置上,都应该有相应的责任。中国比较缺乏一种“专业精神”,就是干一行,爱一行,而且把这一行做到极致,做到全世界第一,不是规模第一,是品质第一。我觉得,我们都应该时时记得肯尼迪当年讲的那个话:不要问你的国家为你做了什么,而应问你能为你的国家做什么。

可能正是因为我们这个社会比较缺乏责任感,所以,大家现在对责任这个词谈得最多,包括我学习十八大的报告,其中也讲,共产党员要有责任意识。

企业的社会责任是什么呢?现在大家都谈环保、慈善等等。这些当然都很重要。但我看,中国企业有一项最重要最基本的社会责任,就是尊重法律。大家都要有这个底线,这是最大的本份,我们现在的法治环境还是不够完善,有时候,守法者很孤单,很艰难,你连法律都不尊重,这样还谈什么社会责任呢?

当然,法律要体现的是全体人民的根本利益,不管你是99%还是1%,也不管你是大国企还是小作坊,法律面前不能有特权,法律要消灭一切特权,否则这个就不是良法,就不可能得到好的结果。我们学法律的,都有一个心愿,“惟愿公平如大水滚滚,使公义如江河滔滔”!

责任除了各安其位、各尽本份之外,除了守法这个底线之外,我认为,当代中国人还应该有更大的责任,有更高远的追求,就是让我们中国能够真正跟上世界发展的潮流,将来引领世界发展的潮流。

回顾大航海以来的世界历史,我的总结是,有三波大的变革。第一波是早期的海洋贸易的兴起,西班牙葡萄牙荷兰英国,这些国家迅速崛起,很快就积聚起巨大的财富,而且很多文明古国,人口比他们大得多,国土大得多,结果一遭遇就垮下来;接下来的第二波,是英国工业革命之后,大机器生产,带动了制造业的迅速发展,然后金融业也兴盛起来,这些发展极大刺激了科技的发展,科技成果转化为工业产品,科技真正成为第一生产力。今天世界的格局,归根到底,是这个第二波变革的结果。我们中国过去落后挨打,是因为没有工业化;现在后来居上,是因为快速工业化,而且是跨越式地实现了工业化。

今天我们面对的,是全球化以来的第三波变革。这个变革的核心到底是什么,我还说不太清楚,也许是服务业的崛起,服务业创造新的巨大价值。这其中,比较有标志性的事情是信息科技革命。我感觉,世界各国的经济都被这个信息化的浪潮所带动,正在走向一个新时代。

在这一波发展中,应该说我们中国是比较成功的,我们跟得很快,学得很快。我们的马云、李彦宏、马化腾以及无数的企业家、科学家、技术人员甚至农民工,都作出了巨大的贡献。我认为我们到目前为止还算没有掉队,而且是新变革的受益者。

但是,我又不能不忧心忡忡,中国原创的东西太少了。我们把美国的东西汉化是很成功的,而且有些东西,我们汉化以后可能比美国用得还成功,但是,我们不能一直当学生,不能一直是追随者。现在,核心的技术在人家手里,各种标准、各种规则的制定权都在人家手里,人家就有主动权,我们就随时都有可能再一次落后,而且这样的落后,后果很严重。

1956年毛泽东在《纪念孙中山先生》一文中说:“中国应当对于人类有较大的贡献。而这种贡献,在过去一个长时期内,则是太少了。这使我们感到惭愧。”我想把这个话,引用在这里,与各位承担着重大责任、特别是承担着创新使命的企业家共勉。

 

我要讲的第二点思考,是关于政府与社会责任。我的观点可能比较不全面,但我始终认为,在我国,社会责任最主要的承担者是政府。

我是主张“大政府”的,中国这么大,这么复杂的情况,变化这么快,假如没有一个强大的中央政府,没有负责任、有作为的各级地方政府,那是难以想象的。过去中国的奇迹,我觉得很大程度上要归功于政府,我们的政府干得非常出色,交出了很好的政绩答卷,得到了人民的拥护,但正因为如此,政府也必须承担最大的社会责任。

政府要承担什么社会责任呢?不仅仅是建立社会福利体系这样的事情,更重要的还是法治,政府的责任就是要让自己依法行政,做一个法治政府。

我举一个例子,前不久,我在上海证券交易所的论坛也讲过。福山把中国归为低信任社会,我认为他是片面的,几千年的儒家文化,以及最近60 多年来的社会主义教育,都在教导我们诚信,要以诚为本,讲“三老四严”等等。但我也承认,在我国社会的当下,确实存在着很严重的诚信问题,我坐在北大的校长办公楼里,经常接起电话来,都是骗子的电话。我感觉,中国社会比较缺乏横向的信任,两个不熟悉的社会成员之间,要建立起充分的信任似乎是要比英美社会难得多,契约精神不够。

缺乏横向信任,但我国社会却有很好的纵向的信任。什么是纵向的信任呢?就是大家都相信中央、相信政府、相信国企,我们的原则是少数服从多数、全党服从中央,以及在一个单位、一个家庭内部,群众相信领导、晚辈相信家长。正因为这种纵向信任的存在,而且非常稳定,使得我们中国在几千年前就形成了大一统的中央集权国家,并始终保持这种国家形态。

所以,我们要想中国保持稳定,要继续往上走,很重要的一个方面,就是必须始终保持我们的政府、我们的这些大企业、大机构的信用。我们讲社会责任,首先就是要求政府要保持诚信,要严格遵照市场的规范和法律的规范来办事情,让老百姓和广大的投资者、纳税人,都能够相信政府,相信国有的大机构,政府说话一定是权威的,一定是说话算话的,一定是要照顾老百姓利益的,一定不能是仅仅服务于某个利益集团的。

在中国,政府官员被称为是“父母官”,政府好像是老百姓的“大家长”,你家长当然就不能说假话,不能说了话不算数。这是我国基本的政治伦理,也是几千年的社会文化传统。所以,如果破坏了这种纵向信任,那么我们的市场就很难稳定,人心就肯定要涣散。老百姓的眼睛是雪亮的,尤其是现在这样的信息社会,你在上面的一言一行,都说明你有没有责任感,你是不是一个负责任的好政府。

只要政府把主要的社会责任承担起来了,政府主动负责了,政府真正信法、守法、护法了,那么,我们的企业就会有更好的市场环境,我们这个社会的人心就是安定的,就是团结的。只要中国千千万万的企业团结起来,都各尽其责、各尽本分,十几亿人民都跟着政府一起奋斗,那当然就可以战胜一切挑战,实现民族复兴的“中国梦”。

以上是我的不成熟的观点。恳请大家批评指正。再一次祝贺光华新年论坛的召开,祝愿光华管理学院的事业更加辉煌!谢谢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