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书丛老蠹鱼
书丛老蠹鱼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739,453
  • 关注人气:1,37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说版本鉴定及其他(三)

(2010-09-01 21:04:17)
标签:

文化

                                        说版本鉴定及其他(三)

 

      五、染色例。将明、清、民国刻本染成旧色,以充作宋本或旧本,此為书估之惯伎。1949年以前,苏州书肆中有些人都是作伪里手,其以红茶水染灰黃之色,这种染过的纸色深浅不匀,纸色灰暗,不能呈现自然之旧色。一般来说,染料溶解后要用细篩網过滤,染色水要及時使用,保存时间不可超过24小时,且水质对染色也有影响。如染色不勻,其原因当为染料溶解不透或染料调配不当,致使纸上的染料颗粒聚集一起,形成色斑。同时,将纸放入调好染色的水中时,不易掌握取出的时间,瞬间颜色变深,会很难看。所以,经过染色之书,极易识别。但亦有染得较好者,如雷峰塔藏经。

 

      津早年在上海图书馆普通线装书库中見有《四书集註》,清末寿州孙氏據宋本重刻,共有二部,但一部染色,以充宋本,另一部则呈原色,两者放在一起,真伪立判。又如《节孝先生语录》一卷,原著录为清初刻本,纸张染色,疑为清末刻本。甘肃某馆有《宋相臣传》,题「宋刻宋相臣传」,存四冊,纸染色,实明刻本也。

 

      「哈佛燕京」藏书中也有数部染色充旧之書,如《尔雅注疏》十一卷,明刻递修本;《图像本草蒙筌》十二卷首一卷《总论》一卷,明崇祯元年(1628)金陵周如泉万卷楼刻本;《新刊迂斋先生标注崇古文诀》三十五卷,明刻本(且有刘墉「石庵」伪印)皆是。津又见「哈佛燕京」藏题宋刻元明递修本之《新刻名臣琬琰之集》,纸张即为染色,不匀之处,一眼即可知晓。

 

      六、假印例。版本鉴定,印章是辅助因素之一,前些时,津曾写过一篇专讲藏书印鉴定的小文,举了数十例,现再作补充。1978年5月,津陪侍顾师廷龙先生在杭州某图书馆看书,見一明崇祯刻本《易经纂註》,八冊,有劳权钤印数方,如「劳权之印」、「丹铅精舍」。原著录作「清劳权校」。但细审之下,均为伪作。

书估制作假印,真是什么名人都敢做,我曾见过有好几种书上,都有元赵孟頫印,或钱谦益印。赵、钱二人都是大名家,所以也是不良书估的造假对象。八十年代时,我在香港大学冯平山图书馆看明天顺四年(1460)贺沈、胡缉刻本,书上钤有「赵子昂印」、「赵氏子昂」、「赵文敏公书卷末云吾家业儒辛勤置书以遗子孙其志何如后人不读将之於鬻颓其家声不如禽犊苟归他室当念斯言取非其有毋宁捨旃」、「钱印谦益」、「牧斋」等印,篆工拙劣,印色暗红一律,差勁之极。又赵氏所钤印中,绝不可能自称「赵文敏公」,所以,书估的文化水平不高,历史知识浅薄,也可见一斑。

 

      《唐宋白孔六帖》一百卷目录二卷,唐白居易、宋孔传辑,明刻本。鈐印有「松雪斋图书印」、「赵氏子昂」,伪印也。按,今存之《白孔六帖》,有三种宋刻本,均为残本,為《新雕白氏六帖亊类添註出经》、《孔氏六帖》、《唐宋白孔六帖》。元代无刻本,明代仅有一刻,即此明刻本。估人鈐以赵氏伪印,可矇人以为赵氏所藏宋本。

 

      津嘗见《周宪王乐府》三种,王重民《中国善本书提要》作「明宣德刻本」,误。此实為石印本,乃民国间罗振常蟫隐庐仿古影印,此书钤「石经阁」印(冯登府)处原有小印一方,为后人挖去,钤冯氏印记于上,做得极工,纸染淡,配以粉笺封面。

 

      《通志》二百卷,宋郑樵撰,元大德三山郡庠刻元明递修本。此书有王士祯印,伪。

 

      《节孝先生文集》三十卷,宋徐积撰,明刻本。此本有「子晋」、「汲古主人」两印,皆伪。原著录为元大德十年修刻本。此本目录末之次页后,有割裂,补以它紙,割裂处应为牌记或记载此本刊刻之年之依据。

 

      此外,津历年所见如明正德刻本《南行稿》一卷《北上录》一卷,以及明崇祯十三年秦氏求古斋刻本《九经》五十卷上所钤的劳权印;清抄本《内阁藏书目录》八卷上的毛晋印;清陈贻穀撰稿本《左传嘉集》四卷上的陈鱣印;宋刻元明遞修本《古史》六十卷中的天禄琳瑯诸印等,都是书估伪作。伪印钤在善本书上,不啻有佛头着糞之感。

 

      早时,读一知先生「古书作伪种种」,有「南北市肆作伪之本领通天者,当首推吳下之文学山房。估人颇知版本,熟读目录及藏书家故实,常以残书改头換面而为完帙,受愚者不少。余箧中亦有两种。……此肆尚有吳中著名藏书家伪印不少,往往得旧本钤印其上。常見者为袁寿阶五砚楼印,然印甚劣而印泥亦不佳,一見即可見其伪,不足道矣。」

 

      当然,也有另一种很特殊的情况,即书好跋真,但藏印却伪。究其原因,是由于书估或个别藏家处有前代著名藏书家的各种伪印,却又生怕别人不知道某书之珍贵,于是在所得的珍本上遍鈐名家伪印。潘师景郑先生曾告诉我,道光间的藏书家张蓉镜就做过此亊,如明万曆间姚宗仪纂修的《常熟私志》二十八卷,稿本,存卷一至五,书上钤有项元汴、毛晋的伪印。又如明初刻本《寿亲养老新书》四卷,有黄丕烈跋,但书中的黄氏印却是伪印。再如「哈佛燕京」藏旧抄本《广成集》十二卷,书中有佚名录清黄丕烈跋,黄跋后钤有「荛夫」小印,又有「汲古阁收藏」,皆伪印也。此书另有张氏「曾藏张蓉镜家」、「小琅環福地秘籍」等印。三种书上的伪印,皆为张蓉镜所钤。

 

      七、剜序。书估的作假手段无奇不有,剜去原书上的序年也是一种。如《和靖尹先生文集》十卷,宋尹焞撰,明嘉靖九年(1530)洪珠刻本。蔡宗兗序末署年被剜去,意图充宋本。蔡序应作於嘉靖九年。又书末洪珠刻书序,也被抽去。洪珠,字玉方,福建莆田人,正德十六年进士。此本又有「季振宜藏书」、「沧苇」印,不真。

 

      《诗外传》十卷,明嘉靖沈辨之野竹斋刻本,此本有翻刻本,凡有刻工王良智者则为原刻本,有刻工郑宇者则为翻刻本。曾见重庆市图书馆的一部,也被书估玩弄小技,将书中「至正十五年龙集乙未钱唯善序」中之「至正」两字剜去,改印「淳熙」年号,又将序后下半页原有「吴郡沈辨之野竹斋校雕」牌記及首页版心下「王良智刻」四字挖去,以充宋本。

 

      《亊类賦》三十卷,宋吳淑撰並註,明嘉靖十三年(1534)白玶刻本。此本仅卷三十末刻「宋绍兴丙寅右迪功郎特差监潭州南嶽庙边惇德、左儒林郎绍兴府观察推官主管文字陈绶、右从政郎充浙东提举茶盐司幹办公亊李端民校勘」三行。按,此书有宋绍兴十六年(1146)两浙东路茶盐司刻本,傅增湘《藏园群书经眼录》载此书「有嘉靖十三年甲午冬十二月朔嵩渚李濂序,称开封太守南宮石岩白公刻诸郡斋云云。前绍兴丙寅仲夏廿三日右迪功郎特差监潭州南嶽庙边惇德序,次吳淑进书状、卷末銜名三行。有嘉靖甲午祥符县儒学署教谕亊麻城陈同后序,称绍兴中郑提举镂梓於东浙,而中州四方传布未广。甲午岁,余领教在汴,太守石岩白公命校阅,將捐俸锓行,且录本间或脫略,请於大宗师颐庵吳公,得其善本质定,然后脫简完辑云云」。此本序及后序俱佚去,书估所为,有意充宋本。

 

      八、妄加牌記、魚尾。津曾在浙江某地看到一部《纂图互注荀子》二十卷,半页十二行二十六字,四周双边,黑口,双魚尾,有耳题。原著录作「元至元二十五年(1288)刻本」,依据是卷十八末有「至元戊子刊行」一行。经与上海图书馆藏本相核,当为一版,乃明刻本,非元槧也。所谓依据,是估人摹描妄加,意在明本上描以「至元戊子刊行」牌记,以充元本,或得善价。

 

      我見到的一個最花费工夫的、且最肆无忌惮的拙技,是将一部书的书口上妄加魚尾、黑口,以充另一版本。那是《荀子》二十卷,明刻本,存卷一至十二,十行二十字,白口,无魚尾。但是,书估用小木块雕成魚尾状,又用另一长方形量好尺寸的木块在书口上分別在白口处盖上魚尾和黑口。此外,一不作二不休,竟然还伪造了清代重要藏书家黃丕烈的跋写在书末,並钤上伪造的黃印。这种为牟利,而无所不用其极的手段,真是令人啼笑皆非。

 

      九、剜去出版者,以充它种版本。《汉隶字源》五卷《碑目》一卷《附字》一卷,明常熟毛氏汲古阁刻本,此书有汲古阁、钱曾、何焯藏印,均伪。版心下「汲古阁」三字俱剜去。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