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风湿病专家周祖山的博客
风湿病专家周祖山的博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66,448
  • 关注人气:7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武汉《知音》】白领丽人拒绝“坐月子”,风湿缠身洪湖遇神医

(2012-02-07 08:02:35)
标签:

杂谈

白领丽人拒绝“坐月子”,风湿缠身洪湖遇神医

 

大学毕业那年,我应聘进入南昌一家科技有限公司,岗位为商务拓展专员。第二年7月,我与在一家事业单位上班的老公相恋,并很快领了结婚证。刚结婚不久,我就发现自己怀孕了。为了保住工作,我尽量在老板面前表现得像平常人一样,从不因怀孕的事请假,也尽量做到不因怀孕而影响工作。

十月怀胎,一朝分娩。生完孩子第三天,我就拎着包包去上班了。家里人都非常反对,尤其是婆婆反应最激烈,她说:“女人不坐月子,会落下一身伤病,等到老时就追悔莫及了。”我不以为然,拒绝坐月子,理由是西方女人都不坐月子,生完孩子就去上班,我们中国女人也没有必要这样脆弱。老公开始也对我的身体也很担心,但过了一段时间也没见我有个病病灾灾,也就放心了。

可是,好景不长。我就为当初的率性付出了代价。去年3月,我感觉双手双脚指关节、腕关节隐隐作痛,打针吃药都不见好转。随着时间推移,关节隐痛发展到红肿热痛,手连拿筷子都抓不稳,脚更是不能下地走路,一沾地就钻心地疼,我每天只能躺在沙发上看电视……心里的恐慌与日俱增,禁不住地想:我还如此年轻,孩子才几岁,我要是死了,老公和孩子该怎么办呀!

我不甘心坐以待毙,开始四处求医。医生说我患的是产后风湿,没有生命危险,必须慢慢地调理、治疗。出于对老公和孩子的爱,我积极配合医生治疗,打点滴锥得手背上全是针眼,也没有流过一滴眼泪,可是病情仍然不见好转。在病友的推荐下,我去过东至吉林长春,西至宁夏银川,看过很多有名的中医、西医,病情仍然不见缓解。我不想死,可又害怕哪天就真的突然死去,于是整晚整晚地哭。老公以为我是疼得受不了,就整晚抱着我,安慰我。可是,他哪里读得懂我这柔软细腻的心思!

为了给我治病,老公卖掉了房子,车子也低价转给了朋友。短短一年多时间,我就花光了家里的全部积蓄——十几万元。输进我身体的药液能装满十几只水桶,家里的药瓶、药盒子有几麻袋。更难为情的是,在我患病治疗期间,例假紊乱,身体的不适与内心的烦躁,害得我与老公没有过一次温存。每当深夜听他着低低的叹息,我歉疚地想:等我病好那一天,一定要好好补偿老公!

有一天,我临床的病友——一个20多岁的小伙子说:“姐,你不如去湖北,找洪湖市中医医院的周院长看看吧,周祖山院长医术精湛,尤其是他家祖传的秘方,对治疗风湿病效果特好!”小伙子是一位强直性脊椎炎患者,曾经人推荐到洪湖市中医医院接受周院长治疗,病情很快好转。我心动了,上网了解洪湖市中医医院的相关信息。

洪湖市中医医院创建于1979年8月,是一所集医疗、科研、教学、康复为一体的综合性二级甲等中医院,以治疗类风湿疾病的显著疗效而享誉杏林,闻名全国。周祖山是该医院院长、全国劳动模范、中华中医学会风湿病学会常委,湖北省中医药学会风湿病分会主任委员。他将祖传秘方与现代科技相结合,研发了一系列治疗类风湿、强直性脊椎炎的新药,拯救了全国各地千千万万的类风湿病人,从而奠定了其在全国风湿病治疗领域的权威地位,被同行称为新一代“药王”。他领导的洪湖市中医院因此成为闻名海内外的风湿病专科特色医院,并经国家中医药管理局考核确认为“全国类风湿重点中医专科(专病)中心建设单位”。

除了医术精湛,周院长医德也非常高尚。关于他“为了陌生患者,千里驱车送医送药”、“神手解顽症,爱心写春秋”等报道深深地震撼、感动着我。于是,我在老公的陪护下,坐动车经武汉转道洪湖,迫不及待地想见到这位传说中的神医。

然而,当我们风尘仆仆地来到洪湖中医院,我却傻眼了——“院长办公室”门前早就排起了长队,两间宽大的办公室也挤满了患者。看这情形,啥时候才能轮到我呀!好在院办主任得知我们远道而来,热情地安排我们入院住下,并解释说:“在周院长面前,无论多高级别的官、多大的老板相约,他都坚持按照挂号顺序接诊。据说,这是周祖山的父亲生前立下的规矩。

周院长一视同仁的行医作风,让我肃然起敬。第二天大清早,周院长刚上班就敲开了病房的门,微笑着先向我致歉,然后才耐心地问诊。经过诊断,我的症状属于自身免疫性疾病——类风湿关节炎,没好好“坐月子”只是诱因。一听这个诊断结果,我就哭了。风湿病是世界性医学难题,其中类风湿关节炎、强直性脊柱炎等有很高的致残率,因而被人们称为“不死的癌症”。我哭着问周院长:“我还有救没有?”周院长肯定地说:“有!我院研发的‘周氏综合疗法’,正是类风湿的克星。”

为了让我有治愈的信心,周院长深情讲述了他父亲周承明老先生当年冒着生命危险以身试药,攻下用“毒草”雷公藤(即黄藤)治疗类风湿顽症的感人故事。周院长受父亲影响,把解除千万病人的痛苦当作终生目标,创造并完善了疗效独特的“周氏综合疗法”。如果说从“麝火疗法”到“雷公藤散”,是父亲将一个小“秘方”变成了一个知名品牌,那么从“雷公藤散”到“周氏关节止痛膏”以及“痹康宁I、II、III”系列的推出,则是他把一个“品牌”打造成了一个产业。

见周院长如此肯定,我信心倍增,积极配合他的治疗。尤其是吃了他研发的“黄滕酒”、“祛风散”后,我的关节疼痛得到了缓解一周后,手腕与脚踝处的红肿也开始消退了;二周后,我终于可以下床行走自如了。临出院时,周院长又给我开了一些药,并吩咐我要按时服用,半年之后回来复查。终于可以回家见儿子了,我和前来接我出院的老公相拥而泣……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