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一个30年前的陌生战友来看我

转载 2017-07-26 10:35:07

    一个30年前的陌生战友来看我

     去年10月份的一天,家里的电话铃声突然响起,我拿起电话接听,那边传来一个既激动、又陌生的声音。问我:“你是李书田吗?”,待我肯定回答后,他说:“老首长,你好,我叫WGX,曾是你的一个新兵,我现在仍在部队里。”电话里,他提及几个战友的名字。我对他提到的通讯连指导员胡志强特别熟悉,对退役在山东即墨的王希训有点印象,但对他说的其他战友的名字却没有了印象。他告诉我,现在他的家安在北京,工作单位在安徽合肥,他在部队的职务已经晋升为正师级。并将他在合肥和北京两地的手机号码都告诉了我。最后说:“现在终于给你联系上了,有机会我一定前去登门看望。”因声音太陌生,电话里也没聊上几句话,心中还有些疑惑,究竟是否真的战友?我只是礼貌性地说了声“谢谢”,就放下了电话。对这位战友的名字,我确实毫无印象,怎么也回想不起来。将其名字和手机号码记下后,我没有将之当回事。

    家属问我谁来的电话,我说一个陌生的战友。她说:“你都不知道人家的名字,他怎么知道咱家的电话?莫不是骗子吧?”现在,社会上电讯诈骗太多了,让人防不胜防。我和家属都曾接过一些诈骗电话,尤其是社会上那些层出不穷的电信诈骗案例新闻,其诈骗手法及其诈骗数额令人触目惊心。因此,每次家里有个陌生人来的电话,都让家属紧张不安。不过,陌生战友来的电话,我倒是不那么紧张。我对家属说,部队的战友很多,我在部队机关时间长一些,他们认识我,我不一定都认识他。再说,我已经转业30多年了,时过境迁,在部队时我熟悉的战友,肯定已经发生很大变化,现在我听不出他的声音,也是正常现象,不必大惊小怪!

     2017718,星期二,下雨天。早晨8点钟,WGX打来电话,说是出差路经济南,想过来看看我这位“老首长”,问我是否方便?9点能否在家?问我具体的住址和门牌号码?我都一一地告诉了他。我也想弄清楚这位战友究竟是何人,见面后是否能想起来,他是哪个连队的,我在部队时他是干什么的。待他快到我家所住小区时,我到楼下迎接。我刚到楼下,一辆军车也突然停下,从车里下来一位高大魁武着便装大约50岁左右的同志,后面是位军人和驾驶员。那位高大魁武的同志一边走上来与我握手,说声“老首长好!”一边指挥那位好象是警卫员的同志和驾驶员从车上卸下带来的一些礼品。我赶忙引领他们进家门。直到此时,无奈,依然是“相见不相识”。我怎么也没有想起这位口口声声称我为“老首长”的军人是哪年的战友。

    就座、倒茶、让烟,我们谈起了部队的往事。30多年的变化,让我怎么能想起当年这位小青年的音容笑貌?经WGX介绍,我才弄清是怎么回事。那是1982年冬季,王刚入伍的那年,我作为坦克团政治处宣传股长,与团作训股参谋陈福生一起,在距离团部驻地较远的训练靶场,负责刚到部队的新兵训练。我兼任新兵连指导员,陈福生为连长。新兵训练,生活艰苦。新兵都是生龙活虎的小青年,正是长身体的年龄,饭量较大。记得,每次吃饭,刚端上来的饭菜,即使只是一盆咸菜,也是很快就能吃得光光的。饭菜质量虽不是太高,但都能保证让新兵吃饱。为搞好对新兵的政治思想教育、部队组织纪律教育以及军事训练教育等,连队将教育的一些要点,组织新兵办了一期期的黑板报。当时看小王有着一定的文字组织能力,让他参与了办黑板报。这期间,我作为指导员,对他说过一些鼓励的话。譬如,“部队是个大学校,有志气的青年应在部队这个大熔炉里把自己锻炼成钢” 呀,“文化基础比较好的青年,要坚持学好文化课,有机会可参加考试进军事院校深造”呀,“你年轻有为,只要抓好自身学习,前途无量”呀,“好好干,以后如果有机会可调到机关"呀,等等。他说,我鼓励他的一些话,至今都未忘记。两个月的新兵训练结束后,他被分配到团通讯连。其连指导员胡志强是当时部队为数不多的几个大学生之一,其思想作风、学识水平无疑也对他产生了一定影响。后来,小王参加了进入军事院校学习的考试,结果一考中举,进入安徽军事通讯院校学习,毕业后继续留校,后调入总参,在北京安了家,最后又被调往安徽军事通讯学院工作。他说,他在坦克团当兵只有两三年的时间,还属于新兵,所以认识的战友并不多,只是对我印象深刻一些。他还想法联系上了现在在即墨的原坦克部队通讯连的一位战友。说是有机会也希望能见上一面。他告诉我,一次在北京总参开会,与我们坦克团的战友李小军相遇,觉得格外亲切。李已是将军,是装甲兵院校的院长,现已经退休。我告诉他,我于1984年转业到地方,再没有回过部队,也很想念当时在部队的战友们。好在我们这个部队的许多战友都在济南安了家,每年“八一”建军节或者春节,战友们都要聚会在一起,畅叙友谊。

    对站在我面前的这位年轻的师级干部,我表示了祝贺!我说,部队的确是个大学校、大考场、大熔炉,是个出人才、出干部、出将官的地方。我说,当年跟我当干事的几位战友,算是我的下属吧,后来有两位当上了正师级干部,也有两位成为正团级干部,我真诚地为他们的成长、进步感到骄傲和自豪!非常感谢这些年来你还想着我们这些老战友们!

    在我家逗留1个多小时,王就要离开,说是还有其他事情需要处理。我劝他们留下来,一起吃顿饭,说什么也不肯,说是“见到了老首长心里很高兴,有机会再请老首长吃饭!”将他们一行人送上车,看着车慢慢离去,对没能留住他们吃饭,心里感觉很不是滋味!

    家属整理WGX带来的礼品,有人参、奶粉、蜂蜜、红枣牛奶燕麦片和进口饼干等,说“你这个战友想得真周到,老人、孩子吃的都有!”此时,她再也没有疑心所谓“电信诈骗”的问题了。

   事后,我想到老师对学生的教育问题,老师对学生的一句鼓励话,往往会改变学生一生的命运。WGX这位在我脑海里并没有留下多少印象的战友,却由于当年我对他鼓励的几句话,发奋学习,刻苦攻读,考进军事院校,终于改变了自己的命运,成长为年轻的师级干部。更可贺的是,他重情意、懂感恩,念念不忘曾经引领、帮助过自己的战友,此种精神难能可贵!真心祝愿他一切顺心如意,“百尺竿头,更进一步”,为“强军梦”做出更大贡献!​

  感悟:我以真诚待战友,更有战友真诚待我也!

 

 


阅读(0) 评论(0) 收藏(0) 转载(0) 举报/Report

评论

重要提示:警惕虚假中奖信息
0条评论展开
相关阅读
加载中,请稍后
鏉庝功鐢扮殑鍗氬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14,615
  • 关注人气:0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