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我以真诚待战友

转载 2017-07-17 20:14:29

 

               我以真诚待战友

            ——闲笔杂谈之一篇

    每逢 “八一”建军节,我们一批转业在济南的战友都要聚会一次,借以回顾军队那段难以忘怀的日子,畅叙一番那种亲如兄弟般的友情。特别是当退休后过着闲暇无虞自由自在的生活之时,更是常常想念起那些生活在外地、路途较远、多年未见的战友,期盼着能有机会相聚一次,以解相思之苦。而今,机会来了!

   2017711,济南的战友吴福山打来电话,说是战友周庆太通知他,13日张祥岭从厦门来济南看望老连长朱同祥。同时,菏泽的李俊杰、东营的赵振山也都带家属来济南看望老连长,还有庞希忠、卢昌盛都要参加这次聚会。吴已联系好,让外地来的战友住机床二厂宾馆。问我和田景胜参加以及如何安排的问题?其实,今年春节,我和田景胜、吴福山一起去看望过朱连长,为此我写过《看望老连长,忆起当兵事》一文。而今外地战友来济南看望老连长,我们毫无疑问要参加并好好接待。

   庞希忠是我们原坦克一营的老副营长,转业较早;卢昌盛是原坦克二连的老排长,后任团作训股参谋,1978年我任团宣传股长时他们转业,此二位可谓是“老字辈”的战友,在我们眼里,称得上是坦克一营和坦克二连元老级的人物。他们虽在济南,但已有近40多年未曾见过面。听说他们到场,很高兴。李俊杰、赵振山都是原坦克二连的老战友,转业时,李是团后勤财务股长,赵是坦克二营营长。在部队时,我们相互之间的家属都很熟悉,后虽分散各地,但却多年未隔断联系。只是见面的机会甚少。

   张祥岭是原坦克二连、1973年入伍的新兵,他到连队时,我已离开连队两三年,相互熟悉,特别是我们这些老同志转业至地方后,其在部队发展较快,最后在福州军区31军坦克旅参谋长的位置上退休。在我们这些战友中,张是最年轻的,属“小字辈”。他远道而来,专程看望老连长,也是大家聚会的一次良机,我们岂有不陪伴之理?

   关键是这次战友聚会的费用由谁出,怎么出的问题。我与田景胜商量,设宴费用一不可让远道而来和外地来的战友出,二不可让比我们更老的几位战友和老连长出,只能让我们这些在济南的几位战友(我、田、周、吴均是坦克二连出来的)作为“东道主”来出。我对田说,如果其他人不同意,这顿饭钱就由我们两人来出。我的想法就是要让老连长以及远道而来的战友“客人”满意而来,高兴而归。田同意我的意见。

   将我的想法告诉周庆太,周则说出了李俊杰、赵振山的想法。原来,李、赵都带家属去过厦门,张祥岭对他们的接待很热情、很周到,这次张来济南看望老连长,他们也赶过来陪同,就是想还张的“热情招待账”,说是设宴的费用李、赵要付。我说这是他们的想法,大家都争着掏钱是好事,但我觉得,让李、赵掏这个费用不合适,我们几位家在济南的战友作为“东道主”不负责这顿饭钱说不过去。最后大家商定,同意了我的意见,由我们1968年入伍,转业在济南的战友负责设宴的费用。我们每人先拿出500元,不够的话,我补上!

    713中午11点,我赶到聚会的济床二厂宾馆时,战友们及其家属们都已聚齐。战友相见,分外高兴。显然,多年未见,变化不小,发现彼此都苍老了许多,那种年轻时朝气蓬勃、生龙活虎般的形象似乎都不复存在。真是岁月不饶人。大家都说“孩子大了,我们老了”。但看到战友们的精神面貌和身体状况都还算不错,各家的孩子都各敬其业,心感甚慰!

    随后,田、周、吴让我作为东道主的代表安排就座,我没有推辞。朱同祥是被战友们这次看望的德高望重的主角,理所当然地应坐主陪位置,我坐在副陪位置。按正常礼节,张祥岭作为远到而来的客人,亦是此次聚会的不是发起人的“发起人”,理应安排在主陪右边的“主客”位置 上,但他看到其他战友都是属于“老字辈”的,说什么也不肯去坐,坚持随意找了个位置坐下。最后,形成了男士坐在餐桌右边,女士坐在餐桌左边的形式。大家都赞同这样坐。“主随客便”。我也主张,只要大家没意见,怎么高兴怎么来。

   此次聚会,到场的战友带来了各式各样的酒。菜上桌后,选择了张祥岭所带的产自台湾金门的比较有名的一种高度酒。席间,先是主角敬大家三杯酒,随后从右边开始,男士们挨个轮着举杯敬酒。待轮到我这个副陪敬酒时,敬酒的顺序则与其他同志不同,我是反其道而行之,即带领大家第一杯先敬战友们的家属,理由是,正是因为她们的辛勤操劳和付出,才有了每个战友家庭的和谐和幸福。大家赞成!第二杯敬从厦门远道而来的张祥龄,第三杯敬两位“元老级”的战友庞希忠和卢昌盛,第四杯敬从外地菏泽和东营来的战友,最后一杯,则敬此次聚会的焦点人物即主角老连长朱同祥。宴会持续了两个半小时。尽管大家都不是拼酒的年龄了,但都量力而行,各尽所能,喝了个痛痛快快。可以说,战友们个个尽兴!

    餐后,张祥岭给每位战友分发了从福建厦门带来的礼物——两包2斤重的桂圆干(又叫龙眼干)。宴会菜的费用1999元,我们4位战友拿出的2000元足够了。卢昌盛参谋也坚持要支付几百元,我们坚持拒收,想方设法退了回去。张祥岭带来驾驶员,餐后即刻赶回老家邹县。本来,我们打算让李俊杰、赵振山及其家属在济南逗留几天,我们几位战友陪着他们逛逛大明湖、游游千佛山等济南的几处名胜景点。但他们觉得酷暑盛夏,天太热,温度达3637度,不忍心让我们陪着受罪,所以,坚持要在第二天离开济南。最后商定,第二天的中午饭让我做主安排,吃完中午饭他们就“各奔东西”:一家回菏泽,一家回东营。为让李、赵及其家属休息,餐后我们都离开了宾馆。

    实际上,事后得知,待周庆太开车送我及其家属离开后,吴福山联系到赵俊山认识、田景胜也熟悉的原装甲兵炼油厂的一位朋友,并由这位朋友请客,当天晚上又喝了一场。一直喝到夜里11点多。这番连续的折腾,确实有些劳累。所以,第二天我给田打电话,他都不想再参加我作为在济南战友的代表安排的这场宴请了。我完全理解。但又觉得,这顿饭他如果不参加,李、赵显得有点失面子。我让田给李、赵二位战友“客人”说明一下情况,让他们理解,心中没有想法就好,我同意田不参加。可能田考虑不参加有些不妥吧,后又打电话告诉我,说是他和家属都参加。

   714一早,我在驻地附近的“小城大爱”酒店安排了一个房间,等候战友中午的光临。我想让会开车的周庆太中午去接他们过来。早晨,周庆太来电话,说是李、赵上午要去看望曾参加过抗美援朝战争的原坦克一营的老教导员孙克贵,周说如果开车去接送,人员太多,车上坐不开,问我怎么办?我让他与李、赵联系,看他们如何安排。结果,赵让周开车去了他们所住的宾馆后,为保证车能坐下他们5个人,就安排周和吴的家属回家,不参加中午的宴请了。对此, 我不知情,仍按原来计划参加的人数做了准备。直到中午宴请开始时,才发现周、吴的家属未到场。赵如此安排,只要他们作为外地来的“客人”没有什么意见就好。我虽准备了各种酒,但待吃饭时,田坚持让大家喝其带来的五粮液。席间,大家欢声笑语,相互祝酒,喝了个高兴、痛快!我让家属支付了800元的饭菜费用。

   饭后,按照原计划,让周庆太开车将李俊杰及家属送至济南长途汽车站,坐车返回菏泽,赵振山其家属则坐网约车返回东营。临别时,他们对我们的热情接待一再表示谢谢,我们说理应如此!我说过:“天气热,战友情更热!”最后,大家相约:有机会再聚!

   写此小文,仅为留念!


阅读(0) 评论(0) 收藏(0) 转载(0) 举报/Report

评论

重要提示:警惕虚假中奖信息
0条评论展开
相关阅读
加载中,请稍后
鏉庝功鐢扮殑鍗氬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14,692
  • 关注人气:0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