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宋志坚
宋志坚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453,576
  • 关注人气:47,39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不能诅咒“红绿灯”

(2021-12-02 17:55:35)
标签:

立交桥

况青天

大趋势

取代

互补

    现代中国的都市,正在出现越来越多的立交桥,汽车走什么道,自行车走什么道,人走什么道,都分得清清楚楚,由不得你随心所欲。在有立交桥的十字路口,没有红绿灯,没有红绿灯下的警察,也没有红灯停,绿灯行的规矩,却是秩序井然。

与立交桥相比,红绿灯的缺陷十分明显。一切都有赖于人的自觉,包括行人的自觉(自觉守法)和红绿灯下的警察的自觉(自觉执法)。一旦失去了这种自觉,这红绿灯便形同虚设,成了吓唬麻雀的稻草人。

然而,立交桥的普及,不仅需要人力、物力,而且也需要时间。因而,在已经出现立交桥的现代都市中,也仍然需要红绿灯。没有红绿灯,没有红绿灯下的警察,没有红灯停,绿灯行的规矩,不知道还得有多少人遭殃。目无法纪的闯下车祸固然咎由自取,循规蹈矩的横遭不测却也实在冤屈。

将这的意思扩大开去,引伸到我们的社会生活,对“红绿灯”的功过得失,恐怕也应该有一个客观公正的评价。

中国历代有作为的帝王,几乎都能以前朝为鉴,居安思危,几乎都懂得“成由节俭败由奢”的道理,也几乎都能维护“红绿灯”的威严,以此律人律己,于是遂有几度“太平盛世”的出现。只是好景不长,他们的子孙往往重蹈覆辙,由此可见,靠人的自觉性维护“红绿灯”的威严的局限。然而,局限并不等同于祸根,将社会的某种无序状态,某种腐败现象一概记到“红绿灯”的帐下,毕竟是不公道的。“红绿灯”并非是一个国家一个社会长治久安的根本之道,却不能因此而否定它在某个时期、某个历史阶段的显著作用。

我们不妨以明代宣德年间的苏州为例:况钟到苏州时,当地的胥吏、属官,或是刁蛮,或是贪暴,或是庸懦,可谓是积重难返。但不到几个月,他就使这些胥吏、属官各得其所。“立杀六人肆于市,复出属官贪暴者五人,庸懦者十余人。由是吏民震悚,苏人称之为‘况青天’。”我想,“况青天”其实是“青”不了“大明”一天的,更不能保证“大明”的天一直“青”下去。他只是“红绿灯”下的警察,但他维护了“红绿灯”的威严,于是把积重难返的苏州治理得井井有条。

    这是在为“红绿灯”唱挽歌么?不是的,这只是提倡“红绿灯”和“立交桥”的互补。“立交桥”既然能够弥补“红绿灯”的缺陷,既然能够突破“红绿灯”的局限,那么,它的取代“红绿灯”就是不可抗拒的大趋势。对于这“取代”,我们理应欢呼,并尽力去缩短它的过程。然而,取代既然是一个过程,在这个过程中就不能留下社会的无序与的法律的空白,“红绿灯”仍需坚守自己岗位,哪怕是最后一班岗。那些诅咒“红绿灯”的人们,有的或许是希望“立交桥”在一夜之间就取代了所有的“红绿灯”,诚然,这只是失之于幼稚与天真,但也有的诅咒“红绿灯”,为的是在“立交桥”尚未普及,在“立交桥”的机制尚未完善之际,自己能为所欲为。不是有几十个红头文件管不住一张嘴的现象么?我倒认为这应引起人们的警觉。

在电的照明发明之前,人们需要火炬和蜡烛;在电的照明发明之后,尚未有电的照明的地方,人们仍然需要火炬和蜡烛;即使在电的照明完全普及之后,人们仍会用到火炬和蜡烛。因为有火炬和蜡烛而拒绝电的照明的无疑是孱头;因为有了电的照明,而去诅咒火炬和蜡烛,却也不见得高明。

道理是一样的,不能诅咒“红绿灯”!

 

                      原发19941018日《解放日报》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