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宋志坚
宋志坚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250,696
  • 关注人气:47,37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贞观后期的魏徵之谏

(2021-07-26 05:41:07)
标签:

善始善终

十渐不克终疏

李世民

房玄龄

杂谈

魏徵在贞观十三年所上之《十渐不克终疏》是此前二年《谏太宗十思疏》之姐妹篇,同样流传千古,为人津津乐道。

魏徵此疏,开篇就说自古帝王“受图定鼎”,都想“传之万代”,因此“布政天下”之时,“其语道也必先淳朴而抑浮华,其论人也必贵忠良而鄙邪佞,言制度也则绝奢靡而崇俭约,谈物产也则重谷帛而贱珍奇。说明这些道理都懂。但普遍规律是“受命之初,皆遵之以成治;稍安之后,多反之而败俗”。魏微将其原因归结为“居万乘之尊,有四海之富,出言而莫己逆,所为而人必从,公道溺于私情,礼节亏于嗜欲”,并称此为“非知之难,行之惟难;非行之难,终之斯难。”

魏徵在这种普遍规律的大框架中,以贞观之初为参照系,列出李世民“渐不克终”的十个方面,一是贞观之初,无欲清静之化远播边疆。如今“其风渐堕”,以至于“求骏马于万里,市珍奇于域外”; 二是贞观之初,“爱民犹子,每存简约,无所营为”,如今却是“意在奢纵,忽忘卑俭,轻用人力”,还说什么“百姓无事则骄逸,劳役则易使”,这恐怕不是“兴邦之至言”;三是贞观之初,“损己以利物”,如今却是“纵欲以劳人”,包括营建宫室,因为“虑人致谏”而说“若不为此,不便我身”,这是堵“谏者之口”,并非“择善而行”;四是贞观之初,“亲爱君子,疏斥小人”,如今却是“昵近小人”、“疏远君子”,此非“兴邦之义”;五是贞观之初,“捐金抵璧,反朴还淳”,如今却是“好尚奇异”, “上好奢靡”不能“望下敦朴”;六是贞观之初,“求贤如渴,善人所举,信而任之,取其所长,恒恐不及”,如今却是凭个人的好恶,听小人的馋言,轻率地褒贬人物。七是贞观之初,“高居深视,事惟清静”,即使有狩猎之爱好,也能“内除毕弋(狩猎)之物,外绝畋猎之源之物”,如今却已超越一年三猎的旧礼,以致“见讥于百姓”;八是贞观之初,“君恩下流,臣情上达”,上下融洽,少有隔膜,如今在这方面“多所忽略”,使人欲言又止,“莫能申其忠款”;九是贞观之初,“孜孜不怠,屈已从人,恒若不足”,如今却是骄长欲纵,“恃功业之大,意蔑前王,负圣智之明,心轻当代”;十是贞观之初,“频年霜旱”,天灾不断,百姓“无一户逃亡,一人怨苦”,因为他们感受到“陛下矜育之怀”,如今百姓“疾于徭役”, 其心恐已“不能如前日之宁帖”

魏徵的《十渐不克终疏》,摆出来的是“不克终”,目的却在于帮助李世民“克终”,以免“九仞之积,犹亏一篑之功”。尽管其言辞激切,罗列“十渐不克终”犹如罗列“十大罪状”, 然而李世民读了这份奏疏之后“深加奖叹”,并将它挂在屏风上,早晚观看,并将魏徽的谏言抄录给史官,还赐予魏徵黄金十斤,御马二匹。

此后之进谏,大致都与《十渐不克终疏》有关,都为帮助李世民善始善终。例如,贞观十四年,魏徵谏李世民“宽于大事,急于小罪,临时责怒,未免爱憎”,认为如此这般,易使“刀笔之吏,顺旨成风,舞文弄法,曲成其罪”,大小官员“苟求免祸,矫伪成俗”;魏徵谏李世民因宦官的小报告而怒贬员外郎韦元方为华阴令,说“帝王震怒,不可妄发”,而“宦者之徒,古来难养,轻为言语,易生患害,独行远使,深非事宜”;贞观十五年,魏徵谏唐太宗之斥房玄龄,说“营缮”事宜,房玄龄等“问于有司,理则宜然”,何错之有,“何罪而责”?(以上参见《资治通鉴·唐纪十一》)

贞观十六年,魏徵有病,李世民以“手诏慰问,并说“不见数日,朕过多矣。今欲自往,恐益为劳。若有闻见,可封状进来。”魏徵遵嘱“封状”谏李世民之言行相悖:“临朝,常以至公为言,退而行之,未免私僻。或畏人知,横加威怒,欲盖弥彰”。这是魏徵对李世民最后的奏疏与谏诤了。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