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宋志坚
宋志坚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604,504
  • 关注人气:47,38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王旦为不谏“天书”遗恨终天

(2019-09-12 06:56:50)
标签:

天书

御酒

封口费

宰相李沆

珍惜羽毛

在北宋咸平六年的“天书”事件中,宋真宗以一坛御酒(实为珠宝)使宰相王旦保持沉默,这坛“御酒”被今人称为“封口费”,似也不算过分,因为它确实起到了“封口”的作用,“由是凡天书、封禅等事,旦不复异议”。但称此为“封口费”的今人未必都知道,王旦为这坛“御酒”所导致的“沉默”,背上了沉重的心理负担,“旦为天书使,每有大礼,辄奉天书以行,恒邑邑不乐”。直到临终之时,“旦遗令削发披缁以敛。盖悔其不谏‘天书’之失也”,至死都不能原谅自己在关键时刻的“沉默”,这是王旦之痛。
王旦真的因为贪图那一坛珠宝而保持沉默的吗?纵观王旦一生可知,此公并非见财眼开见利忘义之辈。据《宋史·王旦传》记载,“旦不置田宅,曰:‘子孙当各念自立,何必田宅,徒使争财为不义尔。’真宗以其所居陋,欲治之,旦辞以先人旧庐,乃止。”长期身居高位,却能清贫如此,实属罕见;直到去世之前,宋真宗“幸其第,赐白金五千两”,也被“作奏辞之”。由此观之,封王旦之口的,其实并非珠宝。那一坛名为“御酒”实为珠宝的“封口费”,与如今某些人所得的“封口费”还是大有区别的。
那么,王旦的沉默是因为珠宝所暗示的宋真宗的意向吗?他似乎也不是唯天子马首是瞻,唯圣上马屁是拍的角色。被称为有“帝王之量”的宋真宗,其实也喜欢别人为他歌功颂德,粉饰太平,投其所好的不乏其官。据《宋史·王旦传》记载,“天下大蝗,使人于野得死蝗,帝以示大臣。明日,执政遂袖死蝗进曰:‘蝗实死矣,请示于朝,率百官贺。’旦独不可。”这种景象,差点就是唐僖宗乾符二年那出“贺蝗”闹剧的再现。在这种氛围中的“旦独不可”,哪是唯唯诺诺,随波逐流之辈的作派!其实,宋真宗在打定主意要上演那出“天书”闹剧之时,也担心会有“旦独不可”的情况出现,这遂有那一樽用心良苦的“御酒”。
契丹和亲之后,宰相李沆曾与时任参知政事的王旦说过他的担忧:“边患既息,恐人主渐生侈心耳。”王旦对此“未以为然”。李沆“日取四方水旱盗贼奏之”,王旦又“以为细事不足烦上听”。于是李沆说了一番耐人寻味的话:“人主少年,当使知四方艰难。不然,血气方刚,不留意声色犬马,则土木、甲兵、祷祠之事作矣。吾老,不及见此,此参政他日之忧也。”到了“天书闹剧”上演之时,李沆之忧已成事实,“真宗以契丹既和,西夏纳款,遂封岱祠汾,大营宫观,搜讲坠典,靡有暇日”,而王钦若、丁谓之辈则推波助澜,王旦“欲谏则业已同之,欲去则上遇之厚”,因此抹不下脸来。他的“沉默”,就是在这种矛盾心态之中作出的错误抉择。唯其如此,才能解释他“每有大礼,辄奉天书以行”之时的“邑邑不乐”以及临终之时“削发披缁以敛”之“遗令”。
与平民百姓不同,身居高位之人,即使一言之失,亦可殃及国计民生。所谓“一言之失”,既包括不该说的乱说之“失”,也包括该说的不说之“失”。在王钦若之流竭力鼓动宋真宗封禅并为此策划“天书”闹剧之时,倘若也有“旦独不可”,恐怕就不会有这起“闹剧”以及此后没完没了的“形象工程”。这是国计民生之不幸,也是王旦个人的遗憾。史家评品王旦,没有忘记他的这一过失,叫做“惟受王钦若之说,以遂天书之妄,斯则不及李沆尔”。
当然,评品人物,不能攻其一点不及其余。在总体上,史家对王旦的评价依然挺高:“伟哉宰相才也”这六个字,不是只要当过宰相的人谁都担当得起的。至于“当国最久,事至不胶,有谤不校,荐贤而不市恩,救罪辄宥而不费辞”云云,说的则是他的君子之风。
其实,王旦因“不谏‘天书’之失”而遗恨终天,既告诫后人应当“珍惜羽毛”,亦可见他终归还是“珍惜羽毛”的君子。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