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士节与什么有关

(2018-11-01 07:13:58)
标签:

田子方

齐宣王

春秋战国

大一统


    子擊(魏文侯的儿子)“遭田子方于道”而“下车伏谒”,田子方“不为礼”,两人间遂有一番“富贵者骄人乎”与“贫贱者骄人乎”的争论。田子方持“富贵者安敢骄人”说,说得振振有词:“国君而骄人则失其国,大夫而骄人则失其家。失其国家者,未闻有以国家待之者也。夫士贫贱,言不用,行不合,则纳履而去,安往而不得贫贱哉!”这是公元前403年的事。
    在《战国策•齐四》中,也类似的故事,叫做“齐宣王见颜斶”。王要“斶前”,因为他是“人君”;斶要“王前”,因为“斶前为趋势,王前为趋士,与其使斶为趋势,不如使王为趋士”,于是也有一番“王者贵乎”与“士贵乎”的争论。颜斶的理由也很充分:“昔者秦攻齐,令曰:‘有敢去柳下季垄五十步而樵采者,死不赦。’令曰:‘有能得齐王头者,封万户侯,金千镒。’由是观之,生王之头,曾不若死士之垄也。”说得齐宣王哑口无言,不得不吞下了这口窝囊气。这是公元前三百多年的事。
    两个故事都发生在群雄争霸的春秋战国时期,这一共同的历史背景特别重要。在那个时候,士之为士,能保持自己的尊严与节操,而决不向权势者屈膝的大有其人,绝不只是一个田子方或一个颜斶。在田子方前百把年,齐国的大夫晏婴曾有铿锵之言:“君语及之,即危言;语不及之,即危行。国有道,即顺命;国无道,即衡命”;与颜斶差不多同时期而曾被齐宣王任用为卿的孟轲,也大有“粪土当年万户侯”的气慨:“说大人则藐之,勿视其巍巍然。堂高数仞,榱题数尺,我得志弗为也。食前方丈,侍妾数百人,我得志勿为也。一般乐饮酒,驱骋田猎,后车千乘,我得志弗为也。在彼者皆我所不为也,在我者皆古之制也,吾何畏彼哉!”因而,我以为那时的“士节”之高扬,正与“群雄争霸”有关。
    上个世纪七十年代批判过孔夫子,说他“待价而沽”(语本《论语•子罕》“沽之哉!沽之哉!我待贾者也”),把自己变做可以买卖的商品。其实,孔夫子的这句话是没有错的。因为群雄争霸,群雄都懂得得人才与得天下之间的关联,形成了人才的自由竞争的格局,士即知识分子才变得奇货可居。“学得文武艺,货与帝王家”,但卖与不卖,贱卖还是贵卖,主动权在他们自己手中,而且卖的也只是文韬武略,并非连人格尊严以至于亲娘老子也捆绑在一起卖。可见,那时倒是人才的“卖方市场”,于是遂有田子方“言不用,行不合,则纳履而去,安往而不得贫贱哉”的潇洒自如,遂有颜斶“士贵乎,王者不贵”的斩钉截铁以及燕昭王“卑身厚币以招贤者”的千古佳话。
    秦汉之后的大一统,情况就大不一样了。天下人才尽收眼底,用与不用的主动权都在一统天下的权势者的手中。“好钢用上刀口上”,人家不用,也就与废铁无异。你说“言不用,行不合,则纳履而去,安往而不得贫贱哉”,首先得担心的恰恰正是这个“安往”——想“纳履而去”都不得啊,还能翻得出如来佛的手心?你说“士贵乎,王者不贵”,却又与那个大环境中的事实相违,不仅会被人当疯子,说的人自己心里也不踏实。人才的“卖方市场”变成了人才的“买方市场”,人才的“自由竞争”变成了人才的“市场垄断”,才有那么多“士”花尽了吃奶的力气往“仕途”上挤,至于做梦也想得到权势者的提拔和赏识,从权势者那边分得一杯剩余羹余汁的,即使权势者不要你下跪,也要像贾桂那样硬是跪下去了。
    秦汉之后也有士节高扬之时,但那只在大一统间隙的短暂的天下纷争与逐鹿之际;天下一统之时也有犯颜直谏之士和虚怀若谷之君,但那大多只与“士”和“君”的自身的素质相关,因而也只能是凤毛麟角。就其大趋势而论,从秦汉到唐宋再到明清,可谓“士节日落”。
    对于士节的丧失,有论者将其归咎于“汉代大儒”叔孙通,是他“制订朝廷礼仪”,“为广大儒生设定”了“见了皇帝必需‘伏抑首’的套子”(周天:《董仲舒们的历史困境》,见2004年第3期《随笔》);也有论者认为“此乃法家过”,因为“法家代表人物所制订的治国方略剥夺了后世广大士人保持自尊和节操的外部条件”(王学泰:《论士节》,见《重读江湖——王学泰历史随笔》,福建人民出版社出版),其实,一旦人才的“卖方市场”成了“买方市场”,人才的“自由竞争”成了“市场垄断”,甚至失去了“人才市场”而变成人才的“统一调配”,即使没有叔孙通“制订朝廷礼仪”,即使没有法家代表人物的“治国方略”,这“士节”也是扬不起来的。顺便说说,思想开放与言论自由与否,和士节的高扬与衰落也基本一致。群雄纷争时言论自由思想开放,大一统后言论和思想都容易受到禁锢。一直为人们津津乐道的百家争鸣,出现于春秋战国时期,恐怕就并非偶然。
    大一统的优越性在于一个“统”字:天下统一,没有战乱,社会方能稳定发展,百姓方能安居乐业;大一统的劣根性也在于一个“统”字:高度集权,统得太死,士节与思想都会受到遏制,这大概也叫一块硬币两个面罢,或可称之为历史的怪圈。
   摆脱这个历史怪圈,乃是摆在现代人面前的重大课题。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前一篇:真话与大局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真话与大局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