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大业苏威怎样讽谏杨广

大业是隋炀帝杨广的年号。大业元年(605),苏威继杨素为左仆射,大业三年(607年),苏威即因谏阻隋炀帝大兴劳役,并受高熲、贺若弼案株连而被罢免,后以纳言参掌朝政,不久又被罢免。苏威在大业年间(总共12年)的处境,与他在隋文帝开皇以及仁寿年间(总共28年)的处境大为不同。以下所引,或许可见苏威在杨广治下的作为。

  帝问侍臣盗贼,左翊卫大将军宇文述曰:“渐少。”帝曰:“比从来少几何?”对曰:“不能什一。”纳言苏威引身隐柱,帝呼前问之,对曰:“臣非所司,不委多少,但患渐近。”帝曰:“何谓也?”威曰:“他日贼据长白山,今近在汜水。且往日租贼丁役,今皆何在!岂非其人皆化为盗乎!比见奏贼皆不以实,遂使失于支计,不时翦除。又昔在雁门,许罢征辽,今复征发,贼何由息!”帝不悦而罢。

隋炀帝杨广在短短十余年间,败了其父杨坚二三十年间创立的开皇之治的基业,其直接原因,是征伐高句丽的战争。这场战争,征用隋军113.38万,“士卒死亡过半”;征用民伕200多万,致使“耕稼失时,田畴多荒”,于是民不聊生,天下骚动,各路豪杰揭竿而起,这就是隋炀帝所问之“盗贼”。
杨广之时,君子受压,小人当道,裴矩、裴蕴、宇文述、虞世基、郭衍“皆以谄谀有宠”,杨广被这种佞臣包围了,还自得其乐。郭衍曾劝他“无效高祖,空自勤苦”,杨广则说:“唯有郭衍心与朕同”。回答隋炀帝的“盗贼”问题而说“渐少”与“不能什一”的宇文述也正是这样的角色。
时任纳言的苏威,就是在这种背景之下“引身隐柱”而因杨广“呼前问之”而对答的。他答得很巧妙:不知“盗贼”是多是少,只知“盗贼”由远而近,本来在长白山的,如今已近在汜水;他也答得很明白,既指出了杨广的宠臣宇文述答之不实,也指出了杨广本人言而无信:“昔在雁门,许罢征辽,今复征发,贼何由息!”亲口承诺停止征伐高丽的战争,却又重新启动,这才是所谓“盗贼”日增的源由。苏威说的句句是实,杨广难免“不悦而罢”。

还有一段文字,说的是在此几天后的事,也照录如下:

寻属五月五日,百僚多馈珍玩,威独献尚书。或谮之曰:“《尚书》有《五子之歌》,威意甚不逊。”帝益怒。顷之,帝问威以伐高丽事,威欲帝知天下多盗,对曰:“今兹之役,愿不发兵,但赦群盗,自可得数十万,遣之东征。彼喜于免罪,争务立功,高丽可灭。”帝不怿。威出,御史大夫裴蕴奏曰:“此大不逊!天下何处有许多贼!”帝曰:“老革多奸,以贼胁我!欲批其口,且复隐忍。”

苏威在“百僚多馈珍玩”之中,“独献尚书”,已烁然可见其独立人格。何况《尚书》的《五子之歌》,体现了中国最原始的民本思想,即“民可近,不可下。民惟邦本,本固邦宁”,告诫后世帝王“内作色荒,外作禽荒。甘酒嗜音,峻宇雕墙。有一于此,未或不亡”。诸如此类,《五子之歌》的五“曰”,似乎句句都是针对隋炀帝沉缅酒色、糜音、游猎以及大兴宫室而言,难怪想讨好杨广的小人,会说苏威“意甚不逊”,而已对苏威“不悦”的杨广会怒气益增。“问威以伐高丽事”是有意找茬,他知道苏威对讨伐高句丽的态度。但他没想到苏威的说竟是让他赦免“群盗”之罪,让他们去攻打高句丽,再加上佞臣裴蕴的适时挑唆,杨广对“老革多奸”的苏威已忿恨至“欲批其口”,只是不便即时发作,方才暂且“隐忍”。
以上两节文字,引自《资治通鉴•隋纪七》,原是合为一段的。其结局也在那段文字之中:“以谄谀有宠”的裴蕴,揣摩迎合杨广的心意,指使一个叫张行本的“布衣”诬告苏威,锻炼成狱,杨广“下诏数威罪状,除名为民”,裴蕴不甘罢休,想以苏威“与突厥阴图不轨”为罪名将其处死。杨广虽“未忍即杀”,却将“其子孙三世皆除名”。
在苏威之前,曾有两位大臣,因为对隋炀帝杨广说了真话而遭杀遭贬的。
内史侍郎薛道衡因为上《高祖文皇帝颂》,称颂先帝杨坚之德,而使杨广“不悦”,说“道衡致美先朝,此《鱼藻》之义也”,便想治他的罪;又因为薛道衡说了句“向使高颎不死,令决当久行”,高颎也因非议杨广之弊政而被处死的,这就更使杨广生怒:“汝忆高颎邪!”于是即“付执法者推之”,佞臣裴蕴乘机进馋,落井下石:说薛道衡“负才恃旧,有无君之心,推恶于国,妄造祸端”,杨广下诏将这位“以才学有盛名,久当枢要”的先帝旧臣“缢而杀之”。
御史大夫张衡因“帝欲大营汾阳宫”进谏杨广,说“比年劳役繁多,百姓疲弊,伏愿留神,稍加抑损”,而使杨广“意甚不平”,从此百般刁难,又因张衡说了一句“薛道衡真为枉死”而发怒,“锁诣江都市,将斩之,久乃得释,除名为民,放还田里”。
苏威“独献尚书”与薛道衡上《高祖文皇帝颂》,都有借古讽今之意;苏威提出赦免“群盗”与张衡提出“稍加抑损”百姓劳役,都是为民请命之举,观往知今,苏威在进书进言之时,对于他将会落得一个被杀或被贬的结局,当有思想准备。他的“引身隐柱”,实在有其苦衷,如果都像在隋文帝时那样敢说敢做,恐怕十个苏威,也早已命归黄泉了。
孔夫子曾对他的学生南宫适说:“邦有道,不废;邦无道,免于刑戮”,苏威大概就是这样做的,他在“邦无道”之时,能够做到假话决不说,真话也要说,实已相当不易。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作者文章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