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南宋中期的“伪学”与“逆党”

(2014-09-01 07:46:20)
标签:

朱熹

赵汝愚

理学

韩侂冑

冤案

“伪学逆党”案,又叫庆元党禁,禁的是“伪学逆党”,有名有姓载于史册的总共59人,其实远远不止这个数。“逆党”之党首,史书上说的有赵汝愚、留正、周必大、王蔺四位,首中之首,当推赵汝愚。“伪学”就是日后说的程朱理学,还有一个名称叫做道学,其代表人物或精神领袖,便是朱熹。

“伪学”与“逆党”是怎么组合的呢?

庆元是宋宁宗赵扩的年号,赵扩是由他父亲宋光宗“内禅”而登上帝位的。这个光宗确实不争气,坐了五年皇位,当了五年甩手掌柜,连太上皇宋孝宗的丧事都无心主持。于是由赵汝愚定策,经太皇太后允准而“内禅”。韩侂冑以其“外戚”的身份,从中起了作用。这位当时职为知閤门事的外戚,就开始伸手要官“侵谋预政”了。

韩侂冑欲推定策功,赵汝愚曰:“吾,宗臣;汝,外戚也,何可以言功?”明知韩侂冑要的是一个节度使的位置,却只给他当了一个防御使,使其大失所望。当时就有叶适对赵汝愚说:“侂冑所望不过节钺,宜予之。”赵汝愚不从,叶适叹曰:“祸自此始矣。”

都堂是左丞相留正“视事”之处,韩侂冑因为“侵谋预政”而“数诣都堂”,留正显然感到厌恶,便嘱其属下对韩侂冑说“此非知阁日往来之地”,使韩侂胄“怒而退”。这位“知阁”此时不但是太皇太后的外甥,还是皇后的“季父”,正好碰上留正与赵汝愚在议孝宗梓宫即“攒宫”时意见不合,就乘机进馋,借宁宗的手诏,罢了留正的相位。为此,赵汝愚对韩侂冑相当恼火,“及来谒,因不见之,侂冑惭忿”。

如今有句话说,“细节决定一切”,庆元党禁之源起,就在于赵汝愚留正等人,忽略了这位细人的这些细节。仇恨的种子,就是这样种下的。韩侂胄从此便蓄意搬掉赵汝愚这块阻挡其仕途的大石头,他极力保举的京镗则为他出了一条能以四两拔千斤的主意:赵汝愚本是赵氏宗室,且又位高权重,只要诬其有“觊觎”之心,便可以除了这个心头之患。

朱熹是由赵汝愚首荐,彭龟年、黄度等力推而出任宁宗皇帝的“焕章阁待制兼侍讲”的。因为此时,韩侂冑已开始有所动作,京镗签书枢密院事,刘德秀当了监察御史,谢深甫当了御史中丞,自此“言路皆由侂冑之人,排斥正士”,赵汝愚的左臂右膀则在不知不觉之间被先后卸去,怎么运作不得而知,那颗仇恨的种子正在膨涨,却是显然易见的。朱熹为宁宗讲课,平时就“有可以开益帝德者罄竭无隐”,可谓知无不言,言无不尽。恰好碰上韩侂冑假御笔逐谏臣,罢了黄度右正言之职。于是便在讲完课后,上了一道奏疏,极言:“陛下即位未能旬月,而进退宰臣,移易台谏,皆出陛下之独断,中外咸谓左右或窃其柄。臣恐主威下移,求治反乱矣。”史书记载:“疏下,韩侂胄大怒,使优人峨冠阔袖象大儒,戏于帝前,因乘间言熹迂阔不可用。”这后果可想而知,此时已“倚任侂胄”的宁宗皇帝御批:“悯卿耆艾,怨难立讲,已除卿官观。”朱熹就这样被以“耆艾”——古以六十岁为耆,五十岁为艾)之名罢去“焕章阁待制兼侍讲”的官职。

为朱熹抱鸣不平的人很多。赵汝愚便是首当其冲的一个,但即使他“袖御笔见帝,且谏且拜”,宁宗也听不进去;陈傅良“封还录黄”,刘光祖、邓驿、吴猎孙逢吉游仲鸿等“交章留熹,皆不报”。“耆艾”二字当然难以使人信服。黄艾问宁宗“逐熹之骤”,宁宗说出自己的真实想法乃是怪其多管闲事:“始除熹经筵耳,今乃事事欲与闻。”黄艾为朱熹力辨其故,彭龟年甚至说,“始臣约熹同论侂胄,熹罢,臣宜并斥”,但宁宗都不为之所动。凡为朱熹抱鸣不平的人,被贬的贬,被逐的逐,被罢的罢,日后差不多也都被列入那59人的名单之中。赵汝愚被竄永州,“到衡州暴卒”,死得不明不白。

朱熹被逐之后,其影响尚在,韩侂胄之流尚需在“伪学”二字上花力气,刘德秀、何澹、胡纮,大概是最卖劲的三个。刘德秀不负韩侂冑的提携,“乞考核邪正真伪”,因此而有“伪学之目”,使“善类皆不自安”;何澹急入执政,上疏言“专门之学,流而为伪,空虚短拙,文诈沽名”,胡纮则说“伪学猖獗,图为不轨,摇动上皇,诋毁圣德”,诸如此类的奏疏,都为宁宗所取。自此之后“禁用伪学之党”,出于朱熹之手的《论语》《孟子》之集注,《大学》《中庸》之章句,皆“为世大禁”,以科举取士,凡“稍涉义理者悉皆黜落”,即便“乡试”也“必令书‘系不是伪学”。士人之中有“请加少正卯之诛,以为欺君罔世、污行盗名者戒”的,也有“乞斩熹以绝伪学”的,正所谓“洶洶争欲以熹为奇货”。

伪学与逆党便是这样组合在一起的。

唐代裴度论“朋党”时:“方以类聚,物以群分。君子、小人,志趣同者,势必相合。君子为徒,谓之同德;小人为徒,谓之朋党。外虽相似,内实悬殊,在圣主辨其正邪耳。”赵汝愚与朱熹等59人,不计个人得失互为声援,同气相求,可谓“君子为徒”;韩侂冑与京镗、刘德秀、何澹、胡纮等人,以利而合,互相利用,同流合污,可谓“小人为徒”。但裴度的最后一句话是不可疏忽的,即“在圣主辨其正邪耳”。是不是“逆党”由“圣主”说了算,是不是“伪学”也由“圣主”说了算。即使“圣主”被人挟持了,至少在名义上,还得由“圣主”说了算。这就叫专制。这种专制长达两千余年,赵宋王朝也不例外。

宋代的冤案不少,例如,北宋有苏东坡的“乌台诗”案,司马光等人的“元祐党人”案;南宋初年有岳飞的“风波亭”案,南宋后期,除了赵汝愚朱熹等人的“伪学逆党”案,还有围绕济王赵竑的系列冤案,如此等等,挨整的对象,多为当时的精英人杰。整人的艺术与力度,不比别的朝代逊色。

赵宋王朝,似乎并不像一些论者所说的那样光明磊落、民主自由!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