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宋志坚
宋志坚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413,824
  • 关注人气:47,37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富贵者安敢骄人”

(2013-08-12 07:32:05)
标签:

魏文侯

田子方

权势者

杂谈

     某权与某才相遇,某才向某权笑着点头示意,某权视而不见或爱理不理,他或许以为这是天经地义的,但再次相遇时,某才也懒得向某权打招呼了。某权于是愤愤不平,“恃才傲物”云云,也就脱口而出。

    史上也有相反的情况。史书这样记载:“子擊出,遭田子方于道,下车伏谒。田子方不为礼,子擊怒,谓田子方曰:‘富贵者骄人?贫贱者骄人乎?’”这是公元前403年的事。

    子擊是魏文侯的儿子,当时已被封于中山,是个有权有势的人物,当然在“富贵者”之列;田子方是魏文侯的谋士,他所拥有的只是自己的才干,因而子擊直言不讳地称其为“贫贱者”。“富贵者”下车向“贫贱者”行礼,“贫贱者”竟然爱理不理,难怪子擊会勃然大怒:天下只有“富贵者”骄人的道理,“贫贱者”凭什么骄人?这位表面上对田子方彬彬有礼的权势者,骨子里是鄙视田子方的,他的这番话,有权有势的感到理所当然,无权无势的也以为只好认命。至少,有些人心里是这么想的。

    然而,两千四百年前的田子方却提出了相反的命题:“亦‘贫贱者’骄人耳,‘富贵者’安敢骄人!”他的理由很充分:“国君而骄人则失其国,大夫而骄人则失其家。失其国家者,未闻有以国家待之者也。夫士贫贱,言不用,行不合,则纳履而去,安往而不得贫贱哉!”平心而论,恃权傲才不好,恃才傲物也不可取。子擊“下车伏谒”,田子方以礼相待,两者间的关系才显得和洽。因而,从表面看,田子方不为礼是有点过分的。然而,问题的本质在于“下车伏谒”的子擊,其实是认定富贵者可以骄人的。田子方虽然只是魏文侯的谋士,但正在广招贤士以图霸业的魏文侯却是以他为师的。老子可以教得,儿子自然也能教得,他的“不为礼”,十有八九倒是有意为之的,他要借此教育子擊懂得“富贵者安敢骄人”的道理。听了田子方的这一番话,“子擊乃谢之”,他感到自己理屈辞穷而向田子方认错道歉,不知道如今某些恃权傲才的人,是否也有这样的雅量?

    田子方敢于这样说这样做,自然有其主客观条件。就其客观条件而论,“言不用,行不合”,而能让你“纳履而去”,得有较为宽松的政治环境,则言之,权势者要有一定气度,否则,不要说人头落地,就是让你不死不活地过日子也够你受。就其主观条件而论,则要不图富贵,耐得住贫寒。倘若做梦也想权势者的提拔和赏识,从权势者那边分得一杯剩余羹余汁,那么,即使权势者不要你下跪,也要像贾桂那样硬是跪下去了。

    世人皆道“贫贱”,其实,“贫”与“贱”没有必然的联系。“贫”不等于“贱”,因贫而为权势者所骄,反映的只是权势者的浅薄。贱的是缺乏独立的人格,这样的人为权势者所骄,倒是万劫不复的,因为他已经失去了鄙视权势者的勇气和资格。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