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刘荣玉
刘荣玉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9,619
  • 关注人气:2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顿首祈福,为了永远的记念——写在母亲辞世三周年祭

(2019-06-27 11:39:25)
标签:

情感

文化

教育

 

顿首祈福,为了永远的记念——写在母亲辞世三周年祭

顿首祈福,为了永远的记念

——写在母亲辞世三周年祭

 

魂牵梦萦,总是放不下,父亲母亲的音容,在我的眼前,在我的脑海里凝成永不消逝的画面。二O一五年农历正月十二,二O一六年农历五月二十一,父亲母亲相继辞世。从此,痛失双亲的悲伤,总是挥之不去。逢母亲辞世三周年祭,对远在天堂的父亲母亲愈加牵念。

父亲享年89岁,母亲享年90岁,虽然都也算得上高龄了,虽然我们也料定那一天迟早是要来的无法避免的,但是,当那一天真的来临的时候,我们无论如何都难以接受。

我无法忘记,父亲在最后几天的日子里,当他已不能进食,连清水也难以下咽的时候,但是意识却依然清醒,他用微弱的声音,缓缓的像对我说又像是喃喃自语:“人总是要死的……,这一关……是过不去了……”

我永远不会忘记,父亲在最后的日子里一个深夜,他盯着墙上一本往年的挂历,用眼神示意我掀那挂历。我按照父亲的示意掀开了封面,接着又示意我再掀,再掀……连续掀了两张,便示意我停下。当时,我不明白父亲的意思,为什么要我掀那过期的挂历呢?后来我似乎明白,事实也印证了,父亲是在告诉我他要走的日子。难道冥冥之中他预知了自己的大限?当所有的亲人相继来到他身边的时候,他环顾围在他身边的亲人,他很平静、安详。然而,我却永远忘不了他临终时双眼溢出的两行清泪!那是他对这个世界,对他身边的亲人的留恋之情!所有的恸哭,所有的呼唤,他都渐渐的听不到了……

仅仅一年多的时间,二O一六年的农历五月二十一,90岁的母亲也离开了我们。母亲从68岁因病处于生活半自理状态,患病的22年中,每一天都离不开人照料,基本全靠姐姐和妹妹们料理母亲的生活起居,姐姐和妹妹们之间从未计较什么分工,从未编排过值班时间表,而是极其默契的安排时间。为了父母,她们的辛苦,她们的奉献,都在不言之中,不仅没有半句怨言,反而都觉得自己做得不够。尤其是小妹,不善言语,却任劳任怨,默默地把所有的事情做得妥妥当当。为此,我常常自责,也常常对母亲说:您的儿子不如闺女啊!母亲一生明事理,善解人意,和父亲一样,直到生命的最后一刻,都意识清醒,思维清晰,像睡熟了一样,平静安详地告别了这个世界。

父母都是普通农民,一生平凡,没有惊人的事业,没有闪光的思想,没有创造丰厚的家产。他们虽然平凡,但有一颗善良的心,有着纯朴、忠厚、与人为善的品德。在我们的幼年时期,正是日子最艰难的时候,残酷的饥饿伴随着死神时刻威胁着我们。父母在那种艰难的岁月,能将自己的儿女抚养成人,就是他们的最大奇迹!

母亲一生勤劳、节俭,在母亲身上,我体味到了“含辛茹苦”的真正内涵,再看词典中的解释显得那么苍白无味,真正的含义是难以用语言文字所能表述的。在靠糠菜度日的岁月里,每每有一点好的食物,哪怕每人只摊上一口,母亲总是留给老人和孩子,自己却默默地吃那难以下咽的糠菜团子。

永远忘不了母亲在寒风中穿着单衣弯腰劳作的情景。每逢秋去冬来,寒风瑟瑟,本来已是闲时,可是母亲反而更加忙碌。为了补充一家老小过冬的口粮,她常常和村里婶子大娘们结伴,扛着抓钩(一种刨地的农具),跑几里路,在收获过的地瓜、胡萝卜地里,像深翻土地一样地刨,找寻遗漏在深土里的小地瓜、小萝卜。寒风中,母亲一刻也不停歇,就那么奋力地刨;汗水浸湿了衣衫,汗珠顺着发梢滴落在脚下的泥土里。直到夜幕深沉,母亲才拖着一身疲惫回家。

母亲身上的担子是沉重的,全家的衣食要靠母亲,还要伺奉两位老人——奶奶和姥姥。母亲有兄妹五人,母亲最小,我的两个舅父和两个姨母都在早年闯关东远离家乡,照顾姥姥的担子落在母亲身上。年迈的姥姥常年居住在我们家里,姥姥和奶奶融洽相处,情同姐妹。母亲一天到晚忙里忙外,伺候一家老小。姥姥93岁高龄,直到临终的那一刻,在我母亲的臂弯里,静静的悄然告别了这个世界。姥姥的丧事也是我的父亲母亲操办的。

在奶奶年老病重期间,父亲母亲不仅要按时参加生产队的劳动,而且料理一家人的生活,更要照顾奶奶,奶奶生活不能自理,卧床几个月,母亲忙里忙外,为奶奶喂饭、擦洗、翻身,每天收拾得干干净净。直到奶奶辞世,竟没有生一点褥疮,没有痛苦,安然而平静。

父母的孝道,在我们心中打上了深深的烙印,在我们心中树立了永恒的孝善之碑……

父亲,芸芸众生中的普通一员,他没有高大魁伟的身躯,但能吃苦耐劳;不会能言善辩,而是口讷少言,但是却一生本分、耿直,不贪占任何便宜。父亲常说:该你得的可以得,不该你得的不能得,钱财是好东西,不该得的你得了,钱财也会咬手的。这就是父亲,语言浅显直白,但是道理深刻。

对我印象最深的是父亲做生产队粮食保管的事。那时,我还年幼,生产队没有专门的仓库,我们家三间西屋无偿借给生产队存放粮食。并且让父亲一人负责保管。那时候没有磅秤,粮食也没有准确数。父亲对此感到神圣无比,他没有辜负乡亲们的信任。20世纪60年代初期,正是粮食奇缺的时候,自家的米缸面盆空空如也。可是父亲面对集体的粮食竟丝毫不动心,在自己家里自己又掌管着钥匙却一粒也不曾动过。

平凡的父亲,平凡的一生,平凡的举动,浅显的言语,却让我懂得了如何做人的道理,竟至影响了我一生。及至后来的好多年中,我在大型国企曾担负着举足轻重的工作,是在一般人看来难得的“肥差”。对于某种人来说,发财的机会随时都有,可能很容易会腰包鼓鼓,而我却始终两手空空。对此,许多人感到不可思议,难以置信,但我以为无论他人如何看法,只要自己问心无愧足也!人常说“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而我却以为:只要不抓河里的鱼,即使天天走百次也不会湿鞋,有的人走一次只要伸手抓鱼,则肯定会湿鞋,甚至会深陷泥淖。河里的鱼再多,不属于自己的绝不伸手,只有守护的责任,而没有据为己有的理由。在那些年里,每次回家看望父母,父亲最关心的就是我在工作中有没有出错,他最担心儿子因财而错。那些年他对我说的最多的话就是:做人要忠厚,讲良心,不贪财;命里八尺,别求一丈,外财不发命穷人。朴实的话语,对我来说如重千斤。我不认为自己有多高的思想境界,但我始终坚守着心中的一片净土,坚持着做人的基本原则和底线。在义与利之间,宁可舍弃利而守其义;在利益与亲情之间宁可舍弃利而守护亲情与友情。由此,我感谢父亲!

平凡的父亲,一生虽然平平淡淡,但是他为人忠厚,与人为善,不与他人争高低论短长。父亲还常常说:做人要忠厚,对于比咱差的能帮就帮,不能帮也绝不能踩;面对强的,咱也不巴结,做人要穷不弯腰,富不昂头,人在得势时也不能得意忘形高人一等。父亲,虽然是普普通通一个没有多少文化的农民,但是,今天我却越来越觉得他朴实的话语中蕴含着人生哲理……

父亲走了,母亲也走了。“子欲孝而亲不待”,以前在劝慰别人时也曾借用,但是并没有真正理解这话的含义。任何说教都代替不了亲历的真实感受。自从父母走后,哀思常常萦绕于心。父母健在时,为他们应做的能做的很多事却没有做,那时候整天忙于工作,为公事长期在外奔波,陪父母的时间实在少之又少。也曾经有过这样的念头:自己常年为公务出差,本来有机会可以带父亲顺便出游逛逛大城市,看看好风景的,然而却一次也没有成行。到后来,有时间了,可是父亲年事已高,却难以出门了……为此,我常常自责,亏欠感、愧疚感在心里刻下了难以抚平的印痕。子欲孝而亲不待,亲不待啊……以前想多陪父母缺少的是时间,后来有时间陪了,父母却永远地走了,再也没有机会了!

而今,作为儿子虽然也已年逾花甲,但是,每每想起父母,却依然觉得自己像个孩子。自从父母走后,无数次在梦中相见,一幕幕都是少年时的情景……

父母一生养育了我们兄弟姐妹7人,他们所有的儿女都有一个共同点,爱父母在心里在行为,而从无言语表达,都不会在父母面前甜言蜜语亲昵地喊爹叫娘。当父母离去的时候,我们齐齐地向天哭诉,向地哭诉,向着父母的灵位哭喊……然而,他们还能听得见吗?

父母走了,家已不是原来的家了,小小的院落显得那么空旷,站在空旷的院子里,我感觉自己双目呆滞,身体失重。空荡荡的屋子里没有了往日的温馨,走进父亲母亲居住过的房间,不由得悲从心生……

冥冥中仿佛有一个声音告诉我,父母安然无恙,走向了天堂。于是,我向着苍天祈祷,祈愿天堂里没有凡尘中搜刮民脂民膏的贪官污吏,没有凡尘中为非作歹的恶徒盗贼,没有凡尘中的争名夺利,没有凡尘中的尔虞我诈与争斗,没有凡尘中的恃强凌弱,没有凡尘中的唯利是图而不择手段,没有凡尘中的贫富极端……

我思念牵挂的父母,我为您祈祷天堂的路平坦无碍,没有坎坷。我祈愿天堂世界充满阳光,到处是盛开的鲜花,到处是丰硕的果实,满地喜人的庄稼;天堂里人人平等,家家安居乐业。因为无论是神或是上帝都告诫尘世间的人,凡恶而不悔过者必下地狱,因此,我相信天堂里都是善者。所有的人都亲如一家,友爱和谐相处。我祈愿,天堂里一派祥和,是一个歌舞升平的美好世界……

我思念牵挂的父母,您的孩子们为您祝福祈祷,愿您在天堂里一切安好……

 

      

 

0一九年六月二十三日(农历五月二十一)

 

 

 顿首祈福,为了永远的记念——写在母亲辞世三周年祭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