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刘荣玉
刘荣玉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9,619
  • 关注人气:2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步步惊心 一路平安

(2012-09-09 09:47:05)
标签:

文化

生活

分类: 散文随笔

步步惊心 一路平安

 

这是一个极为平常的日子,平常的日子却天气奇热,整整一天,潮湿,压抑,老天爷舍不得给一丝凉风。这天夜晚我所经历的事情,对于别人来说也可能是平常得不值一提的事情,但对于我来说,却足以令我难以忘怀。

这是2012年的7月12日,我在老家处理完事情,已是下午七点钟左右。这个季节,正是昼长夜短的季节,七点钟离黑天还有一段时间。我犹豫着要不要赶回县城。因为第二天在县城还有事情要办。小妹已经做好了晚饭,简单吃了一点,浑身是汗,衣服已经湿透,洗了把脸,便开车上路了。

出了村庄,降下车窗玻璃,有微微凉风吹来,身心顿时感到一丝惬意。出村不到一公里便上了金鱼(金乡至鱼台)公路,这时才注意到天色已经很暗了,乌云愈加浓厚,远处似有闪电和沉沉的雷声。会下雨吗?这样闷热的天气,下点雨或许不是件坏事,起码能缓解一下令人烦躁的溽热。转而又想,在夜间雨中行车,对于我这样的“新手”来说还是第一次。不过也没什么,距县城仅20多公里的路程,用不了半个小时,说不定下雨之前便赶到了。这样想着,遂打开车灯,脚下不由得加大了点油门。直到鱼城镇一路上也没遇到往来的车辆。这真是一种少有的清静,虽然天色暗淡,但却有一种难得的轻松之感。

驶出鱼城镇东关,当我转向东北方向公路的时候,情况骤变,狂风揭地而起,昏暗的公路上空尘土飞扬,落叶杂物乱飞,前方一片迷蒙,视线差到了极点,只能看几步远。狂风卷起的杂物,不时落在挡风玻璃上,发出噼噼啪啪的狂响。此情此景,不由得使我心中一紧,一场暴风雨真的要降临了。头顶的乌云过早地把黑夜送到了我的眼前,漆黑的夜幕将我将车紧紧地包裹起来。此时的车灯,不再显得雪亮,竟是那么微弱,那么孤独,似在黑暗中作无奈的挣扎。我紧握方向盘,咬紧牙关,努力镇定神情,并不断提醒着自己,沉住气,莫惊慌!我感觉得到,前方似乎有一股巨大的力量在极力阻止着我,抗拒着我,尽管我的右脚踏在油门上不断加力,却依然有一股强大的阻力,车身好像也在瑟瑟发抖,四周黑洞洞的,路上没有行人没有车辆,只有我在黑暗中艰难地行驶着。

该来的一定会来,无论你是多么不情愿,无论你在心理上如何抵触,如何阻止,都是徒劳的。强烈的闪电,像利剑划破漆黑的夜空,将刺眼的光波投射在车玻璃上,使我的眼前立刻幻化出无数颗金星和狂乱飞舞的五颜六色的光点,更加难以辨认眼前的路况。一声声巨雷在头顶上炸响,惊天动地,大地似在微微颤抖,暴雨骤然在头顶在眼前喷射而下……用“天河决堤”?或用“倾泻”、“如注”?找不到合适的词语来表述此时的暴雨,将雨刮器开到最高速,也拨不开挂在车玻璃上的雨帘,前方一片模糊!

狂风,像无数只下山的饥饿到极点的雄狮猛虎,声嘶力竭地呼啸着,它们似乎要把整个世界吞吃到腹中。并不宽阔的公路两侧的大树,在狂风中痛苦而慌乱地摇曳着,断裂的枝条有的跌落在道路上的积水中,车子的轮胎压在枝条上,发出咯咯崩崩的声响,车子抖动得更加厉害;有的枝条在空中在雨中随风狂乱地飞舞,不时砸落在车顶和前后玻璃上,令我绷紧的心弦又平添了几分紧张。路两侧的树木像在挣扎,像在呼天抢地,它们都一个个六神无主,随时都有可能匍匐倒地。

再往前行进已十分艰难,我真想停靠在路边等待暴雨的停歇。但是,此时此刻,冥冥中又似乎有一个声音在提醒我:不要停,只能前行!是的,听听这雨声、风声和树木挣扎的声音,前后左右无不暗藏着杀机,每一刻都可能有大树倒地的危险,在这狂风暴雨的暗夜里,在这一棵棵顶着巨大树冠的大树下,人与车子显得是那么渺小,渺小到抵挡不住一条飘飞的树枝!风声雨声已不再是风声雨声,似乎变得愈加狰狞可怖起来,周围像有无数个怪兽厉鬼,青面獠牙,手舞足蹈,发出一阵阵刺耳的狞笑!这个世界啊,似乎末日就要到了。

有点后悔,后悔没听家人的劝阻,动身前,弟弟说家里也没啥事了,你明天县城有事,回县城去吧。后来看了看天,又说,天快黑了,会不会下雨?不然就明天一早再走。我犹豫了一下,扯了扯浑身湿透的衣服,天真热!并想,不过20来公里路程,顶多半个小时,不至于赶在雨里吧!于是便发动起车子,驶向愈来愈近的夜幕,驶进了这狰狞可怖的雨夜。之所以如此大胆地赶这段夜路,也是因为对这条路实在是太熟悉不过了,如果是一条陌生的道路,是绝然不敢的。这条路,几十年来,不知往返了多少趟,在少年时期,这条路还是一条黄土路,就曾经多次跟随大人们步行几十里参加治河工程。再后来到县城工作,每到周末,骑自行车回家,也常常是在夜晚,一个单趟一个多小时。那时候,觉得这路是那么宽阔,那么平坦。如果在夏日的白天,也时常将自行车停在路边的树下,倚靠在大树的躯干上,感受着偶尔吹来的凉风,那风,那树,都是那么亲切。然而,此时此刻,这路边的大树,却变得如此可怕起来,它们一个个张牙舞爪,凶神恶煞般不怀好意地狞笑着。我并不担心会有什么山洪暴发,也不担心会有山体滑坡,更不担心会有泥石流,我们这里是一望无际的平原,这些都绝对不会发生的,路基也十分坚固,煤矿还没有挖到这个地段,也不至于会发生塌陷。最可怕的就是这些大树了。亲爱的大树,你们要撑住,千万不要和路面亲吻啊!

狂风,暴雨,黑暗的夜,夜空中散落狂舞的树的枝叉,狂暴的空中炸雷以及蛇形的闪电,营造出一幕恐怖的鬼怪影视剧。在这样的暗夜里,我艰难地驾着车在彷如地下暗河般的公路上,谨慎地移动着。或许因路上落满了树枝的缘故,车有些颠簸;或许是狂风的缘故,车有些左右摇摆。也或许,我已渐渐适应了身处的情境,心神反而镇定了许多。我清楚地意识到,即便停车,也要找一处相对安全的地方,绝不能停靠在树木尤其是大树密集的地方,这条路上,许多树的树干虽然粗壮,但树冠过于庞大,很难经得住如此狂暴的风雨。

再也不能前行了,前边,一棵倒地的大树,横在公路上,把路堵得严严实实,路旁停靠着几辆大型货车,我迂回着移动到一辆大车左前方,在倒地的大树旁边停了下来。谢天谢地,正好这里是一片空旷地带,左右没有大树的威胁。

风,你尽管刮吧,雨,你尽管下吧,今晚就顶着你狂风暴雨,露宿路旁了!

弟弟从家里打电话来,说家里下了暴雨,问我是否安全到达。我说,下雨了,也到了,一路平安!我不能让家人为我担心,担心也解决不了问题。

我紧缩的心弦,渐渐得以松弛。我给车熄了火,打开“双闪”,坐在车里静静地等待着。想抽几口烟,可是,车外是狂风暴雨,车门车窗一丁点也不能开,而我又没有车内抽烟的习惯。罢了,忍耐点吧,毕竟闯过了一路的凶险。就在我刚刚把车停稳的时候,在我身后几十米远的地方,又有一棵大树直挺挺扑倒在地,相差也就几分钟的光景。我心中不禁一惊,好险!假如,万一我放慢几分钟到达这里,而正巧赶在那个地方,这么大的树,这么小的车,后果不堪设想!

我暗自庆幸,庆幸自己运气竟是这么好,躲过了一劫,不禁长吁一口气!

放松下来的心情很好,尽管风雨依然,车能停在这么安全的地带,没有什么可忧郁的,尽管放松心情耐心等待吧。只是口渴得厉害,拿起旅行杯,里面竟没有一滴水。此时,已近夜间九点钟。

很想睡一觉,无奈车里闷热,发动起车来打开空调,很快凉爽起来。但是,燃油指示已经报警,谁知道要在这里等待多久?万一燃油耗尽,也是个麻烦事。于是,只好熄火。

终于,风渐渐小了,雨也渐渐小了。我打开雨伞,站在车旁,虽有雨滴不断潲在身上,但凉爽清新的空气,倒也有一种心旷神怡之感。我辨别了一下方位,这是王庙镇东边的一个村庄,我的车正好停在村前靠路的一个胡同口旁边。

风雨终于停歇下来。大货车上的司机们一个个跳下车来,互相打着招呼,询问着彼此来自何方。大家纷纷议论着:

“雨这么大,不知刮倒了多少树,这路还不知道什么时候能通?”

“等着吧!明天九点十点能通了就不错了。”

我说:“我刚才打了救援电话,他们回答说正在协调组织清障,或许不会等待太久吧?”

有人不以为然:“嗨,这三更半夜的,能召集到人?别做梦啦,等吧!”

这时,村庄里走来一对中年夫妇,拿手电照了照我的车,一阵惊讶,中年女人连连惊叹:“哎呀呀,你的车停得真好,真是太好了!”

我说:“无奈呀,也是赶巧了。”

“你看,前边有树,倒了,后边也有树,有树的地方停车危险。你停的地方就这一块空地,最是安全!”

此时,我口渴得愈加厉害,嗓子几乎要冒烟了。便问,这附近有卖水的吗?

他们连说,有,有,不过要穿过这条胡同。接着说,胡同里积满了水,你干脆到我家去,估计你晚饭也没吃,到我家吃点饭,喝点水,就索性好好休息休息吧。

在这样的夜晚,彼此互不相识,他们却如此热情真诚,实在令我感动。我连忙说,晚饭已经吃过了,有水就足够了。我跟随着中年夫妇,下得公路,不过十几米,便是他们的家。进了屋,男人赶忙为我拿烟,女人热情让座。女人还端出饭来,一定让我坐下来吃一点。当时,心里热乎乎的,感激之情,难以言表,激动得连说“谢谢,谢谢……”

他们一再挽留我,说在车里休息太闷,打开车窗又有蚊子,家里有空房,最好在家里休息一晚明天再走。有了开水,有了他们的一片热情与真诚就足以让我感动至极,怎好再给人家增添麻烦?在物欲横流,人情淡漠的今天,能遇到如此真诚,如此纯朴的人,实在难得,多么好的农民啊!

告别中年夫妇,重新回到车上,喝点水,闭目养神,权作一次野营吧。迷迷糊糊,似睡非睡,于昏昏沉沉中听得从东方传来吵杂的人声。看了看表,已近凌晨一点。

清障的队伍来了,有铲车,警车,交通执勤车……从县城外环路到这里八九公里,几十棵倒地的大树,已被他们连推带铲一路清理到了这里。他们说到县城的路已经通了,并嘱咐我注意安全。看着他们夜间辛苦作业,我心中又是一阵感动。

弟兄们,谢谢你们,你们辛苦了!

我发动起车子,向着县城方向缓缓起步。此时的车灯显得异常明亮,路也似乎比以往更加宽阔,更加平坦了。降下车窗玻璃,有凉风习习吹来,风雨过后的夜晚,竟是这般美好……

 

2012年7月30日夜

 

http://blog.voc.com.cn/liurongyu/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