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我暖暖的节日叫“惦念”》

转载 2015-12-25 21:41:04

    中国的民俗,重要节日要回家团聚,唠唠工作、生活、事业,喝一杯祝福酒,吃一顿团圆饭,帮老人整理一下家务,在这样的忙碌中,心里暖融融的,暖得甚至想落泪。即便是一般节日,无论与我有没有半点关系,我都会想这样一些问题:父母可知道今天是某个节日?哥嫂在忙碌什么?我们的孩子们工作如何学业怎样?这样惦念一遍,就觉得这个节日有了意义。新的节日到来,还会这样惦念一通,然后再去忙自己的事情,我的节日就如此轮回着。再后来竟然感觉:只要心里惦念起亲人,就是我暖暖的节日。

    前些日子,侨联书法展向我征作品,我想,内容要紧扣主题才是,便想到孟郊写过的母爱颂歌《游子吟》:“慈母手中线,游子身上衣。临行密密缝,意恐迟迟归。谁言寸草心,报得三春晖!”由此回想到在艰苦岁月里母亲送我离开乡村到县城读书的场面,每次返回学校,母亲都是把我的衣服被褥缝得结结实实、密密麻麻。每次因为荒废学业被父亲抽打,我也都能读懂他的爱恨交加。正是这不一样的爱叠加起来,才有了我今天的小有出息。

    苏轼说孟郊的《游子吟》“诗从肺腑出,出辄愁肺腑”,他自己的诗何尝不是如此呢!苏辙送苏轼赴凤翔府签判任时,从开封一直送到郑州西门之外。兄弟二人从小在一起读书,没有分离过。相送终须别,苏轼执意让弟弟转身回去,自己则站在风里,登高回首望着弟弟,视线因坡垅遮挡,时隐时现地看到弟弟头上的乌帽,直到消失在尽头。苏轼《辛丑十一月十九日既与子由别于郑州西门之外马上赋诗一篇寄之》道:“不饮胡为醉兀兀,此心已逐归鞍发。归人犹自念庭闱,今我何以慰寂寞。登高回首坡垅隔,惟见乌帽出复没。苦寒念尔衣裳薄,独骑瘦马踏残月。路人行歌居人乐,僮仆怪我苦凄恻。亦知人生要有别,但恐岁月去飘忽。寒灯相对记畴昔,夜雨何时听萧瑟。君知此意不可忘,慎勿苦爱高官职。” 其中“登高回首坡垅隔,惟见乌帽出复没。苦寒念尔衣裳薄,独骑瘦马踏残月。”、“寒灯相对记畴昔,夜雨何时听萧瑟。”让我每每想起都很心酸,都会想到我的哥哥。

    我的子侄五人,最大的而立之年,最小的两个今年也工作了。孩子们经常给爷爷奶奶打电话,这比唐代大诗人岑参《逢入京使》:“故国东望路漫漫,双袖龙钟泪不干。马上相逢无纸笔,凭君传语报平安。”方便多了。等孙子孙女的电话,成为我的父母最大的期盼和享受。我对孩子们的惦念一如父母对我的惦念,但我很少给他们打电话,不愿意让孩子们因我而分心。

    有时候,惦念成为我的笔下为诗歌,有时候,惦念就是心灵的节日,无须任何语言。

                                      2015年12月25日圣诞节

阅读(0) 评论(0) 收藏(0) 转载(0) 举报/Report

评论

重要提示:警惕虚假中奖信息
0条评论展开
相关阅读
加载中,请稍后
鐝傞洩鐭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22,809
  • 关注人气:0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