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作家岳南
作家岳南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5,768,561
  • 关注人气:12,94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清华校长梅贻琦,一个传奇的存在

(2021-09-07 18:23:18)
标签:

文化

教师节

清华

校长

               清华校长梅贻琦,一个传奇的存在

清华校长梅贻琦,一个传奇的存在

                                               1932年,梅贻琦在清华大礼堂对师生演讲
 
                                                                                                                                                 作者:晨曦
 
   “奔赴一场劫难,却像奔赴一场盛宴。” 电影《无问西东》凭借着对自由、盛放、深情和初心的追寻,赚足了观众的眼泪。片尾对闻一多、邓稼先、杨振宁、朱自清等一代大师的致敬,让我们重新审视了那段厚重的历史,以及历史深处已经不复存在,但却不曾被时光掩埋的传奇大学——西南联大。
    读了台湾新竹清华大学驻校作家 
岳南 先生《大学与大师——清华校长梅贻琦传》,才能真正明白这个传奇是怎么诞生的。这部书非常全面地讲述了清华大学发生发展的历史,而梅贻琦是清华大学“终身校长”,也是任期最长的校长,也是西南联大三大常委(张伯苓、蒋梦麟、梅贻琦)中的主席,他几乎一身撑起了西南联大的各项事务,从他身上可以清晰地读懂那个时代那个传奇。
   为什么说西南联大是传奇?首先,它的诞生十分曲折和坎坷,可谓是“生于国难之时,立于战火之中”。当时日军侵华,平津沦陷,为了“不绝国家弦诵之音”,北大、清华、南开这三所国内顶尖学府南迁至长沙,三校在此合并组成长沙临时大学。随着战火的不断蔓延,眼看长沙即将被日军攻占,长沙临时大学不得不再次南迁。经过学校常委会的商讨,最终决定将这所临时大学迁至离前线较远,交通发达的云南昆明。这表面看上去是一所大学的搬迁,而在那个战火纷飞的年代,这实际上是一次艰苦卓绝的战略转移。

清华校长梅贻琦,一个传奇的存在


      根据校方的安排,长沙临时大学的师生一共兵分三路,赶赴昆明:
    一批是全体女生和体弱不适合步行的男生,走水路。一批要出境,途经越南辗转至昆明。而最后一批则要打着“湘黔滇旅行团”的旗号,全程步行前往。那时湘黔一代土匪横行,加上西南一代大多是崇山峻岭,对于这群文弱的读书人来讲,其艰险程度可想而知。途经3个省份,跋涉1600余公里,日夜兼程68天,旅行团全体成员终于抵达昆明。我国著名语言学家兼音乐家为此创作了一首歌:
        
        遥遥长路,到联合大学,
        遥遥长路,徒步。
        遥遥长路,到联合大学,
        不怕危险和辛苦。
        再见岳麓山下,再会贵阳城。
        遥遥长路走罢三千余里,今天到了昆明。
   自此,三路成员,数千名师生全都于昆明平安会师,正式组建了标榜青史,永垂后世的西南联合大学。

清华校长梅贻琦,一个传奇的存在

                                                      师生组成的步行团穿越湘黔进入滇境

清华校长梅贻琦,一个传奇的存在

                                                               师生组成的步行团到达昆明
   于抗战烽火中,大学的落成只是阶段性的胜利,随后,诸多的考验便接踵而至,其中一个最为简单粗暴的困难就是——穷!原本当年,梁思成为西南联大的新校舍画了一幅设计图,冯友兰评价它说:“肝胆俱全,有了这座校舍,联大可以说是在昆明定居了。” 遗憾的是,因为经费奇缺,新建的教室及宿舍容量,尚不及全校教职员生及其家属所需的一半。其余只能另寻租处,条件十分局促简陋。
    时湘黔一代土匪横行,加上西南一代大多是崇山峻岭,对于这群文弱的读书人来讲,其艰险程度可想而知。途经3个省份,跋涉1600余公里,日夜兼程68天,旅行团全体成员终于抵达昆明。我国著名语言学家兼音乐家为此创作了一首歌:遥遥长路,到联合大学,遥遥长路,徒步。遥遥长路,到联合大学,不怕危险和辛苦。再见岳麓山下,再会贵阳城。遥遥长路走罢三千余里,今天到了昆明。自此,三路成员,数千名师生全都于昆明平安会师,正式组建了标榜青史,永垂后世的西南联合大学。

清华校长梅贻琦,一个传奇的存在

                                                                   国立西南联合大学校门

    于抗战烽火中,大学的落成只是阶段性的胜利,随后,诸多的考验便接踵而至,其中一个最为简单粗暴的困难就是——穷!原本当年,梁思成为西南联大的新校舍画了一幅设计图,冯友兰评价它说:“肝胆俱全,有了这座校舍,联大可以说是在昆明定居了。” 遗憾的是,因为经费奇缺,新建的教室及宿舍容量,尚不及全校教职员生及其家属所需的一半。其余只能另寻租处,条件十分局促简陋。
    当时的学生宿舍,都是土墙茅草屋,在墙上开几个方扣,嵌上几根木棍就是窗子。每个房子放20张双层木床,用帘子隔开,四个人,只有6平方米的空间。年轻时在此就读的杨振宁,多年之后回忆起来,对这段特殊的日子仍然记忆犹新:“那时联大的教室是铁皮顶的房子,下雨的时候,叮当之声不停。地面是泥土压成,几年之后,满是泥垢;窗户没有玻璃。风吹时必须用东西把纸张压住,否则就会被吹掉……”
清华校长梅贻琦,一个传奇的存在
                              西南联大师生在教室前合影

清华校长梅贻琦,一个传奇的存在

                                                                西南联大学生杨振宁学习的教室
   《大学与大师——清华大学校长梅贻琦传中也曾提到过与之有关的一段逸事:某日上午,蒋梦麟、梅贻琦、张伯苓三常委,由秘书主任杨振声陪同巡视宿舍。蒋看到宿舍破败不堪,一派风雨飘摇的样子,大为不满,认为此处会影响学生的身心健康,不宜居住。海军出身、在长沙临大负责设备采购的张伯苓则认为国难方殷,政府在极度困难中仍能顾及青年学生的学业,已属难能可贵,而且学生正应该接受锻炼,有这样的宿舍安身就很不错了,于是二人争执起来。梅贻琦作为张伯苓的学生,生性寡言,此时不便表示态度。
    争执中,蒋梦麟突然有点赌气地说:“倘若是我的孩子,我就不要他住在这个宿舍里!”张伯苓听罢,脸一沉,不甘示弱地反击道:“倘若是我的孩子,我一定要他住在这里!”见二人皆面露愠色,梅贻琦不得不出面打圆场,说:“如果有条件住大楼自然要住,不必放弃大楼去住破房;如果没有条件那就该适应环境,因为大学并不是有大楼,而是有大师的学校。”梅氏一语双关的劝说,使一场争执得以平息。这也就是梅贻琦后来总结的:“所谓大学者,非谓有大楼之谓也,有大师之谓也。”

清华校长梅贻琦,一个传奇的存在
   电影《无问西东》下雨的画面 

    西南联大也正是应了这句话。短短8年的时间,这所很穷很破的大学,竟凝聚并培育出了一大批精英,比这三所院校在三十年内培养的还要多。这也是它称之为“传奇”的第二个原因。不难想象,在那个战火纷飞、物资紧缺的年代,西南联大在贫穷与困苦中走过了整整8个年头实属不易。当时西南联大虽由三所院校组成,但南开校长与北大校长不常在校,实际就是清华校长梅贻琦一人在撑持。体力的劳苦不必提,精神上的劳苦也是可想而知的。他总说:“校长不过是率领职工给教授搬椅子凳子的。”
   
 为了赚点外快补贴师生们的拮据生活,他在暑假带领学生组建服务社,卖掉了自己所有值钱的东西。有次上课时迟到了,他歉疚地解释:“我刚才在街上给我内人的糕点摊守摊,她去进货了,可她办事不利,我告诉她八点我有课,她七点半还没回来,我只好丢下摊,跑来了,不过,今天点心卖得特好,有钱挣啊!”同学们却纷纷拭泪,他们知道校长为了办学变卖了值钱的家当,连师母都得去街上卖早点。
                                          清华校长梅贻琦,一个传奇的存在
                                                昆明,西南联大校长梅贻琦与夫人在家门前留影
    西南联大正式秉承着“刚毅坚卓”的精神,与民族共患难,为国家争未来,诞生了一批有一批的专业顶尖人才。翻看清华大学和西南联大的师生名录:叶企孙,陈寅恪,赵元任,吴有训,梁思成,金岳霖,姚毓泰、陈省身,王力,朱自清,冯友兰,王竹溪,沈从文,陈岱孙,闻一多,钱穆,钱钟书,吴大猷,周培源,费孝通,华罗庚,朱光潜,赵九章,林徽因,吴晗,吴宓,张奚若,潘光旦,卞之琳,李宪之,梅贻琦,张伯苓,蒋梦麟,杨武之,冯景兰,袁复礼,冯至,刘文典,罗常培、罗庸、杨石先、黄钰生、王玉哲、穆旦,赵以炳、陈梦家、浦江清、…… 真的可谓是“群星璀璨,大师云集”。
     所谓大师,是因为西南联大培养出的学生,不仅仅是专才,更是通才。这全都得益于当时的校长梅贻琦超前的教育理念,也正是我们当下教育中所重视的“通识教育”。他主张,学生应先通后专,即“通识为本,专识为末”。新生入学第一年不分文实,各系学生一律实施通才教育,第二年起进入各自专业领域。各学科分为必修和选修二种,成绩以学分计算,视学生能力定高低,各系毕业学生至少须修满136 个学分(体育除外),土木工程学系单列。如此改革的总目的,是让学生有较大的选修空间,但各系学生毕业之前,须受该系之毕业考试,考试及格,方为毕业。这也正印证了《大学与大师》中,清华校友、著名史家何炳棣所言:“我国20 世纪论大学教育以通识为本、专识为末,从未有坚毅明通如梅师者。梅师长校之初即提出含有至理的名言:‘所谓大学者,非谓有大楼之谓也,有大师之谓也。’唯大师始克通专备具,唯大师始能启沃未来之大师,此清华精神之所以为‘大’也。” 
    ——这才是真正的“大师之大”。这才是真的“联大之大”。教师节来临之际,隆重推荐阅读岳南先生著《大学与大师》,看两岸清华“终身校长”梅贻琦的传奇风采,以及三千年来中华民族教育最为鼎盛和令人神往的“黄金时代”。

清华校长梅贻琦,一个传奇的存在

                                               电影《无问西东》,祖峰扮演梅贻琦

清华校长梅贻琦,一个传奇的存在
1962年,梅贻琦病逝于台北。葬于他亲手创立的新竹清华大学校园,名曰:梅园。

 

 

 

相关连接——

大学与大师

 二十世纪中国教育史上黄金时代与真正的传奇

清华校长梅贻琦,一个传奇的存在


 点击--  

      当当: 《大学与大师——清华校长梅贻琦传》

              

                  京东:《大学与大师——清华校长梅贻琦传》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