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作家岳南
作家岳南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5,130,934
  • 关注人气:12,81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陈寅恪在中山大学生活真相

(2020-04-13 16:04:49)
标签:

文化

陈寅恪傅斯年

真相

                   陈寅恪在中山大学生活真相

 陈寅恪在中山大学生活真相

陈寅恪(左)与王力教授在广州合影

   文/傅举有


     一个多月前,岳南先生寄给我一本书《陈寅恪与傅斯年》。书是厚厚的一本,黑色的封面,印着白色的书名,格外醒目。封面还有陈寅恪和傅斯年在黑色背景上的照片,一看便知斯人已去。

    翻开目录,有著名学者98岁的何兹全教授的序言:《独为神州惜大儒》。全书分15章,标题分别是风云际会、江湖多风波、南北两校园、史语所的第一桶金、望断天涯路、南渡记、中研院院长争夺战、纵横天涯马、与李庄擦肩而过、西北望、千秋耻、终当雪、魂返关塞黑、生别常恻恻、斯人独憔悴、残阳如血。看完目录,使我想起唐代著名诗人白居易的《琵琶行》,描写一位琵琶高手出场时的两句诗:“转轴拨弦三两声,未成曲调先有情。”书还未读,目录就显示出内容的丰富和精彩,引起我强烈的阅读欲望。

   这部长达48万字的大部头著作,我只用了三天半时间,几乎是废寝忘餐,一口气读完,真是“书当快意读易尽”,因为快意,则不觉其终卷之速也。

    何兹全先生的序言,文情并茂,娓娓道来,如话家常,如数家珍,读这样的序言,真是一种享受。这篇序言,可以说是全书的纲要和灵魂,读了它,读者心中就有数了。

    本书虽然是写陈、傅两位大师的一生,但两人的事迹,是在近现代学术史广阔的层面上展开,书中提到了近现代学术史上许多重大事件和非常重要的人物,是一部波澜壮阔、绚丽多彩的近现代学术史画卷,举文物考古方面的例子:第四章《史语所的第一桶金》,记载了中国上个世纪20年至30年代一些重大的考古发掘和文物研究,如1926年由李济和袁复礼在山西夏县西阴村遗址的发掘,出土了装满9大车共76箱出土文物,揭开了中国现代考古学序幕。此后李济出任历史语言研究所第三组——考古组主任,由此奠定了李济在中国现代考古学发展史上开一代先河的大师地位。在《内阁大档案的发现》和《陈寅恪与内阁大档》两节中,记载了中国学术史上著名的号称8000麻袋、重15万公斤的清宫内阁大档案的“发现”,以及1929年在陈寅恪等人的努力下,约6万公斤的内阁档案归史语所所有。第五章《望断天涯路》叙述了1928年至1937年在殷墟进行9年15次发掘的盛况:“1934年秋到1935年秋,由史语三组考古学家、梁启超之子梁思永主持的第10、11、12次殷墟发掘,对已发现的王陵迹象紧追不舍。此时,参加发掘的专业人员达到了鼎盛,除总指挥梁思永外,另有董作宾、石璋如、刘耀(尹达)、祁延沛、李光宇、王湘、胡福林、尹焕章、马元材、徐中舒、滕固、黄文弼、李景目冉、高去寻、潘悫、王建勋、李春岩、丁维汾、刘守忠、王献唐、富占魁、夏鼐(实习)、吴金鼎(访问)、傅斯年、李济(视察)以及法国汉学家伯希和(访问)、河南大学、清华大学等部分师生。一时间,在几十平方公里的殷墟发掘工地上,大师云集,将星闪耀,气势如虹……每天用工达到500人以上,遗址得以大面积揭露,连续发掘了10座王陵,以及王陵周围1200多座小墓和祭祀坑。所揭露的商代墓葬规模浩大,虽经盗掘,成千上万件的精美铜器、玉器、骨器等出土文物仍举世震惊。”上面所说的,仅文物考古方面的几件事情,它们只是书中波澜壮阔的学术史画卷中的几朵浪花而已。

    岳南先生要写这本书,我早就知道。当时,我有点为他担心,岳南先生不是搞学术的,要写近现代史上最伟大的两位学术大师,难度是很大的,但转念又想这种疑虑是多余的,岳南先生不是搞考古的,他写了许多世纪性考古大发现的书,如秦始皇兵马俑(《复活的军团》)、马王堆汉墓(《西汉亡魂》)《风雪定陵》等许多考古方面的书,都写得非常好,好评如潮,感动了亿万读者,我们这些专业考古人员读了,深深佩服,以岳南先生深厚的功力,完全没有问题。

   岳南先生在给我的一封长信中说:“目前我正在撰写一本有关陈寅恪与傅斯年交往的书(是整个中国20世纪人文知识分子之一部分),很想知道一点您与陈先生的交往情形,或对陈先生政治、学问、生活等方面的看法。”

    岳南先生在写每一本书之前,总是花大量时间,去搜集有关的资料,跑遍天涯海角,不放过任何一点线索,搜罗无遗。记得上个世纪90年代,他写马王堆汉墓(《西汉亡魂》)时,几乎把参加马王堆汉墓发掘的文章都读了。我对他那种勤奋、认真的著书态度,锲而不舍,对事业无限忠诚的品德,肃然起敬!

    陈寅恪1949年到中山大学(前为岭南大学,后改为中山大学)任教,至1969年10月7日在中山大学病逝,刚好20年。我1956年考入中山大历史系本科,后又留校读隋唐史研究生,至1965年研究生毕业分配到北京工作,在中大历史系度过了差不多十年时光。当时中大历史系有三位著名的隋唐史教授:陈寅恪、岑仲勉、董家遵。其中以陈寅恪最著名,被称为“教授的教授”。一个学校有三位全国有名的隋唐史教授,说明中大隋唐史师资力量,居全国各大学之首。基于这种情况,我一进中大,就决心攻读隋唐史,大学二年级,我写了一万多字的论文《唐末庞勋起义》,发表在《史学月刊》1959年第9期上,三年级时,我又写了《唐代盐和茶的专卖》的论文,在《史学月刊》1960年第3期发表。1961年,由于我在隋唐史研究方面的成就,学校决定留我读隋唐史研究生。岳南先生认为我在中大历史系近十年,又与陈寅恪同时,而且我是读隋唐史研究生,而陈寅恪又是中大历史系最著名的隋唐史教授,想一定关系密切,说不定我是他的学生。而实际上,完全不是岳南先生想的那样,我既没有上过寅恪老师的课,也谈不上有什么特别关系,谈不出什么对岳南先生有用的资料。但话又说回来,作为中大历史系的隋唐史研究生,在读本科时,就在《史学月刊》发表过两篇唐史长篇论文的学生,对寅恪老师的隋唐史著作,是读过不只一二遍的,他的治学方法使我终身受益。

    寅恪老师生前受到极左思潮、“四人帮”“文革”中对他的摧残和迫害,但也有党和国家对他的关怀和爱护。给我留下深刻印象的,是上个世纪60年代初三年经济困难时期,广东省委给予寅恪老师特别关照,每月供给鸡4只,鸡蛋5斤,水果15斤,鱼10斤,蘑菇15斤,黄油1斤,进口老人牌麦片一罐,进口可可粉一罐,进口寅恪老师需用的药物,为他配3名护士进行护理。这样“破天荒”的高级待遇,在当时国家经济非常困难时期,人们想都不敢想。很多人认为照顾太过分了。1963年7月24日,中山大学党委副书记马肖云把这种不满情绪,向广东省委书记陶铸进行了汇报。陶铸发怒道:“你们学校有人讲,省三级干部会上有人讲,远在‘新会会议’亦有人不满。陈先生,74岁,腿断了,眼瞎了,还在一天天著书,他自己失去了独立生活的能力,像个不能独立活动的婴儿一样,难道不需要人照顾吗?他虽然是资产阶级学者,但是他爱国,蒋介石用飞机接他,他不去。你若像陈寅老这个样子,眼睛看不见,腿又断了,又在著书立说,又有这样的水平,亦一定给你3个护士。”陶铸的话,表达了党和国家对寅恪老师的关怀和爱护。但这只是一个方面,另一个方面,极左思潮、四人帮“文革”中对他的摧残和迫害,使他身心遭受极大伤害,1969年10月7日5时,寅恪老师在“文革”高潮中死去,这时离1976年“四人帮”垮台还早,他等不到天亮了,在黎明前死去。

    《陈寅恪与傅斯年》文笔优美,文图并茂,有许多珍贵的历史照片和首次披露的鲜为人知的资料。岳南先生是下了大力气的。


                          附:                                                           

 

陈寅恪在中山大学生活真相 

相关连接—— 


    《陈寅恪与傅斯年》最新版,2020清明节,0.5折 


     点击当当:陈寅恪与傅斯年》,未删减版。限量。 

 

 点击:京东陈寅恪与傅斯年》增订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