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0票落选鲁迅文学奖

(2014-08-13 16:33:44)
标签:

文化

鲁迅文学奖

参评人

方法

  阿来 0票   茅盾文学奖得主阿来 0票落选鲁迅文学奖 

字号:
作家阿来(资料图)2014-08-14 16:18:17
关键字 >> 鲁迅鲁迅文学奖周啸天

8月11日,中国作家网公布了第六届鲁迅文学奖获奖作品名单,四川大学文学与新闻学院教授周啸天诗词选《将进茶》获诗歌奖。据悉,本届鲁迅文学奖采取实名投票,投票数也一同向公众公布。茅盾文学奖得主、四川作家阿来的入围作品《瞻对》原先被外界视为获奖热门,最终竟得0票。8月14日,阿来接受媒体采访时,公开发声表达“抗议”,要“问一问为什么”。

投票情况显示阿来的《瞻对——两百年康巴传奇》一票未得。

投票情况显示阿来的《瞻对——两百年康巴传奇》一票未得。

第六届鲁迅文学奖获奖名单揭晓之后,四川旧体诗诗人周啸天的获奖,引来不少质疑之声。从公布的投票数来看,著名作家阿来、岳南一票未得的结果,令争论之声再次汇聚到这一奖项上。投票表公布的当天下午,阿来向媒体表达了对“鲁奖”报告文学奖的不满,表示“我要抗议鲁迅文学奖报告文学奖”。

据《成都商报》报道,8月11日下午,阿来在电话中表示,“过几天我会有个公开回应,一两句话。”而对于几天后的回应是否是针对评委,认为评委团队存在问题?阿来斩钉截铁地回答:“毫无疑问。”之后,本届“鲁奖”报告文学奖评委、中国作协副主席何建明在媒体的询问下,认为阿来得0票“很正常”。至于阿来觉得评委团队存在问题,何建明又称:“这个也不对,评上了就没有问题,评不上就有问题?”

当被告知阿要来抗议“鲁奖”报告文学奖,何建明感到很惊诧:“他说他抗议啊?这个不会的吧。”何建明说他们不会主动联系阿来,“不能说谁没评上就要联系他解释一通。我们要按照程序来办事。”至于为什么他也没有投阿来一票,何建明称评委团队有基本的发言纪律,这个问题请问奖项发言人。

阿来的愤怒:“我有表达质疑、生气的权利”

华西都市报:你对媒体说要“抗议”那些评委。“抗议”是你的原话吗?目前态度有改变吗?

阿来:“抗议”是我的原话。目前态度没有改变。

华西都市报:你说要公开发声明正式回应。大概什么时候发?

阿来:我原本是想发个简短的,现在我想写篇文章,好好说一下,半个月之内吧。

华西都市报:不少人得知您“抗议”还是觉得有点意外。有的说,其实你都得过茅奖了,没必要为这个奖在意嘛?

阿来:我必须得强调一下。我发声抗议,是因为我对自己得0票感到不解,有疑惑,我要质疑。我质疑不是为了我自己,也不是为了名利。那我为什么要明确表达态度呢?我这么做不是得罪人嘛。但是我想为文学说话。

华西都市报:这次您公开明确表达质疑态度,有没有考虑过这些言论带来的后果?

阿来:就算我今天的质疑,将把我得这个奖的路堵死,我也愿意承担。我怎么可能为了一个文学奖,因为几个人的审美观点,就改变我对文学的观点呢。我的写作还会继续,我的文学观念不会改变。我是文学工作者,我不是为了奖项写作,我为读者写作,为文学本身写作。而且,我还想点明:一个由国家设立的正式文学奖项,我们对其是有应有的公信力期待的。

华西都市报:如果有人说,抗议是要拿出证据。你怎么回应?

阿来:抗议是我表达质疑的态度。具体情况如何,应该是相关责任部门调查的职责范围内。

华西都市报:有人认为《瞻对》落选可能是体例的问题。非虚构作品跟报告文学不是一回事。这个解释你接受吗?

阿来:如果是这个理由,我不接受。在全世界范围内,非虚构作品就是中国文坛所说的报告文学。以非虚构的形式,对现实有所关注和思考。我认为《瞻对》是完全符合这个体例标准。而且,就算这两个概念不完全一致,非虚构作品对报告文学的概念有所突破和创新,那文学作为艺术的本质不就是创新吗?一个文学奖的设立宗旨之中不就应该包含对文学创新的鼓励吗?

华西都市报:你已经是有名的作家。可能评委们更倾向于无名的新人。

阿来:可是这个奖项的章程里没有提扶持新人这一点啊。我认为,这构不成理由。

华西都市报:文学作品的评析,见仁见智的可能性非常大。

阿来:是啊,文学作品可以见仁见智。但是关键是,我现在怀疑评审我的作品的那些评委,拿不拿得出见仁见智的观点。作品的水平高低,我想并不是那么难辨别。

华西都市报:参与此次鲁奖报告文学奖的那些评委,你认识吗?有没有你的朋友?你公开“抗议”态度后,有没有谁给你私下说这个0票的事儿?

阿来:我不太清楚是哪些评委。也没有任何相关的评委给我说这个事儿。坦白说,就算我看了是谁投的票,我也不会用投没投我的票来划分是不是我的朋友。

华西都市报:不少人很关心你现在的状态怎样。你现在心情如何,是处于一个比较爆发的状态吗?

阿来:我没有爆发。我的心情很平常。我绝不让这件事,影响到我当下正在做的事情。而且我有一个好玩的心态:我想静静地观察,看看我表达观点以后,我旁观一下事态会怎样发展。

华西都市报:对于鲁奖有人“跑奖”这个传闻,你怎么看?

阿来:我是听说过,但没有证据,我不会乱说。我不知道别人,反正我是没有做过这种事情。

华西都市报:像《瞻对》这样的非虚构写作形式,你会依然继续下去吧。

阿来:那是肯定的。我这次去高原自驾,走了一段川藏线上以金沙江划线的东段。这也是我为下一步非虚构作品做实地考察、采访、素材准备。我关注现实的方式,就是深入历史。我一直从历史追踪中寻找对现实问题的思考和答案。任何历史都是当代史。这也是有人说《瞻对》不是报告文学让我气愤的一个原因。报告文学的本质就是关注现实,但关注现实的方式有很多种。

一次评奖,为何惹来对川大诗人的质疑?

“鲁奖”评委会主任:周啸天诗作就是“玉”

周啸天的古体诗获奖引发网友争议,有人提到,鲁奖诗歌奖不止一次引发社会争议,会不会对鲁奖的影响力造成损害?华西都市报记者也独家连线到鲁迅文学奖诗歌奖评奖委员会主任、中国作家协会副主席、著名诗人高洪波。

为何颁给周啸天?“古体诗达到入选标准”

华西都市报:周啸天教授的古体诗获奖,很多人有质疑。您的看法是?

高洪波:我觉得周教授写得不错。网上贴出来的一些周教授的诗,的确是出自他的获奖诗集。但是我想说,获奖诗集是一大本。里面收集了很多诗作,其中有很多特别好的作品,值得好好欣赏。一块玉如果有瑕疵,难道就不是玉了吗?在我看来,周教授算是国内目前创作旧体诗的代表人物之一。

华西都市报:有人说周教授的诗是“新闻体”,你怎么看?

高洪波:我认为,周教授诗歌对现实的关注,是非常值得肯定的。我认为,对“新闻体”诗歌的嘲笑,源于一些人自己没有才华、没有勇气,去关照现实。

华西都市报:有人提到,以前获奖作品都是新诗作品的鲁迅文学奖,这次颁发给古体诗作,比较罕见。

高洪波:鲁迅文学奖诗歌奖,颁发给古体诗作品,这次的确是第一次。但自从上一届(第五届)开始,鲁奖诗歌奖开始关注到旧体诗。当时就为旧体诗作品留了获奖名额。只不过,当时参评的古体诗,数量比较少,而且质量上也没达到标准,获奖名额就空缺了。这一届,古体诗参评作品数量和质量都有很大提高。

鲁奖诗歌奖争议多?“这不奇怪,也不是坏事”

华西都市报:比起茅奖,鲁奖引发的社会争议话题好像比较多,诗歌奖好像又尤其容易引发争议。这种现象你怎么看?

高洪波:茅奖只有一个长篇小说一个门类。鲁奖有七个门类,涉及的面更广,关注度自然也更高,引发一些声音的可能性就大。而诗人这个群体比较特殊。诗人都比较敏感、对自己的诗格外有自信。同行提出不一样的看法,是一点不奇怪的现象。当然,这不是坏事,诗人敏感、自信,才能写好诗。

华西都市报:几年前,车延高也引发质疑。

高洪波:车延高那次跟这次还不一样。他当年被网友在网上列举出的诗作,并不是他的获奖诗集。这次周教授被网友贴出来的那些诗,的确是他的获奖诗集里的。

华西都市报:鲁奖诗歌奖总能引发这么多社会讨论和争议。这会不会对鲁奖的影响力造成损害,您有过担心吗?

高洪波:我从来不觉得有争议是一种坏事,一个奖项的颁奖,让更多人关注诗歌、讨论诗歌,我们评奖的目的就达到了。

(综合澎湃新闻、华西都市报报道)

请支持独立网站,转发请注明本文链接:http://www.guancha.cn/culture/2014_08_14_256659_s.shtml

来源:华西都市报等 | 责任编辑:潘杰




鲁迅文学奖首次实名公开投票频现零票作品 为何?

发布:北京晚报 2014年08月13日 | 编辑: Bestet

 2014年8月11日下午,第六届鲁迅文学奖正式公布,出现了18部“零票作品”,惹来不少争议。“共产生了7个奖项35个获奖作品。本届鲁迅文学奖为增加评选透明度,首次采用评委实名投票制度,并将投票结果首次对外公布。

在实名投票主页可以看到,报告文学奖中知名度颇高的作品阿来的《瞻对》与岳南的《南渡北归》均获零票,此前受到关注的80后女作家笛安的《光辉岁月》也得了零票,这些“零票作品”引来不少质疑声。就此,记者采访了鲁奖此次评审白烨和陈晓明,解释了现有评奖机制造成的“零票”怪现象。

1407856702147

此次鲁奖在投票结果公布的网页中,每一部作品都用星号显示了得票情况,与全票通过的“11星”作品形成鲜明对比的是空空如也的“无星”作品。其中,报告文学奖的作品中投票最为集中,对比也最强烈。四部作品《中国新生代农民工》、《粮道》、《中国民办教育调查》和《毛乌素绿色传奇》都获得了全票。而作家阿来的《瞻对——两百年康巴传奇》与作家岳南的《南渡北归》均获零票。特别是阿来这部作品还在去年年底获得了2013年人民文学长篇纪实文学奖,这个结果让不少读者感到不解。

记者发现,这四部全票的作品全部是关注当下现实的作品,而阿来和岳南的作品虽然知名,确是描写清朝和民国的故事。网友1407752946质疑称“对报告文学奖实名投票情况颇有异议,如编号6的调查类文章,竟然得了满票!” 记者就此询问报告文学奖项的评委何建明和李敬泽,均没有得到答复。

“这是必须的妥协,作为评委,我们每个人多多少少都会做出一些让步。”评委陈晓明则更加简单地解释,因为投票规定必须要有三分之二多数的票才能获奖,如果投票过于分散,则无法产生有效的获奖名额。“投票必须集中,这是我们之前讨论得出的共识,也是我们评委会作为一个整体的共同意见。这也就是为什么会有一些全票的作品,也会有一些0票的作品。”陈晓明告诉记者,“如果大家都各投各的,那么可能很多作品都是4、5票,这样都无法获奖。”这也就让一些评委改变初衷,要“顾全大局”,不能只投有自己欣赏的作品。

这次鲁迅文学奖评选的过程除了公布投票的环节,其它改动并不大。记者了解到,即使是公开投票,在投票前评委们多次开会进行充分讨论,基本达成一致意见,之后才会进行投票。奖项评委白烨这样向记者解释陈晓明所说的“顾全大局”:“零票并不是说写的不好,而是有很多因素的权衡,比如获奖作品题材要多样、作者的地域要尽量多样、刊载的杂志要尽量平均,综合起来很复杂的。”

根据投票名单,进入提名的10部作品中得票数前5位的作品获奖,也就是说有一半的作品获奖。此次获得最佳中篇小说奖的格非的《隐身衣》,获得最佳短篇小说奖的是徐则臣的《如果大雪封门》和马晓丽的《俄罗斯陆军腰带》,诗歌奖的大解的《个人史》、海男的《忧伤的黑麋鹿》和阎安的《整理石头》,散文杂文奖贺捷生的《父亲的雪山 母亲的草地》和刘亮程的《在新疆》,文学理论奖鲁枢元的《陶渊明的幽灵》和孟繁华的《文学革命终结之后》,都是全票获奖的作品。其中贺龙将军的女儿贺捷生的作品《父亲的雪山 母亲的草地》是她回忆父母的作品,曾在去年获得人民文学最佳散文奖。翻译将投票相比较为分散,并没有全票通过的作品。

鲁迅文学奖是由中国作家协会主办的全国性的文学奖项,它与茅盾文学奖,共同构成中国具有最高荣誉的文学大奖。本届鲁迅文学奖获奖作品共分中篇小说、短篇小说、报告文学、诗歌、散文杂文、文学理论评论、文学翻译等七大类,经过近半年的广泛推荐和严格评审,每一类别最终有5人获奖。这届评奖的年限由“每3年评选一次”改为了“每4年评选一次”,本届评选的是2010年至2013年的作品。此前茅盾文学奖也经历了公开投票,鲁奖并不是第一个公开投票的文学奖。

                     白烨:公开投票就是把评委置于压力之下

“就五票,我给了这五个作家,等于就得罪了另外五个作家,希望我没投的那些作家能理解我,别记恨,这是没有办法的事呀。”面对不少评委的三缄其口、沉默以对,中篇小说奖的评委白烨是少有直言这次全新评奖方式的人。白烨称自己并不欣赏这种公开评选,“我始终对公开这件事有意见,世界上没有哪个文学奖是公开投票结果的,选择了评委就要相信评委,这样做这就等于将评委置于公众压力之下,让评委去承受争议。”

白烨告诉记者,自己的评奖“肯定会受到公开的影响”,公开评奖与不公开评奖“结果肯定不一样”。白烨认为,在评委公正的情况下,不公开评选能够让评委从作品本身出发,而不是考虑作品之外的因素,不过确实无法避免“买票”等丑闻。“公开是手段,公正才是目的,如果因为公开而影响了公正,就不是最好的办法。当然没有一种评奖手段是绝对公正的。”白烨称,公开评选评委要考虑的因素更多,比如作者的名气、在文坛的地位、人际关系等等。

中篇小说评委、北京大学教授陈晓明将鲁迅文学奖的投票过程戏称为“杀友游戏”。“最初的二百多部作品,初评出来80部,然后筛选40部,再到20部,再到10部,最后评出来5部获奖,这些作家我们都很熟的,这一路下来,很多好友的作品不得不被pass掉,得罪人是难免的,所以我们都开玩笑叫‘杀友游戏’。”陈晓明说,公开评奖考验的不仅仅是评委们的抗压能力,更是提名作者们的心胸:“有些作家胸怀比较宽广,你不投他他也理解。但是中国文化的特性所致,中国就是这样的人情社会,公开投票就会有这样的问题。”

                          奖项公布前经历丑闻风波

今年5月15日,湖北省作协主席、作家方方通过微博爆料称,湖北省作协向中国作协推荐的鲁迅文学奖某个参评作品存在问题,该诗人“诗写得很差”,推荐前就到处活动,但他却把所有评委搞定以全票通过,获得湖北省作协的推荐入围鲁迅文学奖诗歌类参评目录。当时中国作协鲁迅文学奖评奖办公室工作人员回应称,从地方推荐到中国作协的鲁迅文学奖入围作品正在公示期,入选作品如有问题,评奖办公室将会调查。

方方质疑的是湖北诗人柳忠秧,据中国作家网5月16日公示的第六届鲁迅文学奖诗歌类参评目录,第100号作品《自由天下骑黄鹤》和第101号作品《楚歌·柳忠秧古体诗选》都是柳忠秧。不过柳忠秧回应称自己并没有“到处活动”,并要方方拿出证据,否则将用法律手段打官司状告方方。尽管鲁迅文学奖网站上的奖项说明仍然保留着“不记名投票”的介绍,然而风波之后,奖项的终评却改成了实名制投票。对于投票方式改变是否因此而改变,鲁奖发言人、文学评论家李敬泽并没有回应此事。

                  第六届(2010—2013)鲁迅文学奖获奖名单

                 (以得票多少为序,得票相同以发表时间为序)

中篇小说奖

《隐身衣》格非、《美丽的日子》滕肖澜、《白杨木的春天》吕新、《从正午开始的黄昏》胡学文、《漫水》王跃文

短篇小说奖

《俄罗斯陆军腰带》马晓丽、《如果大雪封门》徐则臣、《香炉山》叶弥、《我的帐篷里有平安》叶舟、《良宵》张 楚

报告文学奖

《中国新生代农民工》黄传会、《粮道》任林举、《毛乌素绿色传奇》肖亦农、《中国民办教育调查》铁流、徐锦庚、《底色》徐怀中

诗歌奖

《整理石头》阎安、《个人史》大解、《忧伤的黑麋鹿》海 男、《将进茶——周啸天诗词选》周啸天、《无限事》李元胜

散文杂文奖

《在新疆》刘亮程、《父亲的雪山 母亲的草地》贺捷生、《先前的风气》穆涛、《巨鲸歌唱》周晓枫、《回鹿山》侯健飞

 

本文来源:北京晚报-北晚新视觉网  记者:陈梦溪/文,

网址:http://www.takefoto.cn/viewnews-132823.html




文学奖是否要迎合市场

 来源:北京商报  2014-08-13 08:01:00   
[提要]  格非的《隐身衣》、胡学文《从正午开始的黄昏》等五部作品获得中篇小说奖;马晓丽《俄罗斯陆军腰带》、徐则臣《如果大雪封门》等五部作品获得短篇小说奖。相比于获奖作品,阿来、岳南、笛安等作家的畅销作品却均以零票惨淡落选。比如一些畅销书作家虽迎合当下读者的阅读口味,但文学成就还不能被评委们认可,因而落选也在情理之中。

 

 

  原标题:文学奖是否要迎合市场

  第六届鲁迅文学奖日前正式揭晓。格非的《隐身衣》、胡学文《从正午开始的黄昏》等五部作品获得中篇小说奖;马晓丽《俄罗斯陆军腰带》、徐则臣《如果大雪封门》等五部作品获得短篇小说奖。相比于获奖作品,阿来、岳南、笛安等作家的畅销作品却均以零票惨淡落选。这一结果也引发业界思考,文学奖的评选标准是否也应该参考市场?

  正方

  文学应该接地气

  文学奖需要考虑市场因素,文学还是应该接地气,不应成为少数人的“空中楼阁”。被市场承认的作品才能够被文学界承认,市场不承认的作品连出版的机会都没有。但是,与市场对接,并不代表畅销书会获奖。比如一些畅销书作家虽迎合当下读者的阅读口味,但文学成就还不能被评委们认可,因而落选也在情理之中。

  ——武汉作家协会会员邹超颖

  反方

  评选要有自己的标准

  其实第五届鲁迅文学奖开通过读者免费投票通道,当时我那本《陈寅恪与傅斯年》也参加了评选,最终没有得奖。文学奖还是要有一定评奖标准的,我的这本《南渡北归》主要对民国时期进行历史叙事,离现代远了点,而获奖作品以现代生活为题材的较多。虽然《南渡北归》没有获奖,但是能进入前十名也是对我这本书的一个肯定。

  ——作家岳南


来源:北京商报:http://www.chinadaily.com.cn/hqcj/xfly/2014-08-13/content_12186197.html






“报告文学”已老“非虚构”请站起来

                               2014-08-15   来源: 华西都市报 
0票落选鲁迅文学奖

  8月13日,成都,作家阿来接受本报记者专访,质疑第六届鲁迅文学奖的评选。

  

非虚构尴尬
  阿来《瞻对》0票落选本届鲁奖报告文学奖,引发社会关注。尤其是,围绕着“非虚构”与“报告文学”两个概念的纠葛,引发了学界强烈的共鸣。作为一种世界通行的主流的写作方式,“非虚构”早就成为备受专业人士和读者重视和喜爱的文学样式。在国内,近年来,主流的纯文学期刊,包括《人民文学》、《收获》在内,也都对“非虚构”作品给予足够的重视和推广,不少优秀的非虚构作品不光赢得专家的口碑,也很受普通读者欢迎,表现出了无边的生趣。
  第六届鲁迅文学奖公布,阿来的《瞻对》与岳南的《南渡北归》均0票落选报告文学奖项。而此前,梁鸿的《出梁庄记》、解玺璋《梁启超传》等非常优秀的非虚构作品也都没有进入提名名单——这让非虚构写作显得异常尴尬。
  据了解,目前多数文学奖项的设置,基本上都沿袭传统。而在如今写作样式和形式越来越丰富的现状下,鲁迅文学奖的奖项设置,是否应该随着作品样式的发展而做出相应的调整?《人民文学》副主编邱华栋就此建言:“报告文学”奖项应改为“非虚构(包括报告文学)”。
  是耶?非耶?请看当下文坛如何作答——

 


  阿来的《瞻对》和岳南的《南渡北归》,我都看过,都很喜欢。这两部作品0票落选,我的确比较惊讶。我也看到阿来老师在接受华西都市报记者专访时的观点,我感觉他有些不高兴。我认为,其实阿来老师也没必要特别不高兴,因为一个文学奖的评委毕竟是少数的,而阿来老师作为中国作家富豪榜的上榜作家,有大量的读者已经用购买他的作品,为他‘投过票’。我相信,阿来老师还会再登上中国作家富豪榜的!”
  ——中国作家富豪榜制榜人吴怀尧
  “现在的报告文学概念,的确已经不太适应当前文学创作的发展,它显得有点狭窄。”

 


《人民文学》副主编/文学评论家/作家
邱华栋
呼吁:报告文学改为非虚构

  作为在国内推广非虚构写作做出重大贡献的《人民文学》杂志副主编、文学评论家、作家邱华栋认为,“非虚构是比报告文学更大的概念。在西方文坛,虚构、非虚构是非常普遍的文学样式分类。虚构,通常就是指小说。所有不是虚构,而是基于现实的作品,都称之为非虚构,它包括的种类非常广,有偏向于最新新闻特写的报告文学、历史纪实文学、个人日记、田野实地调查等。”
  邱华栋表示,自己不是鲁奖的组织者,只能提出个人建议:“我发现,现在的报告文学概念,的确已经不太适应当前文学创作的发展,它显得有点狭窄。比如阿来的《瞻对》是典型的非虚构作品,它是历史纪实,对现实有所联系和思考,同时阿来又以小说家的优秀才华,表现出很强的文学性。2013年,《瞻对》还获得人民文学奖非虚构作品大奖。我个人呼吁,今后文学奖中的‘报告文学’能将外延扩大,拓展成‘非虚构’这个更大的概念,然后将‘报告文学’涵盖进去,具体改为‘非虚构(包括报告文学)’。这样的话,无疑更符合文学发展的现况。”
  “在当下,有些报告文学作者,对非虚构这种说法,的确有排斥心理。”

 


鲁奖评委/文学评论家
白烨
坦陈:《瞻对》落选让“矛盾凸显”

  当下文坛,涉及报告文学与非虚构之间的思考,邱华栋并非唯一一人。著名文学评论家白烨,也是本届鲁奖中篇小说类评审团的一员。昨日他在接受华西都市报记者采访时,也做出同样的建议,“阿来《瞻对》获0票这件事,的确也让我思考再三,脱胎并发展于新闻特写的‘报告文学’,这种文体,在文学样式已经更加多元化的当下,是不是需要增加一些弹性,外延是不是需要放大一些。如果仅仅把报告文学还停留在此前的那种新闻特写为唯一标准,那无疑是比较狭窄的,也与当下时代不是很协调。以我看,如果将来文学奖,能把‘报告文学’的外延扩大到等同于‘非虚构’,那显然就能容纳更丰富的写作样式。而且对文学奖保持活力,也有好处。”
  己阅读过阿来《瞻对》的白烨表示,“坦白说,如果以狭隘的报告文学概念来评判,阿来的《瞻对》的确不能算报告文学。但我想说的是,《瞻对》这种非虚构作品,阿来用很文学化的方式进行历史探究,里面出现的文学面貌,要比报告文学更丰富,超越了报告文学。”白烨还透露,“据我的了解,在当下,有些报告文学作者,对非虚构这种说法,的确有排斥心理。我想,《瞻对》这个事情,让这两个概念如何互相分别与认定,作为一个矛盾明确凸显出来了。”白烨介绍说,其实当下中国有很多很优秀的非虚构作品,“除了阿来的《瞻对》,像梁鸿的《中国在梁庄》、《出梁庄记》,都是非常优秀的作品。”
  “对于好作品,如果没有硬伤,要绕过它,需要作出合理的有据的解释。”

 


鲁奖评委/中山大学中文系博导
谢有顺
肯定:阿来的追问“值得尊重”

  中山大学中文系教授、博导、著名文学评论家,也是本届鲁奖散文杂文奖评委的谢有顺,在昨日接受华西都市报记者采访时透露,鲁奖六月份开评,七月底集中住在北京审读作品,有半个月时间。“期间,评委们有过多次深度讨论,投票结果其实是讨论、争辩之后的具体反映。由于得奖的作品要过三分之二票,所以最后胜出的作品必须获得评委的高度共识,也就是说,必须有评委被说服,把票集中起来,才能保证最后有五部作品得奖,这样,出现全票或零票作品也就不奇怪了。但我个人也不赞成评委意见过度集中,甚至投默契票,每个评委还是应该照自己的艺术良知作出抉择,尤其对于好作品,如果没有硬伤(比如散文诗歌的新作不够四分之一),要绕过它,需要作出合理的有据的解释。”
  谢有顺关注到阿来对《瞻对》0票落选鲁奖的反应,“我相信不是出于他个人的得失,而是有一种比别人更纯粹的文学情怀。所以,阿来的追问是有意义的。但他得零票,未必评委真觉得他写得不好,也许,他太有名了,还得过茅奖,评委不想为他锦上添花;也许,他的作品比较独特,一些评委受限于传统报告文学的标准,对阿来的探索就没有作出肯定。但他这部作品我是很欣赏的,他用脚丈量大地,有大量的实证、考据、思索,而且文字表达显然也高人一筹。假如他能得奖,可以拓展我们对报告文学这一文体的理解。我觉得,阿来的追问值得尊重,大可以坦诚面对,并作出解释,从而共同创造一种良好的文学争鸣的氛围。”
  “任何概念都是挂一漏万,那对一些能有突破和创新的作品,应有所包容。”

 


非虚构作品《中国在梁庄》作者
梁鸿
存疑:接纳非虚构,不是简单的事

  梁鸿的非虚构作品《中国在梁庄》、《出梁庄记》在读者中深有影响,畅销多时。其中《中国在梁庄》获得2010年“人民文学奖”、“《亚洲周刊》2010年度非虚构类十大好书”。梁鸿透露,她的《出梁庄记》也申报了本届鲁迅文学奖,“申报的类别是散文组。原本是想申报报告文学,但后来我的确是考虑到,很可能会被认为不符合报告文学的概念被排除出去,所以就改报了散文组。当然散文组我也没入围。实际上,我认为,如果报告文学的概念是开放的,不是那种居高临下的‘报告’叙述,而是容纳平等的、个人视角的‘报告’,《出梁庄记》肯定也算是报告文学。”
  对于阿来《瞻对》0票落选,梁鸿有自己的看法,由于目前在国内文学界,对非虚构作品还没有明确的正式界定,出现了像阿来的《瞻对》这样的好作品,暂时放在报告文学的类别,是完全可以的,而且应该被评为非常优秀的报告文学文本。在我看来,报告文学不应该是狭隘的、固化的,而是应该不断拓展的。毕竟,任何概念都是挂一漏万,那对一些能有突破和创新的作品,应该有所包容。”
  在梁鸿看来,“随着社会的进步,文学样式的多元化、丰富化,非虚构这种文学样式的写作者和读者,还会越来越多。所以,阿来的《瞻对》得0票,对他个人当时不是好事,但是对于‘非虚构’引发大家关注、反思和重视,反而也算是有积极意义。至少让读者看到,‘报告文学’这个概念已经固化到不足够涵盖到像《瞻对》这样有创新性的广义上的报告文学的优秀作品。”
  而对于在文学奖的设置中,将“报告文学”的外延扩大到等同于“非虚构作品”的设想,梁鸿也坦言,“坦白说,这是很好的一个愿景,但想要让那些人接纳‘非虚构’,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
  “将来如果在报告文学的奖项中,如果能加上一个括号……”

 


鲁奖“报告文学”落选作家
岳南
顾虑:历史纪实恐被边缘化

  岳南的《南渡北归》也参评了本届鲁奖的报告文学奖,在终评中也是0票落选。昨日华西都市报记者也联系到岳南,他对自己落选也有一番分析,“如果按照报告文学传统的狭窄的定义,我写的《南渡北归》,其时代的确离当下比较远一点。按照传统的定义,报告文学多是与当下现实生活很近的,对当下社会发生事情比较偏重。我想,将来如果在报告文学的奖项中,如果能加上一个括号,里面添上一个‘历史纪实’的话,那阿来的《瞻对》和我的《南渡北归》,可能会更吻合评奖的类别。否则的话,像我们这种,题材涉及较远时代的历史纪实,就可能会在题材上被边缘化。”

>相关链接
“非虚构”在中国

  早在2010年年初,《人民文学》杂志开设“非虚构”专栏,陆续刊发了一系列非虚构作品,引起了广发关注。梁鸿的《中国在梁庄》、慕容雪村的《中国,少了一味药》都以非虚构作品名义在《人民文学》上刊发。 2010年10月11日,《人民文学》还发起“人民大地·行动者——非虚构写作计划”。在该写作计划研讨会上,时任杂志主编的李敬泽吁请作家和写作者,走出书斋,走向现场,探索田野和都市,以行动介入生活,以写作见证时代。新疆散文家李娟成为第一个项目的签约作家,并最终发表非虚构作品《羊道·春牧场》和《羊道·夏牧场》。李敬泽曾经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非虚构”“在世界很多国家都是一种通行说法,但放到我们现有的文类秩序里,它就是一个异类,它能够启发我们重新思考写作的一些基本问题,从而探索新的可能性。”法国著名作家萨特曾对非虚构文学作出预言:不久之后它将成为文学最重要的形式。
那些值得关注的鲁奖作品
别被口水带走它们值得静读
  第六届鲁奖名单出炉后,争议吐槽不绝于耳。不过,我们也不能忽略在获奖名单上,还有很多非常优秀的作品,值得大家认真阅读。其中有资深名家格非的《隐身衣》(中篇小说奖),也有70后作家中坚,比如刚获得老舍文学奖的徐则臣的《如果大雪封门》(短篇小说奖)。在诗歌类的获奖名单上,除了周啸天的古体诗,诗人大解、李元胜的获奖诗作,都是值得读者关注的作品。>作品赏析《我的儿子声音嘶哑》我的儿子声音嘶哑,双脚使劲朝上面乱蹬他的哭显得如此重要仿佛整个天空都已赶紧围拢过来我坐在旁边,微笑着羡慕地望着他我有比他充足十倍的理由却不敢像他这样全心全意地痛哭一场

重庆诗人李元胜:“得不得奖,不会影响我心态”
  获奖诗人之一李元胜,是重庆市作协副主席,祖籍四川泸州叙永县。1981年开始尝试写诗,1983年毕业于重庆大学,之后一直活跃在中国诗坛。他此次获奖诗集《无限事》是重庆大学出版社2012年出版的诗歌集,收录了李元胜1991年—2012年创作的当代诗。在接受本报采访时,他说,自己并没有预想到自己能得奖,“当然,得奖终归是好事。但我很清楚,得奖与写作是两回事。得奖是得奖,写作是写作。得不得奖,不会影响到我写作的心态。”
  李元胜说,国家设文学奖是鼓励创作,“奖不是多了,而是少了。尤其是现在的年轻人,他们的创作需要奖项的鼓励。”对于网传的“跑奖”传闻,李元胜说,“我不知道,我也没有看到。就我自己而言,我是没有跑。这个奖的评委是谁,我都不知道。”

格非《隐身衣》:表现出学者型小说家典型气质
  以《隐身衣》而获中篇小说奖的格非,《收获》杂志执行主编程永新坦言“实至名归”,“作为一个公认的优秀作家,格非的文学成就,不用我多说。但是不得不说,较长时间以来,格非与咱们国家大型文学奖的缘分并不深,他很少获得文学奖的青睐。此次获奖算是对此前遗憾的一次弥补。相信《隐身衣》,是那种能在文学史上留下来的作品。”
  程永新认为,格非在这部作品中,依然延续他在小说艺术上的高标准追求。无论在内容还是形式上,都散发出一种精神贵族气息,也再次表现出格非作为一位学者型小说家的典雅气质。(节选自李元胜诗集《无限事》)


文章来源,华西都市报:http://news.huaxi100.com/show-104-518918-1.html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