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到高处呼吸的獾子
到高处呼吸的獾子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33,122
  • 关注人气:43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博主被推荐的博文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面对矿难,还有没有办法?

(2009-11-26 16:14:25)
标签:

矿难

矿工

不安全行为

新兴煤矿

煤炭

文化

分类: 片断·印象

                 面对矿难,还有没有办法?
  

    死神又一次在地层深处现身,夺走了鹤岗新兴煤矿108名矿工的生命。时间是2009年11月21日清晨。108个人,能组成一个采煤队,坐满一个中型会议室,平躺着要摆满半个操场……从此,又有108个家庭残破不全,又有多少人失去了儿子,又有多少人失去了丈夫,又有多少人失去了父亲……那一幕幕随之而出现的人间惨剧,那一颗颗心灵的疼痛,不用说是其中的一个角色,就是目睹、想象,也令人难以承受。网上那一张张遇难者亲属痛不欲生的照片,惨不忍睹。
  这已经是今年继山西屯兰矿难、重庆同华矿难、河南新华矿难之后的第4次较大型的矿难了。旧痛未定,新痛又至,痛何如哉!又是成立总指挥部,又是新一番救援,又是专家聚集,又是成为媒体的头条,又是很大很大的领导亲临现场探察,最高检也已介入调查,看有没有官商勾结……这些,尽管都是必须的,可是人们已经不再感到新鲜。
  国家相关权威机构已经认定,新兴煤矿这起事故又是一起责任事故。是责任事故,就不是不可抗力的自然灾害,肯定是又有人在玩忽职守。就像人们已经预料的那样:又有人被撤去了职务,遇难矿工家属也已经开始协商赔偿,估计还有人会写出检查、做出检讨,而且检查、检讨都会很深刻,表示一定要记取事故教训什么的。之后还会怎样呢?无非是调查组撤离,经过认真整顿的新兴煤矿恢复生产,很快就又是元旦、春节了。遇难矿工亲属的眼泪总会有流干的时候,日子还会延续下去。
  再之后呢?我不是神仙,什么都不敢预测,我怕有人骂我这张嘴。
  我只想问一句:面对矿难,我们到底还有没有办法?
  我不是在问新兴煤矿,不是在问黑龙江省,不是在问国家安全生产监察总局,都不是——我是在问我们的国家:难道就这样了吗?这将成为一种常态了吗?
  我们眼前,一个宏大的经济体在高速运转,我国首先走出了困扰全球的金融危机,我们的GDP2009年增长8%已无悬念。仍然是主体能源的煤炭,为这个宏大的经济体的高速运转提供着巨大的动力。这是事情的一端;事情的另一端,就是我们刚刚看到的,为国家发展建设提供巨大能源的矿工,一次上百人地献出生命。
  一个正在崛起的堂堂大国,一个蒸蒸日上的新兴经济体,原来是在用血染的煤炭发电、照明、取暖!
  煤矿发生事故的原因无非有两条,一条是物的不安全状态,一条是人的不安全行为,地球上凡是有煤炭开采的地方,情形大抵如此。这两条都是客观的,都是可以改变的。改变的渠道是管理。我们有管理呀,从国家,到地方,再到企业,都有煤矿安全生产管理的机构、人员、政策、法规、制度、职责,从上到下,从春到秋,这套机构,这个机制,都很健全,都在运转。如果谁站出来说,从国家,到地方,再到企业,这套机构,这个机制,主观上,不重视煤矿的安全生产,拿矿工的生命当儿戏,我不同意。可是照我看来,总体上,这套机构、这个机制,已经运转不灵,失效了。
  煤炭开采是高危行业,是软弱的人靠坚强的意志同毫无情面的大自然打交道。作为一个国家,管理这样一个行业的机构是一个煤矿工业协会。有体现国家意志的、与时俱进的、体现科技进步的、铁一般的煤炭行业管理规定和行为吗?改变物的不安全状态,从根本上说,是投入,花大钱,以国家的意志,强制推行新技术、新设备、新工艺,打造本质安全型矿井,再就是要提高煤矿的管理能力和从业人员的素质,以改变人的不安全行为,从而保护矿工的生命。这些年,国家从煤炭行业拿走的实在太多了,而回馈、补偿的又实在是太少了。很多煤炭企业目光短浅,很多矿主贪婪,为了企业眼前的利益,为了矿主自身的利益,他们不情愿作这种投入。这个时候,最需要国家站出来强制他们执行。可是,这是一个协会能做到的吗?
  如今,市场经济这座尊神,高高地坐在大堂上,运用它的种种魔力,在煤炭行业构造新的运转规则,链接新的利益链,主宰着煤炭行业的生产与安全,主宰着矿工的生命。平时,上级的安全监察部门也有安全监察活动的,比如有唱四季歌式的春季安全大检查、秋季安全大检查,就好像事故跟感冒一样,跟季节、天气有关系。来一帮人,下井看看,指出一些安全隐患,吃吃饭,喝喝酒,走了。这种管理行为,其实是应该由企业自身来进行。上至国家机构,下至煤炭企业,两头粗,都在做同一件事。出了事故,调查组来了,从上到下,一级级的调查组都来了,不但听矿方汇报,还要亲自深入井下事发现场察看,包括一些专家,一个个都很明白,发现了很多管理上的问题,于是他们生气了,不免发一点脾气。可是,这有用吗?
  身为一个煤炭企业的从业人员,我深深地感觉到,在煤炭工业的管理上,国家已经严重缺位,听凭几大利益板块纵横捭阖。从某种意义上,可以这样说,矿工的生命就是在这样一些利益板块的博弈、碰撞、挤压中丢掉的。
  要根治煤矿事故,必须打破现行的坛坛罐罐,另辟新路。
  其实,我说这些也没有用,就此打住。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后一篇:湘西行图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后一篇 >湘西行图记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