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杨林勃
杨林勃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31,419
  • 关注人气:13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小溪水潺潺(散文)

(2009-11-10 00:18:15)
标签:

文学原创

选登

福建日报

文化

分类: 散文

                  小溪水潺潺(散文)

                              小溪水潺潺(散文)

                                                 杨林勃

 

    一条小溪水从苍郁的大山中流出来,迈着轻快的步子,从我家的屋檐下走过。每当夜深人静,躺在炕上就能听见它那清清亮亮的歌儿。有暇到河边漫步,能看见水草伴着水波舞蹈,能看见小鱼小虾在河底的卵石间嬉戏,能看见细沙微沫随着旋流起起落落。还有水底那些粉红黄绿的小石在天光水影的交融中折出五彩的光芒。为弯弯的小溪披上了一身珠光宝气,宛如一条璀璨的项链挂在小村那坦坦的胸脯上。

   小溪水是从房西边的大山里流出来的。我们小村只有三户人家,村里没有水井,吃水都要到屋前的小溪中去挑。爷爷说:“这水是从山里流出来的,干净。”小村里的人没有喝开水的习惯,每天干活回来就趴在溪边咕咕咚咚喝一气,之后,嘴一抹,回家。我不知那水里都含有什么矿物质,村里人有个小病小灾的,喝一气凉水,就抗过去了。记得有一次我夜里发烧,爸爸妈妈都没在家,爷爷就到溪边舀回了一瓢水,让我喝下去,还真灵,很快烧就退了。我喜欢喝那水,清凉凉的,带着一丝甜味,喝到肚里舒服极了。特别是夏日,胜过最高级的冷饮。喝冷水真美,哪知当我带着这个习惯走进大学校园的时候,第一天就领回个教训。那是在我拧开水龙头大喝一气后,肚子便天翻地覆,折腾了半夜,被同学送进了医院打吊瓶。医生听说我是喝生水喝的,就埋怨:“你怎能喝生水?”我说:“在村里时也喝,肚子没坏过。”医生说:“水跟水不一样。”是的,哪里的水能比得上我家屋前那清清的小溪水呢。

   小溪的边上有一个菜园,是我和爷爷担土垫起来的。我们还在园子的下坎挖一个小井,将溪水引进来。井边又竖起一个支架,搭起一个长木杆,杆的一头吊起水桶,一头捆块石头,那木杆一压一抬的,水就灌进小园中了。小园里的菜随季而变,丰硕如画。在那小溪边还生着许多野菜,开着各色的花儿。有苦碟儿、芥候、水芹菜等。这些菜或蒸或煮或凉拌,味道都格外鲜美;小溪水中还长着许多鱼虾,鱼小虾也小,夏日无事时就拿上个筛米的箩到河边捞虾。手按箩边,顺着水草往下轻轻一滑,抄起时准有一大把的收获。听村里老人们说,六十年代初,国家处在困难时期,人人挨饿。不知咋的,那年河里的虾特别多,家家都去捞,一瓢一盆的,总也捞不败。村里人说,小溪有情,帮助人们渡过了难关。

    生活在小溪边,最有趣的是钓鱼。这里钓鱼不用竹杆,不用弦,连个钩也不用,只要一根小木棍就成了。说来你一定不信,封神演义中的姜太公在磻溪钓鱼,不是还有个直钩吗?当然,他钓了几年也没钓上来。不过人家意不在钓鱼,而在钓人,有诗说“短杆长钓守磻溪,这里机关哪个知?只钓当朝君与臣,何尝意在水中鱼!”而小村的人就不同了,是真正的钓鱼者。小时候,每到下雨天,小河发了浑水,爸爸就领我去钓鱼。出门时,只拿个小盆和一根尺把长的带杈的小木棍,杈上面栓几条蚯蚓,钓时把木棍放进水中,鱼一咬食,手中的棍就被拽着动,这时只须轻轻一提,定会有几条小鱼跟着离开水面,接下把事先备好的盆往下一伸,鱼儿就吧嗒吧嗒掉到盆里了。爸爸钓鱼的技术好,一次能钓出五、六条,我的技术差,一次只能钓一、二条上来。爸爸告诉我,用木棍钓鱼关键是要掌好时机。鱼是被它咬住的食儿带出来的,提得早了鱼没咬实,提得晚了鱼把食吞下去了,都钓不上来。就得趁它刚好咬实……”看来做什么事都得有个窍门,只要你找到了窍门,啥不可能的事都变成可能的了,就如用这木棍钓鱼吧,算不算天下之奇呢?可惜无人申报,若申报说不定早被录入吉尼斯世界大全了。

   屋前的小溪水日夜不停地流,流着诗、流着画、流着许多趣事儿,流着无尽的美感。我在它美的陶冶中,也忍不住地想唱、想写。不知咋地就写起诗来了,而且一写还登了报。当时我也奇怪,想不出自己这样一个刚出校门的中学生,真正的诗都没读过几首,又生活在这一个大山沟沟里,没刊物可看,没名著可读,咋还能作诗呢。也许那东西本不叫诗,只是一点生活,当然,生活本身也是诗,这是我后来从书本上知道的。记得那时有个编辑很喜欢我的作品,说:“里边有股子灵气。”看来我的作品的生命就在这点儿灵气上,而这灵气不就是屋前那清清亮亮的小溪水给予的吗?是这小溪水把我送上了文学之路,不然,我怎么可能去读大学,习中文呢。

   大学毕业,参加工作,离开了故乡那心爱的小溪。如今算算已有几十年了。几十年呀,日月交辉漂白了多少斑斓的记忆,而门前的小溪水却未能随着时光的流逝而淡去。它在我心灵那半亩方塘中,模样越来越清晰,色彩越来越亮丽。因了它,市场上多少名贵的饮料在口中都变得无味;因了它生活中无数的枯燥都变成了乐趣。它那叮叮咚咚的歌儿宛如一首永恒的MTV在我大脑的屏幕上日日夜夜地播放着。夜里伴着它,梦也甜美;白天伴着它,人也精神。艺术的泉流若有它伴随呢,想来也一定不会枯竭!

     清清亮亮的小溪水呀,愿我们相永好,不言别!     

                         

                                          

                         注:福建日报》发表2003年11月11日

                             《乡音》杂志发表1998年12期(名为“门前小溪水”内容与上篇不同)

                              此文1998年获《乡音》杂志举办的“华龙杯”征文二等奖。

                              2000年入选中国戏剧出版社出版的散文集《归忆青春》

                               (本文在11月10日文化排行榜中居13位)

   

        注:(图片摘自好友冉庆亮的博客:http://blog.sina.com.cn/u/1517765832)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