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解 读 辋 川

(2007-08-31 12:20:16)
标签:

旅行/见闻

 

解 读 辋 川

    

从远古走来,辋川是个美丽神奇的地方。她是一幅画,一首诗,南腔北调,九流三教,文风郁郁,是山海田园港口商埠的富贵之乡。

    “贫女如花只镜知”。辋川独具奇特的山水风光,田园景色和人文胜迹,因历史的尘封和沧桑变化,虽今不如昔,

有衣衫褴褛之嫌,但天生丽质、适逢盛世,经时代潮流的洗礼,掀起头盖后,“三分姿娘七分打扮”的辋川定会焕发出昔日丰采,成为泉南文明大观园中的一朵奇葩。

辋川是一幅画,一首诗

辋川地处湄州湾南岸,有山水独特的天然形胜。八溪入辋,三条主流——林辋溪在中,锦洋溪在西,许仁溪在东,以走马埭为载体形成纵横交错,水光粼粼,浮金泛绿的田园景色,又有建于宋代的青龙桥、明代的辋川桥和近代的锦洋桥,三桥分别跨架于横溪入海处,宛若雨后彩虹。

    辋川城东北临大海,碧波万顷、滩涂广袤,海上蓬莱——鲤鱼岛如一颗璀璨明珠镶嵌其间(现属外走马埭围垦工程),今后定会有另一番景色。西边群山环抱,郁郁苍苍,与惠西玳瑁山相依偎,山岚缭绕,有景异洞奇的虎屿岩,是建于元至正年间的惠北古佛名刹。

    建于明嘉靖年间的辋川古城方圆七百余丈,城内三山胜景错落有致,陈设其间——狮子山雄踞渡头,烟楼山卫海护城,神奇的莲花山山巅的奇石“小文笔”,以蓝天白云为锦,书写着帆影翻风的海天画卷,又是船只入港的天然航标和古城的天造城雕。环绕于辋川城四野的山峰还有俯视走马平川、雄伟挺拔的麒麟山,面南朝东的凤凰山和鼓山,真是秀色可餐。

辆川自古陆海交通称便,辋川港是惠安县城的海上咽喉和商务港口。东连港,西出涂岭、枫亭,直至仙游闽中腹地,自古形成一条陆海交通线,称“辋川走廊”(现为沿海大通道所代替)。西边群山脚下的古官马大道,北自驿坂南下至县城。大道上碑牌林立,胜迹相继。古侯卿(现在的更新、玉围诸村)历史上留下许多古府地、古大厝。一品军门提督陈鸣夏的提督衙(为县文保单位),七日 权君的知州厅至今仍保留完好。与古兰亭胜会故事有关的“曲水流觞”青草石大圆盘至今有情无语地摆放于提督衙天井中。古官马大道上以黄巢试剑为传说的摩崖石刻“片石春风里,苍苔覆绿云、莲花山下吏,无日不逢君……”(县文保单位),与县城相接壤的泗洲德世庵和巨济桥,虽已湮没,近日因复建古寺宇发掘出土的千年古井及不少文物,都是辋川官马大道上不可多得的传世风物。

“辋川”名字就是一首诗,泉州清朝进士、诗人林骚在《重至辋川》诗中的“楼船如画汉江山”就是辋川的写照。辋川山水如诗,诗情遍地。

辆川美丽神奇,自古民间留下许多脍炙人口的故事传说。如“石莲香京城”、“神童江中立”、“金钗买圳”、“王孙走马过西楼”、“侯卿三奇”、“试剑石”,“邱二娘辋城起义” 等等一直流传至今。

南腔北调,九流三教

辋川地居闽南与闽中交汇处,因此在语言、音乐,民俗和服饰衣冠上都有南北交融的独特之处。

    辋川南音素称惠安鼻祖,泉南闻名,又有由闽中传来的以管弦和打击乐器相配套、相应和的“北管”。南音与北管虽风格和色彩都不同但相互辉映,相得益彰,在辋川形成南北并存的两朵民间音乐绚丽的姐妹花。民间俗称“南北管”。因此,在节日、喜庆、婚丧、迎宾都是“南北管”一起同乐,热闹非凡。

    受南北文化的双重熏陶,辋川人的语言也留有南腔北调的印记,但以闽南语为主略带莆仙腔(比泉港略逊)

    辋川是历史悠久的港口城镇,南北往来人口繁杂,在惠安县称为崇武之外的第二百家姓,可查的姓氏就有五十多个。辋川虽不是少数民族居住区,但具有独特的男女服饰和打扮。辋川女称“网婆”,与泉南一带崇武阿娘,埔阿姨并称。网婆的服饰打扮,少女是较深颜色阔脚汉裤,青蓝色马蹄袖右大裾镶边上衣,辫子“刘海”,头戴白飘带竹笠,脚登雕花木屐或绣花拖鞋,冬天绣花包子鞋。出门时手提精致的小竹篮,内放化妆品和钱钞。中老年妇女服饰朴素,颜色较沉,头上梳“双股髻”加金属头饰,脚登“鸡公鞋”(鞋底甚厚,似现在的厚底女鞋)。辋川男士打扮风流,下身穿黑、蓝线春绸汉裤、蓝绸汉式上衣,开襟,内着汉式白衬衣,腰配以彩色汗巾,脚登绅士鞋,白袜,头戴礼帽,别具市民潇洒风度,老者市民、商人盛行绅士打扮,长衫,马褂、碗帽、圆口布鞋。渔民则红柴汁(棕色)襟衣,深色汉裤。

    在民俗上,辋川既有泉南一带共有的元宵花灯、端午龙舟,清明风筝,又有独具特色皇帝钦赐的“侯卿十八游大鼓”。辆川城沿海一带因抗击倭患,留有可歌可泣的“无头节”和护城“击石为战”等非物质文化遗产。

    在宗教和民间信仰方面.辋川更是南北杂陈,堪称泉南一带乡镇级宗教博览园。辋川小小地盘儒道释俱全,不但有古老的佛教名观,如建于元至正年间的虎屿岩佛国,石洞中的千手观音石雕像已列为县文保单位。梧山承天自然村的承天寺(遗址仍在),连同过去属辋川辖区的香芹村崇福寺,这三寺古称辋川三个佛教丛林,是泉州的开元、承天、崇福三大丛林的分炉。莆田林龙江自创的“三教”在辋川也南北相承,于清末民初建有南庄前山自然村的“三教堂”。最典型的三教寺观是辋川城内风景秀丽又有神奇传说的莲花山麓的千年静观寺。寺中佛教的大雄宝殿与道教的何氏九仙和文祠中的孔子、朱熹塑像并存。至于民间崇拜,辋川更俱特色,有几处寺庙和偶像是泉南一代少有。如后任村渔澳渡口处的越王宫,奉敬的是越王勾践。这对研究闽越文化是一个线点。辋川城北门内的城隍庙中不但显佑伯居中,旁边还有宋护国名将杨延平大使的神位。更奇特的是开闽开漳清源郡王陈洪进及其女在辋川许厝村留有凤山社古庙,门前楹联“凤阁勋名光宋代,山峦灵秀毓王宫”仍清晰可见。为纪念陈洪进父子对许埭的围海造田有功,民间至今还传颂着“金钗买圳”的故事。鲤鱼岛和大潘村的青山王宫是陆海相向,且鲤鱼岛上的灵惠庙伴有抗倭义碑,外埠少有。至于西方泊来品的耶稣教在辋川也较早传入 (1867年传入,1885年教会成立,1888年建教堂),几乎与惠安县城的基督教同时。

    宗教是一种历史文化现象,寺宇庙堂是宗教的载体。解读辋川必须读一读辋川宗教。以上所列的辋川特有的寺宇庙堂的鲤鱼岛灵惠庙、辋城城隍宫和许厝凤山社都与辋川护城抗倭,与海争地围田联系在一起。至于莲花山静观寺、城隍宫和礼拜堂在历史上都曾作为学校园舍,成为培养学生的基地,后来也因此成为中共地下斗争的活动基地。辋川码头的妈祖宫长期是旧政府的税收场所,以后竟是国民党的乡公所。政治、经济、文化与宗教信仰交汇在一起。

郁郁文风,代有传人

从辋川天设地造的自然环境看,的确是景色如画,山水为诗。地灵人杰,人情如诗,诗情遍地,代有才人出。

    据史载,辋川自明清以来就诗家文人辈出。明官居四川淮王府长史潘一谔的《大风》“羡彼鹏力,图南九万高”,气势磅礴。吴天成《西山爽气》的“凝望怀清赏,何当借羽翰”多么安适自信。当时名噪泉州的辋川诗人曾为辋川端午龙舟竞渡写成的《竞渡曲》家喻户晓。其子曾如茨(其实辋川民间传说中的神童江中立是他的影子),虽英年夭折,幼年就留下不少诗作。至今还留在科山的摩崖石刻中铁面御史陈玉辉诗句:“海门潮上连天碧,岚岫烟浮拥县青”把惠安县城科山胜景点翠了,明清以后直至民国时期,辋川还是诗情流淌,源源不断,期间还成立了诗社。程禹门、陈赞商、王占卿、何适、陈书涛、程清浦……等的诗家一个接一个,直到于今。

    书法、绘画也是辋川久传不衰的文化艺术。因历史沧桑变化,辋川的书画艺木虽已古迹难觅,但从近代看,用国画手法以山水花鸟为题材的在泉南一带负有盛名,其代表人物有以梅兰菊竹著称的国画家陈大业先生和以工笔山水和壁画著称的画家潘庆真先生。学西洋油画的在辋川也大有人在。近年来,已有不少书画作品闻名遐迩。这可从辋川80年代以来举办的几次书画展和在惠安各地举行的展览看,辋川作者均占重要位置,且作品质量屡被赞扬。因此在县、市、省直至全国评优中,辋川书法作品都为当地争得名声,得奖作品的不少。更可喜的是.好几位有名气的书画者,都名声鹊起,代有传承。2003年辋川文化节举办书画展时,展厅就陈列着八家祖孙父子同展的作品,参观者啧啧称赞。

    雕塑艺术也是辋川传承有继的,更具创作新潮艺术。侯卿老美术师陈法亨先生的金木雕和树脂雕塑远近闻名,又因开办艺业,得到普遍传承。2003年辋川镇乡村文化节举办的书画雕塑展,其中有“惠女风情雕塑展”的展品代表作见其一斑。其中以树脂、方解石为主要原料,采用石、瓷多种艺塑手法的创新艺术陈列品或玩偶。这是艺术品随着时代潮流走向商品化的表现,使艺术从神圣殿堂走向千家万户。展品中的“九龙壁”在“中国惠安文化节”中荣获“新奇杯”一等奖。

山海田园,港口商埠的富贵之乡

据史料记载和出土文物证实(1958年兴修水利时在麒麟山下和西楼村的渠道中发现有新石器时期的石锛和石镞),辋川在远古时候就有先民居住,唐末五代中州士族为避乱南迁,一部分入闽居于滨海地带,辋川许多姓氏都来自河南。宋时辋川有墟市,以海产和粮草交换为主。明成化年间(1485)建造辋川跨海石桥。嘉靖年间(1562)因拒倭建城。建城后辋川日趋繁荣,逐渐成为惠安城的商务港口及海上咽喉,是惠东、北及枫亭、仙游直至闽中腹地的粮食,竹木、燃料、农副产品和海产品的集散地。随着港口、商埠的兴盛,各种手工业也相应发展起来,辋川成为惠东北的典型手工业集镇。

    面向大海,背负粮川是辋川长盛不衰的一大优势。万亩良田走马埭自古是“地瓜县”的米粮川。以“红米饭配鲫鱼”著称。渔盐之利与米粮互补,围埭筑滩晒盐自古皆然,以后形成二个千亩盐场。海上捕捞,滩涂养殖成为辋川居民世代相传的海上营生,因此辋川海特产——蛏、蚵、蛤、虾、蟳、章鱼等风味海鲜遐迩闻名。因海上捕捞和运输,造船业也在古辋川应运而生。据史载辋川莲花山麓的潘堡亭和许店在清朝是造船专业家族,“执斧者九十九柄”。

    依靠着山海田园港口的天然恩赐和辋川劳苦大众经营起来的手工作坊和商埠,自清、民以来在辋川城自西至东形成一条步行街市,俗称“二里古街五百铺”。以古街为主要载体的辋川城百业俱兴,酒肆、菜馆、赌场、妓院等也一应俱全。竟成为远近闻名的‘万城”(即非万贯家财不能进辋川城)。在辋川城附近诸村也逐渐出现专业村。如以宰牛贩盐为专业的峰崎村,以制革、制鞋为专业的吹楼村,以木器制作为专业的上路街,以装卸搬运为专业的标美村,和以看命卜相为专业的坑南村等。

    “地瘠栽松柏,家贫子读书”这是惠安人的优良传统,辋川更是如此。在“万城”时期许多居民富起来了,送子读书之风更盛,殷富之家普遍延师教学,培养子弟,以后逐渐发展成为有规模的私办馆塾,晚清民初欧风东渐,1930年辋川公学在东尾头街教堂内开办。这是由旧式馆塾转入新式学堂的重大转变。之后更加正规的新式小学在城内莲花山麓的静观寺挂牌开学。其名为莲山小学。民国以后改为公办中心小学,直到今天。也就是在这一时期的前后,在辋川的峰崎村办起麟山小学,西山村办起醒民小学。抗日时期在侯卿又办起更新小学和侨光中学。建国后直至改革开放时期辋川教育事业逢勃发展,由幼儿园、小学、中学、文技学校和老年学校一应俱全,成为惠安教育强镇。

    自古以来富与贵是互相促进的。辋川由于经济的发达,教育文化兴盛,因此,造就一代又一代的人才。以明清而论就以上所列诗家文人外,官宦之家具有代表性的,在辋川城内就有明天启年间的铁面御史陈玉辉,明万历四川淮王府长史潘一谔。明朝峰崎村就有个武解元何连上。侯卿一带是明清时期官宦辈出之地,堪称王侯公卿摇篮地,当时的代表性人物就有明成化时身披黄马褂的一品军门提督陈鸣夏和户部主事七日权君的陈睿,成为世代公卿之家,因此有“一门五进士,两世八登科”的美誉。

依靠得天独厚的山海田园和港口商埠加上辋川人的聪慧勤劳而发达起来的富庶之乡,而后文风郁郁,人才辈出成为蜚声泉南一带的富贵之乡。

辋川这一艘航船自远古走来,在今天的时代新潮中已经昂首前进,今后能否适应汹涌澎湃的大风大浪,全看船上的掌航者把握航向和众多执桨者同心戮力。

我们一定要远航高歌!这是民心的所向,这是时代的呼唤。  (本文只侃古,少论今)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