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黎明:怎样看“一个差评引发的血案”?

(2015-07-16 11:42:46)

黎明:怎样看“一个差评引发的血案”?

 

近日,备受关注的广州大学城“6·29女尸案”宣布告破,广州番禺警方成功抓获犯罪嫌疑人唐某。两个20多岁的年轻人素不相识,女孩却被唐某残忍地勒颈致死。而唐某犯罪的动机竟然是自家网店被退货,并被给了差评,心生不忿杀人。真相大白后,“差评到底有多伤”也成为热议话题,甚至有市民称今后网购都不敢给差评了。(新快报)

 

    此案是不是第一起由差评引发的血案呢?分析公开报道中透露的信息,我认为还不能贸然将网购差评与凶杀案件联到一块。这件事,目前还是信息混乱,剧情前后不搭,让人不能不疑。故而,命案和差评,暂且需分成两件事来说。

 

因差评而杀人,这说法只是嫌疑人自述的动机,而真实内心想法或现场临时起意,不见得就是这样。唐某此说没有可信度,他选择“仇杀”为案因,只是为排除其奸杀、劫杀等更恶劣的作案动机罢了。

 

被害人许某从浙江到广州大学城,和唐某毫无干系。“杀人是因为网购退货,心里不爽,刚好看到许某坐在湖边凳子上,就掐死了她”。这偶然到离奇的情节透着一股浓浓的诡秘气息。若唐某作案事实可确认,再假设他真的正为差评而烦恼,又假设唐某能认出许某面相,那么,偶遇许某该是解决差评问题的天赐良机。而性格“善良随和”的许某,在面谈或面对凶险的情况下,肯定会迎合卖家的要求。可是,唐某并非为差评而作为,解决差评则无从谈起。

 

不为差评为别的,唐某杀人才解释的通。唐某劫财、强奸的嫌疑不能排除。若如报道所言,唐某经济状况极其困窘;此前有媒体报道,“许某尸检结果表示其生前曾遭遇性侵,但唐某拒不承认强奸行为”,而最新报道则称,“唐某背着尸体到男厕,并脱了许某裤子,伪装成强奸现场”。这前后矛盾之处,或说明案情并非“真相大白”,或说明此案中的警方和传媒,在调查与信息沟通过程中出现了错乱。

 

记者调查发现网店拒差评花样百出,买家不删差评被卖家整,有的手机变一夜情专线,有人收裹尸布,有人收大便。不错,卖家对差评很当回事,因多时协商不果而积怨、而报复的事情,的确多有例证。然而,渲染网购可怕、电商可恶的炒作,仍然失却了客观立场。

 

本人除了特讲究“触感”的物件(如篮球、运动鞋等),从大电器到小食品都在网上选购,多年来没给卖家一个差评,并多次退回卖家重发、多发的物品。依我感觉,论通情达理,线上卖家强过线下卖家;电商与网购的制度保障效果,总体来说相当不错。

 

不讲感觉讲数据,2005年全国电商交易总额1.3万亿元,201413万亿元,十年增长了十倍。其中,网络零售在2005年为150多亿元,2014年约2.7万亿元,是十年前的160多倍,占全社会商品零售总额的比例已超过10%。电商领域的绩效与发展速度,当然和保障消费者权益的制度、机制效能密不可分。

 

比较的参照物选错,就出歪理。网购只是一种交易方式,比较秩序、服务、商品之优劣,其参照只能是实体店。实体店可当面挑拣验货,买卖双方面对面交涉,但既便如此,由买卖双方纠纷而形成的民事、刑事案件仍数不胜数。主要原因既在于:现实中的现时报来的快捷方便;线下卖家较之网上卖家,少了行业或“行会”的制约。

 

迄今可以确证的卖家报复行为,以“恶心人”为主要特征。网购有乱象,但并非混乱不堪,乱象也不是卖家单方行为所造成,论者于此不可“站队”。卖家和买家两方都是各种人构成,无法据交易身份而划分正义非正义、诚信非诚信两大阵营。

 

网购活动中将维权重点放在买方,显然是必要和正当的。老话云“南京到北京,买的不如卖的精”,网购规则的主要作用之一,即不让卖家精过头,否则,就没买卖可做,到头来卖家没饭吃。

 

卖家认真对待差评是好事,尽力求删差评或者花钱刷好评,也是差评制度行之有效的证明。现有差评制度的设计,并非一味压制卖家,只要卖家问心无愧,证据摆在明处,新卖家自会否掉“恶意差评”。至于对不顾规则、做事出格的卖家,该电商管的归电商,该司法管的归司法,维权的买家,配合管事方进行业内制裁和依法制裁就是了,除此没别的路数。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