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說四阿含——梁啟超原始佛教研究論文(一)

(2015-08-13 10:59:09)
标签:

佛学

原始佛教

梁启超

阿含

阿毗达磨

分类: 佛学探讨

說四阿含

 ——梁啟超原始佛教研究論文(一),作於1920

 

【按:梁先生《佛學研究十八篇》中,有不少論及原始佛教的文字,對阿含、阿毗曇及佛教歷史、經典傳譯等都有十分精到的論述,可謂中國原始佛教研究的肇始之作,許多觀點皆為後來學者所繼承、發揚。這些文章,今天讀來,猶感親切,為此,本博將陸續發表其中幾篇專論,以饗法友。】

 

   增一阿含經 五十卷【按:宋、元、明本作“五十卷,麗本作“五十一卷”。

      苻秦兜佉勒國沙門曇摩難提等譯

   中阿含經 六十卷

      東晉罽賓國沙門瞿曇僧伽提婆等譯

   長阿含經 二十二卷

      姚秦罽賓國沙門佛陀耶舍共竺佛念譯

   雜阿含經 五十卷

      劉宋天竺三藏求那跋陀羅譯

 

一、阿含與五百結集

   阿含亦作阿笈摩,亦作阿含暮。譯言「法歸」謂萬法所歸趣也 (長阿含經序)。亦言「無比法」,謂法之最上者也(翻譯名義集四)。亦言「教」,亦言「傳」謂展轉傳來以法相教授也(一切經音義二十四)。本為佛經總名(吉藏法華論疏云「阿含」名通大小四阿含等為小,涅槃稱「方等阿含」此即大也)。今但以施諸小乘焉。

  吾研究佛經成立之歷史,擬拈出四個觀念以為前提﹕

  一、凡佛經皆非佛在世時所有,無論何乘何部之經,皆佛滅後佛徒所追述。其最初出者在佛滅後數月間,其最晚出者在佛滅五百年以後。

  二、佛經之追述,有由團體公開結集者,有由個人私著者。前者成立之歷史可以確考,後者無從確考。

  三、佛經有用單行本形式者,有用叢書形式者,現存之十數部大經,皆叢書也。而此種叢書,性質復分為二﹕有在一時代編纂完成者;有歷若干年增補附益而始完成者。

  四、凡佛經最初皆無寫本,惟恃闇誦。寫本殆起於佛滅數百年後,隨教所被,各以其國土之語寫焉。質言之,則凡佛經皆翻譯文學也。

  四阿含者,則佛滅後第四個月,由團體公開結集一時編纂完成之四種叢書。歷若干年後,始用數種文字先後寫出者也。此次結集,即歷史上最有名之「五百結集」,其情節具見於四分律藏(卷五十四)、彌沙塞五分律(卷三十)、摩訶僧祇律(卷三十二)、善見律(卷一)等書,今雜採略述如下﹕

  佛以二月十五日平旦,在俱尸那入滅。時大弟子大迦葉方在葉波國,聞變而歸。既葬佛後,默自思惟,宜集法藏,使正法住世,利益衆生。乃請阿闍世王為檀越,於王舍城外之畢波羅窟(亦名七葉巖),以六月二十七日開始結集。參與斯會者五百人,迦葉為上首,先命優婆離結集毗尼(亦作毗奈耶),此云律藏,所集者則今之八十誦律是也。次命阿難結集修多羅(亦作素怛纜),此云經藏,亦云法藏,所集者則此諸阿含是也。

  阿難,佛之從弟,為佛侍者二十五年,佛嘗稱其多聞第一,殆記性最強之人也。故結集經藏之大任,衆以屬之。結集時用極莊重之儀式,極複雜之程序,以求徵信。阿難登高座,手捉象牙裝扇,迦葉問:「法藏中梵網經何處說耶?」(即今長阿含中之梵動經,非單行本之大乘梵網戒經也)阿難答:「王舍城那爛馱二國中間王菴羅絺屋中說」「因誰而起」 「因修悲夜波利婆闍迦及婆羅門陀多二人而起」,如是問答本起因緣後,阿難乃誦出佛所說,首唱言「如是我聞」 ,誦已,五百羅漢印可之。如是次第誦他經,一切誦已,遂泐為定本,此阿含之由來也。

  何故將阿含結集為四耶?增一(卷一)序品云:「時阿難說經無量,誰能備具為一聚,或有一法義亦深,難持難誦不可憶,我今當集此法義,一一相從不失緒。」據此則似阿難既將諸經誦出後,慮其散漫難記憶,於是謀集為「一聚」,以叢書的格式總持之。序品又云:「契經今當分四段,先名增一,二名中,三名曰長多瓔珞,雜經在後,為四分。」此論四種次序,分別功德論(卷上)釋之云:「分四段者,文義混雜,宜當以事理相認,大小相次。以一為本,次至十,一二三,隨事增上,故名增一。中者,不大不小,不長不短,事處中適也。長者,說久遠事,歷劫不絕。雜者,諸經斷結,難誦難憶,事多雜碎,喜令人忘。」彌沙塞五分律云:「迦葉問一切修多羅已,僧中唱言:此是長經,今集為一部,名長阿含。此是不長不短,今集為一部,名中阿含。此是為優婆塞、優婆夷、天子、天女說,今集為一部,名雜阿含。此是從一法增至十一法,今集為一部,名增一阿含。」據此則四部分類命名之意,不過因文字之長短,略為區分,無甚義例。法華玄義(卷十)云:「增一,明人天因果。中,明真寂深義。雜,明諸禪定。長,破外道。」此說不免杜撰。四阿含雖云將諸經加以組織,然此種論理的分類法,似尚非當時所有。以今譯本細按之,亦不能謂某種專明某義也。

  數何以限於四?或言仿四吠陀,此殆近之。但據善見律,則尚有屈陀迦阿含一種,是不止四矣!今錫蘭島所傳巴利文阿含,確有五部。其第五部正名屈陀迦,然不過將四含之文摘要分類編輯(橘惠勝印度佛教思想史一二七葉),恐非原本,吾竊疑此屈陀迦與大乘經典有關係,語在次篇。

 

二、阿含在彼土之傳授

   付法藏因緣傳(卷二)載有一事,甚可發噱,今節引之:

  阿難遊行,至一竹林,聞有比丘,誦法句偈:「若人生百歲,不見水老鶴,不如生一日,而得覩見之。」阿難語比丘,此非佛語,汝今當聽我演(原文):「若人生百歲,不解生滅法,不如生一日,而得了解之【按:付法藏因缘传卷二作“而得了解之”。】(案:此偈既即出阿含中,在何部何卷,頃偶忘,待檢。)爾時比丘即向其師說阿難語,師告之曰:「阿難老朽【按:付法藏因缘传卷二作“阿難老朽,智慧衰劣”。】,言多錯謬,不可信矣!汝今但當如前而誦。

  佛經以專恃闇誦不著竹帛之故,所傳意義,展轉變遷,固意中事。乃至阿難在世時,已有此失。且雖以耆宿碩學如阿難者,猶不能矯正。此孟子所以有盡信書不如無書之歎也!不惟轉變而已,且最易遺失,分別功德論(卷上)云:

  增一阿含本有百事,阿難以授優多羅。出經後十二年,阿難便般涅槃,其後諸比丘各習坐禪,遂廢諷誦,由是此經失九十事。外國法師徒相傳,以口授相付,不聽載文,時所傳者、盡十一事而已。自爾相承,正有今現文爾。優多羅弟子名善覺,從師受誦,僅得十一事,優多羅便涅槃,外國今現三藏,盡善覺所傳。

  增一一經如此,他經可推。然則即今阿含,已不能謂悉為阿難原本。然印土派別既多,所傳之本,各自不同。順正理論(衆賢造玄奘譯)云:「雖有衆經,諸部同誦,然其名句,互有差別。」(卷一)此正如漢初傳經,最尊口說。故諸家篇帙文句,時相乖忤。即以增一言,功德論又云:「薩婆多家(案即說一切有部)無序及後十事。」然則薩婆多所傳,固與善覺本異矣!而今我國譯本,共五十二品,則既非阿難原來之百篇本,亦非善覺之十一篇本,又非薩婆多之九十篇本 (或是此本而未譯完亦未可定)。是知印土增一,最少當有四異本矣!吾所以喋喋述此者,非好為瑣末之考證,蓋當時諸部所釋教理,有種種差別,雖同屬一經,其某部所傳之本,自必含有該部獨有之特色,不僅如「水老鶴」等文字之異同而已。試以漢譯四含與錫蘭之巴利本相較,當能發見許多異義(記日本人所著書中有兩譯對照之文多條,忘出何書)。他日若有能將全世界現存之各種異文異本之阿含,一一比勘,為綜合研究,追尋其出自何部所傳,而因以考各部思想之異點,則亦學界之一大業也。

我國阿含四種,並非同時譯出,其原本亦非同在一處求得,則每種傳授淵源,宜各不同。慈恩謂四含皆大衆部誦出,法幢謂增一依大衆部,中雜依一切有部,長含依化地部(日本金子大榮佛教概論引所引何書待查),未審何據。今於次節述傳譯源流,略考其分別傳受之緒焉。

 

三、阿含傳譯源流 

我國譯經,最初所譯為「法句類」,即將經中語節要鈔錄之書也。次即分譯阿含小品,蓋阿含乃叢書體裁,諸品本自獨立成篇,不以割裂為病也。今舉藏中現存阿含異譯諸經為左[]表(佚本約兩倍左[]表,今悉不錄)

 

增一阿含經別出異譯

(經名)

(今本)

(譯人)

婆羅門避死經

增上品

漢安世高

阿那邸邠化七子經

非常品

舍利弗目犍連遊四衢經

馬王品

漢康孟詳

七佛父母姓字經

十不善品

曹魏失名

須摩提女經

須陀品

吳支謙

三摩竭經

吳竺律炎

波斯匿王太后崩經

四意斷品

西晉釋法炬

頻婆沙羅詣佛供養經

等見品

大愛道般涅槃經

般涅槃品

西晉帛法祖

舍衛國王夢見十事經

西晉失名

央崛魔經

力品

西晉竺法護

力士移山經

八難品

四未曾有法經

玉耶女經

非常品

西晉失名

放牛經

放牛品

姚秦鳩摩羅什

四泥犁經

禮三寶品

東晉曇無蘭

玉耶經

非常品

不黎先尼十夢經

涅槃品

食施獲五福報經

善聚品

東晉失名

四人出現世間經

四意斷品

劉宋求那跋陀羅

十一想思念如來經

禮三寶品

阿遬達經

非常品

長者子六過出家經

邪聚品

劉宋慧簡

佛母般泥洹經

涅槃品

 

中阿含經別出異譯

(經名)

(今本)

(譯人)

一切流攝守因經

漏盡經

漢安世高

四諦經

聖諦經

本相致經

本際經

是法非法經

真人經

漏分布經

達梵行經

命終愛念不離經

愛生經

阿那律八念經

八念經

漢支曜

苦陰經

苦陰經()

漢失名

魔嬈亂經

降魔經

七知經

善法經

吳支謙

釋摩男本經

苦陰經()

諸法本經

諸法本經

弊魔試目連經

降魔經

賴吒和羅經

賴吒和羅經

 

梵摩喻經

梵摩經

齋經

持齋經

恆水經

瞻波經

西晉釋法炬

頂生王故事經

四洲經

求欲經

穢經

苦陰因事經

陰經()

瞻婆比丘經

大品瞻波經

數經

算數目連經

善生子經

善生經

西晉支法度

離睡經

上曾睡眠經

西晉竺法護

受歲經

比丘請經

樂想經

想經

尊上經

中禪室尊經

意經

心經

應法經

受法經()

 

鹹水喻經

七水喻經

西晉失名

兜調經

鸚鵡經

鐵城泥犁經

天使經

東晉曇無蘭

阿耨

阿奴波經

泥犁經

痴慧地經

古來世時經

說本經

東晉失名

梵志計水淨經

水淨梵志經

慈心厭離功德經

須達多經少分

箭喻經

箭喻經

文竭陀王經

四洲經

北涼曇無讖

八關齋經

持齋經(不全)

北涼沮渠京聲

閻羅王五天使者經

天使經

劉宋慧簡

瞿曇彌記果經

瞿曇彌經

鸚鵡經

鸚鵡經

劉宋求那跋陀羅

鞞摩肅經

鞞摩那修經

 

長阿含經別出異譯

(經名)

(今本)

(譯人)

長阿含十報法經

十上經

漢安世高

人本欲生經

大緣方便經

尸迦羅越六方禮經

善生經

梵志阿

阿摩晝經

吳支謙

梵網六十二見經

梵動經

佛般泥洹經

遊行經

西晉白法祖

樓炭經

世記經

西晉釋法炬

大般涅槃經

遊行經

東晉釋法顯

方等泥洹經

東晉失名

寂志果經

沙門果經

東晉曇無蘭

 

雜阿含經別出異譯

(經名)

(今本)

(譯人)

七處三觀經

卷二、三十四

漢安世高

五陰譬喻經

卷十

轉法輪經

卷十五

八正道經

卷二十八

馬有三相經

卷三十三

漢支

馬有八態譬人經

不自守意經

卷十一

吳支謙

雜阿含經(一卷)

大部中撮要

吳失名

聖法印經

卷三

西晉竺法護

難提釋經

卷三十

西晉釋法炬

相應相可經

單卷本

水沫所漂經

卷十

東晉曇無蘭

戒德香經

卷三十八

滿願子經

卷十三

東晉失名

   讀右[上]表者,可以了然於阿含之實為叢書性質,實合多數之單行本小經而成。彼土亦各別誦習,而初期大譯家安世高、支謙、法護、法炬之流百餘年間,皆從事於此種單行本之翻譯,其曾否知為同出一叢書,蓋未敢言耳!四含所有經總數幾何,不能確考。按漢譯今本,長含共三十經(原有目錄),中含二百二十二經(據道慈序),增含四百七十二經(據道安序),雜含短而多,不能舉其數,大約在一千二三百以上(卷一共二十八經,全書共五十卷)。合計殆逾二千種矣!然必猶未全(增一體例每品皆累一至十一品,凡得十經,今本有品五十一按:连《序品,则为五十二品】而經僅得四百七十二,殆有闕矣!然據分別功德論則此書應有百品合為千經中土所傳本,又未得其半也),今檢各經錄中,小乘經存佚合計,蓋盈千種。竊謂其中除出十數種外(語在次篇),殆皆阿含遺文也。

   前此之零碎單譯,自然不饜人意,逮東晉之初而阿含全譯之要求起焉,先出者為增中,其次則長,最後乃雜,前後垂六十年,而茲業乃完,今考其年代及譯人列為左[下]表:

 

 

           

           

      

      

主譯者

助譯者

關係者

增一阿含

苻秦建元二十年(三八四)

 

曇摩難提

竺佛念

曇嵩

趙文業  道安

法和 [(-)/] 

僧茂

中阿含

東晉隆安二年(三九八)

道安難提等先已與增一同時譯出,因多未愜,至是始重譯

僧伽提婆

僧伽羅叉

法勇

法和

王元琳

長阿含

姚秦弘始十五年(四一三)

 

佛陀耶舍

竺佛念

道含

僧肇 姚爽

雜阿含

劉宋元嘉二十年(四四三)

藏中有別譯雜阿含十六卷,舊作二十卷,附秦錄中,殆譯而未成者,不審其為苻秦為姚也。

求那跋陀羅

法勇

原本乃法顯從師子國攜歸


   譯業創始之功,端推道安,其譯增中二含,正值苻堅覆國之年,序所謂「此年有阿城之役,伐鼓近郊」者也(增一經道安序)。蓋在圍城之中,倉卒殺青,逾年而安遂亡。道慈所謂「譯人造次,違失本旨,良匠去世(指安公),弗獲改正也。」 (中含道慈序)故此秦譯二書,皆可謂未定稿,然增一遂終弗克改,今藏中所存,即建元二十年本也(此據舊經錄云爾,其實尚有疑點,安公序明言四十一卷而今本有五十卷,安序有「失其錄偈」一語似是指序品,而今本實有序品,疑後此曾經一度增修矣。安序又云「共四百七十二經。」若今本經數不止此,便益可證明其有增修,惜吾尚乏此暇晷一檢校之也)。中含以法和、提婆之努力,又得羅叉從罽賓新來為之助,卒成第二譯,而初譯今不復見矣!雜含既舊有秦譯,不知其出道安時耶?出羅什時耶?長含之譯,則史蹟最簡矣!

   吾述四含傳譯淵源,忽引起一別種興味,即欲因各書之譯人以推求其書為何宗派所傳本也。印度小乘派二十部,皆宗阿含。其所誦習本各部有異同,具如前引分別功德論所說。漢譯四含,或云皆出大衆部,或云增一依大衆部,中雜依一切有部,長依化地部,未審其說所自出。今以此四書之譯人及其他材料校之,吾欲立為臆說如下:
   一、增一阿含疑依「一切有部」本而以「大衆部」本修補,增一譯者曇摩難提,兜佉勒人。兜佉勒,似為「一切有部」勢力範圍。近年歐人在庫車發掘,得有用月氏文字所書之波羅提木叉(戒律),即羅什所譯「薩婆多部」(即一切有部)之十誦比丘尼戒本也(日本羽溪了諦著西域之佛教一八八葉)。結集毗婆沙之迦膩色迦王﹐即月氏種﹐與「有部」因緣極深。兜佉勒服屬於彼,用其文字,則其學出於「有部」固宜。據分別功德論,他部之增一,皆僅存十一品,惟「有部」本存九十品,今此本有五十一品,益足為傳自「有部」之據,所以不滿九十品者,或是譯業未竟,蓋譯時方在圍城中,未久而苻秦遂滅也。功德論又云:「薩婆多家無序。」而安公增一序亦云:「失其錄偈」所謂【按:「所謂」二字疑衍】序所謂錄偈,似即指序品,然則今本序品一卷,或非原譯所有,而後人別採他部本以補之,其所採者或即「大衆部」本,故慈恩謂出自「大衆」也。序品多大乘家言,自當與「大衆部」有因緣(大衆部為大乘所自出說詳第三篇)
   二、中阿含疑出「一切有部」,初譯本中含與增一同出曇摩難提,已足為傳自「有部」之證。今所傳隆安二年再治本,由僧伽羅叉講梵本,僧伽提婆轉梵為晉(道慈序語),二人皆罽賓人(即迦濕彌羅)。 罽賓為「有部」之根據地,衆所共知。提婆別譯阿毗曇八犍度論(迦旃延之發智論)實「有部」最重要之書,羅叉續成羅什之十誦律,亦「有部」律也。然則創譯中含之三人,皆「有部」大師,法幢謂中含傳自「有部」當為信史也。
   三、長阿含疑出「曇無德部」,長含譯者佛陀耶舍亦罽賓人。但「曇無德部」之四分律,即由彼誦出,知彼當屬「德部」,則所誦長含,或亦用「德部」本也。
   四、雜阿含疑出「彌沙塞部」,雜含譯者求那跋陀羅中天竺人,本以大乘名家,於小乘諸部當無甚關係。惟雜阿含原本之入中國,實由法顯。法顯得此於師子國(即錫蘭),同時並得彌沙塞律,然則此本與「塞部」當有關係。「塞部」本盛於南天竺,則師子國固宜受其影響。求那東渡之前,固亦久淹師子也。
   右[上]所考證,似無關宏旨,然古代西土各部之學說,傳於今者極希(除有部外),若能在四含中覓得一二,亦治印度思想史之一助也。

四、阿含研究之必要及其方法

   我國自隋唐以後,學佛者以談小乘為恥,阿含束閣,蓋千年矣!吾以為真欲治佛學者,宜有事於阿含,請言其故。

   第一、阿含為最初成立之經典,以公開的形式結集,最為可信。以此之故,雖不敢謂佛說盡於阿含,然阿含必為佛說極重之一部分無疑。

   第二、佛經之大部分,皆為文學的作品(補敘點染),阿含雖亦不免,然視他經為少,比較近於樸實說理。以此之故,雖不敢謂阿含一字一句悉為佛語,然所含佛語分量之多且純,非他經所及。
   第三、阿含實一種言行錄的體裁,其性質略同論語,欲體驗釋尊之現實的人格,捨此末由。
   第四、佛教之根本原理——如四聖諦、十二因緣、五蘊皆空、業感輪迴、四念處、八正道等,皆在阿含中詳細說明,若對於此等不能得明確觀念,則讀一切大乘經論,無從索解。
   第五、阿含不惟與大乘經不衝突,且大乘教義,含孕不少,不容訶為偏小,率爾吐棄。
   第六、阿含敘述當時社會情事最多,讀之可以知釋尊所處環境及其應機宣化之苦心,吾輩異國異時代之人,如何始能受用佛學,可以得一種自覺。
   研究阿含之必要且有益既如此,但阿含研究之所以不普及者,亦有數原因:
   一、卷帙浩繁。
   二、篇章重複。四含中有彼此互相重複者,有一部之中前後重複者,大約釋尊同一段話,在四含中平均總是三見或四見,文句皆有小小同異。
   三、辭語連犿。吾輩讀阿含,可想見當時印度人言語之繁重。蓋每說一義,恆從正面反面以同一辭句翻覆詮釋,且問答之際,恒彼此互牒前言。故往往三四千字之文,不獨所詮之義僅一兩點,乃至辭語亦足有十數句,讀者稍粗心,幾不審何者為正文,何者為襯語,故極容易生厭。
   四、譯文拙澁。增中二含,殺青於戎馬之中。中雖再治,增猶舊貫。文義之間,譯者已自覺不愜。長雜晚出,稍勝前作,然要皆當譯業草創時代,譯人之天才及素養,皆不逮後賢,且所用術語,多經後賢改訂,漸成殭廢,故讀之益覺詰為病。
   今日欲復興「阿含學」宜從下列各方法著手:
   第一、宜先將重要教理列出目錄——如說苦、說無常、說無我、說因緣生法、說五取蘊、說四禪等等——約不過二三十目便足,然後將各經按目歸類,以一經或二三經為主,其他經有詳略異同者,低格附錄,其全同者則僅存其目,似此編纂一過,大約不過存原本十分之一。而阿含中究含有若干條重要教理,各教理之內容何如,彼此關係何如,都可以瞭解,原始佛教之根本觀念,於是確立。
   第二、將經中涉及印度社會風俗者,另分類編之。而觀其與佛教之關係,如觀四姓階級制之記述,因以察佛教之平等精神,觀種種祭祀儀法之記述,因以察佛教之破除迷信。
   第三、宜注重地方及人事,將釋尊所居遊之地見於經中者列成一表,看其在某處說法最多,某處某處次多,在某處多說某類之法,又將釋尊所接之人——若弟子,若國王長者,若一般常人,若外道等等,各列為表,而觀其種種說法,如是則可以供釋迦傳、釋迦弟子傳、印度史等正確之資料。
   以上不過隨想所及,拈舉數端,實則四含為東方文化一大寶藏,無論從何方面研索,皆有價值也。

 ------------------------------------------------------------------------------------------------------------------

【注:舊版文中個別錯字等今依上海古籍出版社《佛學研究十八篇》注改正。】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